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雨夜中的尸体
月半墙2020-05-13 14:302,935

  是夜,骤雨。

  “邵组长,你确定找那个小子没错么?”夹杂着暴雨拍栏的声音,我听到一个尖细的声音从走廊的一端传了过来:“确定是找他?他脑子有点问题啊,要不也不会被送进精神病院里面来啊!”

  皮鞋的声音在走廊中发出“哒哒”的声音,一名女子的声音传了出来:“吴梦,野路子出生,经他帮助破获的大案不少,只是……”

  “只是在一次办案中。”那名邵组长说话了:“他抓了自己,他认为自己是凶手。而实际上,真正的凶手直到现在还在逍遥法外。”

  护士补充道:“他有妄想症。”

  “组长,你觉得那件案子的真正凶手会不会是……”那名女子说道。

  “说不准。”邵组长说道:“我们还是去看看这个所谓的优秀的编外人员吧。”

  于是,这三个人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透过栏杆看着这两男一女,细细的打量着他们。声音尖锐的是一名精神病院的男护士,我没少和他打交道。另外两个人我没有见过面,,一个是四十岁的男人,一个则是而接近三十岁的女人。

  “什么案子?”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邵组长挑起眉毛看了我一眼,似乎对我很是满意:“玛丽,去办手续。”

  “这么快就决定了?”那护士依旧是不敢相信。

  邵组长看了一眼那名护士,点了点头说道:“我要找的人,就是他。”

  夜半。

  夏日的暴雨来得快去得快,可这场雨依旧没有要丝毫停下的样子。邵组长驱车,带着我和玛丽前往现场。凶手似乎特意挑选了今天,大雨几乎冲刷了所有的现场证据,除了,一具尸体。

  西郊有一条火车道,为了防止孩童在火车道旁玩耍,两侧都立了铁丝网,而在铁丝网的上端,一具女性的尸体正挂在上面。嵌入了铁丝网狭窄的缝隙中,使得尸体不会从铁丝网上掉落。

  整具尸体在疾风暴雨中左右摇摆,鞋子不时的拍打在铁丝网上,发出“蹬蹬”的好似人走路的声音,在两侧昏黄的路灯中,显得诡异无比。

  率先发现尸体的,是两名抢修电路的工人。突如其来的暴雨打断了附近的电线,唯恐电线挂在铁路上造成车毁人亡的局面,所以上面派他们二人冒雨前来抢修。当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漆黑一片。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时而响彻大地的惊雷,他们的手电筒在雨夜中范围小的可怜。两个人只能顺着铁丝网,一点一点的挪动身体,一寸一寸的检查着头顶的线路。好在电源已经切断,他们不用担心雨夜触电的危险。

  终于,他们发现了从中断裂的一条电线。这条电线挂在了铁丝网上,末端靠近铁道,万幸没有缠到铁轨上。两人用力将电线从铁丝网的里面拽出来,同时准备通报领导。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工人问道:“刘哥,你听见没,哒哒哒的声音,像是有人往这边走。”

  刘哥赶忙用手电筒左照右照,没有人。刘哥骂了一声:“别瞎说,这荒郊野外的,哪里有人……”

  可话音未落,刘哥也真切的听到了暴雨中“哒哒哒”的声音,这绝对不是下雨能发出的声音,可周围都是泥土地,什么人能在这种地面上发出“哒哒哒”的走路声,难道,有人在火车道上?

  刘哥刚想用手电筒往火车道左右照,可突如其来的一道闪电打断了他的计划。因为他看到,在离这里不远处的铁丝网,有着一具随风飘荡的尸体!两人吓得屁滚尿流,跑出去足足有千米后,惊魂未定的两人才报了警。

  看着依旧慌张的两人,我伸手拭去满脸的雨水,纵然穿着雨衣,可依旧挡不住这瓢泼的大雨。我蹲在地上,看着尸体的情况,没有血迹,没有残留物。

  更重要的是,没有脚印。在这种一踩一个坑的泥土地上,尸体的周围竟然没有脚印。

  离着尸体最近的脚印,也就是两名工人的脚印了,可这也有四五米的距离。那么,凶手究竟是如何将尸体挂在铁丝网的上端的,又是如何不留痕迹的离开现场的,而这里,又是否是第一案发现场?

  “看过现场了没?”邵组长问道:“我要让人将尸体弄下来了。”

  我点了点头。

  “把尸体运回去解剖……”邵组长看着这具尸体,随即又加了一句:“虽然凶手似乎已经率先将其解剖了。”

  我皱起了眉头,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我记得邵组长你有个未婚妻,是很厉害的,有专门为她订制的工具箱,能够在现场解剖尸体,她怎么没来?”

  邵组长叹了口气,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似得,最终叹口气说道:“这世界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到时候,这个箱子说不准会分配到你的队伍中。不说这个了,你怎么知道我是谁的?”

  “邵组长,加上一个玛丽。”我看了看旁边背着背包的女人,说道:“这么知名的组合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不过,为什么要找我帮忙,我可是有妄想症的人。”

  一旁的玛丽补充道:“自罪妄想症,亦称罪恶妄想。患者毫无缘由的认为自己犯下了巨大的罪行或者错误,死有余辜,应该受到惩罚。而你,却不一样,你并不是毫无缘由的妄想,你能够凭着想象找到凶手,推断出凶手的手法,似乎这些案子真的是你做的一样。”

  我摸了摸自己的头,有些疑惑:“所以那些人都不是我杀的么?”

  邵组长阻止了玛丽:“别逗他了,小心他又犯病了,总而言之,你说说你的看法。”

  住进精神病院也有几个月的时间了,每天无聊的生活让我感觉自己已经死了。我闭上了眼睛,在电闪雷鸣中,思考着到底谁是凶手。

  我最恨的就是女人,因为我被女人抛弃过。这个女人怀了我的孩子,但却不给我生下来,她离开了我,她说我就是个废物。从此,所有的女人我都恨。我的确是废物,我每天也只是靠捡垃圾为生而已。

  “凶手是个年龄大概在四十岁左右的流浪汉,他的头发很长很脏,他几乎没有什么时间与金钱去理发。他喜欢黑色,他的手指甲留着很长。”睁开眼,我对着众人说道。

  “这你都是怎么知道的?”玛丽看着我,有些不敢相信。

  “想象。”我笑了一声,然后说道:“我观察过了尸体,伤口参差不齐,显然不是锋利的刀具造成的。”

  邵组长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对其余人说道:“在全市的范围内找到这个流浪汉,如果是他杀的人,他没有能力逃出这个市!”

  邵组长摇了摇头:“雨水冲刷了太多的痕迹,不,应该说现场几乎根本就没有痕迹,否则,我们也不会找你来了。我看你呆在精神病院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如果你协助我们破获这个案子,我就捞你出来,怎么样?”

  “保证完成任务!”我赶忙敬了一礼。

  精神病院那简直不是我该呆的地方,虽然我的自罪妄想症并没有攻击性,每天也能到院子里去透气,可周围的人不是精神病就是暴躁的护士。有整天看着一块石头的,有整天吃泥土的……当然也有精神扭曲的关在里面,只不过我还没有几乎接触。

  “不过话说回来。”我叹口气对邵组长说道:“现在依旧没有办法确定第一现场在哪里,也不知道凶手离开的手法。”

  “只要抓住流浪汉,一切都好说了。”邵组长说道。

  说话间,一辆火车的光线由远及近,发出轰隆隆的声音于两道铁丝网中快速试驶过。邵组长看着驶过的火车,若有所思。火车,铁丝网,断裂的电线,消失不见的脚印,流浪汉,这个案子,有趣。

  “尸检报告出来了!”这个时候,有人喊道。

  “拿来!”邵组长喊道。

  一部手机出现在了邵组长的手机里,他皱着眉头仔细的看着,良久,他开口说道:“这里是第一现场,这女人死亡不过两个小时左右,我们赶到这里要用一个小时,工人们发现尸体并报警至少也有三十分钟,也就是说……”

  “他们发现尸体的时候!”我接着说道:“凶手就在现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