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场至第六场
史壮宁2016-12-09 18:132,108

  淡入

  第一场 狗蛋家大门口

  夜

  外

  一弯新月,朦胧的村庄。

  第二场 狗蛋家的卧室 夜 内

  木地板上整齐地放着一大堆百元面值的成捆的钱。

  两只正在飞快地点钱的肉乎乎的手,手抬起来把大拇指伸到舌头上醮了些唾沫,上下不断移动的喉结。

  一张胖脸,油腻腻的,额头上有汗,有两滴快流到脸颊上,被一条飞速而至的毛巾抹了一把,毛巾被扔在地板上。

  点钱的手势很灵活,每数完一摞,就拿起一根纸条,像银行职员一样把钱熟练地捆好。

  粗壮黝黑的后背。他坐在地板上,小背心,红色大裤衩,两条肥硕的腿,一只脚上套着袜子,另一只光着,很肉的大脚板,大脚趾自在地转动着。

  这就是主人公狗蛋,此时他抬眼看了看对面坐着的他的老婆。

  老婆桂花是个白胖子,穿着一条大红睡裙,两条腿盘着也坐在地上,几乎要把睡裙撑破了,她头发高高地盘着,脸上贴着一张面膜,只露出眼睛部位的两个黑洞,看着像个熊猫,她用手小心翼翼地摸着那一堆点完的钱,眼睛从面膜的黑洞里欣赏地看着狗蛋的动作。

  “呀!比储蓄所的人点得都快!过瘾了吧?哎!多少了?”桂花轻推了狗蛋一把。

  “八十了!”狗蛋头也不抬,说:“啧!别问,一问就数错了!”说着就数糊涂了,他歪着脑袋咽了一口唾沫,瞪了他老婆一眼,把手里的一叠钱又从头开始数。

  桂花撇着嘴,说:“干啥不好,就爱数个钱,也不嫌累!”

  这时候,外面突然响起重重的敲门声,还有混乱的狗叫声。

  狗蛋迅速站了起来,桂花本能地也拿起了两摞钱,也紧张地站了起来。

  第三场 狗蛋家门外 夜 外

  有人扣动大门环,“当当”的声音夹杂着狗叫声在黑夜里分外刺耳。

  一个黑影倚在大门上静听。

  听了一下,他开始扯着嗓子大喊:“狗蛋!开门!包狗蛋——”

  狗叫声更响了,狗蛋家的门楼上也传出了一条狼狗的叫声,这个人有些吃惊地抬头看了一下,门楼上的狗正伸着脖子冲着他狂叫。

  “妈的!这是人窝还是狗窝?”

  他倚着门口的石狮子停了一下,又跨步上前,用手使劲拍门环,接着高喊:“狗蛋!我知道你在家哩,狗蛋——!”

  里面狗叫得更凶了,能听到狗爪子在门上扑抓的声音。

  第四场 狗蛋家卧室 夜 内

  卧室墙的中央挂着狗蛋夫妻补拍的婚纱照,两个胖子挤在一起。狗蛋穿着一身白色西装,打着红色领带,带着白手套,她的胖老婆桂花穿着洁白的婚纱,像个北极熊一样伏在狗蛋的肩膀上,狗蛋笑得很僵硬,他老婆的笑容更假,一看就是经过设计摆出来的姿势。

  狗蛋和桂花站在这张婚纱照的下面,一脸凝重地对视着。

  狗蛋仰脸又听了一下:“好像是金猴,这家伙来干什么?”

  “狗蛋——包狗蛋!我是金猴,你在家吧?”金猴的喊声夹杂着狗的叫声从外面传进来。

  “真讨厌!”桂花气恼地把手里的钱扔在钱堆里。

  狗蛋转过身把床掀起来,命令桂花:“把钱收起来,快!快!”

  桂花马上伏下身子,又是捧,又是抱,手忙脚乱地把钱往床下面的柜子里扔。

  床下面的暗柜里还码着一捆捆崭新的百元大钞。

  第五场 狗蛋家大门口 夜 外

  金猴低声咕噜了一句:“狗日的狗蛋,连门都不给开!”他再一次扯着嗓子喊:“狗蛋——狗……”

  狼狗的叫声突然停了,门楼上的灯亮了。“哗啦”一声,大门上探视口的拉开了,狗蛋肉泡泡的眼,眼睛里放着寒光。

  “狗蛋,我知道你就在家哩,这么早就跟桂花日鬼上了?”金猴边说边蹭到了门前,挤眉弄眼地问。

  狗蛋很不客气:“狗蛋也是你叫的?”说着就要关上探视口。

  金猴一把摁住了狗蛋的手,抢着说:“别关!包文学!包大哥!包总,哦,包总统!我有事,真有事!急事!”

  狗蛋停住手,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金猴期期艾艾地:“包大哥,我想买四轮跑运输,可是还差点钱……”

  狗蛋一脸不屑:“你上回借的钱还没还吧?”

  “那鱼塘不是发大水给冲了嘛!这回跑运输挣了钱,我新账旧账一起还你!”金猴一脸苦相。

  狗蛋跟着冷笑。

  金猴:“包大哥,好我的哥哩!你总不能让我给你跪下吧?”说着作势欲跪,却用眼睛瞟着狗蛋的脸色。

  狗蛋不耐烦地:“去去去!像什么样子!这儿只有一千,你要用就拿上,不要就算了!”

  金猴忙不迭地答应:“要!要!要!”

  第六场 狗蛋家客厅

  夜

  内

  客厅很大,一个超大的液晶电视唱着蒲剧。

  狗蛋回到屋里,用脚把门勾上,腆着脸谨慎地看着桂花的脸色。

  桂花把面膜摘了,露出了两条像括号一样的细眉,她恶狠狠地盯着狗蛋一言不发。

  狗蛋讪笑着解释:“他是个亲戚,也没有借多少……”

  桂花剜了狗蛋一眼,自顾自地往脸上抹着什么东西。

  “桂花?”狗蛋蹭着坐在了桂花的身边

  桂花看也不看他,黑着脸用屁股恨恨地顶了一下狗蛋,狗蛋就顺势装着倒在了地上,装着一脸委屈。

  “亲戚?!今天这个三千,明天那个五千,你说这日子还能过吗?”桂花越说越气,一把把头发上的卡子拽了下来,头发散乱下来披到了肩上,“我看你是把苦日子都忘了?那时候谁把你当亲戚?十块钱你都借不上!”她胡乱用手把头发捋了几把,还是不用正眼看狗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狗蛋老板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狗蛋老板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