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有多少破镜能重圆
风为裳2017-01-08 00:464,092

  瑞风的车还没买回来,何素秋就在饭桌上说了她要去帮着葛怀德去筹办医院的事。

  她夹了一筷子菜给辛苑,叹了口气说:“如果孩子还在,我就不揽这活儿,安生在家呆着等着看孙子。”

  辛苑的目光少了下去,瑞风握住辛苑的手,仿佛在给她力量。

  “现在……小苑,别记恨妈,妈这么多的上一个人住习惯了,我也知道我这臭毛病。还有,小风,你也别记恨你爸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不容易,再怎么着,他终归是你爸……”

  何素秋也在很艰难地说这段话,这是她在心里反复掂量反复斟酌的。

  何素秋没有等来她想听的话,但是,她也明白那么长那么长的时光横亘在两个人之间,生疏感还都在,况且这般年纪,哪还能像年轻人一样头脑一热,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呢!没关系,好饭不怕晚,慢慢来吧!

  瑞风放下了筷子,脸阴沉得像马上就有场倾盆大雨。他不明白老妈怎么就不能跟着他们好好过日子,为什么非要搅到他的生活里呢?当年,他就不要他们母子了,除了血缘上的一点关系,他是葛怀德的儿子,她还想要什么呢?但老妈现在这么玻璃心,他要怎么说才不伤了她又让她懂得呢?

  辛苑急忙表态说:“妈,我知道您初来北京,很多地方不适应,慢慢会好的。我不是有什么坏心眼的人,我就是嘴笨不会说,您真别往心里去……以后我会多抽些时间陪您……”

  “跟你们真没关系,我就是贱命,闲不住,况且,我想帮帮他!”

  ”他会要你帮吗?“瑞风还是没忍住呛了老妈一句。

  何素秋说得情深意切,辛苑倒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只是偷瞄了瑞风一眼,不再吭声。

  瑞风一直到吃完饭都黑着一张脸没再说一句话。

  收拾完厨房,辛苑有些不知所措,是留在客厅陪陪婆婆,还是回卧室呢,正犹豫着,瑞风说:“辛苑,你把电脑打开,帮我润色一下论文!”

  辛苑明白那是要支开自己,母子说体己话的意思,便答应着进了卧室。

  客厅里,瑞风给老妈沏了茶,他坐在她对面,沉吟了半天问:“妈,您是不是心里还惦记着他?”

  何素秋知道儿子问的一定是这话,她说:“他有套房子空着,让我住,他筹建的医院让我去帮忙。瑞风,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怨他,妈也怨过,但这么多年了,能过去的都过去算了,干嘛非把那些怨带到棺材里呢?妈不是觉得儿子、儿媳不行,只是你们整天都有工作,都忙,我一个人在这空落落的楼里,谁都不认识……”

  “他跟你说他有了别的女人吗?”瑞风试探着问。

  何素秋怔了一下,心里狠狠地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一样,但她很快掩示住自己的表情。

  她当然想过这种可能,她知道他没再婚时,都暗自念了一千遍“佛”,他这种成就这种风度,没有女人倾慕那才真叫怪了呢。想当年,他在小城医院时就迷倒一众女大夫和小护士。

  “小风,你妈没那么天真,这么多年,他一个单身男人,又那么出色,身边没女人是不可能的!我也没期待能跟他破镜重圆,到了这把年纪,能做做朋友,和平相处,已是福份!”

  瑞风用质疑的目光看着老妈,他很想看出老妈是不是在口是心非。一个女人这一辈子都逃不出一个男人的阴影,这个值吗?

  何素秋的表情无悲无喜,瑞风喝了一口茶,说:“妈,如果你真的觉得这样你会快乐自在,那我没意见!只是……”瑞风沉吟了一下。

  “只是什么?”何素秋挑了眉追问道。

  “只是他跟那个女的好像并没住到一起,妈,我知道我说这些……”瑞风再次犹豫了起来。

  “你是我儿子,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其实,就算是瑞风不说,何素秋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瑞风并不在意葛怀德怎么样,他是害怕老妈对葛怀德余情未了,她在葛怀德和傅苏两个人之间受到伤害。但这话明明白白说给心高气傲的老妈,又何尝不是一种伤害呢?

  夜里,瑞风辗转反侧成了一张烙饼。

  辛苑打开灯,下床给他倒了杯水。她说:“妈不会是在怪我赌气才要去爸那的吧?上回来接爸的那个开车的女人……”

  “就是南墙,也得让她撞了才会死心。这么多年,很多人给妈介绍,她都不找,心里恐怕……”瑞风盯着天花板的某一处,忧心忡忡。

  “如果能破镜重圆,倒是挺好的!”辛苑偎在瑞风怀里。

  瑞风伸出胳膊紧紧地揽住辛苑:“童话小公主,这世上有多少破镜能重圆呢?”

  辛苑一下子想到袁明清。

  白天,她从学校出来,看到他在学校门口。

  一场车祸,他瘦了很多。她亦是。

  两个人坐在咖啡馆里。时光仿佛轻轻流转到5年前。那时,他们最爱去的地方就是校园里的小咖啡馆。辛苑看书,袁明清用笔记本打无聊的游戏,连话都没好好说。那时候以为会在一起的日子有都是,漫漫人生,想说什么说不了呢!

  “你瘦了!”袁明清说。

  “你也是!”辛苑说。

  两个人都笑了。

  “小九告诉我说我出车祸那晚,你守了我一宿!”他的手指像弹钢琴一样弹着杯子,那是他的老习惯。

  时光带走了很多东西,也有很多东西固若金汤。感情倒是最不坚固的东西,或者说,没有想象的坚固。

  “老朋友是做什么的,不就是这样的时候用的吗?”辛苑故意把两人之间的关系定位在“老朋友”上。

  明清无声地笑了。他当然不会认同”老朋友“这个称呼。但又能怎么样呢?他不甘心。眼前的辛苑还是他喜欢的样子。兜兜转转,回到原地,发现还是她最好。当初……

  “我刚刚听说你老公葛瑞风是跟我合作的葛怀德教授的儿子!这世界真是太小了!”

  咖啡端上来,袁明清轻车熟路地给辛苑加方糖、加奶。

  辛苑拦住了,“现在换口味了,我喝清咖!”

  辛苑想自己身上没变的东西是什么呢?跟袁明清分手时痛苦到什么事都不能好好做,到处都是他的影子,去哪家餐馆吃饭,会有回忆。吃到某一样菜,会想到他们一起吃时的情形。那段日子,她跟回忆接头碰脸地撞到。辛苑是那种反射弧很长的人,刚分开时,并不会觉得那么痛苦,但痛苦会跟随她很长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她像戒毒一样戒掉袁明清。那些和他一起养成了习惯,她一样一样改,喝咖啡的习惯就是其中之一。虽嫌故意,但努力遗忘,是彼时她唯一能做的事。

  前尘往事,不过五年,却恍若隔世。

  “你的胃不好,还是少喝咖啡好些!”袁明清看辛苑的目光里放了奶和糖,不似五年前炙热,增加的是浓度。

  辛苑的目光躲了出去,她说:“我的胃少了四分之一,不过,它现在学乖了,闹脾气的时候还挺少的!”说得顽皮,不过是想轻松一下气氛。也是因为有瑞风,瑞风是大夫,什么东西养胃,他比辛苑自己还更在意。

  “他对你好吗?”袁明清问这话时,目光落到咖啡杯上,并不敢看辛苑的眼睛。

  辛苑突然抬起头,目光炯炯。她努力地抿着嘴笑了一下:“你好像……没有了问这话的权利!”

  袁明清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辛苑看到他的手微微有些抖。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她也只能如此。她和他的那一页都翻过去了。无论曾经多么爱,事到如今,那都只能是段发黄的记忆罢了。或者,记忆都已经变成了被水浸过的纸张,模糊不清了。没有人能站在原地,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没有岁月可回头的。

  “明清,也许是我太敏感了,如果是我会错意了,请你别在意。我想说的是,我很满意我现在的生活。我老公对我很好,我的工作家庭都很稳定,你也知道我是胸无大志的女人,想要的不过是一份平凡的生活,所以,我说如果啊,如果你还念着我们从前的情份,请你……祝我幸福吧。”

  辛苑努力把话说得平和,像是在说服袁明清,也是在说服自己。她甚至也问自己,在心里,瑞风和袁明清哪个更重一些。想来想去,心都乱了。其实,已为人妻,又何必做这种选择题呢?过去的总归是过去了。

  “连朋友也不能做吗?”袁明清的目光也并没有躲闪,而是笃定地落到辛苑的脸上,那目光里的关切太过情深,让辛苑无法直视。

  “你觉得我们还能像你跟小九那样做物我两忘的朋友吗?至少我现在没那个心胸!”辛苑的声音有些颤抖。

  袁明清抓住辛苑的手急切地说:“小苑,这就说明你没忘了我,你的心里还有我!”

  辛苑抽出自己的手,站起来,她说:“袁明清,看来你还真是不太了解我。你不记得当年我跟你说过什么吗?我说,你走,没有人会站在原地等你!”

  辛苑不喜欢那个拖泥带水、优柔寡断的自己。唯有让自己的心硬成一块石头,日子才能安然过下去。

  袁明清看着辛苑绝决离开的背影,狠狠地把桌上的那杯咖啡喝掉。他说:“傻丫头,你别嘴硬!我们会在一起的,我发誓!”

  那晚,辛苑搂住葛瑞风,抚慰他也安抚自己,她说:“没事,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十指相扣,彼此的呼吸落到对方的脸上。

  辛苑有些心慌,“明天咱们陪妈到那边去看看。没事儿,再怎么样,妈还有咱俩。我跟你发誓,我辛苑一定会好好孝顺老妈的。”

  辛苑把诺言说出口自己倒吓了一跳,自己为什么要急吼吼地跟瑞风做这样的承诺呢?她一向的风格都是只做不说的。

  瑞风吻了吻怀里的妻子,仍心事重重。他太了解老妈那宁折不弯的性格,她太好强,嘴上说他是她的前夫,怎么样与她无关,心里真的能那么心无芥蒂吗?她到了那样的境地,除了会受伤更深,还能有什么结果呢?他这个做儿子的,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老妈面对那样的境地吗?

  还有,葛怀德跟谁合作不好,偏偏合作的那人是辛苑的初恋情人袁明清,这小子出现就没什么好意,所有的事乱麻一样绞在一起,还真不是一个“烦”字能说得清楚的。瑞风心乱如麻,又不能什么都讲给辛苑听。

  辛苑在他的怀里睡着了。瑞风像捧着珍宝,他爱她,可他有信心保卫他们的婚姻吗?他拿什么来保卫他们的婚姻呢?提前打开盖子的黄桃罐头吗?不买背后有拉链的裙子吗?葛瑞风从没像此刻那么渴望成功,渴望功成名就,仿佛那样,身边的女人才不会离开。

  漫长的陪伴真的抵得过刻骨铭心的爱情吗?他遇到她时,是她受情伤最重的时候吧?自己跟她在一起,真的不是趁人之危,或者说是她需要个替代品吗?越想越没信心。瑞风看着怀里的辛苑,有那么一刻,觉得陌生,她心里也一定有很多话,没能对自己说吧?他们是夫妻,睡在一张床上,可心事呢?

  他紧紧地搂住她。像是要守住自己婚姻的决心。

  有人说男人和女人来自不同的星球,这话也许说得没错。彼此对对方世界的误解,很容易让一方的信心在某一时刻土崩瓦解。

  然后,昏招连连。

继续阅读:第四十三章 换个角色再来一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