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 来自父亲的忠告
风为裳2017-01-03 08:573,145

  “怎么这么不小心?住得不习惯吗?”他在她面前说话小心,但又总是因为小心而犯错,这几乎成了定律。

  小心不小心也不关他的事吧?话到嘴边,何素秋把它咽了下去,换了另外的话。“你在这家医院啊?”

  这很多年,那口怨气还在,但再赌气说出来还有什么用处呢?何素秋心里还有他。

  岁月对男人真是仁慈。三十年的光阴,她成了老太婆,头发不染都白了,脸上的皱纹一大把,可他并没有老多少,身板还是拔得很直,衣服穿得纤尘不染。脸上有皱纹,但笑出来,装的全是成熟男人的魅力。他仍然是那个她爱着的意气风发的男人。

  何素秋轻轻叹了口气。

  “是啊!我看了你的病例,没什么事,软组织有些挫伤,需要养些日子。到了咱们这年纪,骨质疏松,你也是搞医的,什么不懂,得注意着点,还当自己是小姑娘吗?”

  那副殷殷心肠,让何素秋心热眼湿。自己原本是想给儿媳妇点脸色看,倒没想误打误撞到了他的医院。

  “可不是嘛,老了,不中用了。来了就给小风添麻烦!”

  “自己儿子,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就是……有句话我也不知道当不当说,我挺害怕你刚来北京,瑞风又在那么远的地方上班,一周回来一次,如果你跟媳妇处不好……辛苑看着是个懂事的孩子,只是现在的孩子都太有个性,不习惯跟老人一起住……”

  葛怀德一句话把何素秋的眼泪惹了出来。前尘往事加上眼前事,何素秋的眼泪汇成了一条河。断断续续,她把在儿子家的种种嫌隙说了个七七八八。

  面对前妻,葛怀德不是不感慨,他握了她的手,说:“别哭 ,有什么事都好解决!”

  “怀德,我真是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太失败了。没守住你,现在连儿子也……我一天天老了,我不来投靠他又投靠谁呢?我一个人过了三十年,我害怕守着那间空房子醒不来都没人知道……”

  不能说何素秋说的不是真心话,此情此景,心酸多过胃酸分泌是肯定的。

  一个女人一辈子的伤心事能说给她怨的那个男人听,怨里多少总会掺杂着撒娇的成份在。

  怨也是爱,无爱也就无怨了。

  葛怀德也真不是无情无义的人。他听到了心里。

  他说:“素秋,别哭。瑞风不是不懂事的孩子!实在不行……我正在筹备一家医院,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过去帮帮忙,你的身体也还好,有点事做,总比闲着胡思乱想要好。还有,我有一处小房子,你也可以住。”

  朦胧的泪眼里,听到这番话,何素秋还能怎么想?她的心里那朵枯萎的花浇了水,施了肥,欣欣然迎来了春天。

  她紧紧地握着葛怀德的手,以为一切可以回到从前。“怀德,我……”

  “你把身体养好,不用多想。听话!”

  葛怀德的风度一向如此。只是这一切在前妻的眼里,那便是余情未了。

  周周转转三十年,他们之间也并不是毫无联系,换个角度上说,她何素秋于葛怀德是有恩的。

  她把儿子给他们葛家培养的那么出色,他后继有人,这份情,别的女人能替代吗?再说,他这么多年未娶,周周转转再次遇到,怎么就不能来个破镜重圆呢?

  两个人正有些旧情要诉,葛怀德的电话来了,傅苏打来的,两个人约好晚上一起去吃日料。

  何素秋虽然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但她还是很明事理地让怀德赶紧去忙,这么多年,她什么事都可以。说完,眼眶又有些红。

  葛怀德忙安慰,说自己忙完就会过来。有什么事找护士,他都交待好的。何素苏握了他的手,好半天,才松开。

  何素秋的心情好了起来。这一摔,摔得值得,太值得了。这简直就是老天爷给他们创造的机会嘛。

  心情一好,也再没了装病的耐心。

  瑞风守在老妈病床前时,都不知道她高兴什么,还以为是自己陪在她身边,她开心。他还挺替老妈心酸的。她太孤单了,在偌大的北京城,除了家里的几个人,连个朋友都没有。

  瑞风办出院手续时,又见到了葛怀德。他说:“找个地方坐坐,我有两句话想跟你说说!”

  他一向在瑞风面前卑微,这次却把不高兴都写在了脸上。

  瑞风没有闹别扭,跟在他的后面进了他的办公室。大概总是加班,办公室的里面一间是个卧室,摆了一张床和一套小沙发。

  葛怀德沏了茶,给瑞风倒了一杯,“明前龙井,喝喝,味道不错!”

  对茶,瑞风没什么研究,喝起来都是一个样。

  “瑞风,昨天我去看你妈,她哭了一鼻子。这才来多久……”

  瑞风抬起头,看着葛怀德,人不言不语,态度却是不哼不哈,摆明了“你什么时候关心她了”的意思。

  “我知道我没什么资格指摘你们母子间的事。只是,瑞风,你妈这辈子不容易。她为了你……”葛怀德谴词酌句,瑞风打断了他,“我妈为我做了什么,我比您更清楚。如果您只是要说这个,那不好意思,我要走了!”

  “你听我说完!”这句不容质疑,不管怎么说,葛怀德倒底还是葛瑞风的父亲。

  瑞风欠起的屁股又落到了沙发上。

  “不管你当不当我是你爸,我都是。有些话也许不应该由我这个当父亲的说。但我还是想跟你说。毕竟你是我儿子,我不希望你是蒙在鼓里的人,我相信你能很好地处理这件事。”倒底是骨血关系,儿子的事,葛怀德不能坐视不管。

  瑞风用狐疑的目光看着面前的老爸,他倒底想说什么,难不成他对老妈还有情,他们会复婚?如果是这样,瑞风还真没意见。可辛苑说那天他走时,有个女人开车来接他……

  “我第一次见辛苑,是在我要建的医院的投资人的一个派对上。那人你知道,就是前几天出车祸的那个袁明清。当时,袁明清给大家介绍辛苑是他的女朋友。事情很巧吧?后来辛苑给我解释过这事儿,说袁明清是她的前男友,她那次冒充他的女朋友纯粹是帮忙。这事她跟你说过吗?”

  葛怀德的目光撞上瑞风的眼睛,目光里是探寻和关切。那完全是父亲的担忧。

  瑞风的眉头拧成了大疙瘩,但他并不愿意葛怀德质疑他们的夫妻感情。他说:“我知道这事儿。我相信辛苑!”

  “还有,你妈说昨天打不通她的电话,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你们这样周末夫妻,年纪轻轻,也不是事儿……”

  瑞风的心悬悬地提到嗓子眼,他没回答葛怀德的话。他有些讨厌父亲这样干涉他的感情生活。他想告诉他什么?辛苑不忠于他们的婚姻?

  “昨天袁明清出院。我并没有看到辛苑,但是……瑞风,我并不是怀疑什么。只是,你们是年轻夫妻,感情需要经营。你别像我年轻时天天忙于工作,女孩子被疏忽了,也许就到别处找寄托了……”

  “我妈并没有找别的寄托,并没有负你!”瑞风心里的怨气没处出,冲了老爸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袁明清是个不错的年轻人,我看得出他对辛苑还有情,如果……”葛怀德尽量说得很娓婉,他不希望儿子的婚姻有任何问题,但也不知道真的有什么问题,儿子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虽然儿子没在自己身边长大,但他真的是自己骄傲,他了解过瑞风,瑞风肯吃苦,肯钻研,会是个很好的医生的。

  瑞风没听进去葛怀德后面说的话,他的脑子里记得辛苑告诉他的是她晚归,是因为有个学生吞药自杀。如果她心里没有鬼,她干嘛说谎?

  瑞风心里冰天雪地,但他撑出一片春暖花开来温温地笑着告诉他那并不亲近的老爸:“谢谢您告诉我这些,不过,这些我都知道。我想我跟您的最大不同是,我知道如何对待我的婚姻,我们之间,没有问题!”

  最后的话嘴上说得扎扎实实,心里却是颤颤微微。他从葛怀德的办公室走出来,身子虚浮出一身汗来。

  走进病房,老妈已经准备好了。看样子心情是不错的。瑞风当然不知道老妈心情好的点在哪里,他本想给辛苑拔个电话,手机攥在手里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一进家门,茶几上横几竖八躺着几只喝空的啤酒罐,何素秋的火气蹿了上来。“小风,辛苑太过份了,我这躺在医院里,她倒有心情在家把酒言欢,她把我这个婆婆放在心里了吗?”

  瑞风大步冲进了卧室里,很快跑出来,大声喊:“妈,妈,小苑她,小苑她流了很多血……”

  何素秋顾不得脚腕疼,拖拖捞捞扑过去。辛苑流产了。她的眼前一黑,坐到了地板上。

继续阅读:第三十八章 横刀立马章小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