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天灾降临
木月兮2016-12-18 16:533,112

  安凌锋此时也是一筹莫展,而屏风后的和婉晴生怕皇上动了杀心,一时间也顾不了许多,赤足跑下了地扑通一声跪倒在了皇上的面前哀求道:“皇上,天师说的什么灾星臣妾不懂,也不想懂。在臣妾的眼里她只是一个孩子,是臣妾苦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臣妾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送死呢!她出生才能不过半个时辰,她哪里懂些什么啊,怎么会是灾星呢,皇上当真忍心杀她吗?”

  安凌锋见自己的爱妻此时早已哭成个泪人儿,也是于心不忍赶忙上前要将她扶起,而和婉晴却执拗的不肯起来悲恸道:“皇上若时候不答应留我儿一命,臣妾愿从此长跪不起!”

  安凌锋见她这副样子,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蓦然他看见了那初生的孩子只是在哪里安静的睡着,作为父亲的责任感一时涌上了心头,他转而将地上的和婉晴扶了起来肯定的说道:“朕身为君王要是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这天下何以安生!”

  一旁的闾丘憬见见此忍不住的开口道:“皇上还是再考虑一下吧……”他话未说完就被一旁的安凌锋给制止了:“天师不必再说了,朕已经下定决心了。”

  见他如此坚决闾丘憬便也再无多言,行礼告退道:“既然皇上已有抉择,那微臣便先行告退了。”说罢他便走了出去。

  此时庭院中池塘内的那株并蒂莲花早已枯萎,只剩下那遍地的残花落叶,红白相间中透着的却是阵阵凄凉。闾丘憬见此也不由得摇头轻叹了一句:“福兮祸兮,福去祸来,这天下恐是要大乱了……”

  闾丘憬的话很快就灵验了。寒风凛冽,北风呼呼的刮在人们的脸上,却是刺骨般的疼。鹅毛般的雪花,飘飘洒洒的落在了大地上,将一切都染成了纯洁的白色。东凉国已经许久没有下过如此大的雪了,寒风中一身白衣的男子,带着满腔的无奈漫步在这雪地里,遥望着天空中那隐隐约约的红日,暗叹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啊……”

  人们都说瑞雪兆丰年,刚开始人们也以为是这样的。可渐渐的事情开始不按照人们的设想来发展了,雪越下越大,渐渐地向来繁华的安阳城街道上,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了,随处可见的只有那白茫茫的雪,还有那雪下被冻死的穷苦百姓们。雪灾之后面临的便是饥荒,无数的灾民们都疯了般涌入了安阳城内。可安阳城也早已自顾不暇了,粮食,衣物很快就被分完了,渐渐的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要么冻死,要么饿死。这期间安阳城大大小小的店铺都支撑不下而倒闭了,唯有那棺材铺的生意是越来越红火。

  安凌锋站在城楼上俯瞰着这整个安阳,印入他双眸的只有白色,死一般的沉寂下他开始有些后悔了;“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他轻声问着,回答他的只有那偶尔呼啸着的寒风。

  皇后生了个灾星的消息不知怎么就传到了宫外,城内的百姓们知道后各个愤愤不平的聚集到了宫门前大喊着:“把那个害死我们这家人的妖女交出来,否则我们便闯进去!”

  “对我们就闯进去!”民众们都聚集在了宫门前,你一言我一语的叫嚣着,对那个初生的孩子有着的不是什么赞美,而是恶毒的话语,有些甚至是不堪入耳。

  刚开始守宫门的士兵们还能阻挡住他们,可渐渐的人们聚集的越来越多,士兵们也有些力不从心了。未央宫内传入和婉晴的耳里的只有那些人对她孩子的诅咒,每一句都像是在她的心上划一刀一般让她痛不欲生,她看着怀中正在熟睡着的孩子,不禁落泪道:“她不过是个孩子,此乃天灾与她何干,为和众人都想要她的名呢!”

  一旁的细禾听了连忙上前劝阻道:“娘娘莫哭,那些人不过是些庸人,他们的话怎么能放在心上呢!”和婉晴听得也只是默默地落泪,这时另一个孩子突然嚎啕大哭起来,细禾连忙跑过去。

  “娘娘不好了,小公主又发烧了。”听细禾这么说,和婉晴赶忙让一旁的人去请了太医来。这已经是她出生以来第三次发烧了,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腾下,就算是身子好的孩子不病也要了她半条命;了,跟何况这孩子生来就体弱,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太医,怎么样了?”和婉晴见太医面楼重色,心里隐隐约约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太医看着那孩子微微摇了摇头无可奈何的说道:“这次臣也是束手无策了!”

  和婉晴听得只觉得身子一软,瘫坐在了那床边,随意的摆了摆手让众人都出去了。屋内只留下她和俩个孩子,她看着她们内心却是万分煎熬。这时细禾将皇上请了过来,他一进屋就见得此景,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他当的很不称职。

  “皇后这时怎么了?快些起来吧!”皇上说着便伸手将她扶了起来。一向不问政事的和婉晴今日突然开口道:“城外的百姓们怎么样了?”

  “雪已经渐渐的停了,朕想不久之后便会一切恢复如初的。”安凌锋安抚道。此时一个谩骂声落入了和婉晴的耳里,她只是苦笑着看着皇上轻言道:“皇上,究竟要骗臣妾到何时?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对不对,就算这场雪灾过去后,又怎么可能恢复如初呢!那些无辜惨死的百姓们,怎么肯能还会回到他们亲人身边呢!”

  皇上见她这么说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答话了,只听得她又道:“皇上,让闾丘憬进来吧,我有话要问他!”皇上听她这么说满是意外不禁开口道:“皇后怎么会知道,闾丘憬在外面呢?”

  “皇上让他进来便是!”她说着不由暗自神伤起来。这灾星一说只有那日在这屋里的人知道,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就流传出去呢!闾丘憬他是绝对不会做出伤害我的事的,剩下就只有日日睡在自己身边的枕边人了,一早你就有了打算不是吗?

  和婉晴看着安凌锋眼里多了几分陌生,这时闾丘憬走了进来刚要行礼便被和婉晴免了。和婉晴站起身来走到了他的身边,抬眸看着他问道:“是不是只要那孩子没了,这天灾便可解了,这另一个孩子便也可以活下来了。”

  “回皇后,正是。”闾丘憬恭敬的回着,和婉晴见他如此肯定便笑道:“那我便再信你一次,这一次你莫要再让我失望才是……”

  后面还有俩个字她虽然没有说出声,但闾丘憬知道她说的是—谨之。那是闾丘憬的字,这二字他上一次听她这么叫,还是他是她师兄的时候,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了,久远的连他都有些记不清了。

  和婉晴缓缓的走到了床边看着那两个孩子,终究还是要做一个抉择。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一个没有了她的心都受着地狱般的煎熬,可为了东凉国的那许许多多的平民百姓,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割舍。

  她看着怀中的孩子正在朝着她笑,她似乎都能看到她长大后的样子,一定是个绝俏佳人。她附在那孩子的耳边不舍得低语道:“好孩子,这不是你的错,是母后无能保护不了你,来生记得找一个好人家,切莫再投生这帝王之家了。”

  说罢和婉晴便将孩子交付给了闾丘憬,泪眼婆娑满是无奈与不舍的说道:“你这便带她走吧!”闾丘憬见此便顺着她的意带着那孩子转身离去了。

  他一走和婉晴便再也支撑不住瘫倒在了地上,皇上连忙跑了过去将她抱在了怀里,她哭诉道:“皇上,我们都还没来得及给她取个名字,她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天机阁内闾丘憬看着那襁褓中的孩子,眉眼与和婉晴是如此的相似,一时间竟然有了些不忍。这个可是她的孩子啊,握着匕首的手忍不住的颤抖起来,可为了这天下百姓他不得不这么做。手起刀落时,血的味道在整个屋子里弥漫开来,那孩子的胸口瞬时开出了一朵绚丽的花,就如同那日的红莲一般耀眼。他这一刀之后,雪很快就停止了。渐渐的安阳城的街道上又恢复成了往日的模样,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一般。皇上派人去天机阁封赏之时,去的人只给安凌锋带回了一份辞呈,闾丘憬辞去了司天监一职,前去周游列国了。

  未央宫里的那个孩子也渐渐的恢复了健康,虽说还是娇弱了些但比起从前已经好的太多了。夜里新月初上,和婉晴抱着那孩子倚在窗边静静的看着那天边的一轮新月,眼神空洞满布着愁丝,转而低头看到怀中的孩子轻道:“梓月,你看那月亮多美啊,也不知你姐姐她是否能看到这故乡里的一轮明月……”

  微风习来吹动着那风铃‘叮当’作响,她不由晃了神,泪已满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之夭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之夭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