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北旧事(九)
苏木先生2016-12-22 22:041,759

  “二娃子,二娃子!”石头趁着张老师转身,悄悄捅捅前桌的二娃子。

  “你搞啥子!”二娃子正在看同桌的雪梅,没防着石头来这一手,猛地站起来,一嗓子叫上了。

  班上胆大的捧腹大笑起来,胆小的偷偷捂着嘴斜眼瞥向石头和二娃子。

  “李光军,李晓华,你们干啥!”张老师本来在黑板写题,而他又最见不得班上吵吵闹闹,没规没矩。这要是传出去,这二十来年资深教师的名头不就砸到脚背上了么!

  “石头戳我背!”

  “老师,我是不小心碰到了。”石头向来机灵,指望这回编个谎话就过去了。

  “隔那么远你咋戳到的?”张老师明显不信。

  “我也不晓得。”石头答。

  “李晓华,李光军,站到后头去,今天站着听课。放学了来我办公室!”张老师处理这些事经验丰富,任他们扯皮,只怕这节课就不用上了。使个绝招,估计能让这两个调皮蛋子,消停个几天。

  放学后张老师倒也没有太为难石头俩人,训斥十来分钟,在石头和二娃子信誓旦旦的保证一番,便放了回家。

  一路上,两人磨磨蹭蹭往家去,眼着日头就快被月亮替下,离家还有大半截的路。

  “二娃子,你背我回去!”石头站了一天,腰酸脚软,实在走不动。

  “凭啥子!”二娃子也是累的够呛,听得这无理要求,来气了,一声吼出来。倒是,莫道我佛无真怒,堂下八百罗汉不好惹,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要不是你喊那一声,我们也不得站一天啊!”

  “你不戳我,我喊啥子喊嘛!”二娃子辩解道。

  “哼!你是不是喜欢陈雪梅?我看你眼睛都恨不得长到人家脸上去咯!”

  “你才喜欢陈雪梅!”二娃子满脸羞赧,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反倒把这事赖到石头身上。

  “哼,我看你,就是喜欢陈雪梅!”石头最见不得别人赖自己,高声嚷着,要报复,“二娃子喜欢陈雪梅!二娃子喜欢陈雪梅!”

  “石头喜欢陈雪梅!石头喜欢陈雪梅!”二娃子没有石头那么精灵,这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却也来得好。

  两人被张老师留下一阵,这会回去的路上早就没其他人了,闹了一阵也觉得没意思,便消停下来。

  “石头,你上课戳我背干啥子?”二娃子问道。

  “我给你说,我在山上看到根树,长的溜直,又细,嘿嘿……”

  “真的假的哦?我去砍了做个金箍棒!”二娃子幻想着自己手提金箍棒站在学校大门口,见着来人,就大喝一声,“呔,兀那妖怪,来此作甚!”,只怕喊他站了一天的张老师也得害怕。“哈哈哈……”想的入迷,不由大笑起来。

  “不行!那是我先看到的!”石头争起来。

  “不管,我就要!”二娃子为了个金箍棒不顾风度耍起赖皮。

  “我的!反正你也找不到!”

  “石头,石头哥,你把金箍棒给我,今天罚站的事,我就不怪你咯!”二娃子低声下气的央求道。

  一根木头棍棍,在大人眼里不过是根烧火柴,对于这些山里娃娃却是至宝。好的树,根据形状可以做出各种各样的兵器,田间地头,学校家里,舞弄一番,也是极威风的事。

  这倒不是受到金庸武侠剧的荼毒,主要是山里没什么好玩。没有图书馆、没有公园、没有大商场,找根好材料做件兵器,学着电视里假模假式耍几个招式,既娱乐了自己,在同学和亲戚邻居家孩子面前也是倍儿有面子的事。

  “哈哈哈,给你,给你,不过,你要说你喜欢陈雪梅。”

  “好,我说了,你给我!”二娃子抗拒不了这诱惑。

  “要得,你说。”

  “我喜欢陈雪梅。”二娃子满脸通红,细声细语的说了一句,蚊子般“嗡嗡”叫。

  “听不到。”

  “我喜欢陈雪梅!”二娃子站在原地,深深吸一口,向着披上了金装的山喊。

  “嘿嘿,”石头狡黠的笑笑,“金箍棒是我的了。”

  “你!你!欺负人!”二娃子气的脸红脖子粗,就在暴走的边缘。

  “给你,给你!边上还有个弯弯老树,我砍了做把屠龙宝刀。”石头知道玩笑再继续就没多意思了,倒懂得收敛。

  “好嘛。”

  “就这么说定了哈!”

  “要得,好久去砍?”

  “放星期天放牛就去。你记得喊你妈把柴刀给你磨好!”

  “嗯,不然到时候,砍球半天都砍不断。”

  石头和二娃子谋划好造兵器的事,看着天色越来越黑,再不拢屋,估计等会大人就要拿着黄荆条来找他们,不由脚下加快了脚步。

  “石头,你是不是喜欢陈雪梅啊?”

  二娃子问完就“蹬蹬”往家跑,留下一脸茫然的石头和站在院坝坎上等着石头放学回家的花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