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北旧事(二)
苏木先生2016-12-14 22:091,259

  “妈,我回来了!”石头刚爬上院坝坎,就看见母亲端着簸箕坐在门槛上剥苞谷。山里人家不会像农场那样收了苞谷就脱粒,而是一串一串的吊在房檐下,等风慢慢吹干,需要的时候,再取下来,用手一粒一粒的剥下来。

  “今天,老师都上啥子了?”

  “书上的!”

  “哦,作业写完没得?”

  “还剩一点,半个钟头就写得完。”

  石头站在皂角树下,一会拍拍树干,一会逗弄一下扑上来的花狗,有一句没一句的跟石头妈搭话,半天了,就是不往家门口蹭。

  “你是不是在学校犯啥子错了?”石头妈抬头扫一眼儿子,就又埋下头剥簸箕里的苞谷,满满一簸箕的苞谷还剩一大半没剥。

  “没得,我又不是二娃子,天天惹事!”石头听得母亲询问,愣了一下神,慌忙矢口否认,不得已拉出二娃子做挡箭牌。

  “没得那就好,先拖牛去喂水,回来再写作业,晚上给你煮洋芋米汤饭!”

  石头听得母亲说让拖牛去喂水,一阵风般窜进屋里,放下书包就去拖牛,比偷鸡蛋吃的花狗被发现后跑的还要快。

  石头妈看着风风火火的石头,无奈的摇摇头,也没说啥,埋头和簸箕里的苞谷干上了。

  石头家的牛,是一头灰黑色、一边长角一边短角的大水牛,伙的他二佬子家的,400块钱一脚,一家一半。800块钱伙的半条牛,前半个月二佬子放,后半个月石头家放,反正年岁比石头还大,怕不得有十几岁了。短的那只角,说来还是水牛的战绩,前年冬天,它和张家院子的大牯牛打架,一架下来,它少了一只角,张家牯牛前腿瘸了,十几个放牛的才拉开,不然还不晓得要打成啥样。

  石头爸爸在太原工地上打工,姐姐在镇上读书,石头妈忙了,就使唤石头放牛喂水。往天石头最不愿意的就是拖牛喂水,今天难得这么勤快,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石头在学校算不得好学生,但也不会给爸爸妈妈惹事”是石头妈对石头的看法。

  这天,石头七点钟就背起书包,给石头妈打声招呼就走了!

  石头妈有些欣慰,这孩子终于知道努力学习了,再不学习以后跟我们一样挖地刨食,没球得用!

  石头前脚刚走,二娃子妈就带着二娃子来了,刚走到田坎上,就被石头妈看见了。

  “二娃子,耶,上学还要你妈陪啊!”石头妈问。

  二娃子讪讪笑笑没搭腔,“石头,走没得?”

  “走了,才走。”

  “没喊你去学校?”二娃子妈看着石头妈,转头看了一眼二娃子才问。

  “没有啊,咋拉?”

  “你说!”二娃子妈恶狠狠的瞥一眼二娃子。

  “就是老师喊去开家长会!”二娃子耷拉着脑袋,不敢看大人。

  “没喊,都去咩?”

  “不是,就我和你!”二娃子妈答道。

  “狗日的,又在学校犯啥子错了!”石头妈猛然醒悟,昨天石头异常的表现是有原因的,“二娃子,你说,你们又干啥子了!”

  二娃子有一脚没一脚的踢着田坎上的杂草,露水沾的满脚都是,就是不开腔。

  “狗日的,整死都不说,就说是喊开家长会!”二娃子妈觉得儿子被人喝问,有些不高兴,就装作发起狠来,“等回来,看老子咋个收拾你!”

  “那我们去看一哈,回来再收拾,越来越不像话了!”石头妈说着,就转身进屋换衣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