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至第七十五场
史壮宁2016-12-12 09:233,668

  第六十四场 出租屋里 日 内

  二窝子把手里的牌全部扔下,拍拍手说:“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情都能成,三虎,八千了吧?”

  黑痦子也说:“还有我五千。”

  三虎阴着脸叼着烟不说话,只把牌洗好,说:“发牌吧!”

  黑痦子和二窝子对视,然后伸手拿牌。

  二窝子不放心地:“到一万了,你给打个条啊!”

  三虎大喝:“放你妈的心吧!发牌!”

  二窝子皮笑肉不笑。

  第六十五场 矿洞口 日 外

  刚吹了一口,狗蛋就哼了一声,开始喘气了。

  狗蛋慢慢睁开了眼,六顺、小毛、还有女记者和男记者的脸慢慢清晰。

  狗蛋很虚弱地问:“六顺,是不是我的矿炸了?”

  六顺赶紧把狗蛋的大水杯递上,送到狗蛋的嘴边,说:“放心吧!包总,不是矿炸了,就是前面一个大货车爆胎了!”

  狗蛋一听不是矿炸了,立即有了精神,他推开六顺,当下就坐了起来,看了一下四周说:“我的娘啊,要真是矿炸了,我就死都没有地方死了!”

  六顺赶紧说:“不是,不是,包总,是车胎爆了!”

  狗蛋一伸手,把刚才六顺给他人工呼吸的那条毛巾拿起来,狠狠地抹了一把虚汗,然后扶着六顺站起来,四下里看了一下说:“早不爆晚不爆,就趁老子在矿口的时候爆,这是想要老子的命呀!”

  狗蛋用手指了一下:“小毛!你马上去查一查,看是谁家的车,查清了交待下去,以后他别想再从我的矿上拉走一吨煤,不是一吨,是一斤也不用想拉走!”

  小毛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女记者和男记者对视一眼,有点茫然,一起看着六顺。

  六顺勉强笑了笑,说:“当老板的也不容易,天天提心吊胆的,最怕的就是听见爆炸声,一爆炸就全完了。”

  六顺又悄悄地说:“包总以前下矿的时候就炸过一次,现在根本听不得爆炸声。”

  女记者半信半疑地点头:“可以……理解。”

  第六十六场 出租屋里 日 内

  三虎歪歪邪邪地在写条子。

  二窝子说:“写!借条,今借到二窝子三万元钱。借款人:三虎。”

  三虎写几个字抬起头来很无奈地看一眼二窝子。

  二窝子接过三虎的借条仔细看了看,问黑痦子:“老大,你的两万写不写?”

  黑痦子平静地看着三虎说:“不用写,我相信他。”

  三虎脸上终于浮出了一丝笑容,他忽然抬手在二窝子的后脑勺上连打了好几下,边打边说:“老大不是你,妈的,要钱不要兄弟!”

  二窝子不反抗,边躲边把借条装进了口袋里。

  第六十七场 狗蛋的新家

  夜

  内

  狗蛋和桂花都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

  电视里正在播出新闻。

  画面上,狗蛋戴着安全帽从矿洞里神采奕奕地走出来。

  桂花大叫了一声:“快看!我的蛋儿哎!你真上电视了!”

  狗蛋马上放下了手里的杯子,看得眼都直了。

  桂花猛地搂过狗蛋的头,在脑门上恨亲了一下。

  狗蛋眼睛乐得眯成了一条缝。

  画面上,狗蛋在接受女记者的采访。狗蛋正在念:“我觉得那里的孩子学习环境很艰苦,再说,那也是我的母校。”

  桂花大笑,边笑边说:“你还会说普通话!真是小看你了。”

  狗蛋讪笑:“都是六顺写的,我照着念。”

  桂花止住了笑,眼睛盯在电视上:“我知道你也没有这两下子。”

  画面上,狗蛋念:“捐资助学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我只是尽了我的一点绵薄之力。”

  狗蛋的眼睛和脑袋都在慢慢晃动着。

  桂花看得奇怪:“你的头晃个什么劲儿?”

  狗蛋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六顺给我举着台词,我就跟着念,结果一阵风吹过来,把台词牌子吹得来回晃,我的头就跟着来回晃了。”

  桂花指着电视上的狗蛋哈哈大笑:“死狗蛋,我还以为是你吓得头晕了!”

  狗蛋不服地:“我一点也不怕,你看我哪里怕了?”

  桂花翻身过来,把狗蛋压在身上低下,装着很凶恶地样子说:“你不怕,你上了电视有什么了不起?我,你怕不怕?”

  狗蛋的头被压在下面,传来他瓮声瓮气地声音:“怕!怕!桂花,我不怕你我怕谁?”

  第六十八场 狗蛋家所住的小区

  夜

  外

  保安站着岗。

  时不时有车进出,伸缩门不断拉开合上。

  小区的住宅楼的的轮廓,每个窗口的灯光。

  第六十九场 狗蛋的新家

  夜

  内

  桂花穿着浴衣从洗手间出来,边走边摆弄着自己的头发。

  桂花关上了客厅的灯。

  桂花推开了卧室的门,狗蛋已经在床上睡着了。

  狗蛋穿着一件红色的大裤头,上身裸露着,头歪着,嘴张着,打着呼噜。

  桂花轻声自言自语:“不到一分钟就睡着了,连窗帘都不拉上。”她走到了窗前,慢慢把窗帘拉严。

  桂花把自己的头发弄顺,在狗蛋的身边轻轻躺下。

  桂花伸手把灯关掉。

  狗蛋拉风箱一样的呼噜声。

  第七十场 城市的主街道

  夜

  外

  街道上依然车流滚滚。

  高楼上霓红灯的广告,大型的彩色喷绘的广告。

  LED里播出的节目。

  广场上的音乐喷泉。

  乘凉散步的人。

  第七十一场 狗蛋新家的卧室

  夜

  内

  狗蛋的均匀的呼噜声。

  突然狗蛋的手机铃声骤响。

  狗蛋哼了一声。

  灯光立即亮了。

  狗蛋拿过手机,迷糊着眼睛看上面显示的号码。

  狗蛋突然像被蝎子蛰住了一样,把手机扔在了枕头的旁边,声调急促地说:“我的妈呀!桂花,桂花!矿上的电话!”

  手机不停地响着。

  桂花一骨碌爬起来,一把抓起手机,看了一下,说:“真是矿上的电话,天!出什么事了?”

  两个人紧张地对视着。

  电话铃声还在响着。

  桂花把电话塞给了狗蛋:“你接呀,你快接呀!不管是啥事也得接啊!”

  狗蛋竟然有些发抖:“桂花,我觉得不对劲儿,我不敢接,还是你接吧!”

  桂花被狗蛋说得也有些慌神,她拿起电话又把号码看了看,说:“还是你接吧,谁让你是男人呢?”

  狗蛋咬咬牙,接过电话,颤抖着摁下了接听键:“喂?”

  “喂喂!是包总吧?我是小毛啊!”

  狗蛋急切地:“小毛,什么事?快说!”

  第七十二场 出租屋里 日 内

  黑痦子和三虎呈大字形睡在床上,鼾声很大。

  二窝子忽然发现狗蛋家的灯亮了,连忙拿起望远镜来仔细观察。

  第七十三场 狗蛋新家的卧室

  夜

  内

  “包总,我今天喝了点酒,我必须得给你打个电话,你说,你说,你说我小毛对你忠不忠心?”

  狗蛋一听是小毛的声音,不由得勃然大怒:“小毛!你个死王八!你喝上一点酒你!你!你!你就把老子定的规矩全忘了!看老子明天不撕了你的嘴!”

  “包总,你先不要发火!先不要撕……嘴!你让我处理、处理那个车胎放炮的,我、我、我把他赶走了,他一个煤星儿也、也没有拉走。包总,你说,我对你忠心不忠心?”小毛还在说酒话。

  狗蛋怒不可遏:“小毛,你听着,老子不管你喝酒不喝酒,我已经说过三百遍了,没有特殊情况,黑夜绝对不许用矿上的电话跟我联系!你的脑子都让狗吃了?”

  桂花也是横眉怒目。

  小毛的声音:“包总,你别……别发火,我就是要告诉你、告诉你,我对你忠心的,我是忠心的,大大的,没有人比我更忠心……”

  狗蛋咬牙切齿:“小毛啊小毛,你太忠心了!看明天老子怎么让你长长记性!”狗蛋用力关了手机,把手机扔在床上。

  桂花:“这个死小毛,喝点酒就不知道自己是老几,明天你去了可得好好治治他,越来越不像话了。”

  狗蛋不说话,盯着电话生气。

  桂花把狗蛋的枕头弄好,说:“来,睡吧,没事,没事就睡吧。”

  狗蛋叹了一口气,说:“我哪里还能睡得着?你先睡吧。”

  桂花也叹了一口气,说:“狗蛋,差不多咱就把煤矿卖了吧,咱也挣下不少了,下半辈子也够用了,我再也不想这么担惊受怕了。”

  狗蛋看着桂花:“要卖也不难,咱的矿早就有人盯着要买,可是,咱要是把矿卖了,咱还能干啥?回村里种地?”

  第七十四场 出租屋 夜 内

  二窝子放下了望远镜,小声叫:“老大!老大!”

  黑痦子一翻身坐了起来,警惕地看着二窝子。

  二窝子指了指对面,说:“灯亮啦,看不清他们干啥。”

  黑痦子打了个哈欠,下了床,也拿起望远镜仔细看起来。

  第七十五场 狗蛋新家的卧室

  夜

  内

  桂花有些可怜兮兮地回看着狗蛋,竟然抹了一把眼泪。

  狗蛋再次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给我把东西拿出来,你先睡吧。”

  桂花点了点头,下了地。

  狗蛋也下地掀起了床,把一大袋子钱从下面拎了出来。

  狗蛋把钱扔在地上,把床板放好。

  桂花把窗帘拉紧,然后上床躺下了。

  狗蛋把一摞一摞的钱倒出来,开始点钱。

  狗蛋点钱的背影。

  狗蛋的手指头。

  狗蛋的手指对在嘴上醮唾沫。

  时针指向了三点。

  狗蛋点钱的背影。

  桂花睡着了。

  桂花均匀的呼噜声,和狗蛋的呼噜声如出一辙。

  时针指向了五点,天已经微微亮了。

  狗蛋坐在地板上,倚着床边睡着了,头耷拉在桂花的脚边。

  狗蛋和桂花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狗蛋手里还拿着点了一半的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狗蛋老板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狗蛋老板笑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