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疗伤,一定有阴谋
凌如隐2019-07-25 16:192,293

  其实花嬷嬷也没有撒谎,当时她确实亲眼看到王妃娘娘醒来的时候发丝和衣衫凌乱,就坐在地上,且身子底下还有一摊血。

  也不知是苏槿夕有意还是无意,脸颊上一阵羞涩的嫣然绯红,右手缓缓抚着身上受伤的肋骨。

  卫美佳原本就难受的要死的小心肝就像被刀割了一样,鼻子一酸,险些就哭了出来。

  但她作为心机婊,毕竟在辰太妃的身边装了那么多年,这点情绪还是能掩饰得住的,揉碎了心肝苦揣在心里,脸上依旧和刚进来时一样,笑的十分灿烂。

  “嫂子,既然没有落红帕,那就算了。我回去好好跟姑母说,相信姑母一定会理解的。时候不早了,姑母那边还需要我照顾,我就先回去了。”

  苏槿夕故作客气的皱了皱眉头。

  “这么快就要走啊?你看嫂子成了这样,也没怎么招待你,你别放在心上!”

  不放在心上,但会记恨在脑子里。

  苏槿夕,你这个小贱人,别嘚瑟太早,有姑母在,表哥迟早还是会娶我。看到时候我怎么收拾你,你等着!

  分分钟的时间,卫美佳已嫉妒的将苏槿夕在心里骂了好几遍。

  “嫂子,那我就先走了!”

  “花嬷嬷,送送表小姐!”

  此时卫美佳的心情已经被苏槿夕和花嬷嬷弄的够糟糕,虽然她的脸上看上去没什么,但是内心却是强撑到了极限。若是再有什么,她今日肯定再也把持不住,指不定当场就会失态,做出什么丢脸的举动。

  若她能就这样顺顺利利地走出幽王府也就罢了,但事实证明,心机婊什么,就连老天爷也不放过。

  花嬷嬷送卫美佳刚出了云开阁的门口,还没迈下门口的台阶,府上的老管家就带着一位神清气爽,鹤顔俊朗的中年男子迎面走来。

  卫美佳认识那位男子,正是夜幽尧手底下医术十分高明的华神医。

  “华神医,你怎么来了?”

  表哥不在府上,此时在这里遇到华神医,卫美佳隐隐觉得有些不好。

  华神医笑的十分和蔼:“美佳小姐有礼了。王妃受了伤,老夫是奉王爷之命带凌霄丹和黑玉接骨膏来给王妃娘娘疗伤的。”

  什么?

  表哥派了华神医来给苏槿夕那个贱人疗伤,还带了凌霄骨和黑玉接骨膏?

  华神医可不是随便说给谁治病就给谁治病的啊!

  上次姑母病了整整一个月,差点就去了表哥都没请华神医来。苏槿夕这个贱人,她何德何能,竟然让华神医来看诊。

  不过这也就罢了,那凌霄骨和黑玉接骨膏可是这天下间难得的神药。

  是当年表哥平定云南神侯府的时候身受重伤,无意间遇到神农后人,是神农后人送给他的。当年他自己都没舍得用完。

  尤其那凌霄丹,听说能治百病,是天下间多少有权有势的人想拿重金买都没办法得到的良药。

  表哥竟然将这些贵重的东西全拿来给了苏槿夕。

  这是多重的厚爱啊!

  表哥他到底知不知道,太子将这个不要的女人推给他意味着什么?

  她这一进门,带给他多少耻辱,外面的人都怎么说他?

  卫美佳一想到这些,觉得心肝都要疼烂了。

  她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上。若不是强忍着,就冲进云开阁将苏槿夕揪出来好好拳打脚踢一番了。

  “美佳小姐,你没事吧?”

  老管家连忙上前虚扶了一把快要跌倒的卫美佳。

  卫美佳扶着被气的昏昏沉沉的额头:“没事!”说着摆摆手,跌跌撞撞的朝着幽王府外走。

  哪里是没事,华神医一眼便瞧出来,卫美这是肝火冲上了头,气淤筋脉,是怒火被压抑着没能发出来所致啊!

  他似有所思地望了一眼云开阁的楼上,无奈地摇了摇头。

  “王妃娘娘,王爷让华神医带了灵药来给娘娘疗伤!”

  送酸溜溜的卫美佳离开,花嬷嬷带着华神医笑嘻嘻地上了楼。

  苏槿夕躺在床上,听到这话,脑海里第一个浮现出的就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神医华佗。但是她明白,这是架空空间,她再怎么有本事的穿越,也不可能在这里穿出个华佗来。

  “带的是什么灵药?”

  “王妃娘娘,是凌霄丹和黑玉接骨膏。”

  华神医上前,一边和蔼的说,一便从药箱里拿出药来。

  听着这药的名字,苏槿夕不自觉的就脑补起了曾经看《倚天屠龙记》时赵敏给张无忌的黑玉断续膏。那可是种接骨神秘灵药,连伤残了二十多年,被诊断为终身无法行走的人都能治愈,活动如常。

  这华神医的黑玉接骨膏,不会真的有黑玉断续膏那样的神奇功效吧?

  “华神医,用了你的这黑玉接骨膏,我是不是不用卧床三个月,一个月就能下床活动了?”

  只可惜,华神医并没有给苏槿夕想要的答案。

  他十分温和的笑着,给苏槿夕把了脉,确定苏槿夕除了身上肋骨断裂,真如之前的大夫所诊,没有其它病症之后拿凌霄骨给苏槿夕服下。

  苏槿夕拿到那晶莹透亮的乳白色药丸,并没有直接服下,而是先用解毒系统检测了一番,确定没有毒之后才安心服下。

  华神医将黑玉接骨膏交给了花嬷嬷:“这药膏每日清晨服侍王妃娘娘涂上,夜晚睡觉前清洗,涂三日便可!”

  花嬷嬷接下药膏后华神医又叮嘱苏槿夕:“王妃娘娘,这药膏涂上会有些灼热的刺痛,是正常现象,您忍着点。”

  苏槿夕点了点头。

  替苏槿夕涂药膏这种事情华神医一个男人肯定不便。交给嬷嬷,嘱咐完了使用方法、注意事项之后便离开了。

  其实苏槿夕很想问华神医,夜幽尧为什么没有自己带着他来给她疗伤,但是斟酌了半晌,还是觉得问这话不合适,便忍着了。

  花嬷嬷拿着药膏笑的眉开眼笑,比夜幽尧拿药给了她还开心。一个劲儿的在苏槿夕耳边说夜幽尧对苏槿夕有多好多好,王爷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哪个女的,更没有对哪个女的上过心,听的苏槿夕耳朵都快要怀孕了。

  但苏槿夕心里很明白,也十分肯定,出嫁那天夜幽尧将她当众带回府上时身上分明是带着浓厚的杀气,那时候他是真的要杀她。至于后来为什么又让她活下来,苏槿夕却没有想明白。

  不过……这其中肯定有阴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丑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丑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