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死亡的真凶
月半墙2020-05-13 14:303,221

  死者名叫罗忠成,今年二十二岁,是死者罗勇军的儿子。他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家中,根据尸检的报告显示,他是那个雨夜死亡的,死亡时间大概在清晨五点到六点左右。

  牵扯到了那个东西,这件事情就又上升了一个等级。主要的问题是,罗忠成从什么地方得到的,他以前是否有这个习惯。他回到了家中,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短短一个雨夜,为何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其实只要仔细分析,就能够得出罗忠成就是凶手的推论。首先,火车道两侧有通道的事情,绝不是普通人知道的,罗忠成和父亲罗勇军虽然关系不好,可毕竟是父子,接近二十年过去了,罗忠成知道有通道的事情和知道电闸控制的是一整条路灯的事情是理所当然的。

  其二,如果杀人的是罗勇军,那么他不必费尽心思要将尸体扔到火车道内。罗勇军有唯一一个门的唯一一把钥匙,他完全可以通过铁门将尸体抛到火车道上,而不用费尽心机利用电线。

  其三,两名电工所听到的“蹬蹬蹬”的声音其实是罗勇军敲打火车道的声音,罗勇军是在检查火车道的时候遇到的现场。按照时间来看,他本不应该现在就回来,我们推测,是因为路灯熄灭的原因,使得罗勇军提前回到了附近。

  其四,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罗忠成或许做梦也不会想到飞快掠过的火车上,有人看到了他抛尸的一幕。我们找了一张罗忠成生前的照片,让小刘把照片发给报案人,看看是否和她看到的是一个人。

  很快报案人确定了这个事实,罗忠成就是当夜的抛尸人。

  只是我们虽然找到了凶手,可凶手却死了。

  小刘摇摇头说道:“这案子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如果报案人能早点提供线索,我们或许早就怀疑到罗忠成的头上了。可又说回来,你们就算是没有报案人的线索,估计也猜到真凶是谁了,厉害。”

  小刘夸赞了我们一番,接着说道:“不过这罗忠成也是落得了这么一个下场,也不知道父子两人在下面相聚,这罗勇军到底会怎么看待他这个儿子。他这是活生生的把自己的父亲溺死了,不孝啊。”

  眼见小刘越来越生气,我说道:“小刘,你有没有想过,其实罗勇军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了?他是故意送死的?”

  “故意送死?”小刘摇摇头:“这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耸了耸肩,然后说道:“我是孤儿,对于亲情有时候我不太懂,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罗勇军要带着白酒来到通道,为什么罗勇军要写写画画。记不记得我们在他的工作簿上看到的日记,他说一切都是他自己做的。”

  “那你模拟的时候又说罗勇军要带着罗忠成自首。”小刘显然糊涂了。

  “我的确是这样模拟的。”我说道:“我猜测罗勇军的确这么说过,他这样做,只是希望儿子能尽快决定杀了自己罢了。罗勇军不懂得教育,罗勇军这个人太懦弱,可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有一个身份——爸爸。”

  是啊,从罗勇军的日记上能看出来,这个铁道工务实实在在的怂了一辈子,妻子和人跑了,他屁话都不敢说,儿子动手打自己,他也不敢动。可在这个雨夜,罗勇军爆发出了自己所有的智慧和勇气。

  像是积攒了一辈子似得,罗勇军一次性的都用完了。他消除痕迹,他伪造日记,他故意让儿子把自己灌醉,他故意死在通道里。这样的勇气和智慧,没有几个人能做到,而且是在短短的两个小时之内。

  不知道他会不会在死的时候,想起自己最勇敢的那次,他对着一辆辆驶过的火车大喊。

  只是罗勇军不会想到,自己死亡短短两个多小时后,他的儿子就去找他做伴了。

  罗忠成的尸体被运走了,通过一系列的走访和调查发现,罗忠成从来没有不良习惯,相反,罗忠成看起来很壮实,否则也没有能力爬上电线杆,没有能力抛尸了。

  也就是说,他没什么经验,不然也不会死。那么问题就来了,这到底是谁的,罗忠成又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邵组长说道:“总之来源的事情先放一放,我们之后再调查,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先把雨夜掏尸案结案,然后再调查这件来源的事情。对了,吴梦,案子还没调查清楚之前,你就说罗勇军不是凶手,你怎么敢确定的?”

  我叹口气,然后说道:“不知道你们是否认真的看过罗勇军的第一本工作簿,上面一丝不苟的详详细细的记载了每天的铁轨的状况,而且,你们知道为什么这铁轨两侧都立起了铁丝网么?”

  众人都摇了摇头。

  “因为罗勇军。”我说道:“前几年频繁发生了火车撞人事件,罗勇军见得多了,就和领导说建立铁丝网,防止孩童们误入火车道被火车撞死撞伤,领导们也害怕再出事,就同意了,铁丝网就这么立起来了。”

  众人恍然大悟,玛丽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原来罗勇军提出的要建立铁丝网,也是,害怕别人出事的罗勇军,又怎么会去杀人呢?罗勇军真的是一个好人。”

  “他真的是一个好人?”我并不赞同玛丽的话:“我搜集了近年来被火车撞死的受害者的资料,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近年来这个路段一共发生了三起被火车撞亡的事件。”

  “这三起事件都有一个共同点。”我环顾四周,淡淡的说道:“这三名都是女性,而且都是十八到二十二岁的女性。你们觉得事情是不是有些蹊跷,难道这些都疯了?这么大的人了还一个个往火车道上跑?”

  我的话让玛丽和邵组长都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们似乎意识到了我到底想和他们说些什么,每个人的脸上都不自然。玛丽咳嗽了两声,然后缓缓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这些人都是……”

  “没错,罗忠成一定不是第一次杀人了。”我笑着说道:“只是现在死无对证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很早之前,罗忠成就开始这样做了。他利用通道杀人,然后将尸体放在火车道上。”

  “接着,火车就会把尸体撞成碎片,四散散落在火车道附近,罗勇军的任务,就是清理这些烂尸体。”我叹口气:“后来,罗勇军觉得任由儿子这样做不好,于是申请加了铁丝网。”

  我耸耸肩:“只是罗勇军没有想到,铁丝网阻挡不了自己的儿子。”

  所有人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玛丽摇了摇头对邵组长说道:“这个精神病真有点你年轻时候的样子,不不不,我是说他对细节的把握和推理能力,像极了十年前的你。”

  邵组长说道:“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我们准备结案的时候,之前派到那个山村里的一队也有消息了,张慧果然还在那个山村里,只不过她已经成了四个孩子的妈妈了,孩子们的爸爸到底是谁,谁也不清楚。

  张慧见到他们的时候,先是破口大骂了,骂出了所有的脏话,最后才一把瘫倒在地,哭着对他们说道:“你们怎么现在才来啊!”

  邵组长觉得这些细节都应该写进结案中,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然后他对小刘说道:“对了,那个报案人叫什么名字,我们要好好的感谢她,如果没有她,我们估计没有这么直接的证据,说不定还要多忙活几天。”

  小刘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去问一下啊。”

  过了一会儿,小刘走了回来,他的脸扭曲着,他的眉毛向下掉着。

  “你咋了?”我笑着揶揄他:“出去了一会儿你就中风了?你该照照镜子看看你这表情。”

  小刘说道:“我说吴梦,我说了这个名字,你们要是表情不变,我当时从六楼跳下去。”

  “到底谁啊?”我说道。

  “刚才我去问了接线员,她说那个报案人自称自己叫做张旭彤!”小刘加重语气又喊了几声:“她说她叫张旭彤!”

  小刘的话说的不错,听到了这个名字,所有人的表情都和吃了翔一样。张旭彤,张旭彤报的案?难道有鬼?张旭彤不是被罗忠成杀死了么?难道是同名同姓?

  一连串的问题在我脑海中炸开。

  “快,快去拿那具尸体的尸检报告!”邵组长对小刘说道。

  小刘的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关于雨夜掏尸案的女尸尸检报告就被我们拿在了手里,邵组长细细的看着,良久才说道:“根据骨龄的检测来看,这名女人的年龄在二十岁。”

  “就算当年上大学的张旭彤才十八岁,那么四年过去了,张旭彤至少也二十二岁了,也就是说,这死了的根本就不是张旭彤,我们都被之前的那个流浪汉带到沟里面去了!”我无奈的说道。

  “那,那死的到底是谁?”小刘尴尬的看着我们。

  我沉思了片刻,说道:“记得那几天有人报失踪人口案么?你还唠叨说人手都不够了?”

  “难道是其中一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