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心底的牵挂
风为裳2017-01-07 00:003,215

  辛安和章小娅、安思源三人一起从葛家出来,章小娅意犹未尽,嚷着要吃炸鸡喝啤酒。

  辛安用眼角瞥了一眼安思源,他显然不愿意自己继续当电灯泡,自己也识趣点算了。

  辛安手插在裤袋里,淡淡地说:“你们去吧,我回去还有事要做!”

  “瓷,有些事你可没老实交待啊。你跟那小九住在一起?这不是你的风格啊?”章小娅八卦之心不死。

  “我什么风格?就许你跟人住一起,就不许我找个合租的?”

  辛安不死不活的样子很让安思源感到很好笑。

  章小娅这个笨蛋,到现在还不知道面前这男孩喜欢的人是她吗?那小九又是谁呢?是他的新女友吗?

  “合租?你开什么玩笑,你那房不是你自己的吗?你开店都没想挣钱……还有,刚才你说小九送那什么唐宋元明清的,你那明明是吃醋的样子,跟我们家小安子一模一样,是吧,亲爱的?”章小娅化身福尔摩斯,开始分析辛安的感情,居然头头是道。

  “章小娅,别以为你那样,别人就都跟你一样!”温和地辛安居然摆着扑克脸。

  “得,算我没说!”章小娅适时闭上了嘴,辛安坐到自己的车里拧了钥匙。

  “哎,我得罪你了吗?你干嘛对我摆着一张臭脸啊?辛安,你……”大概从来没被辛安这样对待过,章小娅颇为不服气。

  辛安开车走人。安思源若有所思地看着章小娅,”喂,你不更应该在意我的情绪吗?你们再这样,我可不要你了!“

  章小娅噘着嘴,半边身子靠在安思源身上。

  ”你们这些大男人啊,看着那么大一只,心眼就那么那么小,跟芝麻粒似的!“

  安思源搂过章小娅,笑了,”还不是你这样磨人的小妖精给闹的!“

  辛安回到工作室的确有活。他做的那个云朵灯的用户定了傍晚来取货。

  小九居然回来了。

  那两片云做成的灯一高一低挂在工作室里,小九偎在一只圈椅上睡着了,怀里抱着本书。

  辛安拿了条毯子给小九盖上,书落到地板上,辛安拣起来,是冯仑的《伟大是熬出来的》。

  他的嘴角咧了咧,这姑娘跟章小娅和表姐都不一样,她每天风风火火,努力挣钱,想成功。只是,一个女孩子这样,不累吗?想起她被骗走的那些情和那些钱,辛安都替她难过。难过的不是钱的多少,而是她为了攒那些钱经过的那些努力。难过的还有她那么渴望爱的一颗心被人扔到雪地里还不算,还踩在雪里搓……

  小九跟辛苑说的那些话,辛安都听到了,他很想把那个叫老许的混蛋揪出来狠狠地揍一顿,他这辈子从来没这么想打过人。

  这些小九从来没跟他谈过。或许那仍是她心里最深的伤口吧?

  这段时间晚上闲着没事时,小九会像讲故事一样讲自己跑买卖的那些经历。在酒桌上被谁揩点油摸摸腿那都不算事,最厉害的时候是跟人拼酒,酒摆在你面前,喝呢,这单生意就签,不喝呢,这单生意就废了。

  小九问辛安如果是你,你喝不喝?

  辛安摇头,小九大笑,拍着辛安的肩膀说:“那是因为你命好,你不需要养家,不会因为没钱付房租行李就会被扔到大街上,不会兜里没钱就饿肚子,不会一听到家人的电话心就砰砰跳,不会给家人打完钱,卡上就只剩下几毛钱……可是,喝归喝,还得保证自己能清醒地回到家里,不然……”

  小九的眼睛有点湿了,辛安扯了纸巾递给她:“为什么不找个公司安安稳稳地挣份薪水?”

  小九好半天才说:“很多人把我当成是物质女孩,我认识的人里也有很多人传我是公共汽车,人尽可夫。”

  小九笑了一下,略见苍桑,缓口气才说:“我就是爱钱怎么着?我的钱不偷不抢不出卖自己,都是干干净净挣来的,姐吃得香睡得着,我才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

  辛安笑了,说:“小九姐,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真的挺棒的!”

  “当然有啊,一火车一火车的!”辛安想到小九说这话时的神情,情不自禁地笑了。

  夕阳的余晖落进来,淡淡地洒地小九如同婴孩的那张脸上。小九没说,辛安也知道了她家里那些事。那是辛苑知道小九搬到辛安那借住时悄悄叮嘱表弟的。

  小九的家境原来还不错,父亲经营养一家小超市,日子小康。在小九大学毕业的最后一年她父亲查出了尿毒症,还好做了肾移植手术。卖掉小超市的钱刚好用来做手术。术后每个月还要至少一万块来维持。小九是家里的独女,她不挺身而出,这个家又能靠谁呢?

  辛苑说:“弟,小九好逞强,你观察着点,如果她缺钱,帮帮她,但要讲究方式方法,别明着给!她那人表面上什么都不在意,心强着呢!”辛安答应了下来。

  工作室的门开了,订灯的男孩探进头来,跟着进来的是个清秀的女孩。男孩大嗓门:“灯做好了没?”

  辛安的中指落到唇上,本想做个让他们小点声的动作,却不想小九醒了过来,“什么时候回来的?”

  “哇!”女孩抬头望见那盏灯,脸上绽放出喜悦的光芒。

  “哇!”男孩也跟着叫了起来。他低声说:“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只是,我今晚就得走……”

  女孩抱住男孩,泪水涟涟:“我等你回来!”

  男孩别过头问价钱,辛安还没来得及说,女孩抹了泪说:“老板娘,给我们便宜点吧,我们真的没什么钱!”

  辛安侧过头看小九,小九似笑非笑站起来,伸手去够那灯,够不到,还是辛安去摘下来,把插头线卷起来装盒。

  小九说:“这个算我们送你们的!”

  辛安看小九吐了吐舌头,青年男女却不好意思起来,千恩万谢。两个人捧着云朵灯离开工作室。

  辛安说:“小九姐,很贵哎,不算我的手工,光那些材料……”

  小九伸了个懒腰说:“我刚才真的很嫉妒那女孩,如果有个男的对我这么用心,唉……晚上吃什么?我做意面你吃吗?”

  “虽然你让我赔了本,但本老板还是决定请你出去吃烤鱼!”辛安心里说的一句话是:“小九姐,你绝对值得一个男人好好对待你!”

  辛安不喝酒,小九一个人喝。

  她问辛苑跟瑞风怎么样了,辛安说:“还能怎么样?孟光接了梁鸿案了呗!她问你来着,我说你去哈尔滨送那袁明清了!哎,你们还真的不打算再见了还是怎么啊?”

  小九扬头把杯里酒喝干净,说:“小安,你姐,你姐就是一个傻狍子,什么事都自己往心里去,不说出来。但我也挺羡慕她的,羡慕嫉妒恨,袁明清和葛瑞风都爱她,都是真心爱她。我希望她幸福,真的希望她幸福!”

  “你为什么要送袁明清呢?”辛安还是问了出来。

  “仗义啊!你姐又不去,你不会以为我喜欢那人吧?他是挺好的,人长得挺帅,也有钱,可惜啊,当初都没成,还能有啥?啥都没了!”小九喝光瓶里的酒,脸红扑扑的。

  辛安挪开小九面前的啤酒瓶,他说:“小九姐,你也会幸福的。一定!”

  小九醉眼惺忪:“真的?”

  “真的!”

  “拉钩!”

  辛安的手指跟小九的手指拉在一起,辛安突然觉得心里有点异样的感觉,自己真的能为她的幸福担保什么吗?

  “弟,下次换草时,姐一定给你介绍个好姑娘。又漂亮又懂事的。一定!“

  ”我不喜欢你叫我弟。我又不是你弟!“

  ”那叫啥?弟,我一直希望有个弟弟能帮我撑一撑,真的,我太累了,累得有时躺下都不想醒过来!“

  小九倒在辛安的怀里。

  辛安拨开挡在她眼前的头发,心里的感觉又有了些许不同。

  那晚,辛安背着小九回的家。小九说了很多的醉话,辛安都听着,他帮她洗了脸,盖好被子,她拉着他的手,让他别走,他守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睡得如同婴儿,那一夜,漫长又短暂。

  许久之后,辛安想起那一晚,心里都会暖暖的。

  只是,第二天,小九醒来,假装不记得前一晚的事,辛安心里的失落如同秋天的落叶,大片大片地往下落。

  他装成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继续守着他的小店。她仍是城里四处奔波挣钱的爱钱的女孩。偶尔回来得很晚,辛安会惦记,会追一通微信过去。有时她回,有时她不回。

  他都不好意思再追问过去,只是侧耳倾听着她回来的声音。

  因为这个,一向睡眠很好的辛安竟然有些失眠了。他会想,她在跟别的男人喝酒吗?那些男人的手放在她的腿上,她都忍着不发火吗?想着想着,就有些沮丧,恨自己不是个大富翁,扔下一笔钱,帮她解决所有的问题。

  有些东西慢慢在生根、发芽,只是,当事人没有意识到而已。

继续阅读:第四十二章 有多少破镜能重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