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昏迷,解毒系统坏了
凌如隐2019-07-25 16:202,941

  魂殿之中常年累月光线暗淡,就像九幽地狱一样,阴森冰冷,甚至看上去有些恐怖。

  夜幽尧一身玄黑色云纹袍子,坐在高阶之上,就像俯视苍生的神袛。身子微微前倾,手中摩挲着麒麟阙,微瞌着眼,听隐卫回报着府上关于苏槿夕如何打着“幽王妃”的旗号气走了卫美佳的事情。

  “王爷,除了这件事,这几天苏姑娘一直在云开阁安心养伤,没有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来。”

  “有意思!”

  夜幽尧听完之后睁开眼,悠悠地道了一句。

  什么?

  王爷竟然说有意思?

  这还是王爷第一次对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做出评价……竟然是有意思!!!

  王爷最近这是怎么了?

  中邪了吗?

  竟然接二连三地做出颠覆以前冰冷冷漠形象的举动,连连让他们觉得吃惊。

  护卫和暗影们听到夜幽尧的话,齐齐朝着高台上望去,但也只是一眼,便陡然俯低了首。

  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威严,太强大,太凌厉,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

  此时,华神医从外面进来。

  “启禀王爷,老奴已经仔细诊过王妃娘娘的脉象,并且认真琢磨过。王妃娘娘的体质和常人无异,除了能看出曾经中过一种名为七虫七色的毒外,并不能看出有何异样。从脉象上来看,并不能看出为何王妃娘娘的血能够暂时缓解王爷身上的汲血,想要进一步求证,就只能采集王妃娘娘的血来进行分析。”

  “谁让你如此称呼的?”

  夜幽尧忽然凛冽道。

  华神医顿时感觉到不对劲,陡然跪在地上,低低地俯着首:“是……是府上的下人们都如此称呼,所以……所以老奴也跟着就这样叫了。”

  不是外界都传言王爷破三观的很宠幸那个女吗?再说府上的管家和下人们都那么叫,华神医以为苏槿夕真的很受夜幽尧的宠爱。对夜幽尧如此反常的行为震惊之余,她对苏槿夕也十分尊重,就像对待夜幽尧本人一样,不敢有丝毫怠慢。

  却没想到……王爷竟然是如此态度。

  华神医深深地抹了一把汗,没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幽尧如万年冰川的脸上看不出是何情绪,不过对华神医这件事情也没有做过多的追究和处置。

  “退下吧!”

  直到华神医走出了门都没弄明白夜幽尧是什么意思。

  这还是头一遭在夜幽尧面前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差点从脖子上掉下来。毕竟有这一身医术在手,以前夜幽尧虽然严厉,但对他也没这么凛冽过。

  华神医出了门,夜幽尧手中摩挲着麒麟阙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晌之后夜幽尧忽然从怀中取出一个瓶子。

  瓶体是用透明的琉璃做的,瓶中装的是淡蓝色的东西,看上去是水,但又不像水,飘渺如烟,十分好看。

  夜幽尧盯着那东西看了半晌:“秦天,你可曾听说过很多年前南离国的一个传说……”

  南离国?

  名叫秦天的男子从黑暗中转出来,飘落在了夜幽尧的面前,一身玄衣,虽没有夜幽尧那样强大的气场,但也能给人一种肃冷的感觉。

  “南离国……难道王爷是怀疑……”

  夜幽尧忽然一把紧紧地攥住了琉璃瓶,闭上了双眼,脸上的神情肃穆、冰冷、还带着一丝痛苦的挣扎。

  “现在还不能确定!”

  “那王爷有何打算?”

  “暂且先留着苏槿夕的命,等进一步查证后再说。如果……”

  忽然又有一个暗影落在了夜幽尧的面前,沉声道:“王爷,府上的人来报,苏姑娘用了华神医的药之后忽然晕倒了,好像情况不是很好。”

  夜幽尧猛然睁开双眼,转瞬之际,暗影还没有看清是什么情况,就已经看不见夜幽尧的身影了。

  身后传来他冰冷的声音:“秦天,让华神医跟本王去王府。”

  暗影转身,看不见人影,似乎连声音也越来越远了。

  秦天和暗影齐齐一愣。

  这么紧张?

  云开阁里,花嬷嬷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

  真不知道这华老头给王妃娘娘用的药是真是假。

  按理说凌霄骨和黑玉接骨膏都是上等的好药,用了是不会有问题的,并且华老头的医术高超,也该信得过。

  但这黑玉接骨膏才用了两次王妃娘娘就忽然晕倒了,并且一直在发高烧,看上去好像十分痛苦。

  那小脸皱成一团,额头上直冒冷汗,还时不时的说着胡话,看的花嬷嬷直揪心。

  忽然花嬷嬷感觉到一阵熟悉又强大的冰冷气息,紧紧地包围住了云开阁。她的脸上反而一阵狂喜,猛然转头。

  果然,就看到夜幽尧一步步朝着云开阁的二楼走了上来。

  “殿下!”

  花嬷嬷十分欢喜地迎接了上去。

  好久没有见到这孩子了,好像他又长高了,比以前更英俊了,但是……似乎也比以前更孤独了。

  “怎么回事?”

  夜幽尧冷冷道。

  花嬷嬷这才回过神来。

  “殿下,王妃娘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还好好的,用了华神医的药忽然晕倒了。”

  夜幽尧冰冷的眼神朝着床上的苏槿夕看去。

  一张绝美精细的小脸上满是细细密密的冷汗,好像十分痛苦。一双小手紧紧地攥着身上的被子,脑袋左右摇晃着,口中神神叨叨也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华神医!”

  候在楼下一直没敢上来的华神医连忙应声,拎着药箱上来。没等夜幽尧说什么,就很自觉地给苏槿夕把脉、看诊。

  一番折腾之后华神医额头上的冷汗不比苏槿夕额头上的少。

  要知道这药都是他给苏槿夕的,看王爷如今这样子,他还拿捏不准到底在不在乎王妃,一个弄不好,说不定下一刻脑袋就不在自己脖子上了。

  “回……回禀王爷,按理说,这凌霄骨和黑玉接膏是没问题的。王妃……苏姑娘身上的骨伤也在用了黑玉接骨膏之后开始渐渐地好转,脉象上看并没有什么病症。”

  “恩?”

  夜幽尧冷眼看了一眼华神医,意思是没有什么病症,这人现在难受成这样是怎么回事。

  华神医丝毫不敢耽搁,连忙作出判断:“这……老奴瞧不出什么病症,只能……只能进一步观察之后再做诊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苏姑娘现在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夜幽尧漆黑深邃的眸子微微眯着,瞧了半晌床上的苏槿夕,忽然一甩宽大的袍子朝着楼下走去,声音十分冰冷:“死不了就继续用药。”

  花嬷嬷被这话吓的身子猛然一怔,殿下对王妃这到底是什么态度?

  新婚之夜,不是……怎么忽然又这样?

  还有,这华神医上次来的时候还十分恭敬的称呼王妃娘娘,这回怎么就忽然改口叫苏姑娘了。

  其实,华神医同样也是一头雾水,好像这府上的人称呼王妃娘娘,王爷也没有那么生气呀!

  此刻苏槿夕虽然昏迷了,但是她的意识十分清醒,身边的一切声音她都能够听的清清楚楚。

  不仅如此,她的神识还看到了一个很大的空间,空间之中有一个庞大而又精密的机器在不停地运作,并且还能给她汇报一些信息。信息的内容是凌霄骨的成分和黑玉接骨膏的成分,还有身旁华神医医药箱里所带药物的成分。

  除此之外,他还能在这空间之内看到了一个小房间,房间里面放着很多已经研制出来的药品以及还没有用过的药材、医疗器具。这些应该是唐门的那帮老头子刚研究出来这个系统的时候装进去的。

  但是这些药材似乎已经被她用的差不多了。一旦用完了,她又不知道如何把外界的药材再装进去,在如今这个没有仪器,也没有高科技的时代一旦遇到麻烦,想找点药好像没有像现代那样容易。

  苏槿夕正思索着,忽然眼前一黑,脑袋里轰然一声,那空间和所有的东西就不见了。紧接着她的头就像要被什么撬开一般疼痛难忍。

  嗡嗡嗡……发出电波一样,像信息中断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

  不会是解毒系统忽然出了故障,或者坏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丑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丑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