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同事孟菲
浪歌2016-12-26 07:311,798

  “文科长,啊,不要,不要误会,你老,老公别误会。我找你啊,不是想,想感谢你嘛,明早我,我们就走了,寻思这会给你送,送点心意去,你们不要误会啦。”

  送点心意?王先生是要送我礼物啊,这误会闹得,送礼物就送呗,这误会闹得。

  “王先生,不用了。谢谢你。你的款项最近这两天就会给你打过去,你放心,不会再拖了,礼物就免啦。”

  “不不,我的一点,一点心意嘛。你老公喝酒是吧?我车上有,准备了两瓶茅台,送给他,另外,我,我还准备了一张购,购物卡送给你,我现在返回去,送给你,你,你们等等我啊。”

  草!看我这当老公在这里马上改口说来送礼了?你这个老鳖孙倒是脑子转的不慢,谁信你啊。你车上那茅台还不知道准备送谁的呢,还有购物卡,净扯淡,我老婆一个小科长,值得你送这么大礼?梁家伟心里不以为然,不过这种解释,让他心里多少释然了一点。

  “不不,王先生,你心意我领了,你们回去休息吧,我老公也没误会,我老公有病,他脑子有点毛病,有时候就犯糊涂,我们也要回家了,我得给他吃药,王先生,再见啊。”文雅丽说着就扣了电话。

  “哎,你倒是让他回来啊,我看看他是真的还是假的。”梁家伟急了。自己竟然还让老婆说成神经病了。

  “王先生肯定说的真话啊,不过,这东西我能收吗?”文雅丽害怕王先生回来,老公再不算完,那可不行。

  一点礼物是小事,以后还会有,但是,可别闹出什么人命来。

  从心里讲,文雅丽当然愿意接受这些礼物,但是今天情况比较特殊,不收也罢。

  只要老公明白王先生是真有事,就行了。

  文雅丽直接关了手机,拖着老公就往家走。

  “冷,赶紧回家。”

  “他不来说明白,我就咽不下这口气。”梁家伟说。

  “人家送我点礼物,你有什么气啊?你怎么这么不相信别人呢?不就是想让我到车上去,他塞给我购物卡再解释一下吗?老公,你别这么多事事了好吗?”

  “啊,他跑了,再打个电话说是来送礼?以为我傻呢?我再见到他,我绝对菜刀伺候他!不信你瞅着!谁也不能打我老婆的主意!”梁家伟忿忿地说。

  不过,梁家伟心里,真的盼望王先生的解释是真的。但是,即使王先生今天真是来送礼的,也不能解释老婆罩罩上的那些烟味啊。

  那些烟味到底是谁留在上面的呢?

  今天可以肯定,老婆今晚上大事没有,小事存疑。

  但是这小事就够烦人的啦,梁家伟的心里就是疙疙瘩瘩的觉得不舒服。

  到底老婆有没有事呢?

  罩罩上的烟味作为一块心事藏在了梁家伟的心底,虽然他不去想这件事,但是每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或者喝上酒以后,这件事就从心底浮现出来,在他的脑海中盘旋不去。

  有时候他真的想揪住老婆追问一下那烟味到底是怎么留上去的。是谁留上去的。

  但是总是又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作。

  老婆怎么会背叛自己呢?这可是经过了三年的自由恋爱才走到一起的两口子,经过了时间的考验的,虽然这时间算不得长久。

  梁家伟自认和老婆的感情是深厚的,老婆对自己一向很好,只是最近这几个月当了官以后,应酬突然的增多了,喝酒唱歌跳舞,把自己冷落了一些,这也算是老婆当官带来的副作用吧。

  梁家伟寻思,自己要是也当了官,会不会和老婆一样,经常的在外喝酒应酬,冷落家里呢?

  男人的应酬场合肯定比女人要多啊,哪个大官小官的不是经常的在外花天酒地到半夜才回去呢?

  自己公司里的经理科长有几个能下班以后老老实实的回家陪老婆吃晚饭呢?

  想想自己当官以后的样子,想想自己和老婆都经常的在半夜回到家的情形,梁家伟心里觉得有些害怕了,那样还是个家吗?

  不过再一想,自己能当官吗?自己不会逢迎,不会送礼的,谁提拔自己啊?怕是在技术岗位上混一辈子了。

  梁家伟学的是路桥设计,而他的工作恰对他的专业,在市工程设计院路桥科上班,人家都说搞工程设计的赚钱,可是梁家伟一月就拿几千块钱死工资,他在同学朋友面前都不敢提自己的收入。

  收入是梁家伟的短处,也是科里其他人员的烦恼,譬如。梁家伟对桌的孟菲,今年三十八岁了,在男人看来,这是一个很有韵味的熟妇,不胖不瘦,身材适中,该鼓的地方鼓,该凹的地方凹,说话非常的热情,开朗奔放的一个女人,她每天下了班,都要去一家企业做兼职,给人家做账,孟菲有会计证,这个会计证让她兼职获得不少的收入。

  “孟菲,赚这么多钱干嘛呀?听说你光把证租出去就赚不少钱,何苦下班了还要去做两三个小时的工呢?”梁家伟问她。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美丽邂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