第三十六章 各在天涯的心思
风为裳2017-01-02 16:562,272

  何素秋只在医院住了一晚就回家了。

  她的脚踝是软组织挫伤。头磕了一下,起了个包,也没达到脑震荡的地步。她在医院工作了这么多年,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什么样。但她没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相反,她必须要进医院,要让儿子着急上火带冒烟。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一折腾的后果会那么严重。

  何素秋的初衷是想治一治辛苑。

  从前她当护士长时,那些新进来的自以为是的小护士,她总是会寻一两件事,来个下马威,然后小护士就服管了。

  辛苑表面上文文静静,不声不哈的样子。阅人无数的何素秋知道越是喳喳乎乎的越好收拾,倒是蔫人出豹子,越是这种表面什么事都没有的心劲才厉害。所以,儿媳妇辛苑是个厉害角色。自己必须一举占了上风,让她知道跟自己对抗根本就不可能,这样才行。

  买三件衬衫那样幼稚的事干一次也就算了,劳民伤财不说,还拉低智商。

  拿头发说事,何素秋虽然占了上风。但这也不过是小得都拿不上台面说的事。人就掉头发了,还能怎么着呢?况且饭桌上辛苑怪她给陌生人开门,媳妇又扳回一盘。

  最让何素秋难堪的是那天早上,她在洗手盆边的浴液瓶上拎出来一根头发拿到辛苑面前,辛苑很轻蔑地瞟了一眼说:“妈,您什么时候见过我染发?”

  那像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何素秋的脸上。

  何素秋咬了一下唇,转身进了卧室,自己真是老糊涂了,拣到根头发就去兴师问罪,怎么就没看清那根头发染的是栗子红,也短,根本就是自己的。

  虽然辛苑没说那是她的,但那比说了还更让何素秋难受……

  也就是那天下午,何素秋洗过澡拉开抽屉找包发巾,翻出一个塑料袋,一抖落,里面是一团头发。心一哆嗦,脚下一滑,人摔倒在地。

  她晕了一下,这么多年在医院里忙忙碌碌,身体不好还真扛不下来。她真没那么娇贵,也还真没那么老,磕一下,碰一下,就成了瓷娃娃碎一地。但她想,这戏挺好,可以做做文章。

  正坐在那想要给谁打电话时,敲门声响了,是楼下的小姑娘。

  何素秋想,机会来了。

  门外的章小娅大声叫着:“何阿姨,何阿姨,您在家吗?”

  何素秋咬着牙起来扶着墙走到门前给章小娅开了门,章小娅看何素秋睡衣上水淋淋的,大叫一声,何素秋腿支撑不住,倒到门前的脚踏上。

  章小娅大呼小叫地冲下楼,很快,安思源上来背上何素秋送她去了医院。

  在去医院的路上,何素秋说了儿子的电话号码。

  章小娅本就是没经历过什么大事的小姑娘,把电话打过去,渲染得很严重。

  葛瑞风赶过来时,小娅和思源陪着何素秋刚做完检查。其实何素秋已经有点后悔了,没想到这医院还真什么检查都让做,这一套做下来,得花多少钱。只是,到了这裉节上,也真的顾不了许多了。

  瑞风问:“小苑呢?”

  何素秋闭着眼睛“哼哼”,章小娅跟安思源面面相觑,葛瑞风打电话,辛苑的电话关机。

  瑞风谢了小娅和思源,让他们回去休息,改日登门道谢。小娅和思源也看得出来葛瑞风的脸上乌云密布。安思源低声跟小娅说:“咱们应该先找辛苑姐的!”

  章小娅傻乎乎地问为什么。

  安思源看了小娅一眼,心里叹了口气,心思简单的姑娘,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这个傻媳妇啊。

  章小娅跟安思源往医院外走时,刚好碰上葛怀德。

  章小娅很惊奇地叫:“葛叔叔,你在这家医院啊,真巧!”

  “哎,小娅,你怎么来这了?怎么不回家,我还想做好吃的给你呢!”

  葛怀德还挺喜欢这个说话做事都有些男孩气的小姑娘的。只是她在家里住了没几天就说不当电灯泡搬出去了。

  傅苏一副怒其不幸,恨其不争的样子说:“哪是不当咱们的电灯泡,是傻不啦叽被一男孩鬼迷心窍送货上门了!”

  章小娅献宝一样把安思源拉过来:“葛叔叔,这是……思源!”

  很难得地现出小女孩的娇羞,葛怀德自然明白这就是让小娅哭过死过的那个“冤家”,不过,这男孩并不像市面上那些目中无人的小子,他很有礼貌地跟葛怀德打招呼,葛怀德心下赞赏:小娅的眼光不错。

  “知道,知道,思源,有空跟小娅一起来家里玩,你们这是……”

  “哦,楼上的一位阿姨摔倒了,我和小娅送她过来。她的家属来了,我们就回去了!”

  安思源听小娅说过这位“准继父”大人,一见之下,倒也挺让人安心的。

  “这样,我现在有点忙,不然就请你俩去喝杯咖啡!”葛怀德看了一下表,一会有个会要开。

  “没事儿,没事儿,我们就回去了!”

  三个人正寒暄着,葛瑞风跑了出来。“哎,思源,等等,差点忘了,我把你们垫上的医药费给你!”

  “瑞风,住院的人是谁?”葛怀德看到瑞风,愣了一下。

  “你们认识?”章小娅很纳闷。

  “哦,葛医生。”瑞风仍然不情不愿地保持着距离。

  章小娅倒心无城府,“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芝麻掉进针眼里,太巧了。你们都姓葛啊。瑞风哥,这是我的准老爸,这呢,是我家楼上阿姨的儿子。住院的就是瑞风哥的老妈。”

  安思源拽了拽章小娅,章小娅浑然不觉有什么问题。

  “瑞风哥,钱不着钱,回去再还就行!葛叔叔,告诉我妈,下周我跟思源回去吃饭啊!”

  两个人走掉了。走廊里剩下了瑞风和葛怀德。瑞风的脸更黑了一层。章小娅说他是她的准老爸,难不成……

  虽然瑞风不想理葛怀德的事,但终究是老爸,听到这样的消息,心里还很不舒服。

  “你妈她怎么样了……”

  “摔了一跤,没什么事儿,留院观察一宿!”瑞风说完转身离开。

  葛怀德看着瑞风的背影怅然若失。他叫了护士问了何素秋的病情,交待说,病人的儿子离开,你就来喊我一声。

  护士用很莫明其妙的目光看了看葛怀德,很郑重地点了头。

  葛怀德出现在病房里,何素秋还是吃了一惊。

继续阅读:第三十七 来自父亲的忠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