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小影受罚
弥砂2016-12-06 19:104,389

  又过了几日,邀请的各大门派纷纷到齐,这时候,风千影才感觉到万府果真是大,如若是万华门主办武林大会,应该是装不下那么多的人的。人一多,小姑娘的心思就野了。她今天去峨眉看看那里的尼姑究竟是何模样,明天又去看看崆峒看看那里的弟子被七伤拳伤的是何模样。她对所有耳闻而没有亲眼目睹过的事情都很好奇。比如美女剃了光头是不是还是美女,又比如怎么会有人去练那伤人又伤己的七伤拳。可以想象的是创造出七伤拳这种功夫的人一定是一个慈悲为怀,有仇报仇的人。

  不过那些偷窥别家门派的事情不是她一个人热衷的。她在峨眉派所在的客房院落外遇到了和她有相同癖好的姑娘,名叫天问。天问也是相思门的姑娘,她是被父母家人族人遗弃,所以才被相思门收留的。风千影左看看,右看看,怎么也想不通她那么漂亮的姑娘,也没有缺胳膊少腿的,怎么会被她家人遗弃呢?风千影好奇地问她,天问只是笑笑,然后转移了话题。风千影知道她不愿意告诉自己,便没有追问,之后的两个人就一直一起去偷窥其他的帮派,中间还被发现过几次,不过所幸她们两个跑得快,没有正真被逮住过。而那些帮派的人却惶惶不安,以为是有魔教的人潜进了万府,纷纷向万爷说起这件事情。万子鱼立刻把矛头指向了落桑宫。洛倾城可是不愿意受冤枉的,立刻带着所有的弟子来到大殿,要他们一一禀报自己这几日何时在何地,与何人在一起,做了什么,大多都有人证明他们当时是出去了,或者是安分地在自己的院落里呆着的。

  洛倾城临走时对万爷说道:“万爷,您想让一条鱼变成龙是好的,可是并不是所有的鱼都是金龙鱼。您说是也不是?”

  万爷道:“劳洛宫主费心。子鱼是不是金龙鱼,他日定能见分晓,宫主不觉得现在断言为时过早吗?”

  “好啊,那倾城就拭目以待了。”

  洛倾城凤目一转,扫过了万子鱼。万子鱼只觉得浑身都烧了起来,愧疚不已。

  这时候,风千影和天问从门口走了进来。风千影一副犯了错害怕的模样,天问倒是坦然的很,昂首挺胸地走了进来。这一看,就让人觉得是天问抓到了犯了错的风千影,押她来道歉的。

  “原来是你这个妖女!”万子鱼顿时又来了精神,把矛头转向了风千影。

  风千影自知犯了错,老实得很。天问依然昂着头,瞟了万子鱼一言,说道:“就你这样的脾气性格,怎么可能是金龙鱼。我们不过是好奇各大门派,所以去看一眼罢了。都是在江湖里打滚几十年的人了,居然还那么草木皆兵,真是笑话。难不成是你们怕了他们魔教不成?”

  天问说这些话的时候,风千影一直扯着她的袖子让她不要再那么说了,可是天问却不理会,继续说着这些对武林前辈大不敬的话,最后还甩开了风千影的手,说:“你这么害怕做什么,不过是看了几眼罢了。哪里有见不得人的,你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风千影摇摇头。

  “这不就好了。”天问不是来道歉赔罪的,而是来宣告的,“虽然我和千影偷看是不对,但是小孩子的好奇心嘛。想来各位老前辈应该不会计较的。不过恕晚辈冒昧,你们这样也未免太过胆小了。”

  洛倾城听着天问说的话,越听越喜欢,越听越觉得天问应该来魔教。而万爷则是对天问说:“天问姑娘,念在你们是小丫头,我们不与你计较。但是你们相思门未免太没有规矩,这些江湖前辈也是为了你们这些后辈的安全着想,是你可以这般无礼教训的吗?而且,教训地也太没有道理了。你年轻不懂事,我们不与你计较,你们回去吧。”

  风千影在万府的时间长,也一直很敬重万爷。见万爷动怒,她立刻道:“请万爷和各位前辈息怒,天问姐姐并没有恶意的。”

  万爷风千影态度诚恳,所以对她也慈眉善目了一些。

  “风姑娘,你赶紧回去找你师兄吧。他似乎在找你。”

  “是嘛!”风千影的眼睛立刻就亮了,然后对他们说,“那小影就告辞了。”

  天问也告辞,和风千影一同离开。

  天问对于风千影刚才的态度很不屑,说:“不过是看看而已,你那么低三下四地道歉做什么?那些所谓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其实是最最糊涂,最最会草菅人命的!”

  风千影不知道天问为何对老前辈有那么大的怨念,猜想与她的身世有关,所以没有多问,只是回答着她的问题,说道:“我们当然做错了。其实我们就应该光明正大地去看,免得他们说三道四的。”

  天问“噗嗤”一声就笑了,还对风千影道:“有理有理,千影说的有理。下次我们就那么办!”

  天问和风千影嬉笑着,忽然听到衣衫轻拂过花草的声响。风千影回头,立刻迎了上去:“师兄,你怎么出来了?”

  “你闹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能不出来。”

  风千影受宠若惊,说道:“小影就知道师兄还是很关心小影的!”

  天问站在原地,冷言冷语:“你果真如花影当年一般,我且告诉你,这样被一个男人牵着鼻子走,最后吃亏的,可是你自己!”

  风千影转过来,认着地对天问说:“天问姐姐,你们不能因为一个男人而抹杀所有的男人。小影儿时也是被家人抛弃,这才去了万华门的。这只能说明我的家人不是善人,不能说所有人的家人都不是善人啊。”

  天问沉默片刻,道:“你说的有理,但是我说的也不无道理。如果没有花影这前车之鉴,我是不敢这么说的。可是你现在的情形和当年的花影简直是一模一样,你让我如何放心。”

  风千影呢喃:“花影姐姐也是这么说的……”

  “小影。”

  凌听雨只说了两个字,风千影便立刻把花影和天问所说的话抛诸脑后,屁颠屁颠地跑到凌听雨的跟前, 比哈巴狗还像哈巴狗。

  “这位姑娘。”凌听雨上前一步,挡住了风千影的大半个身子,道,“小影是我的师妹,是我万华门的弟子,以后她如何,不劳烦姑娘担心。”

  天问冷哼一声,道:“随便你,和我有什么相干。”

  风千影看着天问负气离去的身影,突然觉得有些愧疚。虽然她不同意天问她们的观点,可是她们也的确是为了她好。

  她有些委屈地对凌听雨说:“师兄,你不应该这么和天问姐姐说话的,天问姐姐一定生气了。”

  “气便气吧。我还没有教训你,你反倒是先教训起我来。你这几日跟着相思门的人越发顽劣,我罚你今晚不许吃饭,再在院落门外扎两个时辰的马步。”

  “啊?”风千影望天,“可是师兄,看着天气,一会儿便要下雨了呀。”

  “不给你个教训,你如何能记住呢。快去吧,还能少淋些雨。”

  “是。”风千影噔噔噔跑了出去,在凌听雨交代的地方扎起了马步。齐珠珠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何况就是她向凌听雨告的状,还夸大了许多。

  她拿着戒尺一下一下地敲打着自己的手心,慢慢踱到风千影的面前,说道:“小师妹,你这般顽劣,让师姐着实忧心啊。”

  风千影扯了扯嘴角,说道:“多谢师姐挂心,这一会儿就要下雨了,师姐还是早些回屋,免得泥水脏了师姐的新衣。”

  “不怕不怕。”齐珠珠拿着戒尺在风千影眼前晃了晃,说,“这不是还没有下雨吗?再说了,教导师妹也是我这个做师姐义不容辞的责任。淋点雨算得了什么呢?”

  风千影知道这次自己是逃不过了,便问她:“那齐师姐要如何教导小影呢?”

  齐珠珠朝她笑了笑,没有说话,反而是把刚才拿来恐吓她的戒尺藏进了袖子里,然后退了一步,乖乖地站在一旁。风千影看得莫名其妙,随后,凌听雨就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中。

  原来如此。

  “大师兄好,事情都解决了吗?”齐珠珠热情也乖巧。风千影偷偷翻了个白眼,别过了头。

  “嗯。早些回去吧,不要和她一起淋雨。”

  “师兄先回去吧,我还想多陪陪小影。”

  风千影好想跳出来撕破她虚假的嘴脸啊,可是不行,这样只会对自己不利。

  凌听雨点了点头,进屋了。齐珠珠待他走远,就再一次抽出了她的戒尺,对风千影笑道:“现在,师姐可要好好教导你喽。”

  风千影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后腰传来一声巨响,一阵剧痛传遍风千影的全身。

  “腰挺直,你连马步都扎不好,可要怎么学武功?”

  风千影咬牙,暗骂齐珠珠下手竟然那么狠,紧接着,胳膊、大腿、小腿都接连被戒尺狠狠地敲打。风千影倔强,不愿意示弱,咬着牙关不出声。

  齐珠珠摸摸戒尺,笑着说:“师妹好乖啊,以前为什么不见你那么乖啊!”

  凌听雨正透过窗子看着这一幕。贺宇言走到他身边,问道:“你就不去阻止吗?”

  “这样她才能记得教训。”

  “可是珠珠她下手也太重了一些。”

  “这世界就像这个万府,我们万华门也不过是其中一隅罢了。我们能护她一辈子吗?”

  贺宇言终不再言语,站在一旁和他一起看着。

  风千影一直没有吭声,齐珠珠便越大越重,光是听都觉得肉痛。

  已经可以尝到嘴巴里的血腥味了,被自己咬出来的。终于,昏暗的天空终于传来雷声轰鸣,风千影这才开口,道:“师姐……快些回去吧……这会儿是真的……要下雨了……”

  齐珠珠这才抬头看了看天,收了戒尺,对她恶狠狠地说:“最好让雷直接劈死你!”

  风千影“呵呵”地笑,齐珠珠只觉得她有些封魔了,赶忙跑了进去。其实,风千影只是在想:在劈死你之前,雷怎么也劈不了我。

  没一会儿,天空就落下了豆大的雨。雨是水,是软的,可是这么一颗一颗接连地落下来,还是打地风千影生疼。她觉得自己就是一块石头,会被这雨水给打穿。摇摇晃晃的身子越发觉得站不住,可是现在才过了一个时辰,而且最要命的是,现在刚好是晚饭时间,风千影眼睁睁地看着万府的仆役端着一盘盘精美的菜品从自己眼皮底下过去了,闻着那饭菜香,她只觉得肚子更饿了。

  秦情透过那瓢泼的大雨,看着风千影颤颤巍巍的身影,有些不忍。

  “爹爹,不如喊小影进来一同吃饭吧。”

  “不行。”凌听雨异常坚决,“你若这样偏帮着她,宠溺着她,她日后只会更加有恃无恐,等她真的捅出了大篓子,你负责吗?”

  “就是,大师兄也是为了那死……为了小影好,况且只还有一个时辰了,挺一挺也就过去了,总归不会饿死的。姐姐就不要担心了。”

  “可是……”

  “吃饭吧。”

  秦晋一句话终结了话题,让亲情再无机会帮风千影求情。秦晋也不忍的,可是凌听雨说的极是,不能再那么宠着她了。

  风千影的耳边只有哗啦啦的雨声,脸上已经湿透,雨水流进了眼睛里,很难受。突然,一把伞替她这住了这瓢泼大雨,她抬头,看见了面色不善的天问和满脸微笑的花影。

  “吃吧。”天问表情僵硬地把饭盒往风千影怀里推,风千影在扎马步,不能乱动,也就没有接下饭盒。

  “你倒是拿去啊!”天问有些着急了。

  风千影笑了笑,满怀歉意地说:“对不起啊,天问姐姐,还有花影姐姐。小影……我不能吃晚饭的,还请两位姐姐把这饭菜拿回去。”

  花影劝道:“你理他作甚,这是我们给你的,又不是他给你的。”

  风千影摇头,说道:“真的不行,师兄很生气。”

  天问一把夺过饭盒,道:“不吃就不吃,你求着她做什么,又不是我们饿肚子!走!”天问拎着饭盒,撑着伞转身就走。花影和风千影一同暴露在了大雨之中。花影立刻去追天问,骂道:“你这样对我做什么,我又没有惹你。”

  风千影看着她们的身影在雨幕中远去,不由自主地弯起了嘴角。

继续阅读:第十章 结下梁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成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