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场至第五十四场
史壮宁2016-12-12 09:174,079

  第四十五场 狗蛋的豪华办公室 日 内

  狗蛋夹着一个手包进来,走到一个超大的老板台前面。

  狗蛋坐下,顺手开了电脑,在里面点出了“连连看”的游戏,兴致勃勃地玩起来。

  桌上的电话响了,狗蛋伸着脖子看了看号码,没有接,继续玩他的游戏。

  一会儿手机又响了,接起来是一个南方发音的女声:“喂?是包总吧?我是小姚啊,说话方便吗?”

  狗蛋说话的声音马上也柔和了,用上了他的极具地方特色的普通话:“小姚啊,方便方便!就我一个人。”

  “人家天天都想你啊!多长时间了,包哥,也不来看我!”小姚的声音足够嗲。

  狗蛋听得很舒服,美得他眯起眼睛,声音也跟着嗲起来:“我也在天天想着你啊,也是忙……唉!没办法啊!”

  小姚:“讨厌!包哥,不要学人家说话嘛!”

  狗蛋:“说正经的,找包哥有什么事?”

  小姚:“没有正经事就不能找包哥啊?”

  狗蛋忍住笑:“不正经的事更好啊。”

  小姚:“包哥,你坏!”

  狗蛋还在学小姚说话:“包哥哪里坏?”

  小姚:“包哥你什么时候来看我?人家想你了嘛。”

  狗蛋:“我忙完这几天就去见你,咱俩好好……谈谈。”

  小姚:“好好……对,谈谈!一言为定啊,包哥。我等你,再见!”

  狗蛋:“再见!再见!”

  狗蛋关了手机,自言自语:“哪里是想我?明明是想我的钱!小姚,小姚,你就是个小妖精!”

  狗蛋继续玩游戏。

  鱼缸里的金龙自在的游动。

  第四十六场 一间茶馆 日 内

  一张名片从桌子上推到了狗蛋的面前。

  名片上写着四个大字:私家侦探,大字的下面,写着这个私家侦探的名字:“崔朴田”。下面是电话之类。

  狗蛋看着崔朴田的名片说:“我最近右眼老是跳,还发现有几个人好像在跟踪我,你的任务是每天在我一百米外跟着我,调查跟踪我的那几个人的底细!”

  崔朴田侦探乍看上去就是个地道的河南农民,一脸的皱纹,看上去非常诚实,他接过了狗蛋推过来的订金,结结巴巴地说:“没、没问题!这点事情对我来说,再不能简、简、简单了!”

  狗蛋拿出手机,对着崔朴田的名片,拔通了他的电话,说:“这是我的电话,有情况随时跟我联系。”

  崔朴田看着自己手机不断点头。

  狗蛋装起自己的手机,随口喝了一口咖啡,然后强调:“早点下手,越快越好!”

  第四十七场 村小学 日 外

  雄壮的国歌声,学校正在升旗。

  国旗的下面站着百十个穿着统一校服的孩子,他们都神情庄严地举手敬礼。

  一个男孩子徐徐拉动手里的绳子。

  国旗在缓缓升起。

  狗蛋和校长并肩站在一起,身后还站着两三个老师,大家很严肃地看着国旗升入蓝天。

  狗蛋今天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头上打了不少啫喱水,二八分开的头发又光又亮。

  国歌声落下。校长走到了队伍的前面,开始讲话:“同学们!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也是个大喜的日子,学校经过一个假期的紧张改造之后,今天终于以崭新的面貌迎接全体同学们的到来!”

  孩子们热烈的掌声。

  “我们原来的校舍年久失修,已经属于重度危房,今天我们的二层楼已经拔地而起,图书室、电教室、学生宿舍全都建好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这一切,包括大家的书包、校服、文具都是由一个人免费为大家提供的,吃水不忘挖井人哪!这个人就是包文学包董事长!大家用热烈掌声表示感谢!”

  校长带头鼓掌,学生们全体鼓掌,六顺放下杯子,用力鼓掌,搭地手臂上的毛巾掉在地上。

  校长用目光感激地看着狗蛋,学生们也都转过脸看着他。狗蛋有点诚惶诚恐,满脸是笑,频频点头。

  校长伸手做了一个很威严的下压的手势,掌声顿止。

  第四十八场 麻将馆 日 内

  桂花正在和几个人打麻将。

  “我说少抽点烟行不行?把人呛死了!怪不得老娘和不了!”桂花唠唠叨叨。

  那两个抽烟的男人皮笑肉不笑。

  其中一个摸起一张牌来,用劲搓。

  “别搓了!都搓成白板了!”桂花大喝。

  桂花话音未落,那人猛然把牌翻了过来,是一张五条,他把牌推倒,笑嘻嘻地说:“不好意思,缺坎一条龙,一人二百!”

  桂花面色铁青,很不情愿地从抽屉里拿出钱来扔给他。

  二窝子从里面转了一圈,出去了。

  第四十九场 小区门口 日 外

  一个人在给保安交涉。

  黑痦子三人站在一边。

  保安点头同意,黑痦子三个人跟着那个人进了小区。

  保安笔直地站着。

  侦探老崔过了一会儿,从旁边绕过来,想进入小区,但是被保安拦下,老崔显得很着急,跟保安指手划脚地比划,保安一直摇头,老崔急得跳脚,保安仍然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

  老崔想往里硬闯,被两个保安架出来。

  老崔的帽子也掉了,他拣起来,一脸无奈。

  第五十场 村小学 日 外

  校长继续慷慨陈词:“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包董事长!他当年就是我们这个学校的学生,今天他为他的母校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我们请他出来给大家讲几句!大家欢迎!”

  狗蛋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他十分为难地看着校长,校长热情地对他招手,孩子们的掌声一直不停。

  狗蛋不断摇手,可是校长一直很真诚地望着他,做着请他到前面来的手势。

  狗蛋只好挪着步往前走,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学生。

  孩子们一张张天真纯洁的脸。

  狗蛋使劲咽了一口唾沫,又看了看校长,非常为难的样子。

  校长又做了一个让大家安静的手势,说:“包董事长是个很低调的人,他原来也不想讲话,我尊重他的意见,但是我突然改变了主意,还是想请他上来给大家讲几句,大家再次热烈欢迎!”

  狗蛋也学着校长的样子,用两手往下压了压,但是动作十分僵硬,像是在擀面。

  但是学生们没有人笑,每个孩子都真诚地看着狗蛋。

  狗蛋干咳了两声,头上的汗开始渗出来。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会场一下子安静下来。

  场边的一棵树上,有几只麻雀正在叽叽喳喳地叫着。

  狗蛋抬头看了看,又干咳了两声,还是一脸茫然。

  孩子们清澈的眼睛。

  飘扬的国旗。

  第五十一场 狗蛋家对面的高楼上 日 内

  三虎把一个望远镜放在了窗户边上,然后说:“大哥,还是你英明!他们家里看得清清楚楚!”

  二窝子又拿起望远镜往外看。

  黑痦子说:“天时不如地利啊!一千五百块钱才租下这么个地方!”

  二窝子把望远镜瞄到了别的地方。

  三虎在他的后脑上搧了一巴掌,说:“别瞎看!”

  二窝子不服地放下了望远镜,一脚踢地过去,三虎躲开了。

  黑痦子不耐烦地:“过来!时间很紧,咱们得分分工,这事儿速战速决!”

  第五十二场 村小学 日 外

  狗蛋舔了舔嘴唇,又撮了两下牙花子,终于开口了:“说实在的,我是不会讲什么话地!我知道,那边树上的那几只鸟都比我叫得好听!”

  孩子们哄堂大笑。

  校长也很尴尬地笑着。

  狗蛋抽了一口气:“但是,校长今天叫我说几句,我不敢不听他的话。孩子们,我和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就是在这个学校里上学的,校长就是我的老师。”

  校长赞许地看着狗蛋。

  “那时候家里太穷了,我连学费都交不起,冬天的棉裤到了春天拆成夹裤穿上,到了夏天再拆成单裤,天气冷了再改成夹裤,下雪了,再套上棉花,就又变成了棉裤。一年只能穿一条裤子,你们根本没有见过,可能也不相信。可是那时候我就是那么过来的。”

  孩子们听得很认真。

  “穿衣服还不要紧,最怕的是吃不饱饭,放了学就往家里跑,可是回了家揭开锅一看,就是一锅糊糊,里面煮点野菜,哪里能吃饱!”

  狗蛋说得动情了,语气也加重了。

  “有时候饿得都眼花了,说出来不怕笑话,那回看见别人家的孩子手里拿着一块烧饼,我闻着那个香啊,啧!啧!啧!我实在忍不住了,一把给他抢下来,一边跑一边吃,等他追上我的时候,我已经吃完了。我说,你打吧,反正我已经吃完了……”

  狗蛋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湿润了。

  有些女孩子的眼里也潮湿了。

  狗蛋硬挤了几下眼睛,接着说:“就是因为太穷,我上到小学四年级就不能上了,家里供不起,我得下地干活。后来,再长大一点,想多挣点钱养家,我就下了煤窑。”

  狗蛋的眼睛扫视了一下全场,接着说:“你们不知道,煤窑底下的活太苦太累了。又是冒顶,又是透水,又是瓦斯,我不怕告诉你们,有好几回我都受了伤,还差点死在底下……”

  狗蛋说到这里,动了感情,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孩子们都同情地看着狗蛋,有的女同学眼角挂着泪花。

  第五十三场 操场外围 日 外

  场外的乡亲们起聚越多。

  六顺一手拿着大杯子,一手搭着毛巾和一群乡亲站在场外。

  看狗蛋说到动情处,六顺也感动地眼眶温润,他偷眼看了看别人,用那条毛巾擦了一把脸,顺便把眼泪也擦掉了。

  第五十四场 村小学操场 日 外

  狗蛋停了一会儿,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块手绢来,连眼睛带鼻子一起抹了一遍,然后把手绢又胡乱塞回去。

  校长面色凝重。

  “孩子们,我盖这个学校不为别的,就是想让你们都好好学习,变成一个有本事的人!有文化的人!没有文化,就只能和我一样去下煤窑!”

  “我这两年运气好,是挣了一点钱,可是我现在还是没有文化!我还是个睁眼瞎!人家还是看不起我!人家还是想骗我就能骗了我!”狗蛋的语气越说越强,脸上全是愤怒。

  狗蛋的脸色忽然又转向了愁苦:“就说签合同吧,我有时候真是看不懂,就稀里糊涂地签上字了。我不知道哪天签的字可能就会把我送进大牢!孩子们!好好学习吧!天天向上吧,没有文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啊!”

  “我、我、我就、就说完了。”狗蛋忽然就卡壳了,他求救似的看着校长。校长带头开始热烈鼓掌,学生们也报以热烈的掌声,狗蛋又试着作了两次往下压的动作,可是孩子们的掌声还是不停,

  狗蛋的眼睛又湿了。

  校长走到了狗蛋的身边,很激动地抓住了狗蛋的手,使劲握,一直不松开。

  校长就这样拉着狗蛋的手,对学生们说:“同学们,你们说,如果我们大家不好好学习,能对得起他吗?”

  孩子们齐声回答:“对不起!”

  高高升起的国旗在风里猎猎作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狗蛋老板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狗蛋老板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