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北旧事(十)
苏木先生2016-12-23 22:061,574

  “石头,石头。”天色刚放亮,石头还没赖在床上,不打算起来,石头妈就在灶房里喊他。

  “啥子!今天放假,我再睡会嘛!”

  “你快起来,等会我去给你大妈种麦子,牛就交给你放。”灶房里时不时传来呯呯嘭嘭的响声,石头妈又在灶头上摆弄锅碗瓢盆煮早饭。

  “我不起来。等它关在圈里嘛!”

  “你起不起来!”石头妈横声横气说道。

  “哎呀,我一个人,才不去。”石头机灵的脑壳总是能找到理由。

  “哪个说的你一个人!二娃子也要去!”

  “二娃子也要去嗦!”

  “嗯。”

  “那要得,我就帮你放这一天牛,明天我要睡觉哈!”石头心头倒是有了算计。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哦。”

  秋深了,山里一早一晚寒气重,早上起来,冷不丁地冻得打摆子。这时候,花狗也懒了,蜷在狗窝里缩成一团。倒是家养的几只红冠子鸡公,还依旧早早的就在院坝里啄食主人家漏掉的粮食。

  放牛算是山里娃娃主业之一,毕竟牛是家里大牲口,耕地耙田都要使,不伺候好不行。山里娃娃上完课、做完作业就行,不像城里娃娃,学画画、学唱歌、学跳舞,空闲多了,就不能闲着,放牛这任务简单,便落在身上了。

  简简单单吃过早饭,就听见石头大姑在吆喝“石头,石头,放牛咯”。石头赶忙丢下碗,一边回应“晓得,马上就来了”,一边拿起柴刀就往猪牛圈奔去。

  赶不上一起放牛上山,落了单,不仅一路无聊的紧,那么远的路一个人走,石头害怕。再说,要是遇不到二娃子,那件大事可就办不了。

  放牛的荒山离石头家三四公里远。这里二十多年前,大集体办公社的时候全是隔壁村子的耕地,主要种苞谷,栽红苕,每年庄稼收得不少,石头老汉儿这些小伙子光顾的也不少。苞谷熟了烧苞谷,红苕熟了烧红苕,简单方便,就地捡柴,点起一堆火,苞谷红苕扔进去,等着火烧完了,苞谷红苕也熟了。为了这事,两个大队之间没少扯皮。

  一路不断有牛加入,大的小的,黑的黄的,水牛黄牛,十数头牛和放牛的人浩浩荡荡往荒山而去。

  山里人日子过得紧巴,会持家,光放牛跑一趟不划算。到地方差不多十点钟了,把牛放开,牛知道哪里能找到草和水。放牛的人知道哪里能找到烧火柴,提起柴刀钻进林子,“咄咄”个把小时就能砍够一捆柴。

  “二娃子,走,我带你去看长金箍棒的地方。”石头和二娃子自然是不需要砍柴,但是也有自己的大事要办。

  “要得,快走,砍完了好等他们,不然就我要我们自己回去了!”二娃子连声附和。

  “怕个球,我就不怕。”

  现在已经没得苞谷红苕可以糟蹋了,午饭要回家吃,所以放牛一天得走两个来回,四趟。待石头扛着有了个大概形状的屠龙宝刀牵着牛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擦黑,石头妈已经帮石头大妈种完麦子回来了。

  “石头妈,石头妈,快走,张婆婆可能不行了!”

  石头妈正把面条下到锅里,等石头栓好牛可以开饭。这时候,石头二妈就风风火火的跑过来,还没进门就喊开了。

  “咋回事?上了礼拜帮她打谷子时候,都还好好的。”石头妈吓了一跳。

  “不晓得,我们快去看看。”

  “得行,那这就走嘛!万一要是死了,那一摊子男人也不好去收拾。”

  石头妈跟着石头二妈就往张婆婆家跑,下了院坝坎,看见花狗跟在后头,才想起石头来。“石头,石头,面煮在锅里了,你等哈自己捞。”

  “妈,你们去哪里啊?”石头抻个头出来问。

  “去你张婆婆屋头。”

  “就是爱给我们摆故事的那个张婆婆吗?”

  “嗯。”

  “张婆婆咋了?”

  “恐怕不得行了。”石头妈说完这句就再也不理石头,匆匆跟着跑起来。

  毕竟人命关天,孰轻孰重,自有斟酌!

  石头没了吃饭的心思,要是张婆婆死了,可就没人摆故事了。

  不一会,沿山往河边的小路上就亮起了一条星星点点的火龙,石头晓得这是大人打的火把。看着火把,缓缓的往河边挪动,石头在心里默默地念着,快些,快些,再快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