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福兮祸兮
木月兮2016-12-15 15:083,180

  九州大地上,三国鼎立。上为北溱,左为西耒,右为东凉。三国间彼此牵制对方,相处的倒也算是融洽。

  深夜里皎洁的月光如同往日一般笼罩着整个大地,月色下的一人孤立在那天机阁的高处仰望着天空不知在思索着些什么。

  此时时间仿佛凝固,一身白衣在这月色下泛着淡淡的荧光。清风徐徐而来,吹动着他的衣角不停地摇曳着。

  只是一个背影就让人忍不住的暗自遐想起来,这一定是个谪仙般的人物。此时他眉头紧蹙望向了那浩瀚星海中的一颗赤星,神色有些凝重,随后就转身有些匆忙的离去了。

  雪花像蒲公英一般随风飘零在了未央宫的上空,伴随着雪的降临未央宫的庭院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异香。

  ‘吱’的一声一个粉衣女子推门走了出来,她四处打量着好像是在寻找那股奇香的来源。

  结了冰的池面上,一株并蒂莲花缓缓的地绽开了。一个色如月白,像是个月下美人,含笑伫立,娇羞欲语;一个红的似血,像是一个火团般,仿佛一靠近就会被它所吞噬。一红一白在这雪天里争奇斗艳互不相让,各自绽放着独属于它们的芳香。

  女子见此神色间满是喜色,赶忙了回去。屋内一妇人正坐在桌边手拿着绣绷,轻挑慢捻地细描着针线,一针一线来回穿梭着。眉目间有着的确实说不出的幸福感,她仿佛把那满怀的情丝都融入到了这针线之中,此时那女子突然推门而入,妇人不由一惊下意识的摸了摸那圆滚滚的肚子。

  一旁的王嬷嬷见了不免训斥道:“细禾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怎么还是这般鲁莽,万一要是冲撞了龙子你担当的起吗?”

  细禾一听这话连忙跪了下来有些慌张的说道:“奴婢知错了,还请皇后娘娘责罚。”

  “罢了,以后改了这毛病便是了。让你出去看看,可知道是何东西发出此异香的吗?”皇后和婉晴道。

  “奴婢正要禀报呢,娘娘您不知,是院子里的那株并蒂莲花开了呢!”细禾回道。

  “什么!竟然是它开了……”从初夏到这深冬,漫漫数月它都不曾开放过而今日它却开了,这难免让和婉晴有些惊喜。

  一旁的王嬷嬷听的也不由面部喜色:“娘娘,这可是大喜事啊!天师说过,这双色并蒂莲乃是莫大的福兆。这花儿初夏就结苞了,早不开晚不开,偏偏小皇子们快要出世的时候开,小皇子们将来定是福运连绵啊!”

  和婉晴听得王嬷嬷的话也是满心欢喜,转而笑道:“快随我出去看看……”

  她话还未说完只觉得下腹一阵剧痛,双腿也好像没有了知觉,一时间不由向后倒退了几步险些就跌倒在地上了。一旁的王嬷嬷见此连忙,过去搀扶住了她,看着她此时早已是满头大汗,地上明显的血迹让她也不由有些慌乱了,赶忙朝着一旁的宫女们道:“还不快去找产婆,娘娘要生了!”

  屋外听闻和婉晴要生的消息后,皇上安凌锋就赶忙放下了手中的政务赶了过来。此时和婉晴已经在屋里呆了已经有大半个时辰了,还没有生出来。安凌锋不免有些焦急,在屋外的长廊上不停的来回走动着。

  “这都已经快有一个时辰了,怎么还没有生出来,婉晴不会出什么事吧!”皇上听着屋内不断传来的叫喊声,心里也有了些许担忧。

  王嬷嬷笑道:“皇上大可放心,这女人生孩子本就是比较费事的,娘娘这又是双生胎自然是要比生大皇子时还要多费些时辰的。”

  皇上听了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眼睛却从未离开过那扇门。

  不一会儿屋内传来了几声婴儿的哭啼,产婆就走了出来满脸喜色的说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娘娘生了两位小公主!”

  安凌锋听得大笑道:“哈哈,赏,通通有赏!”说罢就进屋去看和婉晴了。

  和婉晴见安凌锋进来了试要起身行礼,被安凌锋急忙制止了:“皇后好生休息就是,这些个虚礼管他作何。”

  和婉晴刚刚生完孩子此时身子还是十分虚弱有气无力的笑道:“皇上怎么进来了,女子的产房污秽的很,皇上还是早些出去吧。”

  “朕还未看过孩子,皇后这就要撵朕走了吗!”皇上笑道,一旁的宫女们也赶忙将孩子抱了过去。

  皇上看着那怀中的孩子此时正闭着眼睛熟睡着,嘴角却挂着笑意不由大喜:“这孩子眉目清秀生来就会笑,将来定是不同凡响!”

  这时一旁细禾抱着的孩子猛的嚎啕大哭起来,怎么哄都哄不住。

  皇后见此笑道:“皇上只夸一个可不行,这7不另一个吃醋了!”

  皇上听得也便笑着将怀中的孩子递给了皇后,将细禾手里的孩子抱在了怀里。

  而这个孩子和刚才那个相比之下却是显得十分瘦小,肤色蜡黄看起来一点儿精气神都没有一副病殃殃样子,皇上抱在怀里也是一个劲儿的哭个不停。

  安凌锋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当父亲了,但孩子这般哭他还是第一次见,一时间尽然有些手足无措了。

  这时他怀中的孩子哭着哭着仿佛是被呛到了轻咳了几声,有些异物吐了出来,隐隐约约带着些血丝。

  皇上和皇后见此心里不由慌乱了,赶忙让一旁的宫人去请了太医来。

  “太医,你快给看看这孩子是怎么了?”皇后焦急的说着,眼神里却满布担忧。

  太医听得也连忙上前搭脉给孩子看起病来,没一会儿只见他面色凝重缓缓开口道:“回皇上,小公主只是一时呛到而已并无大碍。不过小公主生的如此娇小,恐是因为孕期未能获得足够的营养的缘故。刚刚微臣把脉时,小公主的脉象极为虚弱似有实无,恐是难熬过这个冬天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太医你一定要救我的孩子啊!”皇后焦急的说着,眼角却已经挂上了泪珠。一时头竟有些发晕倾倒在了皇上的怀里。安凌锋见此也只有紧握着她的手,以此安抚着她。

  “朕要你救活朕的女儿!”安凌锋命令道。

  “臣定当尽力而为。”见他这么说安凌锋摆了摆手便让他下去先开药方了。

  “有朕在是不会让咱们女儿出事的。”听他这么说和婉晴向是吃了一颗定心丸,顺从的点了点头。

  这时门外有人传话道:“皇上,天师大人求见,说是有要事相告!”

  皇上此时眼里只有和婉晴哪里还管的了其他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让他在门外等着,朕待会儿再见他!”

  门外的人听得后有些为难的说道:“皇上,天师说事关紧要,必须尽快告知皇上,还请皇上立即召见!”

  皇上听闻后不由轻叹了口气,转而扶着皇后躺了下去:“让他进来吧!”

  门外的人听闻后赶忙走了进来行礼道:“臣参见皇上!”

  “起来吧,你这般着急见朕,究竟是有何要事?”安凌锋问道。

  “臣夜观星象发现荧惑星直逆而上,原地旋转不止,直指未央宫,恐是有灾星降临。”说着闾丘憬的目光就投向了一旁的孩子身上。

  皇上见他这般不由大怒道:“呵,天师难不成是说朕的孩子是灾星转世不成!”

  闾丘憬颔首道:“确如皇上所言。”

  “放肆,闾丘憬朕向来敬重你,这等大逆不道之语你怎敢说出!”

  闾丘憬见他发怒依旧是不温不火的说道:“皇上可还记得臣几个月前,见得池中的并蒂莲时说过的话!”

  皇上听闻稍微一愣,思索片刻后道:“朕自然是记得的,你曾说那并蒂花是上天赐给皇后肚子里双生子的福兆。”

  “正是,并蒂莲花早已与两位公主福祸相依融为一体,而如今庭院里的花早已相斗而双双落败,两位公主不也是如此吗?那个娇弱的的孩子定是因为她才如此的。”说罢闾丘憬看向了那个较为健康的孩子,眉宇间满是愁丝。

  皇上听闻了闾丘憬话后,不由想起了刚刚太医说的话,赶忙问道:“天师可有解救的法子?”

  “灾星下凡,定有大祸。需尽快除之,方可破了此劫。不然恐天下将会大乱,民不是民,国自然也不是国了。”闾丘憬道。

  “除之?天师这意思,难不成是要朕将自己的孩子……”安凌锋始终都没能把那个杀字说出口来,虎毒尚不食子,自己生为君王又怎能做此等人神共愤之事。

  屏风后的和婉晴将俩人的谈话都听入了耳里,一时间竟控制不住的大喊道:“不准,本宫的孩子怎么可能是灾星,定是天师你看错了才是!”

  说着那苍白的脸上两行清泪就滑落了下来,闾丘憬听得她的话也只能好言相劝道:“还望皇上以天下大局为重,否则不久后定会是民不聊生,灾祸连年。而且这个孩子迟早会克死另一个的,皇上定要尽快做决断才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之夭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之夭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