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北旧事(六)
苏木先生2016-12-19 14:002,519

  “石头,石头!”石头妈大声吆喝。

  十月份头几天,石头学校放了假。秋雨绵绵好些天,石头便得空了,忙着和二娃子看西游记。这不看着老天刚刚放晴,便和二娃子商量着,看完这集电视,去后沟头抓鱼。

  “干啥!”石头不耐烦的回道。

  “把这几个苞谷馍馍给你张婆婆送去!”石头妈吩咐石头。

  “去哪里?”

  “你张婆婆屋头!”

  “要得,张婆婆屋头。二娃子,走,去张婆婆屋头。”这时候去别家,石头可是不愿意的,但是张婆婆家还是非常乐意。张婆婆会讲些平常听不到的故事,更主要是张婆婆家房后有颗橘子树,这几天橘子差不多要熟了。

  “顺便问哈你张婆婆,谷子好久打?”

  “晓得了!”

  张婆婆算是石头家远房亲戚。

  石头家沿山往下走十分钟,再过一道沟,爬上院坝坎就是张婆婆家了。黄泥巴、石子和生石灰筑就的院坝,溜光水滑,用来打麦子晒谷子最好不过,干的快,又好收拾。石头和二娃子经常串门去玩,花狗和黑狗跟在后头,它们也喜欢在院坝里打滚。

  张婆婆七十八岁,眼不花,耳不聋,还有把子力气,房前屋后收拾的干干净净,自留地里种上菜,院坝坎下的水田里栽秧,养的过年猪怕不得有三百斤了。本来自家的五六亩田地都种着,前几年老头子死了,就不再种那些个粮食了。栽点秧有米吃,种点菜有菜吃,养头年猪,儿女们过年回来吃几顿,打工走再拿些。

  张婆婆生了六个儿女,四儿两女,四个儿子娶的梁后头的婆娘,两个女儿也都嫁的不远,儿女们都拖家带口的去外省打工了。

  剩她一个孤老婆子在屋头。

  “张婆婆,张婆婆!”石头和二娃子爬上院坝坎就喊开了。

  “房后头!”

  碎花衬衫,蓝布褂子,黑裤子,青布头巾,石头和二娃子转过房角就看见张婆婆在挖地。

  “张婆婆,挖地种啥子啊?我妈喊我给你拿苞谷馍馍!”石头冲着老婆婆喊道。

  “种萝卜撒!过年炖肉!”

  “哦,那你先吃馍馍,冷了就不好吃。”

  “要得。”说罢就收拾锄头往家走。

  这张婆婆倒是好性子,不急着吃东西,在院坝坎上抖抖脚上的泥巴,转身进屋换身衣裳,洗手洗脸,好一番打扮,收拾得干干净净才出来。

  “石头妈蒸的苞谷馍馍好吃!”张婆婆靠坐在向阳的墙上,啃一口馍馍,这才和石头搭话。

  “我剥的苞谷!”石头邀功。

  “我也剥了。”二娃子也不甘落后。

  “去,房后头摘几个橘子去!”张婆婆倒是知道这些小娃儿的心思,晓得平日放学时候没少偷偷摘。

  “那多不好意思!”石头玩着花狗的尾巴,花狗一动不动的盯着张婆婆手上的馍馍,不理睬他。

  “去嘛!”

  石头和二娃子忙不迭的往房后跑去,只听得一阵悉悉索索的树叶声,就晓得橘子到手了,爬树下河,难不倒这些山里娃儿。

  午后偏晚的时候,太阳没得那么厉害了。久雨不晴的初秋里,靠在墙边,眯着眼睛晒晒太阳是张婆婆最大的爱好。

  “张婆婆,莫睡觉,吃个橘子就不得睡了!”石头一手剥着橘子,一边看着昏昏欲睡的张婆婆,她要是睡着了就听不成故事了。

  “我不吃,酸落牙齿!”

  “那你给我们讲个故事嘛!”二娃子早就不耐烦,想要听老婆婆摆龙门阵。

  “听啥子嘛!”张婆婆睁开眼,看了看两个娃儿。

  “都得行!”石头和二娃子异口同声答道。

  “格子格,柜子柜,里面住了四姊妹,你们晓得是啥子不?”

  “核桃!”二娃子抢先答出来。

  “金罐罐,银罐罐,罐罐里面藏珍珠,晓得这是啥不?”张婆婆晓得不少土里土气的谜语。

  石头和二娃子直抠脑壳,半天也没想出来是啥!

  “石榴嘛!外头皮不就是个罐罐,里面果果儿不就是珍珠嘛!”

  “石榴嗦!”石头恍然大悟。

  “你们晓得和尚包下头有个大堰塘不?”石头晓得张婆婆话匣子打开,故事也就来了。

  “晓得,听说垮了好多年了,前年和我妈捡菌子去过!”二娃子想想,倒还真知道。

  “那个堰塘大得很,六几年的时候,百八十号人,修了一个冬天。澄的水,底下一湾田都栽得上秧。你们晓得咋垮了不?”

  “不晓得!”石头和二娃子眼巴巴的看着老婆婆,想要知道下文。

  “七六年的时候,毛主席他老人家去世那一年,我们这儿下大雨,瓢泼似的,还打雷。你们不晓得,那雷就像打在人脑壳上样!”

  “那么吓人啊!”

  “就是!要走妖的嘛!”

  “你们晓得住下沟头的王家不?头天晚上,要走的妖,就和王家婆婆托梦,说:婆婆,我要走了,明天从你们家门前过,记得关好屋头的鸡鸭畜生。

  这个王婆婆那时候都八十多了,记性不好,第二天早上爬起来,就想到有啥子事没有干。翻来覆去想,天上雷打的跟天要塌了样,吃过早饭,这才想起来,圈里的鸡还没喂。

  戴起斗篷,穿上蓑衣,拄着拐棍,就去喂鸡!这个鸡倒是喂得好,你们猜结果咋得?

  忘了关鸡圈子门!”

  “啊!没关鸡圈子门又咋了嘛!我有时候都忘了关!”石头抠抠后脑勺,这时候倒忘了以前那些糗事。

  “咋了?不得了!王婆婆屋头喂了一只红冠子鸡公,啄人凶的很,王婆婆养了好几年不舍得卖。你们晓得不,事就出在这个鸡公身上。王婆婆忘了关鸡圈子门,这遭瘟的鸡公也不怕下雨打雷,跑出去找食!”

  “只怕是王婆婆没有喂饱!”石头猜测。

  “那不是得!命里该这样!

  遭瘟的鸡公也是好吃,看到院坝坎边上有条曲蟮往院坝坎下爬,飞过去就是一嘴。这时候,一个雷“啪”的一声就打在院坝坎上,吓得鸡公一缩头,扑棱棱的就往鸡圈子里跑。

  等到第二天,晴起来,王婆婆扫院坝,才看到满院坝都是曲蟮。院坝坎上有一条小拇指粗细,一尺来长的大曲蟮,遭雷打死了。

  还没等到扫完院坝,就听见人吆喝“和尚包的堰塘垮了,快些跑,不然冲到河沟里就没得命了!”刚等到王婆婆一家人跑到梁上,就看到涨水,那水铺天盖地从上沟头冲下来,一路上,房子、庄稼、畜生鸡鸭啥都不剩。全都卷走了,满河沟都是!

  王婆婆这才想起来,前天晚上的事!吓个半死! ”

  “这才晓得,和尚包堰塘里走妖,本来这种事招老天爷恨,人家悄悄眯眯的走也没啥子。一路爬,只要从王婆婆家门前下河,就成气候了。坏就坏在王婆婆家那只鸡公,让天老爷看到走妖,就一个雷,把它劈死了!

  这人家肯定恨啊,临死动了手脚,把和尚包的堰塘弄垮,淹死这些害它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