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桐妡梓月
木月兮2017-01-12 16:523,042

  这一别,已是过了三秋。秋去春来,这薄雪褪去,这翠峰山,又恢复了往日的情形。山谷里又热闹起来了,黄莺正在那枝头高声歌唱着。

  它转而低头看向了那素净庭院里的三人,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正坐在堂前眉眼俱笑的看着那堂下跪着的女娃:“今日我喝了你的拜师茶,你从此便是我闾丘憬的徒弟了。”

  “是,师傅在上,请受徒弟一拜。”女娃说着便毕恭毕敬地朝着堂上的人拜了三拜,从此她也是有师傅的人了。

  “那为师便赐名桐妡与你可好?桐妡,童心也。为师愿你日后,能够永葆一颗赤子之心,无忧无惧的生活在这凡尘之中。”闾丘憬看着那女娃,生的是粉雕玉琢,双目灵动的样子。不由遥想到了当年他第一次见和婉晴时候,那时的她和她一般都是这明媚的笑颜。

  “好,师傅我喜欢这个名字,以后我便叫桐妡了,多谢师父赐名。”桐妡笑着站起身来,朝着身旁的少年走了过去。

  那少年看着也不用过去六七岁的模样,可那双眸却透着说不出来的冷意。见桐妡走了过来,他不自觉的朝后退了半步。桐妡到没有发现他这个举动,只是略带些得意的说:“从今天开始,我也是有名字的人了。不准你再小丫头片子,丫头片子的叫我,否则我就……”

  他并未回话,只是略带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开了。桐妡见他连自己的话都没听完就走了,心中不由多了些恼怒,转而回头朝着闾丘憬抱怨道:“师父,岑言哥哥怎么这样啊,连话都没听人家说完就走了,真是的!”

  闾丘憬看向那少年略显孤寂的背影,深色暗沉不经意的轻叹了一声。转而看向了桐妡故作笑意道:“他今日还有些功课未做完便先走了,倒是你这小丫头,他以后可就是你的师兄了,不准再那么叫他了,知道了吗?”

  桐妡听得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便随着闾丘憬进屋内练琴去了。

  后院里的岑言听着那阵阵琴声,心中满是烦闷。随意取了一根柳枝,以柳作剑,当空练起武来。

  这时一个石头朝着他的手打了过去,他一时吃痛将那柳条丢在了地上带着怒气的大喊道:“是谁!”

  当他转过身时却看见闾丘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仿佛要将他看穿一般。岑言不禁有了些心虚:“师父,您怎么到这儿了?”

  闾丘憬走到了他的身边将那柳条拾了起来,脸上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不适合习武,以后不要练了!”

  “为什么!”岑言有些不服气的继续说道:“我们岑家世代习武,我绝对不可能放弃的。”

  “岑言,你告诉为师,你习武究竟为何?”

  “我……”听他突然这么问岑言一时有些回答不上来了,只见闾丘憬又道:“习武讲究的是心平气和,你现在太浮躁了。为师知道你心里有太多的怨恨放不下,但你要试着将它放下,不要让他羁绊住你的脚步。等你能做到,师父绝不拦你。”

  “这血海深仇师父你让我如何放下!明明是那个妖女在作祟,皇上却以我父亲办事不利为由斩杀了我的父亲,而我母亲也在那个冬夜里病逝了,是皇上害得我们这一家变得支离破碎,而那个妖女呢,她更是害死了众多的人,为什么她可以活着!”岑言说着眼眶却红了,闾丘憬见他这般却也不知该如何劝他了,毕竟他说的都是实话,可是……

  “岑将军,临去前将你托付给了我,他也一定不想让你报着仇恨而活。听为师一句劝,把该放下的都放下吧!”说罢闾丘憬便转身离开了那里,走到拐角处时却看见桐妡不知道什么躲在那里偷听起来。

  桐妡看着不远处的岑言居然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抬头问道:“师父刚刚出去是去骂师兄了吗?师兄他很乖的,没有做错什么,要错也是桐妡错了,师傅,以后不要骂师兄了好不好?”

  “师傅没有责备他,你师兄不过是想起些不开心的事罢了,走吧,让你师兄一个人待一会儿,他自己会想明白的。”桐妡跟在闾丘憬的身后走着,时不时的就朝后望去,那个场景深深映在了她的脑海里,她的心不由为那个哭泣的人而疼了。

  紧锁的深宫中,春天也来临了。御花园的百花也都开放了,各个都精神抖擞的争香斗艳着。而未央宫,却仿佛还未能从那深冬中走出来。

  一场北风来袭,梓月又病倒了。和婉晴这个做母亲的看着病床上正在熟睡的女儿,心里却是万般的煎熬。这短短的一个冬天,她已经数不清,这是梓月第几次生病了。每次见到梓月生病痛苦的样子,和婉晴总是不自觉的想起那个已经去了孩子,她要是还活着,那该多好……

  一旁的细禾见她满是疲惫之色也满是担心赶忙劝道:“娘娘,你已经在这不眠不休的守了三夜了,你就休息会儿吧,七公主这儿有奴婢来看着就可以了。”

  一旁的王嬷嬷也应和的劝说道:“细禾说的对,娘娘你就去休息会儿吧,公主此时烧已经退下去了,太医也说没有什么大碍了,您可别再因此而累到了,七公主病好后见着您那样,肯定要伤心落泪的。”

  和婉晴此时也觉得确实有些累了,便听了他们的劝王嬷嬷陪着前去休息了。

  细禾看着床上的梓月,也不由的轻叹了口气。自从三年前的那场大雪过后,便再也没有见过娘娘真正的开怀大笑过了。也只有见到七公主的时候,娘娘才会勉强的挤出一些笑容来。其实自己知道娘娘一直都没有真正的将当年的事放下,其实也是哪个当娘的能忍心让自己的孩子去送死呢!

  这时一阵敲门声从屋外传了进来,细禾听的后见梓月正在熟睡着便悄悄走了出去。

  “什么事这么急啊?”细禾问道,一旁的宫女连忙解释道:“是太子想吃您亲手做的桂花糕了,奴婢特来请您去一趟的,您有时间吗?”

  细禾听的后想着梓月已经睡熟了,便应了下来:“你们两个在这里好生看着,我去去就回来。”

  门外的两个宫女见细禾走了,便也长舒了一口气。

  “你说七公主怎么一天到晚的总是生病啊,该不会是惹上了些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一个宫女小声的嘀咕道。

  “你就别瞎猜了,我听那些宫里的老人说皇后娘娘当年生七公主和六公主的时候,那一年正好下着大雪害死了好多城中的平民百姓呢。大家都说六公主是其实是灾星下凡,皇后娘娘,迫于民怨逼不得已把那个孩子,暗地里的悄悄除了。”另一个宫女小声的回答道。

  “这怎么可能呢!不是说六公主是因病去世,而夭折的吗?”

  “傻妹妹,这些只不过是对外宣称的罢了,你还真信啊。其实七公主的病多半是因为六公主的缘故,只可怜七公主年纪小,什么都不知道,我都有点替七公主伤心呢!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呢?连主子的事都敢议论,你们脑袋都不想要了吗!”细禾生气的说着,那两个宫女见细禾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一时间也有点儿吓蒙了连忙跪了下来,慌张的说道:“细禾姐姐,我们不敢了,这件事您千万别告诉娘娘啊!”

  “念在你们初犯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要知道这些可都是宫里的禁忌,以后别让我再听到这些话。否则的话,我也保不了你们。”话说完细禾便转身回到了屋里。

  刚刚进屋床上的梓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细禾赶忙跑到她身边询问道:“公主,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细禾姐姐,什么是灾星啊?”梓月懵懂的问着,细禾赶忙回答道:“什么灾星啊,定是公主你听错了吧,公主睡了这么久,定是饿急了,奴婢让人送些公主平日爱吃的吃食来可好?”

  梓月一听有吃的,连忙乖巧的点了点头,细禾便赶忙下去准备了。

  梓月见细禾走了,便轻手轻脚的跑下了床,走到了窗边看着这未央宫的景色。

  此时窗外一阵狂风挂过,将那花都吹尽了,风卷集着那残花略过了窗前,阵阵幽香扑面而来。梓月一时间有些迷茫了,这不是她第一次听过灾星这说法,当初她问母后的时候,母后也是像细禾那样躲闪着她不肯告诉她缘由,难道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自己姐姐是一个灾星吗?是她害得自己生病,是她害得母亲伤心落泪的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之夭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桃之夭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