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夏悠然2019-11-22 13:465,306

  经过了一夜折腾,清晨我和Q瞪着两对熊猫眼踏入校门。

  KING盗走水晶的事已经在校园里传开,校门口贴满了昨晚的新闻报道和KING驾驶着滑翔翼的照片,大家簇拥在门口议论纷纷。

  “KING昨晚真的来了哎!”

  “哇!好帅啊--”

  “真希望他多光顾我们学校啊!”

  这句话差点让我跌倒……

  “七彩水晶真的被偷走了呢,学生会赔了夫人又折兵啊!”有个人突然说。

  “嗨!真的呢!”又有人指着学生会楼顶说,“真的不见了!”

  我望着不远处灰暗的学生会楼顶暗暗下决心。下次我一定要抓到KING!

  “社长,还好你没事,昨天真是吓死我了!”Q像只无尾熊一样抱着我一条胳膊,两只眼睛透过厚重的镜片泪眼汪汪地瞅着我。

  “哈,我是谁!我可是大名鼎鼎的璎珞侦探,这点小事怎么可能难倒我?”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咬牙切齿。该死的小子,昨天害得我像只夹着尾巴灰溜溜逃走的老鼠,这仇我一定会向你讨回来!

  “社长好厉害哦!”Q两眼闪耀着崇敬的泪光,双手握拳在胸前,如果有条尾巴我相信他一定会摇一摇。

  “做侦探这行随时都要面对各种无法预测的危险,我们不但不能害怕退缩,还要勇往直前用自立的智慧和力量克服!”我激情高昂,挥舞着拳头口沫横飞。

  “社长!你说得太好了!”Q兴奋地拍手叫好,黑亮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调皮地跳跃。

  我仰天长笑:“哈哈哈哈……”

  可是还没笑完就被一阵喧哗声打断,远远望去,我们侦探社那一向荒芜人烟的门口此时破天荒地聚集了一大群人。

  难道昨天我恶斗“白老鼠”军团和KING的壮举已经在校园里传开了,大家慕名而来想要瞻仰我的光彩?!

  啊哈哈哈哈--

  我搓着手兴高采烈地跑过去。

  “我就是云璎珞,侦探社的社长!找我拍照还是签名啊,一个个来要排队哦!”我露出最迷人的笑容,打算用我的光彩迷倒所有人。

  可现场所有人都像被按下暂停键一样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我和一大堆人大眼瞪着小眼,场面其冷无比。

  ……寒……寒……

  “就是她!”突然有个人指着我大喊。

  啊?!怎么了?我眨巴着茫然的大眼。

  哒哒哒哒……

  一阵如军队般整齐的脚步声传来,然后一支白色的队伍隔开了人群把我团团包围住。

  我跌破眼镜,居然又是那群“白老鼠”!真是阴魂不散。

  “把她抓起来!”

  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然后一群“白老鼠”就迅速抓住了我的手脚,还把我不断挣扎的手反剪到背后。

  痛死我了!“混蛋!放开我!”我不断扭动着身子嗷嗷大叫。

  “你倒来自投罗网了啊?”一个颀长的身影从“白老鼠”军团中走了出来,亚麻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子的光芒,完美的身材精致绝伦的无官,俊美无比。比那头亚麻色的头发还要耀眼的是他左臂上戴的金色臂章。

  那枚臂章非常精致,是个盾的形状,完美得无可挑剔。上面画着一只威风凛凛的狮子,侧身而立尾巴高高翘起,拿着一柄三角叉貌似海王波塞冬的那柄,威武雄壮仿佛帝王。臂章仿佛凝聚了世界上所有的光芒,在阳光下光芒万丈,让人侧目。

  我记得以前在一本书上看过,像这种戴在手臂上的臂章一般是家族荣誉的象征,只有贵族才有资格戴的,难道这小子……不过现在我可没工夫考虑这些事情,因为此人正是昨天的让我出了天大的糗的臭小子!

  此时,那臭小子悠哉游哉地踱到我面前,脸上还挂着得意洋洋的笑容。

  这个家伙昨天没抓到我今天又来找麻烦,真是死缠不休,啊啊啊啊--嗷嗷嗷嗷--烦死我了!

  “哇!是殷月辉啊,好帅啊!”

  “我昨天做梦就有梦到他,今天居然能看到他本人,太幸福了!”

  “殷月辉,快看这边!快看这边!”

  被“白老鼠”军团隔离的花痴女踮着脚尖伸长了脖子不断向那小子挥手抛媚眼,有的还拿出数码相机和手机“噼里啪啦”地狂拍一通。

  殷月辉!这个名字可是响亮亮的,新任学生会会长就叫殷月辉,我听Q提起过。原来我昨天没有猜错,他真的是新任学生会长,这真的是件很不幸的事情,我几乎可以预见到未来的日子要波折重重了。

  可是我也不会买他的账。“臭小子!你为什么抓我!”我朝他愤怒地咆哮。

  他一手捏起我的下巴,犀利地眸子盯着我说:“我怀疑你和怪盗KING勾结,特意带你回学生会调查。”

  “哈!你有健忘症吗?我不是说过我是个侦探吗,我昨天和你一样也是去抓怪盗KING的。要我解释多少遍你才听得懂,还是你本身智商就有问题?”我扭开脸甩掉他的手奚落道。

  “哼!”他放下手轻蔑地哼哼一声,斜眼睨着我冷笑,“信你的话,我的智商才有问题呢!”

  啊--

  这混蛋真有气死人的本事。我沉重地呼气吐气,两眼恶狠狠地瞪着他。

  好小子!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望着他说:“你说我和怪盗KING勾结,你有什么证据吗?我不相信学生会没证据就能随便抓人。”哈哈,看他该怎么办!

  果然,话音刚落,他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扯着抽筋的嘴角,咬牙瞪着我。

  哼!想跟我斗还早一百年呢。我扬起脖子扯着嗓子朝所有人大声喊:“你们看啊!这就是学生会的作风啊!霸道野蛮,就像野人一样不讲理啊!”

  人群立刻沸腾起来,指着这边议论纷纷。

  “怎么这样啊?”

  “学生会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殷月辉的脸由青转白、由白转黑,只见他一咬牙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挥手道:“放开她!”

  “白老鼠”得到命名,爪子全部离开了我。

  “我劝你们快点离开,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摆出凶神恶煞的表情指着他们恶狠狠地警告。

  “哼!”殷月辉突然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冷笑,奸猾得像只狐狸。

  他的笑让我头皮发麻,脑子里全是不好的预感……

  只见他转过身将侦探社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全方位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用全场都能听到的音量凝重地说:“这样的建筑也能出现在圣罗兰吗?这应该能列为国家三级危楼了吧!”

  三级危楼?!他居然说我的侦探社是三级危楼!

  他转过身面向大家说:“要是哪天倒下来砸到了人,会有损学校的名誉的。”说完他又凝重地摇了摇头。

  这小子唱的是哪出戏啊?我和Q靠在一起满头雾水。

  突然他抬起头大声说:“不如封了吧,避免不必要的意外!”

  什么?!我张大了嘴半天反应不过来。

  “大家让开!现在要封楼了!”白老鼠军团立刻动手把所有人往外赶,我和Q被挤在人群堆里动弹不得。

  “有没有搞错,你这个混蛋没证据抓我,就拿我的侦探社出气!太过份了!”我跺着脚咆哮。

  可是没有任何人理睬我,一个巨大的红色叉叉“啪”的一声封住了侦探社的大门。红色叉叉上赫然写着“学生会封条,此处被查封”。

  我差点气绝身亡,想扒开人群冲上去,可惜被一群“白老鼠”挡住。

  怒火在心中熊熊燃烧,我却只能跺着脚在朝殷月辉咆哮:“你有什么权利封我的侦探社!”

  “我是学生会长……”只见他扬起拽拽的眉毛,风轻云淡地说,“封你侦探社就跟封自家酒坛一样简单。”

  他的态度更加像是汽油让我的怒火猛烈燃烧,就快要把周围一切化为灰烬。“你这个混蛋!不爽就和我单挑,封我我侦探社出气算什么男人!”

  “你这只干瘪田鸡吵死了!”殷月辉不耐烦地吼了我一声。

  “你居然说我是干瘪田鸡?”

  “是啊!眼睛大得像灯泡,身材又干又瘦,不是干瘪田鸡是什么?”他讽刺地扯了扯嘴角,眼睛毫不留情地把我从头到底打量。

  啊啊啊--真是气死我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你果然很低级啊,除了胡乱迁怒之外还以貌取人!”我鄙视他。

  “哼。”殷月辉不屑地哼哼了一声,突然又神经质地大喊大叫:“封封封!给我封!”

  那群“白老鼠”接到命令,立刻拿着封条“哼哧哼哧”把学生会封了个密不透风,封完了还用钉子把门和窗全钉了起来,就是连苍蝇蚊子都别想出入。

  “社长……”Q抓着我的胳膊咬着苍白的下唇,愤恨地瞪着殷月辉,那眼里几乎带着仇视。

  “听着!”殷月辉指着我说,“要是被我找到你和KING是同伙的证据,我会立刻把你赶出学校,顺便让你尝尝在铁窗里观赏月亮的滋味!”说完就带着他的“白老鼠”军团招摇过市地离开。

  “这小子欺人太甚了!咳咳咳……”

  “社长,你不要太生气了。”Q拍着我的背帮我顺气。

  “真是气死我了,我发誓要是那小子哪天栽我手里,我一定要他死得很难看--”

  我的怒吼声传遍整个校园。

  半夜十二点。

  夜黑风高,很适合作案。

  不!我们可不是来作案的,我们只是来拿回那个烟斗,一定得拿回来!

  “社长,我们真的要翻进去吗?”Q蒙着脸,穿着黑衣,小声地说。

  “当然了,不然我们半夜来巡逻啊!”我和Q是一样的打扮。

  唉--

  我堂堂的璎珞大侦探居然要像一个贼一样偷偷摸摸,都是该死的殷月辉害的。

  我踩在Q的背上翻上了高高的冰冷的大理石围墙,又把Q拉了上来。跳下围墙我们蹑手蹑脚地靠近侦探社。

  静谧的校园里黑幽幽一片,只有树叶被风吹动的簌簌声。

  我全方位扫视了一遍。

  OK!没人。

  我和Q“哒哒哒”跑到侦探社门前,望着打满“补丁”的侦探社有种老友久别重逢的感觉,眼泪激动得快要夺眶而出。

  我亲爱的侦探社啊,苦了你了--

  “快动手吧!”我和Q拿出钳子开始拔钉子拆封条。

  可是我们才刚揭下一张封条就被一个探照灯照得无处遁形,我和Q机械地扭过脖子,就像是越狱的罪犯被当场逮住一样尴尬落魄。

  呜--

  一辆白色宝马停在我们面前,车顶敞开着,那两个像青蛙眼睛的车灯照得我们眼睛都睁不开。殷月辉站到了车坐上居高临下地望着我们说:“我早料到你们会来!”

  又是这个臭小子,真是阴魂不散啊!

  “不要以为你把自己打扮得像只黑老鼠,我就认不出你!”

  黑老鼠?!他居然把我们这么具有职业精神的装扮说成是黑老鼠!

  我叉着腰朝他嗷嗷大吼:“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会怕你啊!我就拆你的封条怎么样,我还要当着你的面痛痛快快地拆!”说完拿起钳子奋力地拔着钉子,果真是拔得特别痛快。哼!气死你,气死你!有本事你再封,你封多少次我就拆多少次!

  “快停下来!该死的!给我停下来!”他吼了一声。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一刻不停地拔着钉子,Q受到了我勇气的影响也跟着开始拔钉子。

  “我希望你到时不要后悔,哭着鼻子说我没提醒过你!”他突然冷笑了一声,愣是让我打了个寒战。

  不过我可不是吓大的!

  “我为什么要后悔啊!不拆我才后悔呢,让你这小子在一边得意嘲笑我,我才真的后悔得要撞墙呢!”

  “好,我看你等会儿撞不撞墙,哼!”他冷冷地哼哼一声,从车里拿出一个橘黄色对讲机,对着对讲机大声说,“开过来!”

  我才不理他,谁知道他又发什么神经。我依旧干我的活。

  晃啷啷--晃啷啷--

  突然,巨大的声响回荡在黑幽幽的校园里。

  什么东西啊?我好奇地抬起头,不看还好,一看吓得五脏六腑都要从嗓子眼吐出来。

  一辆如怪兽般巨大的推土机正向我们笔直驶来,那巨大的轰隆声震耳欲聋,把我和Q的尖叫完全淹没。

  Q的嘴巴一开一合的,我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不过他已经吓得嘴唇发白双腿发软了。

  我拉着他迅速跑开,几乎同时推土机就撞上了侦探社正面的墙。

  “轰”的一声墙壁应声而倒,尘土四溅,我们面前白茫茫一片。推土机没有因此而停下来,它又退开几米再次撞了上去,侦探社很快就像被导弹炸过一样变得七零八落。

  “哈哈哈哈--”殷月辉一边摸着趴在他肩头的狐狸,一边张大了嘴哈哈大笑,那口白牙在月光下闪闪发光。

  我和Q无力地望着可怜无辜的侦探社瞬间被移为平地。

  一阵风带起了一片尘土吹过,凄凉萧索。

  我简直不能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我相依为命的侦探社就在眨眼间变成了一堆破石头。

  哇--

  社长,我对不起你啊,我没有保护好侦探社,我有负重望--

  殷月辉从车子上跳了下来,踱到我们身边幸灾乐祸地说:“我可是警告过你的哦,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他简直就是恶魔的化身!那天使般的身体里住着一个恶魔,一个背着黑色翅膀头顶长着尖角手里拿着叉子的恶魔!

  我站了起来仰起头,充血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他,满腔悲愤:“你凭什么拆我们的侦探社!”

  他垮下脸,双眼犀利:“你勾结KING盗走七彩水晶石,我没把你们赶出学校你们就该偷笑了!”

  “我说过我和KING没有关系!我没有偷水晶!”我感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可是我死命忍住了。我才不要在这个混蛋面前哭,被他嘲笑呢!

  “拿出证据来啊!”他摊开手大声说。

  “我……”我张了张嘴哑然。他,他竟然学我那招?我……我要到哪里去找能证明清白的证据啊……

  “哼!”他冷冷地哼了一声指着夜色中神秘的哥特建筑说,“你要是能证明你和KING没有任何关系,我就盖一幢比学生会大楼还要高的楼给你当侦探社!”

  “好!”我顿时双眼放光,自信万分地说,“这可是你说的,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哼!”

  “哼!”

  我们同时背过身以相反的方向迅速离开。

  “社长,等等我!”Q焦急地快跑跟上来。

  殷月辉,我们等着瞧!我要让你后悔你今天对我所做的事和所说的话!

继续阅读: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盗KING与侦探QUEEN1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