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话 新的故事
二瘦子2016-12-13 19:072,165

  一年后

  陈宇又一次到中午才起床,这一年时间,秦君无数次的在深夜催促他睡觉,但他只是嘴上应付,身体却没有离开电脑。他想多赚点钱,至少孩子以后能不受委屈。

  婷婷已经会叫爸爸了,也会蹒跚着走几步路。她坐在学步车里,小步子倒腾的飞快,跑到窗前使劲拽被子:“爸爸,起床,起床。”

  陈宇睁开眼睛,看了看手机已经十一点半了。他翻身拉着陈婷的手:“宝贝儿,爸爸这就起来,你去告诉奶奶爸爸起床了。”

  陈婷好像听懂了,转身又带着学步车飞快地跑开,学步车的轮子和地板摩擦出巨大的声响。

  陈建军在后面追着:“小心点,别摔着!”

  秦君听到陈宇的声音,手里拿着一把青菜边摘边站在门口说:“你这是连命都不要了啊!一天三顿饭你比人家少吃一顿,这还得了?”

  陈宇翻身坐起来,用手使劲搓脸:“没少吃,我半夜还有顿加餐呢!”

  秦君心疼地翻了翻白眼:“方便面也叫加餐啊?天天半夜的方便面,早晚得把胃吃坏。”

  陈建军此时也抱起了陈婷婷,走过来说:“你就听你妈的,好好倒一下时差吧!我前几天不是跟你说过,我们战友的儿子搞了个网络公司让你去吗?你怎么还跟家待着。”

  陈宇笑了笑:“爸,您就别跟我开玩笑了,去你战友儿子公司,他能给我开多少钱?咱家婷婷一个月现在花销多大啊,又是奶粉又是这个那个的,等上了学开销更大,我不得多赚点钱啊?我还就这样吧,在家还能带孩子,还能工作,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

  秦君叹了口气:“哎,要我说啊,你就赶紧再找个人结婚算了。天天催着你天天你也不着急,王子玉前阵子不都结婚了么?你还等什么呢?”

  陈宇迷茫地看着秦君:“等什么呢?我也不知道等什么。再说吧,遇到合适的就结了,这不现在还没遇到合适的么?”

  秦君一脸恼怒:“你就耗着吧,先是把自己身体给耗废了,再把年龄给耗大了,看你最后找个什么样的人回家,你就等着打光棍得了!”

  陈宇站起来,笑着说:“得得得,妈,赶紧做饭去吧,我饿了。”

  秦君说:“马上就好了,你赶紧洗漱去!”

  陈宇哦了一声,却没有去洗手间,而是径直进了书房:“我先查个邮件啊,一会儿马上洗。”

  秦君在他身后骂:“看看看,这又开始了。”

  陈宇打着哈哈:“就一会儿,就一会儿。”

  电脑昨晚就没有关机,上面是陈宇最近正在赶制的以后管理系统的代码界面。他打开邮箱,删掉了几封早上发来的垃圾邮件,又回复了一封新的需求邮件,便开始愣神。

  自打从北京离开,肖佳霏就像消失了一样,不上QQ,不回邮件,连电话都打不通了。这期间他发了几篇东西到源代码,齐丹都帮他推荐出版了。感激之余他也会不经意地问问肖佳霏的下落,但齐丹说她也不知道,好久都没见过了,完全联系不上。好像楚莉莉还有联系,但是打从楚莉莉生了孩子,也就失了消息。这一年,他总在自己父母面前提起肖佳霏,又总说只是好朋友,最后连父母都觉得有点恍惚了。其实陈宇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仅仅是几面之缘的朋友,自己竟然会如此惦念。

  他从电脑里又翻出何瑞山和赵雪涵的照片,看了一眼,又关掉放好。这是肖佳霏给他的委托,他需要保存好。一年多过去了,他很担心这个朋友的状况。

  秦君又在催他洗漱吃饭了,他把鼠标一扔,转身去卫生间洗脸。刚把泡泡打到脸上,忽然电话响起来,他转头喊:“妈,帮我拿一下电话。”

  秦君过去,拿着电话递给他,但陈宇没接,因为他现在被泡泡迷了眼睛根本看不见。秦君只好接通电话,递给他。

  “喂,先生你好,我是爱屋及乌地产的,您最近有二手房需要吗?”

  “不要不要!”陈宇愤怒的把电话挂掉仍在一边,又用清水把脸上的泡泡清干净,没想到脸还没擦干电话又来了:“先生,我们还有写字楼您需要吗?”

  陈宇大怒:“我都说不要了,你怎么这么锲而不舍呢?”说着把电话挂掉。

  刚放下电话,结果电话第三次想起来,陈宇一看又是陌生号,接起来马上说:“我说兄弟,你这么能推销,要不你跟我干得了,我现在正好缺一销售!”

  电话那边变成一个女声:“行啊!一个月给多少钱?”

  陈宇一愣,觉得那个声音如此熟悉,他赶紧又看看电话号码,还是不认识,就问:“请问您是……”

  电话那边说:“一年没联系你就把我给忘了?我这刚下飞机,还想跟你说让你当导游呢,你要这样我回去算了,反正夏城我都没认识的人了。”

  “肖姐!”陈宇呆住了,一年了,他一直很牵挂她,但却根本联系不到。没想到今天她竟然来了夏城。

  肖佳霏笑的很开心:“还行,还记得我的声音。那你说我现在是马上打张票回北京呢?还是你带着我赶紧去吃小吃去?我为了这顿饭连早饭都没吃就上飞机了!”

  陈宇说话都结巴了:“别别别,你这样,你也别在机场等我了,我给你发个地址你打车,咱俩一会儿就见面。”

  肖佳霏说:“行,那我等你!”

  放下电话,陈宇兴奋极了,冲到自己屋里三下两下就换好衣服往外冲,走了一半儿又回来:“爸我车钥匙呢?”

  陈建军看着他:“这不就在门口放着吗?”

  陈宇翻了翻,拿着车钥匙头也没回就往下跑,秦君大喊:“饭都没吃呢上哪儿去?”但陈宇此时已经下楼了。

  秦君转头看着陈建军:“这孩子,越大越没样儿了。”

  陈建军好像看出来点什么,笑着看秦君说:“没样没样呗,我饿了,吃饭吃饭!”

  秦君看着陈建军:“这都犯什么病啊!”

  【全文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离婚阴谋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