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北旧事(十六)
苏木先生2017-03-31 21:012,547

  第二天石头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自家床上了。石头有些迷糊了:明明是在张婆婆家看跳神的嘛,还听见“拜呀嘛拜东方大帝”,这怎么就在床上了?

  石头这边疑惑着,却不晓得昨天晚上,石头妈背他背的石头妈直骂人,“狗日的,没见吃啥嘛。咋就长成个肉坨坨了,再过两年肯定背球不起。”石头看着比二娃子瘦些,可肉长的紧,说不定比二娃子还重。再一个,化雪之后的路上泥泞,又是爬坡,不好走。

  “妈,我咋个在屋头的床上啊?”趁着洗脸的功夫问在灶头上忙活的石头妈。

  “你不在床上,你还想上天啊?”石头妈回一句。

  “我是说,我咋个在屋头的床上?”

  “你狗日的,昨晚上看睡着了,我背你回来的。”

  “哦哦,”石头讪讪的应着,“那张婆婆咋样了啊?”

  “先生说了,本来上次绊到牛头马面就来勾过命,那个时候就该死了。”石头妈一边给石头烧馍馍,一边回答。“这回跳神,查了张婆婆还有半年阳寿,只要经管得当,今年过完年是不成问题的。”

  “哦。”石头答一句,洗完脸,就去收拾书包去了。

  石头一路蹦蹦跳跳的到了学校,才刚进教室门就听见数学科代表光明站在讲台上在喊,“交作业了,交作业了”。石头一个冷颤,遭了,昨天晚上光记到去张婆婆家看跳神,结果睡着了,作业什么的早就忘到外婆家。

  同学们一哄而上,围着讲台把作业交给科代表,光明也着实过了一把当官的瘾。等着过完瘾,一遍又一遍数,不对,怎么只有二十本,肯定有两个人没交。“没交作业的快些哈,再不交来,张老师问起我就不瞒着了。”

  底下一群学生左看看右看看,想要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来到底是哪个这么胆大包天:竟然敢不交作业!

  “到底是哪个没有交作业?”光明问。

  过了好一会也没见人张口答话,光明按捺不住了,哪个这么大胆,敢不把张老师亲封的数学科代表放在眼里,简直是要造反了。拿着目光扫视一遍全班,一个个目光如炬盯着光明毫不示弱,也是,交了作业腰板毕竟要硬气些。不看还好,这一看就见石头和二娃子两个人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

  “李晓华,是不是你没交作业!”光明平日虽和石头玩的较好,但是出风头的事总是石头在做,不免有些愤恨,好容易有了机会可以翻个身。

  石头倒是两耳不闻说话声,一心只在数学作业上。

  这看得光明一阵火气,石头在一群孩子有些威望,不好直接拿他开刀,“李光军,交作业。”

  “你再等会,马上就写好了。”二娃子老实。

  “不行,快交。”

  “没写好。”这回搭话的石头。

  “没写好,你还有理了嗦。不写作业,昨晚是不是偷牛去了啊!”

  这话一出口,引得讲台下的一众学生哄堂大笑,调皮的陈雪山一边捶桌子,一边指着石头和二娃子笑。

  “没写就是没写,你要做啥子!”石头啥时候受过这般委屈。

  “就是,你看我们以后还跟你耍不耍?”二娃子附和。

  “哼”,光明气得脸红脖子粗,却又那这调皮蛋子没办法,只得撂下狠话,“你们等到起,看张老师等哈咋收拾你们。”说完转身就出去了,直奔张老师的办公室。

  就在一群学生说说笑笑间,光明回来了,不过就张老师没来,就光明一个人。

  石头看着好笑,也不声张,只看光明“嘿嘿”傻笑。看得光明发毛,又不能冲上去打一架,只好哼哼唧唧的自言自语,“等到起,看张老师咋个收拾你们”。

  过一会,“铛、铛”的铃声传来。张老师踩着铃声就进了教室,跨上讲台,习惯性的拿起桌上的毛巾擦一下讲桌,接着就翻开语文书。

  这翻书倒是张老师的习惯性动作,只要一翻书这节课就开始了。这些倒也是寻常动作,只是看得石头和二娃子一阵心惊胆战,满以为张老师进教室就要找他们算账。看着张老师翻开书,想着今天总算躲过一劫。

  正在石头长于嘘一口气的时候,张老师突然把书一合,“啪”一下拍在讲桌,“李晓华、李光军,你们咋又没交作业!”

  吓得石头一个冷颤,“张老师,啥子叫又没交作业?”楞过神来,这才回话。

  “狗日的,还狡辩!你今天是不是没交作业!”张老师喝问。

  “我忘得屋头了嘛!”石头答。

  “哦,忘得屋头了嗦。那李光军,你是不是也把作业忘在屋头了。”

  “我,我,我忘在我外婆家了。”二娃子战战兢兢的回答。

  “好,一个忘在个人屋头,一个忘在外婆屋头。去,回去拿,啥时候拿来啥时候上课!”张老师教书二十多年,也和这些调皮蛋子斗争二十多年,啥把戏没见过。

  “张老师,我们住的好远的嘛!”石头以为能够糊弄张老师。

  “切,我还不晓得你们住哪里嗦!来回四十分钟,跑快些半个小时就行。”人精似的张老师自然不会给他空子钻。

  “张老师,我外婆没在屋头。”二娃子说。

  “莫废话,快去拿!”张老师口头禅不多,但是只要“莫废话”一出口,学生些就晓得要动真格的了,再也不敢违背他的吩咐。

  本来张老师想喊他们回去拿作业就行,不用背书包,还没得他开口,石头和二娃子背起书包就冲出了教室。出了教室门,石头和二娃子相互看看,就笑起来了,一脸英雄所见略同的意思。

  “二娃子,你咋也没写作业啊?”喘过气来,石头看着二娃子就问。

  “我昨天晚上看《西游记》看忘了。”

  “看个《西游记》还能把作业忘了嗦!”

  “切,你不是也没写。”

  “我是去张婆婆家看跳神,回来睡着了才没写。”

  “跳神?好耍不?”二娃子还没见过跳神,好奇的问道。

  “好耍个球!又是烧纸,又是烧香,先生说的我就听懂了一句‘拜呀嘛拜东方大帝’”石头回味着昨天晚上的情形,“好耍,我就不得睡着了。”

  “哦。我没见过嘛!对了,东方大帝是哪个啊?”二娃子问。

  “嗯,东方大帝嘛,东方大帝嘛就是东方嘛!”石头也是一脸茫然,却又不好在二娃子面前露了馅,那得丢脸丢到外婆家了。

  “真的假的哦?”二娃子将信将疑的问道。

  “真的,真的,我说的啥时候假过嘛!”

  “哦。”

  “对咯,二娃子,你要回家拿作业不?”石头问。

  “回去个球,这时候回去,还不得把屁股打落了。”二娃子深知黄荆条的威力可不下于自己的“金箍棒”。

  “嘿嘿,我也是这么想。走,去我们的秘密基地写作业去。”石头出主意。

  “要得。慢慢写,最好写一天。”

  “狗日的,不怕张老师给你妈说,打的你屁股开五瓣花啊!嘿嘿,按我说,我们写半天。”石头倒是出的一手好主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川北旧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