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赵文闻2016-12-13 21:051,481

  黄泉一路,原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凄惶可怖。

  树影幢幢,山色黯淡,适应了这里无尽无极的永恒黑夜,竟也能从其中赏出几分味道来。影影绰绰,浅浅深深,比起人世间的灼灼光华,这里倒显得静谧些许。“嘿,小娘子,让一让。”一个缺了半个身子的壮汉从女人身后赶了上来。

  “大哥,我想问……”女人紧撵了几步,“这是要去哪里?”

  “去哪里?”壮汉用仅剩的一只眼睛瞄着她,女人身材凹凸有致,量身定制的旗袍裹着玲珑的身子,纵然是鬼,也是个美艳动人的女鬼。

  壮汉伸手指向前方,“喏,看到没,孟婆亭,咱们就是要去那,讨一碗汤水喝了,歇歇脚后,好继续赶路。”“哎……”女人还想问什么,壮汉已经走远了。

  做人时已赶过无数的路,难道当了鬼,也要这般辛劳不可吗?女人一时茫然,停坐在一棵树下,看前前后后,老人孩子,汉子妇人,形形色色的鬼魂,皆是脚步匆匆,向着那孟婆亭赶去。

  “你怎么还不过去?”一个声音在女人头顶响起。抬头,是个身穿麻布衣服,挽着袖口,看起来矍铄能干的老婆婆。“我……”女人也不知自己在迟疑什么。“世人终难逃轮回之苦,把这忘却恩怨情仇的孟婆汤喝下,便去投胎转世,许下一世能投个好人家吧。”老婆婆将一碗黑色的汤放到了女人脚边。汤水微热,女人抿了一口,嘴里弥散出阵阵黄连的苦味。这孟婆汤竟然是如此苦涩的,女人不禁咋舌。不过想想,这一碗汤水的苦,哪及的上自己这一生所受苦的万分之一。如若真能用这一碗苦汤药,将自己这辈子的苦都洗去,也值得一喝。

  可女人几次将汤水端到嘴边,都无法下咽。她实在不甘心,就这样了却今生的故事,带着满身的怨愤去投胎。“我不喝。”女人把孟婆汤倒回了孟婆熬煮汤水的锅里。“不喝下,哪能去投胎?阴阳两地都不收的。”孟婆接话。“与其继续做人受苦,倒不如当鬼来的自在。”女人咬紧银牙,赌气般地说。“哼,”孟婆诅咒似的表情,却没有再劝阻。“无知妇人,到时切莫后悔。”离开孟婆亭,女人在阴司之地飘来荡去,开始的新鲜感渐渐消弭,原来做鬼也是无聊。

  女人再次飘到了孟婆亭外,却见到一个背着长剑的白须老人坐在亭子里,和孟婆聊天。“给你的这一碗与旁人不同,保你喝过之后,连自己姓什么都忘记了。”孟婆将一大碗汤水端到那老人面前。老人细品一口,赞道:“你的手艺真是越来越精进了。”“哎,”孟婆叹息,“难得有个人欣赏我的烹煮水平,这千万年来我这里喝汤的游魂冤鬼,从没人细品过这汤里的滋味。”

  这汤水不过就是一股苦味罢了,还能有什么味道?躲在暗处的女人忍不住嘟囔,却不想已暴露了行踪。

  “出来吧,小娘子。”那喝汤的老人轻声一唤,女人便不由自主的走进了孟婆亭,“单晚晴,孤女,家住西坡村南,死于大火之中。”

  “你……?”女人大惊。

  老人抹抹嘴,不作回答,只是伸出手来,“随我去吧。”

  “去哪里?”女人惶恐。

  “去你该去的地方。”孟婆在一旁收拾碗碟。

  “我不要去投胎,我不想再做人。”女人想要后退逃走,却是动弹不得。老人手指一点,她便飞身向投胎的井中。往下坠落的过程中,她隐约听到孟婆惊呼:“你这冒失的老头,她还没喝我的孟婆汤呢,哎……这下坏了……”

  坏?!再坏也不过就是将这一世凄苦的记忆背负到来生。也罢,这大概就是自己的命,天生的贱坯,还想要过得如意吗?

  只是那投胎之路却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漫长许多,无止尽的黑暗之路,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到头。

  熬到尽头,又能否修得正果,女人思着,想着,不知在这轮回之路上挨过了多少时日,才见得眼前涌出一丝光亮。她知道再一次坠入苦海的日子来了。

  时也,命也,既然挣脱不得,便只能闭目承受。

继续阅读:逼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朝内81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