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自尊终惨胜天真
风为裳2017-01-05 01:353,671

  小九站在辛苑的病床前恨得牙痒痒。

  “什么事你都死撑着,这下好了吧?情儿,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朋友朋友你不靠,男人男人你也不靠,你就靠你自己是吧?靠你自己别一次次把自己弄得这么让人心疼啊?”

  辛苑眼里蓄着一包泪,人却笑着说:“还说我,你还不一样?”

  辛安悄悄拉了拉小九,“你拉我干什么?我就是要点醒她。什么委屈都自己心里憋着藏着,你以为别人都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啊,你不说人家就会知道?从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我说情儿,你能不能醒醒,这世界上没有心意相通的人,那种爱情……算了!说了你也不清醒!”

  小九自己说得沮丧,辛安侧着头看她,心想:她真的不相信爱情吗?

  “我懂,只是,小九,那你告诉我怎么办?日子不往下过了吗?”辛苑的泪水涌了出来。“我要求不高,我只是想大家都开开心心地过日子,我没想到这么难……”辛苑哽咽着说不下去。

  葛瑞风提着热粥一只脚迈进来,刚好听到最后一句话,怔在门口。

  他恨死自己了,自己是医生,每天见那么多病人,怎么会粗心到老婆怀孕这种事都不知道?

  还有,老妈的脾气性格他不是不知道,摔倒也是意外,他怎么会为这种事对她大发雷霆,甚至都不让她来医院探望?辛苑是那种表面不声不响,却心思细密如针的女孩,她怎么能受得了这种冤枉与冷落?

  自己是昏了头,说是不在意那个袁明清,可是心里还是把他当成是威胁的。如果袁明清真的跟自己抢辛苑,自己有胜算吗?他不知道。

  辛苑是那种情感内敛的女孩子,跟他在一起,从不像别的女孩那样粘着他。不然,怎么可能做成周末夫妻?从前很喜欢她这种独立,现在,突然有点害怕这种独立。她不需要他,不依赖他,那也就意味着她随时都可以离开他!

  医院里葛怀德说她那天没按时回家很可能是因为袁明清出院,她跟他说了谎……就算她去接袁明清出院又能怎么着呢?那不过是一段过去式的感情……

  可是……可是,她怀了他的孩子,她因为他的错误失去了那个孩子。自己怎么可以那么责怪她?怎么可以对她那么冷淡?自己不在身边,她一个人跟母亲相处,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自己真是……

  她晕倒前的那句话他听到耳朵里了,她冲自己凄婉悲凉地一笑,说:“葛瑞风,算我白认识你一场!”那十一个字,字字如针,刺进瑞风的心里。

  辛苑醒过来,瑞风握着她的手涕泪横流,他说“对不起”,她却闭着眼流泪,一声不响。这让他无比心疼。他说:“小苑,我明天就去买车,我天天回家陪着你!”

  辛苑拒绝跟他做任何交流。无奈之下,他打电话给小九,小九跟辛安火速赶了过来。

  “我买来了鲍鱼粥,趁热喝一点吧,医生说身体太虚,得好好补补!”

  瑞风拖着沉重的身子闯了进来。前面是老妈进医院,后面是爱人进医院,瑞风疲累得像一架转不动的风车,但他力图让自己表现轻松。

  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他只能做和平的使者。婚姻这场战役里,他更不想挑起事端。对辛苑,所有的愧疚像个结,他缺少打开它的力量。

  小九的角色永远是太平洋警察。她冲过来训瑞风:“你是怎么当人老公的?你不是医生吗,她怀了孕,你不知道?你妈那老太婆刁蛮不讲理,还不许人掉头发啦?看到掉下来的头发就吓得摔倒,我的妈呀,你妈不是医院里见惯了生老病死的护士长吗?真的有那么脆弱吗?”

  小九霹雳啪啦一通冰雹砸下来,瑞风的火气还是冲了上来。

  “你以为辛苑这样我不心疼吗?可是,你是辛苑的朋友,你也要尊重一下我的母亲!她有她的生活习惯,她和辛苑需要磨合。”瑞风能说的也只是这些。无论到什么时候,他都要出来维护母亲的尊严,他不允许谁指责她。这是当儿子的本份。

  “小九,辛安,你们先回去。我没事,真的,今天就可以出院了!”辛苑赶紧拦住这位爆脾气的闺蜜。

  “辛苑,我那天跟你说那些话,你还跟我翻脸,你看看你老公这态度。心疼就行了?他必须为他的行为做出道歉!”小九不依不饶。

  “小九姐,咱们先回去,我姐和姐夫会好好处理他们的事的!”辛安做了灭火队员,拉走小九。

  瑞风坐在,拿出碗盛了粥舀了一勺放嘴边吹凉喂辛苑。辛苑自己接过碗,吃了两口放下。

  “小苑,对不起,我知道你很委屈,可她是我妈,就我这么一个儿子。除了我,她没处可去!”

  瑞风说得哽咽。他颓然地坐在辛苑的床边,一向衣衫整洁的他衬衫皱成了抹布,头发垂到额前,腮都凹了下去。

  婆婆来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努力回家来住,公公突然出现,他心里不是没有纠结,再加上工作的压力,袁明清的出现,瑞风心里的难过自己又何偿知道呢?自己非但没帮他减压,相反还跟婆婆……

  辛苑心一软,脸上冷硬的表情融化了。

  “妈的腿好些了吗?”辛苑问得艰难。

  瑞风握住辛苑的手,哽咽道:“结婚时,我说过一定会让你幸福,可是……可我一直都没能力做到……”

  辛苑别过身去,眼泪落了下来。

  好半天,她转过身,伸手把瑞风的头揽到怀里,她说:“傻瓜,跟你在一起的这段日子,我过得平和安宁,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可是,可是你跟我说些什么?如果你真的介意我跟袁明清的那段过往,那我也没办法,我没办法抹掉它……这次,我真的不是去见袁明清,我的学生骆雷吞药自杀,你可以去学校问问……”

  瑞风的目光落了下去:“我是害怕,小苑,有个晚上我做梦,梦到我丢了很多东西,一路走,一路丢东西,我都没害怕,可是到了最后,我发现你丢了,惊醒过来,全身都被汗湿透了。小苑,袁明清抢救的那个晚上,你守在病房里,我一夜没睡……”

  瑞风抱住妻子,哭得像个孩子。

  辛苑拍着瑞风的背,心里冰封住的东西渐渐融化成了一滩水,水会干,但会留下印迹。

  她说:“傻瓜,都说了你是傻瓜,我们是过去时,永远的过去时了,而我和你,不光拥有现在时,还有将来时,你想扔下我跑掉,门都没有!”

  那是一场势在必行的和解。两个人都念着旧情,没有谁把对对方的怨往前再推一步。

  却不知,那道裂痕没有弥合,不过盖着爱的稻草,虚虚掩掩,总有一天,会成巨大的断裂带,会分崩离析。

  辛苑很快回家了。瑞风跟医院告了两天假,在家伺候老婆和妈。

  辛苑跟何素秋认了错,她说:“妈,都是我不好,不应该把头发攒一起的,要是及时扔了就不会……”

  何素秋也很后悔有这样严重的后果,如果她知道,那点头发,和儿媳妇那点鸡毛蒜皮的嫌隙跟孙子相比,算得了什么呢?可是,事已至此,多少悔恨也没用了。

  何素秋又不能在辛苑面前落了下风,她拉了辛苑的手细细地抚摸,目光铺陈成一片薄薄的毯子把辛苑裹住:“小苑哪,我是一个人住习惯了,冷不丁闯进你们的生活 ,我知道挺烦人的!孩子的事,妈心里真是很难过。不过你别上火,你和瑞风都还年轻,好好养身体……”

  “哟,哟,你们娘俩说上体己话倒把我排挤在外啦。好啦,皇太后,皇后娘娘,尝尝朕的手艺如何?”

  瑞风瘦了一圈,但他像上了发条的青蛙,努力把家里的气氛调节到了才是轻松甚至是搞笑的频道才满意。

  何素秋体谅儿子的心情,努力地配合着。辛苑也不是拂人好意的人,在这点上,婆媳倒是配合默契,原因只有一个,她们在意这个努力讨好她们俩个女人的男人。

  红烧排骨、干扁四季豆、香菇炖鸡、家常豆腐,外加一个鲫鱼汤,何素秋着实有点被儿子给惊着了,她指着桌上的四菜一汤问瑞风:“都是你做的?”

  瑞风笑着点头,扶着辛苑坐下。

  何素秋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是滋味,自己心肝宝贝一样养大的儿子结了婚进厨房,从前,她再忙再累,也没让葛怀德进过厨房做过饭。

  她还全然不知,没给她做过饭的葛怀德也在系着围裙给别的女人做大厨。

  人啊,不屑于给一个女人做皇帝,却情愿给另一个女人做奴隶。这要怎么衡量呢?如果有爱,做牛做马也是心甘情愿。如果不爱,天天被顶在头顶顶礼膜拜人也不稀罕。说贱也真贱,说犟也真犟。古往今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狂风暴雨过后,日子还是归于了平静。每个人心里有着怎么样微妙的变化,静水微澜,风浪没来时,没爆发时,谁都不知道。

  骆雷跟几个同学一起来家里看辛苑,给辛苑带了一大束白色的百合花。

  辛苑见了学生脸上见了笑容。

  骆雷仍然脸色苍白,但人活泛了很多。他给了自己一巴掌说:“导员儿,你肯定是为我急的,我真是混蛋!”

  “说得没错,是混蛋。你爸妈把你养这么大,供上大学,就是为了让你为一个女孩自杀的吗?”

  辛苑训骆雷的语气像个大姐姐。

  瑞风在一旁看着微笑着替骆雷解围:“谁年轻时还没点疯狂的事啊。没事儿,经历过这一回,以后就知道路怎么走了!”

  辛苑班里的女生悄悄对辛苑说:“导员儿,你老公好帅哦!”

  辛苑笑了,问:“要合影吗?”

  那原本就是一句玩笑话,却不想九零后的孩子根本不是八零后能理解的。“好啊,好啊!”

  几个女生齐刷刷地把瑞风围住,掏出手机自拍,嚷着要发朋友圈。

  学生们走后,瑞风半自豪半无奈地说:“老婆,为了你,我都出卖色相了,我!”

  “美得你!”辛苑笑了。

  一切完好如初。没人看到生活光滑平顺轨迹表面下的暗流汹涌。更没人知道顽皮的命运会在什么地方“啪”地打个响亮的响指出来。

继续阅读:第四十章 人民和人民币的关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