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在我肚子里
月半墙2020-05-13 14:302,643

  “快!”邵组长命令道:“沿着两侧的铁轨去寻找,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这里就是第一现场了!”玛丽摆了摆手:“那么问题就来了,凶手如何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杀死对方,下雨天,没有留下丝毫脚印的呢?”

  我虽然没有系统的学习过理论知识,如果你想抓到,首先你把自己看成是他们。这也是一种模拟。

  此刻,在我的提议下,有些已经开始跃跃欲试了。

  我们在一旁观看。这是一名年轻人,他手指扣住了铁丝网的缝隙,同时双脚不停的瞪踩在铁丝网上,希望能够从铁丝网上平移到现场。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铁丝网之间的缝隙狭窄,勉强容纳几根手指进入,想要使上力气是不可能的事情。

  况且鞋子是不可能进入的,除非这个人没有穿鞋。这个人要用双脚撑住自己的身体,这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也有人尝试利用石子铺路,可依旧会留下石头的痕迹……

  “不用试了。”我对着众人说道:“如果能找到那个流浪汉,我们就能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了。”

  “你有什么想法?”邵组长问我说道。

  “等明天。”我说道。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饭后,依旧没有流浪汉的线索。发现尸体的地方有车灯照明,可左右百米距离皆是漆黑一片,要在漆黑的雨夜中找到那个流浪汉,很难,因为有些流浪汉,天生就属于黑夜。

  “我带你们去个地方!”我开口说道。

  “什么地方?”邵组长问道。

  “火车站。”我说道:“只不过我们这几个人去可不行,找个身手好的。”

  不出半个小时,邵组长给我找来了一名搭档,他的年纪和我一样,大概二十岁出头,一身的腱子肉看起来很是强壮威武,他给众人敬了一礼,然后对我说道:“谷琛前来报告,有什么指示!”

  我赶忙摆摆手:“我只是个精神病人而已,可以,我们可以出发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优秀的人总喜欢和优秀的人在一起,反过来说也是这个道理,流浪汉总是喜欢和流浪汉搞在一起。如果说每个城市什么地方最乱的话,火车站应该排名第一。

  站在火车站中间,来来往往的人群从我身边经过,其余的人并不明白我的用意,远远的看着我,似乎有些急切。一个小孩拉了拉我的一角,我回头微笑着看着他,他也傻傻的对我笑着,我看去,他一只胳膊扭曲着,显然落有残疾。

  “给我点钱吧……”他的话还没有说完。

  “找的就是你!”我一把拉住了小孩。

  那小孩不明所以,乱喊乱叫。不出一会儿,便有七八个大人问询而来,这些人身穿破衣烂衫,口吐脏话。

  我喊道:“我认识他。”

  喊叫的结果是没有人搭理我,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结果很自然,为了阻止我继续乱喊乱叫,我被这七八个破衣烂衫推着往前走。

  城市之中,每十个出来乞讨的小孩,有八个是被人控制了的,这八个中有六个是残疾的,这六个人无一例外不是本市人,而是被拐来的。

  即使被拐走,命运也给他们分了等级,而我前面这个,显然命运不怎么样,即使,看起来七八岁的他已经对这种事情麻木了。或许他五岁的时候就被人扭断了胳膊赶出来乞讨,又或许更早。

  乞讨界和金融界有时候没有什么区别,他们都懂得如何为自己获得更多的利润。显然一个身有残疾的小孩会比一个成年人获得更多的同情,对于他们来说,同情就是钱。

  七拐八拐之下,我被推搡进入了一条小巷子里。那七八岁的孩子朝我吐了一口口水,然后说道:“坏我的事儿,打他!”

  就在众人要揍我的时候,我伸出了一根手指:“鱼儿上陆,多有得罪。”

  这是黑话,在这里很适用。我的意思是自己不小心闯入了你们的地盘,是我不对。

  一名看似领头的乞丐对我说道:“鸟飞林,鱼入水,各球。”

  他的意思是,既然这不是你的地盘,就从哪儿来的到哪儿去,别在这乱说话。

  既然懂得黑话,这可就不是一般的乞丐了,这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乞丐,这算的上是体制内的乞丐了,可以说是有五险一金固定工资的乞丐了。几乎每个城市都有这种职业的乞丐,有时候,这些乞丐比白领赚得多。

  “打他。”这次说话的是我,说罢,一个人影从巷口闪了出来。

  在抽了两根烟后,谷琛提着小鸡似得那名乞丐对我说道:“他们被我打怕了,其余人都跑了,你让我揍得这个人怎么办?”

  在喝了三杯水之后,乞丐的表情很丰富。

  “你们把我弄进来就是为了找到一个流浪汉?”这名乞丐似乎觉得我们有些小题大做。

  我点了点头。

  不在一个层面上的人,看到的世界是不同的。一个夹肉饼掉在了地上,被踩成了肉泥。精英们路过,觉得恶心。一个流浪汉经过,觉得自己今天的午饭有着落了。要想找一滴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其余的水滴去找。就好像一个女人怀孕后,觉得满大街都是孕妇一样。

  仅仅一个下午,我们便得知了那个流浪汉的下落。和我描述的几乎没有差别,有些人的确看到过这个流浪汉,他有一个显著的特点,他的指甲很长,很尖,而且很白,里面没有污垢,因为那些污垢,都被他吸进嘴里了。

  所以要想做点什么,首先你的长着一张大众脸,不能太丑,不能太帅,最好是那种让人看半个小时,扭头就忘的容颜。其次,你不能太独特,不能有自己的口头禅和习惯性的动作,否则,你还是会被别人找出来。

  当我们找到了这个流浪汉的时候,他此刻正躺在破旧集装箱里。他浑身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头发很长,上面爬满了各种不知名的虫子,整个人恍如一个移动的人形垃圾场,破旧的衣服被他仍在一边。

  而他的一条腿,是木头。

  “他不是凶手。”邵组长和我脱口而出的是同样的话。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玛丽却是不解。

  我解释道:“他和我想象中的凶手差不多,但有差别。”

  邵组长说道:“我虽然没有吴梦这样的天赋,但是从一些细节上,我们能够看出很多东西来。昨天晚上,他的确到过现场,他的假肢上沾有泥土,头发明显被暴雨淋湿过。放在一旁的衣服明显是因为湿透无法继续穿在身上了。”

  “但他不是凶手,最重要的一点是……”邵组长指了指这流浪汉说道:“尸检报告中显示,那名女性死前曾经被人侵犯过,而你们看他,他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

  玛丽没有一点避讳,这一点倒是让我感觉有点意思。玛丽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嘴一撇说道:“你的妄想症似乎并没有帮助我们找到凶手。”

  我耸了耸肩,然后说道:“如果说在他下手之前,有人提前动了手。”

  邵组长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两个别斗嘴了,干正事,先把他带回去审审。况且,凶手和这个流浪汉到底是怎么离开现场的,为什么都没有脚印呢?”

  说着,几名摇醒了依旧沉睡如猪的流浪汉。

  流浪汉起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那娘们在我肚子里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