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悠然

  2

  正所谓好的不灵坏的灵,这次真的是被Q一言必中了。

  第二天清晨,阳光给圣罗兰贵族学院镀了一层迷幻的白光,让这所气派华丽的学院更加闪耀夺目,而其中最闪耀的一道光芒来自学生会楼顶,就在前几天新任学生会会长把原本收藏在学生会保险箱里的水晶嵌在了学生会哥特式风格建筑的尖顶上。这颗水晶透过阳光能折射出如彩虹般绚丽的光芒,故名“七彩水晶”,此时晨光照射在上面,远远望去就像是一道彩虹从学生会楼顶高悬于空,美得让人忘乎所以。

  圣罗兰是一所历史悠久的贵族学校,以前只有有钱人才读得起,可是后来经过改革,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也有幸能跨入那扇金光闪闪的雕花大门了。改革的原因我并不知道,不过真要感谢那次改革,不然我一辈子也不会见到这么富丽堂皇的学校。

  走进巨大的拱形正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精心修剪的草地,上面树立着一座座用白色大理石雕刻的飞翔天使,天使们的手指就像路标一样指着学校的几处大楼。对着正门的是巴洛克风格精致典雅的教学楼,教学楼的西面就是哥特式风格高贵尊崇的学生会大楼,它的东面是洛可可风格华丽别致的餐厅和图书馆。这所学校几乎融合了欧洲所有的建筑风格,一踏入其中仿佛跌入了天堂,永远也不想再走出去。

  当我睡眼惺忪地走进教学楼大厅时就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氛,今天学校好像特别喧闹,大家成群结队地簇拥在大厅靠窗的大花坛边议论纷纷。

  我好奇地走过去,宽阔的大厅里,对称的十六扇落地窗上镶嵌的彩绘玻璃透射出无比斑斓的光芒,它们在我面前如梦似幻地变换着,使拱顶的天使雕像也显得更加柔和纯美。

  “听说学生会昨晚收到KING的预告信了哎!”

  “太棒了,终于可以见到KING了!”

  一大堆女生捧着像猴子屁股那么红的脸蛋,瞪着一双双桃心眼一脸陶醉,嘴角流下的口水快要使教学楼洪水泛滥了。

  不会吧!KING真的要来?我惊讶得瞠目结舌,张大的嘴半天都合不拢。这次真的被Q那张乌鸦嘴给说中了!

  “听说KING这次要盗的是学生会楼顶那颗七彩水晶!”一个男生插嘴道。

  “那学生会为什么还那么招摇地把水晶摆在屋顶啊?”有人好奇地问。

  “听说新来的学生会会长要亲自逮捕KING,那颗水晶就是诱饵!”刚才那男生立刻回答。看来他有很多情报呢。

  一群女生听后又沸腾了起来。

  “怎么可能,KING又不是随随便便能抓到的,连警方都对他特别头疼!”

  我也有同感,本市的警方因为KING的案子,头顶的头发越来越少了,可是至今他们连KING是男是女都不能确定,连警方都束手无策,更别说学生会那群狂妄自大的小子了!

  正当我打算离开时又听到有个女生问:“那KING的预告信呢,在学生会吗?我真想得到啊!”

  “我昨天看到那封预告信在网上被拍卖!”有人回答。

  “真的,真的啊?我要去拍,花再多钱我也要拍到手!”刚才那个女生兴奋地说。

  “你不用白费功夫了,早被人拍走了!”另外一个女生立刻泼了她一盆冷水,“八百块,有人花了八百块拍下了KING的预告信和KING每次都会留下的扑克牌K!”女生高声宣布,全场哗然。

  天啊!居然花了八百块拍下一张废纸和一张破牌,到底是哪个笨蛋啊?我嘴角的肌肉忍不住抽搐。

  这时我看到Q拿着黑色手提书包兴冲冲地朝我挥着手跑来:“社长!社长!”

  大家都好奇地看向他,突然刚才那个女生指着他大声说:“就是他,就是他!把我想得到的KING的预告信和纸牌拍走了!”

  “啊?”我顿时下巴落地。

  “社长!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哦!”

  “你把KING的预告信和纸牌拍下了吧!”我受不了地白了他一眼。

  “社长,你怎么会知道?”

  “你哪来的闲钱拍那种没用的东西啊?”

  “你不记得了吗?我们上次办的那个案子拿到的报酬啊!”

  “什么!”我一把拽起了他的领子,体内的火山瞬间爆发,“你居然把我们的好不容易才有经费拿去买废纸!”

  心好痛啊……我仿佛看到一张张红色百元大钞“扑扇”着翅膀从面前越飞越远,而我只能流着心痛的眼泪目送它们。

  Q冷汗涔涔流下,结结巴巴地说:“社,社长,我,我做错了吗……”

  “当然了!你叫我们这个月喝西北风啊!”我气运丹田拼命朝他大吼,“你这个笨蛋——”

  “对,对不起社长!”Q颤抖着擦着眼镜上的口水说,“可,可是社长,我是想说不定我们能在KING的预告信上找到什么蛛丝马迹,查出KING的真面目!”

  “嗯?”好像有点道理,我一把放开Q,他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一跤,忙扶好滑落到鼻尖的眼镜,凑过来两眼一动不动地望着我。

  我摸着下巴……如果能抓住KING那一定能重振我们侦探社的声威,到时大家慕名而来,委托源源不断。社员也蜂拥而至,到时候我们雪樱侦探社不仅能恢复往日风采还会比以前更加繁荣昌盛啊!啊哈哈哈哈——

  Q心有余悸地望着我,猛咽紧张的口水,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我一把握住他的手,内心的激动如海浪般汹涌澎湃,慷慨激昂地说:“Q!做得好,这次我们一定要逮捕KING,让大家看看我们雪樱侦探社的厉害!”

  周围的人个个纷纷石化,我完全不顾周围的反应,拉着Q就跑向侦探社。

  KING等着吧,你马上就会栽在我手里,只要你按照约定来圣罗兰,我就让你进得来出不去!哇哈哈哈——

  回到侦探社我们仔细研究起KING留下的预告信和纸牌。

  摊开预告信,我拿着放大镜仔细打量着。白色的纸张很普通,任何文具店都能买到。上面这样写着——

  明晚午夜十二点我将取走七彩水晶。

  KING

  除了这几个黑色的字其他什么信息也没留下,字是印刷体,纸面干净利落,无法从上面查出任何蛛丝马迹。

  果然是KING的作风啊!

  “社长,看出什么了吗?”Q小声问,生怕惊扰了我。

  “没有。”我摇了摇头放下放大镜,揉着因为长时间盯着一样东西而发酸的眼睛。

  “那这张纸牌呢?”Q小心翼翼地把纸牌交给我。

  我又拿起放大镜仔细检查着纸牌,也是很普通的一张牌。KING标志性的扑克牌K,牌底印满了黑色的玫瑰花,看上去神秘妖艳。不过这样的牌哪里都买得到,根本无从查起,一天之中便利店不知要卖出多少副这样的牌呢。

  我沮丧地扔下纸牌和放大镜。

  “花了八百块只买来众人皆知的KING十二点会出现的信息。Q!你可真够阔绰的啊!”我斜睨着Q嘴角抽搐着说。

  “我知道错了,社长……”Q低下头惭愧地小声嘟囔。

  “算了!算了!”我摆了摆手说,“买都已经买了,我也不怪你了!”

  “谢谢你,社长!”Q拉着我的手,感激得两眼泪汪汪。

  午夜十二点,夜最深之时。乌云在天际游走,月亮时隐时显,圣罗兰里一片寂静,只有樱花簌簌飘落的声音隐约回响在风中。

  我和Q拿着红外线望远镜埋伏在学生会楼顶,时刻透过望远镜盯着那颗如小孩子拳头那么大的,无比璀璨的七彩水晶。黑暗中它更加光芒四射,美得惊心动魄!

  不知道这能换多少钱呢……

  “社长,KING真的会来吗?”Q压低了声音问我。

  “如果这封信真的是KING发的,那么按照惯例他一定会来。”我肯定地说,眼睛却一刻都不松懈。

  “好期待啊,终于能见到KING了!”Q握紧了双拳,圆圆的脸充满了兴奋之情。

  “是啊,好期待啊,侦探社终于有出头之日了!”虽然我和Q的目的不一样,但我的兴奋之情一点都不压于他。

  我可是做足了万全的准备,等着KING自投罗网呢!专业的黑色夜行衣——贴身设计、防水耐热、伸缩性强,采用最先进的意大利菱形编织工艺,冬暖夏凉透气性好。最重要的是夜里穿上它就能让身体和夜色融为一体,是每个具有专业精神的小偷的必备之物!当然它也是很好的跨行宝贝,现在在侦探界也广为流传!还有铁虎爪——带钩子的绳子,发胶——女孩子用来对付色狼的那种,最重要的还带了捆龙绳——就是……文具店买来的绳子!

  我仿佛能看到自己用绳子把KING捆住交给警察,然后在众人面前得到警方颁发的奖章。记者“噼里啪啦”拍着我的照片,崇拜我的人挤破了头,抢着给我递鲜花。

  哈哈哈哈——

  我云璎珞的出头之日就要到来了!

  这时一大片乌云从我们头顶飘过,遮天避月般使我们头顶顿时一片漆黑。我感觉到不对劲,立刻把望远镜对向头顶迅速游走的乌云,这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乌云而是一架超大滑翔翼,正以利箭般的速度飞向那颗七彩水晶。

  “糟了!是KING!”我跳了起来迅速冲向七彩水晶。我太大意了,竟然没有想到KING会从天而降。

  “社长!”Q急忙跟来,可是才跨了一步就滑了一跤,整个人狼狈地趴在屋檐上眼镜都歪到了一边。

  “你就待在那里,不要过来了!”我回头叮嘱了一句,继续往前走。

  哥特式高耸的尖顶行走非常困难,我攀着墙壁,慢慢靠近水晶石。夜风吹着我的衣服,带来阵阵凉意。楼下突然传来一阵骚动,但是我不敢往下看,害怕自己一看就会双腿发软。

  突然,滑翔翼在顶尖着陆,那对暗夜般的翅膀“嚯”的一声收了起来。就像是乌云散开,月亮又完全露了出来。我终于看清了KING的样子,在银色的月光下,他一身银灰色的礼服后面披着一件拖地的银灰色斗篷,银色的长发就像一泻千里的月光般迷离妖魅,那颀长的身影,飘逸的长发让我恍恍惚惚中误以为是月神坠落凡间。

  我竟然被他俊美的身影迷住了,只知道一动不动地盯着他,连他把顶尖的水晶石拿下也无动于衷。

  “社长!KING拿到七彩水晶了!”直到Q的叫喊声把我唤醒。

  我回过神来,看到KING正准备把水晶收入囊中。

  “把水晶留下!”我一跃起身扑向KING,KING楞了一楞,大概跟本没想到我会从旁边蹿出来吧。

  我挥舞着拳头朝他的脸攻击,他利落地闪开并没有还手,银灰色的斗篷在半空飘扬仿佛一对羽翼。遮掉了半张脸的银色眼罩在月光下闪耀着诡异迷人的光。眼罩的两角尖尖的,微微上仰,上面描绘着复古的花纹,非常妖娆。和他很配。“我从来不打女人!”他举起双手做投降状,邪美的笑容让人恍然如梦。

  就算他是海妖塞壬我也不会被他诱惑,我毫不客气地再次出拳。由于他只是躲避并不还击,很快我就占了上风,我乘他一个失神从他手里夺回了水晶石。耶!我打败KING了。正当我得意时脚下一个打滑从顶尖滑了下来。

  “啊!”完全止不住身子往下滑的趋势,风声忽忽呼啸在我耳边,我吓得尖叫出声。我怎么会得意忘形了呢,真是人生一大败笔啊!

  “社长!”Q惊慌地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在风中有点支离破碎。

  完了,这次真的要为正义捐躯了!

  在我闭着眼睛迎接只能用来瞻仰不可用来亲近的死神时,有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抓住了我,使我的身子不再下滑。

  我睁开眼睛,对上了一张戴着银色眼罩却依然俊美得让人窒息的脸。

  “KING!”我居然被KING救了!

  这或许是世界上最尴尬的事了……

  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抹如罂粟花般邪美的笑容。五官精美绝伦,又高又窄的鼻梁仿佛是精雕细琢而成,尖俏的下巴冷俊据傲。虽然戴着眼罩,但依稀能看见他的眼睛。那是怎样一双眼睛啊!

  第一次看到这样妖娆的一双眼,眼梢狭长微微上扬,好似描绘在锦图之上百禽之王凤凰的丹眼。更奇异的是他的瞳孔,冰蓝冰蓝的,仿佛把爱情海的海水全注入到了里面,那凝聚的冰蓝色海水在里面静静流动,让看着它的人的心都跟着荡漾。它折射着月亮的光辉,表面散发着盈盈银光,比钻石还璀璨。

  我直视着他的眼睛,仿佛看到了一朵冰山上的雪莲花,那样冷傲却又那样妖艳,拒人与千里之外又把人深深的吸引过去。

  真是一个集冰冷和妖艳于一身的男人,美得如同一朵罂粟花,杀人于无形。

  在我心神荡漾时KING把我一把拉了上去,还顺势把我手中依然闪耀着夺目光芒的七彩水晶再次夺了过去。

  我这是才猛然惊醒,站稳了身子朝他大吼:“还给我,你这个小偷!”刚才好像做了一场梦,一场奇幻美丽的梦。

  他扬了扬手里的七彩水晶笑着说:“这就算是我救你的报酬吧!”说完他又张开了双翼打了个旋飞离了楼顶,滑翔翼扑扇而出的狂风把我吹得往后仰。

  “KING!你给我回来!”我逆着风追了上去。

  他转过头对我挥了挥手,说了声“拜拜”就迅速飞远了,而我只能悔恨地跺着脚,不甘地瞪着夜色中那片“乌云”越来越小。

  “快抓住他!”突然一个尖利的叫喊声差点把我吓得再次从楼顶滚下去。

  我狼狈地转过身,看到一群穿着白色制服的人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爬上楼顶,很快把我团团包围。那么多穿着相同白制服的人在漆黑的夜里看上去就像一群“白老鼠”。

  “啊!水晶被偷走啦!”有人鬼哭狼嚎地大叫。

  到现在才发现,太迟了吧?我猛翻白眼。

  “KING逃走了,她一定是KING的同伙!”其中一个人指着我大声说。

  啊?啊?他是在说我吗?我瞪着茫然的双眼,完全反应不过来。

  “啪”一只手电筒照在我脸上,我忍不住用手去盖住眼睛。

  这时人群从我面前自动分开,然后有一个穿着白色制服袖子上戴着金色臂章的男生向我走了过来。我眯着眼打量着他,那颀长的身影跟KING好像哦。

  月光把他白色的身影照得很亮,一头亚麻色的碎发闪闪发光。一双眸子就像最纯粹的黑曜石,乌黑深邃,如同迷蒙着水滴般晶莹,那双眸子漂亮得让人深陷,但同时又高傲得不可一世。

  他的鼻子高挺,鼻翼很窄,嘴唇薄厚适中柔和的线条仿佛是描绘而成的,倨傲的下巴尖尖的,此时正仰起一个45度角懒懒地瞥着我。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抚摸着脖子上围着的毛茸茸的雪白色围巾,现在居然围毛围巾?我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不是围巾,而是一只雪狐狸趴在他的肩上,长长的尾巴绕过他玉般洁白无暇的脖子。那只狐狸闭着眼睛沉沉地打着瞌睡,从它微微起伏的背上可以肯定那是只活的狐狸。

  雪狐狸和美男子,养狐狸当宠物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真是个既怪异又养眼的组合,却又出其不意的协调。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光芒万丈傲然于世的强烈气息,锐不可挡,光耀得让人睁不开眼。如同是光芒的化身!我暂时称他为“光辉王子”吧。

  可是美丽的玫瑰总是带刺的,这句话一点都不错。“光辉王子”目中无人地瞪我,用极差的口气对我说:“KING人呢?”他强悍霸气,逼得我潜意识里往后退一步。

  “飞走啦!”我也没好气地回答。就算你是帅哥,我也不能原谅你这么没礼貌。

  “会长,不要相信她,她还有好多作案工具呢!她一定是KING的同伙!”一只“白老鼠”跑到他身边,指着我的背包愤愤地说。

  会长?难道光辉王子就是学生会长?呃……我努力在脑海里搜寻……上任学生会长我认识,现任学生会长上任没几天,我因为忙于侦探社事务还没来得及去攀攀交情呢。不会那么巧吧,第一次见面场面就那么僵,那我以后还怎么化干戈为玉帛呢……

  在我胡思乱想之时只听“光辉王子”冷冷下令:“把她带走!”刹时“白老鼠”军团全都摩拳擦掌地向我逼近。

  “喂!KING都拿着水晶飞走了,你们不去追他抓我有什么用啊!”我惊慌地冲着它们哇哇大叫。为什么这么倒霉啊,这和我一开始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怎么我变KING的同伙了,有没有搞错!

  可是“光辉王子”不以为然,轻蔑地瞥了我一眼说:“只要抓住你,严加逼问就能知道KING的下落。”

  “什么?”有没有搞错,严加逼问?这个长得像天使一样的人,其实却跟恶魔一样邪恶。

  “我说了我不是KING的同伙,我是雪樱侦探社社长,是个侦探!”

  “啊哈哈哈——”“光辉王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他指着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就你?穿成这样还说自己是个侦探?”说完还把我从头到底毫不客气地打量一遍,最后带着一副“很抱歉”的表情摇了摇头。

  我茫然地眨巴着眼睛,他……他……居然嘲笑我……虽然身上的夜行衣,的确会让人产生……误解……

  不过,士可杀不可辱!

  “混蛋!”我的火山顿时大爆发,跺着脚,指着他气愤地说,“不准笑!本小姐就是鼎鼎大名的璎珞侦探!这是‘夜行衣’,你自己孤陋寡闻,回去多读读书吧!”

  那小子终于失去了耐心,挥着手大声说:“把她拿下!”

  “白老鼠”军团立刻像洪水猛兽般扑了过来,那汹涌的阵势着实吓得我眼珠子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

  天那!这下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这时我看到Q在不远处攀着房檐只露出小半个身子,向我招手喊着:“社长,这边这边!”

  我立刻不顾三七二十一像火箭般冲出人群,Q看到我跑近,顺着绳子滑下了楼,我紧跟在后“嗖”的一声滑下去。

  “你这个矮冬瓜,给我上来!”那个高傲的小子站在房檐上大喊。

  “你当我是笨蛋啊!噜噜噜噜噜——”我对头顶上方的他吐着舌头做着鬼脸,朝那群“白老鼠”军团说了声拜拜,就“吱溜”一声滑了下去,那个小子和他的“白老鼠”军团只能站在屋顶干瞪着一双喷着怒火的大眼。

  顺利着陆,我拍拍手,将绳子收起来,想到刚才那张比大便还要臭的脸心里不是一般的爽。

  “社长,你没事吧?”Q凑过来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这才感觉一身疲劳,耷拉着脑袋和Q向校门口走去。

  一阵夜风吹过,樱花像雪花一样飘落。朦胧的夜色中,暗香浮动。

  蓦地几十道黄色的光芒穿透树林集中在我们身上,我惊讶地望向四周,才发现是无数只探照灯照着我们。

  “怎么回事啊?”Q推着眼镜一脸茫然。

  “不知道……”我困惑地东张西望,看到无数辆白色轿车以一种千军万马奔腾的气势从林子里冲出。

  我们不仅被探照灯照得无处遁形,还被几十辆车子追踪。

  我们不顾三七二十一拔腿就跑。

  “圣罗兰已经被我们包围了,我劝你们束手投降!”这时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透过扩音器回响在林子里。

  我回过头,看到“光辉王子”站在一辆白色的宝马敞篷跑车上,手里拿着扩音器,“现在投降还为时不晚,要是被我抓到的话,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怎么又是他!我要抓狂了,不去抓KING总来追我干什么。“你紧追着我干什么,要姐姐我给你换尿布啊!哈哈哈哈——”我边跑边放肆地大笑。

  “社,社长……我跑不动了……”Q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我们分头跑。”

  我们俩便心照不宣地往不同方向跑。

  “不要管那个眼镜小子,去追那个干瘪田鸡!”

  那一队队的“白老鼠”军团立刻开着车往我这边追来。可恶!我才不能给那个嚣张的小子抓住呢!

  “啊——”正在我分神时,脚尖踢到了一块石块,我以极其不雅的狗吃屎的姿势趴在了地上,啃了满嘴的泥。

  那几十辆车子几乎同时把我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车灯把我照得毫发毕现,我那朝天撅起的屁股更是被照得亮晃晃的……

  死啦……

  不过我唯一庆幸的是,那个臭小子还没过来,不然他看到我这么糗的样子肯定会把我奚落得无地自容。

  “哗——”

  天空蓦地刮起一阵狂风,我的头发和衣服被吹得像旗帜一样飞扬。

  周围一片哗然,个个张大了嘴望着天空。

  我仰起头,看到一架滑翔翼迅速地往地面飞来。

  是KING!

  他并着两指,从额角划过,向我行了个潇洒的致敬礼,滑翔翼像鹰般朝我迅疾冲来,然后KING蜻蜓点水,一把抱起我,圆润地划过地面后再次划向了天空。

  等我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在半空,KING有力的双手抱着我的腰,狂风吹着我的脸和全身,眼前的景物像走马灯一样从我面前迅速掠过。我好想大声尖叫。

  地面上的大喊大叫乱做一团的“白老鼠”军团越来越小。

  哈哈!活该!我堂堂的璎珞大侦探岂是你们这群下三滥的“白老鼠”能抓到的!

  “谢谢你!”我扭过头笑着对KING说。他居然回来救我?真是完全都没有想到。

  KING低头望着我没有答话,冰蓝色的眼睛却充满了笑意,嘴角勾起一个魅惑的弧度。银亮的发丝在夜色中依旧闪闪发光,仿佛洒在天际的星尘。

  “不过,虽然你救了我,可是我还是要抓你!”我收敛了笑容,眼神坚定地直视着他。

  他眼里的笑意更浓了,不知道是觉得有趣还是觉得我可笑。

  “我是说真的,你是大盗我是侦探,我们本来就是对立的,不过如果你哪天洗心革面了,说不定我们能成为好朋友。”我的语气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望着他的眼神跟向上帝发誓时那样真挚。

  他瞥了我一眼把视线调回远方,始终没有和我说一句话。虽然他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但我能感受到他的善意,他没有把我当成敌人,反而像朋友那样亲切。

  滑翔翼在校门外远处的马路上落下,他放开了我,然后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KING!”我追了两步,可是他这次没有回头毫不犹豫地飞走,很快就融入了浓浓的夜色中。

  你到底是谁?

  我突然间好想揭开那神秘的眼罩,好像看看那张拥有冰蓝色眼睛和迷人笑容的脸。

  只要抓到你,我就能知道你是谁了,我一定会亲手摘下你脸上的眼罩的。

  这样想着,刚才KING飞走时的失落感就立刻烟消云散了。我跨着自信的步伐朝回家的路走去。

  夜空像一张巨大的围棋盘,星星像棋子一样有规则没规则地排列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盗KING与侦探QUEEN1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