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人民和人民币的关系
风为裳2017-01-06 00:004,403

  辛安提着酥园西点屋的提拉米苏和巧克力慕斯等电梯时,电梯门开了,电梯里一对男女正在拥吻。

  辛安侧到一边,不想女孩转过头来竟然是章小娅。

  章小娅大呼小叫奔向辛安:“瓷,是你啊!”

  安思源在一旁装腔作势地咳嗽着,他稍稍有那么一点点尴尬。

  那尴尬并非是在公共场所热吻女友,而是他跟章小娅那么狗血的恋爱经历面前这个人像观看电影一样明明白白地看着。当时自己那么牛轰轰,到今天这么没皮没脸……

  安思源提醒过章小娅辛安喜欢她,不然,哪个男生会始终死忠地站在她身旁。甚至为了她,辛安找过安思源,且很自不量力地给了安思源一拳。安思源一米八的个子,有八块腹肌,如果他认真,文弱书生辛安怎么是对手。

  只是,安思源没有回手。他对辛安说:“如果你是男人,你回去就跟她表白,告诉她你爱她,让她别再东张西望打扰别人了!”他说得理直气壮,甚至让眼前这个爱着章小娅的男人觉得他在嫌恶他喜欢的女孩。说得像你把你家的脏狗领回去,别让它烦我一样的。

  辛安想到他于章小娅,天边的星一样,而自己,不过是陪在她身边的一个朋友,连备胎都算不上,不禁黯然转身离去。

  章小娅再来找安思源时,安思源跟她讲了这段,她斩钉截铁地说:“他是我闺蜜,我们之间的关系超过友情,甚至……超过爱情。安思源,有一天,我可能不会爱你,但我还是会喜欢辛安。你这种心肠冷酷的人不会明白的,我们之间超越了爱情与友情!”因为不爱,才坚信某些友谊的真实存在。友谊的确是个很好的幌子,但如果有一方有了其它的想法,这友谊就纯粹不下去,不是吗?

  这是什么强盗土匪的逻辑?安思源简直就是咬着后槽牙问的章小娅:“既然知道我冷酷无情干嘛还缠着我?我又不能当饭吃!”

  “你是不能当饭吃,但是,没你,我吃不下饭!”章小娅答得没有半点含糊。爱与不爱之间,就是这么残酷无情。

  安思源无语。

  过了一会儿,章小娅小猫一样凑过来抱住安思源的腰,语气却是蛮横霸道的:“我那么喜欢你,你喜欢我一丢丢会死啊?”

  安思源对辛安暗恋小豹子的事确信无疑,只有傻丫头那么傻才会把那当成是超越男女之情的第三类情感。

  只是,现在,他也喜欢上了傻丫头,辛安的爱终于成了镜中月、水中花,他该同情他还是防备着他呢?这多少让安思源有点纠结。

  按照常理,他应该很自信才对,完全无视于辛安。但爱一个人,心态就完全是另外一番模样,就算有十足的自信,身体里的嫉妒还是会冒出来。

  “你是来看辛苑姐的吧?瓷,你是不是想说,真是缘份哪!可不是嘛,北京城这么大,怎么我就跟辛苑姐住了楼上楼下了呢!”

  章小娅开启了叽叽喳喳的麻雀模式,说起来没完没了。说还不打紧,身体凑到辛安身边,胳膊自然而然搭在辛安肩上。

  安思源一不留神,发现三个人又都站在了电梯里。他很自然地把章小娅拉回到自己的身边,说;“哎,章小娅,咱们不是去超市嘛?怎么……”

  “什么时候不能去超市啊?辛安去看辛苑姐,咱俩正好也过去看看何阿姨。还有,楼上楼下走动走动,这样,你有事不在家时,我就能去何阿姨那蹭饭啦。还有,我不在家时,我得让何阿姨帮我看着点你!”章小娅说得理所当然。手又很自然地搭到了辛安身上。

  这丫头这毛病回去得让她改改,她现在可以有男朋友的人,怎么能跟男人这么随随便便呢?安思源的心里打翻了老陈醋。

  安思源瞪了章小娅好半天,这妞竟然没反应过来她做错了什么。安思源只好自己动手拉了章小娅的胳膊围到自己的腰上。

  辛安瞥了他俩一眼,“嘁”了一声侧过脸去笑了。“小安子,你这是在吃本女王的醋吗?”

  章小娅捏安思源的鼻子。她终于意识到安思源的不高兴来自哪里,但她是高兴的,安思源居然会吃醋了,吃自己跟别的男人的醋啊?这通常不都是自己做的吗?

  “是啊,是啊,女王陛下,您身体贵重,不能随便碰别的男人的身体,否则……”

  “会怀孕?”章小娅火星人的思维让两个男人齐齐呛了一口。

  辛安红了脸,安思源笑岔了气儿。

  辛安带的糕点都是辛苑最爱吃的。她从小就爱吃甜食,她自己说这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需要很多能量来填补。还有,她看到书上说,吃甜的,会容易长出幸福感。

  章小娅本就自来熟的性格,况且跟辛苑几次接触印象都不错,她马上就跟辛苑热络了起来,她说:“姐,以后呢,你就是我亲姐。真的,你别嫌我烦啊,我没啥心眼,也没啥要求,就是出去吃喝玩乐时带着我点就行!”

  辛苑看着思源笑了。她想起电梯里帮她拉拉链的那一幕,人跟人的缘份还真是神奇。她挺喜欢这一对的,女孩活泼可爱,男孩帅气稳重。

  只是……她瞟了一眼辛安,辛安那么喜欢章小娅,一直喜欢,但爱情是最让人没办法的事,爱就爱了,不爱,千军万马也帮不了他。

  她问辛安:“小九是不是还生我气呢?”

  “她是挺难过的,不过,她说这辈子跟谁掰了也不会跟你掰,她去哈尔滨送袁明清了!”

  小九去送袁明清了?辛苑的心里悬了个问号,该不会小九跟袁明清有点什么吧?如果有,将来自己要怎么面对他们呢?辛苑急忙在心里鄙视了一下自己,如果小九真能跟袁明清修成正果,未偿不是好事一桩。为着小九着想,自己有什么看不开的呢?

  但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人都是自私的。这点辛苑也不能免俗。

  “我也说袁明清家那么多人,她又不是大夫,干什么非送人回去啊?”辛安竟然也表示出了不满。

  辛苑看了弟弟一眼,想这孩子好像哪不对劲。

  “小九是谁啊?瓷,你不会是有情况隐瞒不报吧?不行啊,你要是……哎,我想起来了,是不是那个你常说的辛苑姐的闺蜜啊?”章小娅没心没肺地问。

  辛苑瞟了一眼安思源,安思源冲辛苑耸耸肩,做无可奈何的样子。

  辛苑笑了:“小娅,以后常来家里玩吧。我这人好静,没课时就在家里宅着,如果你们不嫌闷……”

  “肯定不嫌啊,是吧,思源,你也喜欢辛苑姐吧?辛苑姐,你不知道我家小安子理想女友的类型就是你这种,跟小龙女似的,带着仙气的!”

  章小娅吧啦吧啦说出一篇话,安思源假装气恼地捂章小娅的嘴。

  章小娅挣扎着把剩下的话说完:“可惜啊,我把他给收了!我告诉他啊,那么有仙气的小仙女只能配高大帅气的瑞风哥,至于他,虽然也很帅,但也就我免为其难地收了他吧!”

  辛苑和辛安都笑了。

  辛安补刀:“这话在别人面前说说兴许还行,在我面前说,你也不心跳脸红腿抽筋?”

  “瓷,咱俩是什么关系啊?那就是人民和人民币的关系啊!你出卖谁也不会出卖我啊?”

  安思源眼看着章小娅往辛安身上靠过去,眼疾手快瞬间移动,自己挡在辛安与章小娅之间。“我说,你这随便就往男人身上贴的毛病是不是得改改啊?”

  章小娅咬着嘴唇笑。辛安白了两个打情骂俏没够的人一眼说:“能不能不这么秀恩爱刺激人的啊?这狗粮洒得也太肆无忌惮了吧!哎呀,好饱!”

  安思源看了一眼辛苑,挠头笑了起来。身在爱情里,谁都没办法做哲学家。

  辛苑拍了拍辛安说:“别总往这跑了,看一天店挺累的!”辛安点了点头。

  年轻人们说说笑笑时,没有注意到客厅里来了客人。

  客人是葛怀德。

  何素秋故意没有叫辛苑。

  她开了门,把葛怀德让进门:“瑞风出去买东西了,一会儿应该会回来。辛苑有客人!到我的屋坐坐吧!”

  何素秋的屋子纤尘不染,屋子里有股淡淡的艾草的味道。这味道葛怀德熟悉。

  何素秋端了杯茶进来,腿还不太敢使劲,葛怀德赶紧让她坐床上,自己则坐在床头的小圆凳上。

  两人空坐半晌无语。

  再一会,葛怀德想起来意:“腿好些没?”

  “好些了!唉,要是没这出,再过十个月,你就当爷爷了!”何素秋脸上的失落一眼可望,她摇着头想起那事还是唏嘘不已。

  “人生的很多事不能强求。素秋,活了这把年纪,我们应该比谁都更明白!”葛怀德心里也不是没遗憾,人到这种年纪,在路上,在公园里看到个小孩都喜欢得恨不得是自己家的。如果有个小孙子,瑞风做了父亲,会不会更理解一点自己呢?

  何素秋看葛怀德的目光里多了几许温柔。

  “是啊,我个性太强,这点我知道……怀德,我想好了,我想试试你的提议。我现在身体还好,光在家呆着,也只会给他们添乱,倒不如发挥余热。只是,我住你那,不会不方便吧?”那是试探,更是期许,期待着葛怀德能给自己一句她想要的话。

  葛怀德其实是来收回那番话的。那天激动之下说出了那样欠考虑的话。

  他回去跟傅苏说了这事,傅苏的脸上娇媚收场,挂了一层寒霜,她说:“老葛,按说咱俩没登记结婚,我没什么权利过问你和你前妻的事。但就算是朋友,我也要提醒你一句,她再没嫁人,你保证她心里已经没有你了吗?如果没有,那当然最好。只是,我相信不可能有两个好好分手离婚的人,如果好好的,就不会离婚不会分手。如果她还对你有感情的话,那你得好好考虑考虑!”

  葛怀德一辈子钻研医术,对女人的心理还真是没研究。听傅苏一说觉得有理,他说:“这没事,我找个借口把这事推了就行了。小苏,你别生气,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真要有什么,也不会等到今天了!”

  傅苏冲葛怀德淡淡一笑,说:“我傅苏这辈子最明白的就是男女之事。你们就算是破镜重圆也没关系,我会真心地点个赞的。还有,你觉得我这样,会嫁不出去吗?还是那句话,你留下,我欢迎。你离开,我不追!”

  傅苏那种洒脱的态度正是葛怀德欣赏喜欢的。但事到临头,又是他害怕的。他跟傅苏在一起,很自在,也很甘心。他是抱着跟她一起过余下的日子的心情交往的。他不希望她对自己有任何的误解。更不想前妻成为两个人之间的障碍。

  葛怀德从兜里掏出了准备已久的戒指,他说:“原本应该有玫瑰有红酒,只是 ,此时此刻,我想没有什么更能表示我的心意!”

  傅苏微微一笑,妩媚妖娆地问:“你真的不用再考虑考虑?”

  葛怀德郑重地把戒指给傅苏戴上,那是他的承诺。

  葛怀德便是带着推翻之前跟前妻的承诺的态度来看何素秋的。

  不想何素秋先提了那档子事:帮他筹建医院,去住他的那套小公寓。

  “这两天瑞风请假照顾我和辛苑,人瘦了一圈。看着儿子夹在我们中间,我真的挺难受的,我还想,幸亏你帮我找了出路,不然我就只有回老家了……”

  何素秋脸上浮着笑,眼里却闪着泪光。都是有人生悦历的人,这样的笑中带泪,其中的心酸,葛怀德再明白不过了。

  葛怀德到了嘴边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他搓了搓手说出来的话是:“素秋,你什么都别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从瑞风家里出来,葛怀德的心情还是挺沉重的,他想起了某部电影还是电视剧城的一句话:散了买卖不散交情。他跟素秋的缘份虽尽了,但中间还有个儿子。自己上学那些年,毕竟还是靠她支撑着那个家,这么多年把儿子带得这么优秀,人得知道感恩。他从事的是救死扶伤的事业,他心软,不能看着她一个人做难。

  他相信傅苏是个知书达理的女人,只要自己光明磊落,不暧昧,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只是,要如何跟傅苏说这件事,自己还真得好好想想。

继续阅读:第四十一章 心底的牵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