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洞房花烛夜
凌如隐2019-12-05 09:552,207

  夜幽尧一身大红的冷艳长袍,高贵、霸道、强势、愤怒……

  掠过十里长街的人群,如从天而降的天神,飞落在苏槿夕面前,揪着苏槿夕的肩胛骨又跃身而起。

  那两道鲜艳的红色在空中纠缠在一起,看的人群呆愣的鸦雀无声,只因画面太美。

  一个是不可一世,如鬼斧神工雕琢的天降神袛;一个是天姿玉骨,如闯入人间的九天玄女。

  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夜幽尧一只大手狠狠地捏着苏槿夕的肩胛骨,一只手不知何时拦在苏槿夕不盈一握的腰肢上。

  明明苏槿夕感觉到了夜幽尧周身那强烈的愤怒和可怕的危险。但是在看见那张脸,那张即便用尽天下间所有精妙词汇都无法形容的绝世容颜时,生生地忘却了一切。

  她的小手轻轻地抚在他宽大的胸膛上,能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丝丝凉风在耳边吹过,吹起了二人三千青丝,在狂乱飞舞间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同时也将一抹淡淡的龙涎香味带入了苏槿夕的鼻息间,让她猛然醒神。

  这味道,怎么会这么熟悉?

  一个可怕的设想飞快掠过苏槿夕的脑海。

  但是苏槿夕根本就没有时间继续思考,因为下一刻,夜幽尧的手瞬间狠狠地掐在了苏槿夕的脖子上。

  “看够了没有?”

  苏槿夕紧皱眉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任由夜幽尧带着她,用轻功在一排排屋檐上忽起忽落,朝着幽王府的方向而去。

  “哇,好浪漫阿!原来幽王殿下迎亲是这样霸道又浪漫的方式!”

  “是啊!早知道嫁给幽王这么浪漫,就算让我嫁进去就死了,我也无怨无悔!”

  “画面太美了,幽王太冷酷了!”

  “幽王……”

  “幽王……”

  “幽王……”

  ……

  夜幽尧带着苏槿夕都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良久,人们还没有从愣神中回过神来。

  地上激动的晕倒了好几个暗中仰慕、痴恋夜幽尧的女子。

  苏仙惠已经从祠堂里出来,就站在门口。方才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妒火已经快将她焚烧殆尽。

  狠狠一跺脚:“凭什么,凭什么?苏槿夕她凭什么?”

  霍氏也是恨的咬碎了牙齿。

  “苏槿夕这个小贱人,早知道是这样,在昨夜我就该将她毒死在府上。”

  苏仙惠猛然朝着夜幽尧和苏槿夕离开的方向追了两步。

  “贱人,贱人,贱人!别让我再看见你,不然我就撕烂你那张脸!”

  ……

  幽王府的护卫和下人们见夜幽尧带着一身喜服的苏槿夕回来,也都惊的张大了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都滚出去,没有本王的吩咐,谁都不许进来!”

  夜幽尧狠狠地将苏槿夕扔到扶云殿的寝宫里,冷声吩咐。

  门口守着的侍卫瞧见苏槿夕散乱的衣衫,已经震惊的不能再震惊,飞快地关上殿门,站在了扶云殿十步之外。

  没有看错吧?

  殿下愿意碰女人了?

  “啊,夜幽尧,你这个混蛋,啊!”

  众人还在愣神,扶云殿内就传来苏槿夕的尖叫声,几乎划破了整个清幽院的上空。

  大家齐刷刷抬头,清一色面色诡异地朝着扶云殿内望去。

  有些年纪小的甚至掩面扶额。

  真的是太可怕了!!!

  殿下这洞房行的简直太惨烈了!

  行完洞房后,新娘子不会真挂了吧?

  “夜幽尧,你不要过来……”

  老管家从外面进来,听到扶云殿内的动静,好一阵皱眉。

  陛下之前曾赐了三个女人给王爷。一个刚送进府就被王爷送回了娘家;另外两个直接赐给了鬼军的将士,其中一个因为受不了凌辱当场自裁。

  这还是王爷头一档子宠幸女人。

  老管家思前想后,今儿个是王爷的新婚之日,既然王爷宠幸了新王妃,为了图个吉利,好歹也应该张灯结彩,见点喜气。便喊了所有的侍卫和下人张罗着在府上开始挂彩。

  ……

  其实扶云殿内的情况并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

  一路上通过解毒系统对夜幽尧体内毒素的检测,以及夜幽尧身上熟悉的龙涎香味,苏槿夕已经十分肯定,夜幽尧就是那日在苏府的后花园被她“祸害”了的人。

  这真TM是迈克杰克逊和刘姥姥在大观园相遇的巧合。

  苏槿夕在内心暗骂了一声,很快便接受了事实。

  侍卫们刚一出门,苏槿夕就十分狗腿地从地上爬起来,试图和夜幽尧谈判。

  “那个……幽王殿下,你听说我。其实咱们两个人之间有一些误会……”

  苏槿夕的话还没有说完,脖颈再一次被夜幽尧掐住,接着就被狠狠地甩了出去。

  “啊,夜幽尧,你这个混蛋!”

  苏槿夕被撞在桌角上,全身撕裂般的疼痛几乎让她晕厥。她十分肯定,腰间的肋骨已经被这一摔给摔断了不止一根。

  此外掉落在地上的时候刚好落在了摔碎的杯盏碎片上。苏槿夕的衣衫已经在几经折腾中凌乱不堪,汩汩流淌的鲜血渗透里衣,十分显眼。

  夜幽尧黝黑深邃的目光在看到那一抹鲜血时,忽然像个看到糖果的的孩子,贪婪,渴望。

  身为21实际国医局毒医天才,苏槿夕一眼便看出来夜幽尧这是毒性发作的那样子。

  她飞速启动解毒系统,检测到夜幽尧身上所中的毒除了之前她检测到的毒之外还有一种叫汲血。

  她曾在医书上看到过,这是一种很古老的毒,在21世纪那个年代几乎已经灭绝。

  中了这种毒的患者在毒性发作的时候会全身灼热,喜欢吸食女性的血液。尤其对女性属阴的寒性血液完全没有抵抗力。

  而苏槿夕就是这种体制的血液。

  夜幽尧见到苏槿夕血液的那一刹那,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如同见到猎物的猛兽一般朝着苏槿夕扑了过去。

  “夜幽尧,你不要过来……”

  苏槿夕大喊着想逃跑,但是腰间的疼痛让她根本就没办法跑远。夜幽尧一把拽住苏槿夕的衣摆,将她给拽了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丑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丑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