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北旧事(三)
苏木先生2016-12-14 22:112,358

  石头学校就在半山腰上,一道围墙,几间教室,一块操场,就是这个学校的全部。

  村小最兴盛的时候,还有一两百号学生,后来为了响应国家号召,每家只生两个,所以到石头他们上学的时候,就只剩下六七十个人,一个年级一个班。其实,也不是啥子响应国家号召,只是超生罚款和学费,让村里人多子多福的老思想也缩了回去。

  石头姐姐是听话的乖娃娃,不惹事,成绩也好。

  石头妈这回被请去学校,那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石头到学校走半个钟头能到,石头妈和二娃子妈走的快,二十来分钟就到了。

  学校还没有上课,石头班上的张老师站在大门口等学生来。看见二娃子和家长来,也没和两个女人打招呼,就对着二娃子吩咐,“李光军,你去叫李晓华一起到办公室来!”

  “对咯,第一节课喊他们背《小小竹排画中游》,下午语文课到我这来背,背不下来,不准放学”,说着张老师转身往办公室走去,石头妈和二娃子妈亦步亦趋跟在后头。

  小竹排,

  顺水流,

  鸟儿唱,

  鱼儿游,

  两岸树木密,

  禾苗绿油油,

  江南鱼米乡,

  小小竹排画中游。

  不一会,石头妈就听见一年级教室里响起了叽叽查查的背书声,老师理都没理她们俩,石头妈也只能没话找话,“这些娃儿,背得多好的!”

  “就是,就是。”二娃子妈也跟着附和。

  刚到办公室门口,就看石头和二娃子站在那里,蹑手蹑脚,两只脚做足了离开的姿势,可是老师没发话,只得乖乖的等着。

  张老师拉开一张椅子坐下,端起桌上的茶杯,吞一口茶水,缓缓放下。

  石头妈和二娃子妈这两个没见过啥世面的乡下女人,跟门外的儿子们一样,蹑手蹑脚的站在一进门的宽敞地方,静静等待着老师的教训。看着张老师让下杯子,晓得这是要开始说正事了。 “张老师,我们晓华这回犯啥子事了?”石头妈小心翼翼的打探。

  “其实,按说家里也忙,不该喊你们来。但是,这次确实是他们太过分了,简直是无法无天、丝毫没得羞耻,这样下去,不仅影响班上同学,最重要的还是怕他们走上歪路……”

  “张老师,这回他们又犯啥子事了!是不是和别人打架?”二娃子妈听张老师说话语气很重,还不晓得这回儿子犯啥事,肯定小不了,一时心急,打断了张老师喋喋不休的说教。

  “打架倒还好,男娃儿嘛,我们每年不遇到七八次,也有三四次,”张老师毕竟是见多识广,这时也不由的脸一红,“他们偷看女娃儿上厕所!”

  “李光军!”

  “李晓华!” 石头妈和二娃子妈一下炸了毛,大声喝叫站在门外的不省心儿子

  。 石头最听不得石头妈叫他大名,每次听见这么必定少不了一顿好打,撇开脚就想跑。石头妈晓得自家儿子,还没等石头撒脚丫子,一步冲出门,右手抓住衣裳领子,左手“啪啪”就在屁股上打开来。

  “你狗日的,几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你等着看,今天不好好收拾你,我就不是你妈!”石头妈一边打一边骂,天天地里刨食,也找不来几个钱,学费是家里一笔大开支,儿子又这么不争气。越想越来气,手上的劲就越来越大。

  石头疼得“哇哇”大叫起来,见石头妈劲越来越大,怕的不行,一个金蝉脱壳,从衣裳里缩了出来,拔起腿就往操场跑。

  “你跑,你等到起,你看我咋收拾你!”石头妈倒是没有跟着跑,反倒慢慢的走到操场边上的小树林里,折一根黄荆条,拿在手里,叉着腰站在操场边上,“来,你过来,认个错,就不打你!”

  自古这片山区就有“黄荆条下出好人”的训诫!

  黄荆条在这里到处都是,这树条嫩的时候又细又长,韧性好,一条子下去,身上就是一道乌青的肿痕!平常石头放牛就喜欢用黄荆条赶,一条子打在牛身上,伙的那条水牛一下窜出去老远!

  “你过不过来?”

  “过来,你就不打我?”石头晓得黄荆条的滋味。

  “嗯,你过来!”

  “妈,我错了嘛!”石头挨着围墙一步一步向石头妈挪过去,又喜又怕,喜的是石头妈说了认错就不打,怕的是万一石头妈使诈。

  石头妈看在眼里,几步冲上去,右手一把夹住石头的腰,顺势按在腿上,露出个屁股撅得老高,左手扬起手里的黄荆条,“啪啪”就在屁股上抽起来。

  “骗子,说了认错就不打我!”石头疼的撕心裂肺,一声声嚎叫,惹得刚刚还书声郎朗的教室里抻出十数个头来。

  “你跑,你倒是跑的快,看我打不打得死你……”这会儿石头妈嘴上利索,手上也不慢。

  奈何被石头妈夹住了腰杆,想跑也跑不了,只能生生受着,却又不甘心,“打,你有本事就打,打死算球!”

  “耶,你狗日的还嘴硬,你看我打不打死你”石头妈红着眼睛怒喝。

  这一幕幕看得教室里的娃娃心惊肉跳,默默在心里念着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然黄荆条打起疼的狠;跟着走出来的张老师也吓了一跳,看着不起眼的一个女人,下手好狠!

  “不要打了,娃儿不是这么教育的,好好说,好好说”张老师赶忙上前拉住石头妈,“李晓华,去办公室等着。”

  石头如闻大赦,一下从石头妈的怀里窜出来,撒丫子就往办公室跑。

  待得石头妈跟在张老师后头,走到办公室的时候,这才发现二娃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二娃子妈倒是没得黄荆条,脱下胶鞋就打,满裤子都是胶鞋印子,二娃子龇牙咧嘴的看着张老师,时不时拿袖子抹一下眼泪水。

  “李光军、李晓华,你们晓得错了没得?”

  “晓得!” “错哪里了?”

  “不该偷看女娃儿上厕所。”

  “以后还敢不敢?”

  “不敢了。”二娃子诺诺的答道。

  “不敢了,再犯错就喊我妈拿黄荆条打死我!”石头倒是伶牙俐齿。

  “好,晓得错了就好,今天站着上课,不然不长记性!”

  石头和二娃子一阵风似的,眨眼间就钻进自己班的教室。

  “两位家长,教育娃儿要多讲道理,不能随便打,万一打出个好歹,咋个办……你们说是不是……”石头妈和二娃子妈站在办公室门口唯唯诺诺的挨着张老师教育,再也没有了刚刚的泼辣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