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模拟
月半墙2020-05-13 14:303,038

  这位的无心之言,给了我和邵组长一个新的方向,或许能解开四个疑点中的几个疑点,只是现在天色已晚,现在要验证我的这个想法或许有些危险,我只好提出明天再来一次的要求。

  返回的路上,邵组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搭话,玛丽则是在旁边不断揶揄我的精神病的事情,似乎非要报之前那喝尸水的仇。邵组长突然问了我一个深奥的问题,让我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邵组长问我:“我知道你一直很向往,只是由于身世问题,你没有办法,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想呢?”

  玛丽听到了邵组长的话,耸耸肩说道:“身世问题,他有什么身世问题?”

  邵组长和玛丽说话的时候,从来都是和颜悦色的,这次他难得严肃了一次:“玛丽,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先别问。”

  玛丽撇了撇嘴不说话了,似乎有些生气。看着三十岁的女人了还和小姑娘似的,我也不知道那位传说中的教练到底是看上了玛丽哪一点,才有勇气能够和她结婚。

  我摆了摆手,说道:“我的身份没什么好隐藏的。我的父亲被抓了,一岁的时候,我妈把我扔在了门口就跑了。可笑的是,我妈竟然找错了地方,那里根本没有我爸。”

  我自嘲的说道:“所以我至今不知道我到底是谁的儿子,我爸妈到底是谁。我十八岁之前,是在那地方长大的。”

  听到了我的话,玛丽张大了嘴,似乎不敢相信我的身世。其实我也习惯了,从小就被叫做没爹没娘的孩子,直到十八岁成年后,才让我一个人出来闯荡。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邵组长放开方向盘,点燃了一根香烟。

  这个问题我不知道答案,我也没有办法回答。我从小面对的都是些什么家伙,按照这个尿性,我长大应该也是其中的一种,可为什么我会想做这个呢?

  这是个深奥的问题,我实话实说:“现在我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邵组长抽了一口烟,笑了:“我年轻的时候也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现在呢?”我追问道。

  “有人天生喜欢隐藏在黑暗中,有人天生就喜欢在黑暗中寻找光明。很幸运的是,我是后者,你呢?”邵组长回答道。

  “我一半黑暗一半光明。”我挠着头说道。

  邵组长似乎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回答,他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一眼:“亦正亦邪?有点意思。”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洒在大地照亮一切的时候,我们已经再次来到了铁丝网的这一端。今天我要试验下我的猜想是否正确,我要进行一次模拟。告诉了邵组长我的想法后,邵组长同意了。

  我负责扮演凶手,玛丽负责扮演张旭彤,邵组长负责扮演罗勇军,而谷琛则是负责扮演李存壮,那两名发现尸体的电工也被我请了来。

  我告诉他们,一切都按照雨夜那天的情景进行,时间轴制便按照李存壮与罗勇军笔迹重合的部分算。

  我此刻正站在简易屋子门口,接着昏暗的灯光,我看到了一个女人,我笑了笑,随手拉下了电闸,有趣的事情发生了,所有的路灯都熄灭了。

  玛丽吓了一跳,却没有惊慌失措,而是继续往前走去。

  我钻入了通道,到了玛丽对面的铁丝网外面。然后,我在对面一路狂奔,先于玛丽。我钻入了另一个通道,来到了女人的铁丝网处。我揭开木板观察着玛丽,终于,玛丽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一抓住了玛丽的腿,把她拽了进来。她大叫,可有雷声掩护。

  谷琛远远的跟在玛丽后面,可现在突然跟丢了玛丽,他心中骇然,此刻正左右查找玛丽。

  我和玛丽在通道呆了十分钟左右,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将玛丽抬了出来。我先在泥地上放了一块木板,然后般了一把椅子,我想将尸体扔到火车道上。可椅子还是太低,我扔不过去。

  然后我想了一个好办法,我先爬上电线杆,将电线剪断,一条缠在玛丽身上,一条扔到了铁丝网里面,接着我将铁丝网里面的电线顺着铁丝网孔掏了出来,捆好,这样,一个跨在电线杆和铁丝网上的“桥”就修好了。

  我没办法用三根手指在狭小的铁丝网空隙中爬到铁丝网上端,除非我不想要自己的手了。但我可以利用这个做好的桥爬上去,并开始拽起捆着玛丽的另一条电线。当然了,活人玛丽不怎么配合我。

  当我爬上去后,有些累,我便将玛丽的手硬生生的塞入了铁丝网的空隙中,使得她不会掉下去,当然了,我自然没有敢对玛丽这样做。然后一个闪电照亮了夜空,站得高望的远,我看到谷琛正往这边走来。

  我吓得顾不得什么,慌不择路的竟然跳进了火车道上,这下如果没有钥匙,我不可能出去了。这一长段铁丝网只有一个门,这个门就是简易小屋的后门。

  谷琛离我很近了,我一动不敢动,趴在铁道上,然后,我看到了这辈子都无法忘怀的一幕,确定谷琛走了之后,我缓缓的站了起来。我必须出去,将尸体藏好。

  好在谷琛走了,我将捆在铁丝网的绳子解开,想要拽着绳子爬出去,可我刚刚解开绳子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蹬蹬蹬”的声音,这声音在漆黑的雨夜里着实渗人。

  “没错!我们在夜里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两名电工喊道。

  我吓的松了手,然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他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然后指了指外面不远处的两点亮光。他将那把椅子轻轻的推到,椅子掉在泥土中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然后,他带着我回到了简易小屋,然后又带着我进入了隧道。那两个手电筒早已经消失了,两名电工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将绑在玛丽身上的电线解开,他将木板和椅子收了起来,埋在了槐树下。

  然后,他坐在桌前写写画画,之后,他告诉我,拿上白酒,跟我走。

  我们来到的时候,能清晰的听到上面有鸣笛的声音,来的真快。

  我们在通道中喝酒,我一瓶他一瓶,然后他说:“我要带你去自首。”

  我慌了,我不自首,他们应该不知道人是我杀的,找不到我。对了,这个人不会喝酒,酒量根本没有我大,如果我能将他灌醉的话,他一定会淹死在这个通道里,到时候就没有人知道是我杀的人了。

  他的酒量真的次,我们一人一瓶将所有的白酒都喝进了肚子里。他倒下了,淹没在了只有小腿深的水中。

  我走了,我作案的时候带着手套,他们找不到我。

  倒下的人是邵组长,不,应该说是罗勇军,那么我是谁呢?

  这个答案很简单。

  就在这个时候,邵组长接到了一个电话,挂断后,邵组长说道:“我们接到了一个外地电话的报案,报案人是一名女性,她说自己在坐火车的时候,看到了令人恐惧的一幕。”

  “那是夜晚了,众人都昏昏欲睡,她被大雨吵醒,于是掀开窗帘想看看雨到底有多大。可她却看到的是,一个年轻人扛着一个女人站在铁丝网外,此刻他正不断努力着想将女人扔到火车道上……”

  邵组长继续说道:“这名报案人对着地图找了好久,才搞清楚这件事情应该是发生在我们这个市……”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心中的这个人是不是他,只要将他的照片发给这个知情人就好了。

  “对了。”我问道:“那白酒瓶子有什么发现?”

  小刘说道:“我刚想告诉你们,一半白酒上面有指纹,和罗勇军吻合,一半却没有指纹,不是被人故意抹掉了,就是那个人带着手套。”

  我打了一个响指,然后对众人说道:“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邵组长摇了摇头,说道:“这样的案子我遇到的太多了,查清楚罗勇军的家庭住址,我们准备逮捕凶手。”

  当我们查清楚了罗勇军的家的时候,我们开始实施了逮捕。可当我们将罗勇军的家门推开的时候,最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一个人倒在地上,似乎早已经没有了呼吸,而旁边的桌子上,有几包东西。

  邵组长率先走了上去,用手捏了捏桌子上残余的东西,然后眉头一皱,回过头来露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他说道:“我们,可能遭遇大案子了。”

  “这东西是?”我吃了一惊。

  邵组长点了点头:“就是那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