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李渊亲笔
西出阳关2019-07-26 04:052,788

  李渊正在闭目沉静在萧飞羽所做的诗的那种豪情壮志的意境之中,那些醒悟过来的人,都是静静地不说话,害怕打扰了李渊,当然也有人和李渊一样,被这首诗歌给震住,还没有回过味。

  那个提议的大臣则是面色难看,这算是什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没有想到自己想要坑萧飞羽一把,最后却成全了萧飞羽,他也是以为萧飞羽每次作诗,都是需要思考。

  因为玉宝楼的诗,一个月才出一首,现在已经是不出了,当然是桃花仙人的诗,还有其他的诗人,还是在写诗的,因为这样就可以卖钱,虽然有的诗人不耻,可是有的诗人因为读书,把家当花光了,不得已只能是卖诗了,但是卖的并不多,可是也足以他养活自己了。

  所以那个大臣以为萧飞羽是江郎才尽,肚子里没有墨水了,这才提议,让萧飞羽现场作诗,就是想要让他出丑,让他明白,这个朝堂不是他年轻人能够混的,间接地来个下马威,好事后讨好一番李建成,没有想到萧飞羽竟然还可以做出这样的诗句。

  “好,古有曹子建七步作诗,今有萧飞羽五步成诗,不知道这诗歌做何名?”李渊终于是回味过来,然后大声地问道。

  心情算是好的不得了,先是有萧飞羽进献锻造宝刀之法,之后又是作诗,这两样传出去,他李渊的名声也算是提高不少,以后或许还会成为一段佳话。

  “《将进酒》”

  “不错,又是一首传世之作,来人啊,赏!”李渊大手一挥,又是一个赏赐。

  “谢王爷的赏赐。”

  这一次萧飞羽并没有把赏金交给李三娘的下人,而是就这样放在了桌子上,看来刚刚那个赏金,则是李三娘的,现在的这个赏金是自己的,也就是说进献宝刀的那个赏金,他萧飞羽交给了李三娘。

  李渊则是微微点头,本来那个赏金就应该是李三娘的,毕竟萧飞羽只是进献宝刀的人,而这次献礼的是他的女儿李三娘,要是萧飞羽收了这赏金,那么他女儿这次就相当于没有献礼,面子就不好过啊。

  李三娘对于萧飞羽把赏金交给她的下人并没有多想,可是当这次萧飞羽接下了李渊的赏金,放在了他自己的桌子前的时候,才知道,萧飞羽刚刚那样做的原因。

  “来人啊,笔墨伺候!”

  李渊心情大好,所以直接挥手让身边的人,准备笔墨,估计是要临场发挥,写些什么了。

  这场年会,那个坐在李渊身边的隋恭帝始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李渊更是没有向他做过一个请示,他如同虚设。

  这就是一个朝代的悲哀,也算是杨广的悲哀,他的后人就这样被别人挟持,也不知道隋恭帝此时的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估计也是生不如死吧,唉,可怜,那个位子并不是那么好做的。

  就算是李世民这样的千古一帝,最后他的江山,他的后代还不是一个个的受到牵连,最后还不是断送了他的江山,皇帝虽然说权力很大,虽然很好听,但是只要坐上去,估计就会知道,这个位子并不是那么好坐的。

  不一会儿,就有几个公公搬来了一张大桌子,放在了舞台的中间,大桌子上,还放着一张大大的白色宣纸。

  萧飞羽见到这样的情况之后,心中微微有些担心,他的字虽然已经练得有些成效了,可是在这些大臣,其中不乏大儒面前,实在是拿不出手啊,他可是想着一会儿怎么推辞。

  不过直到李渊站起身,走到那桌子旁边的时候,萧飞羽才松了一口气,看来李渊是想要自己写了。

  只见李渊拿起笔,沾了沾墨水,就开始笔走游龙,身边一个老公公为他磨墨,不到一会儿的功夫,李渊就写好了,停下了手中的笔,满脸的享受。

  众人因为离得远,看不到他到底写的是什么,不过有几个人已经可以猜到,李渊写的是什么。

  李世民和李建成都是望着萧飞羽,眼神中都是复杂的表情,只有李三娘不喜不悲,静静地喝着茶,看着台上的李渊。

  “嗯,不错,不错。”

  台上的李渊写完之后,再拿起公公手中的印尼,盖上自己的章子,然后满意地点点头,也不知道他到底说的是什么不错,是字不错,还是内容不错。

  宣纸吸水快,李渊等到字迹差不多都干了的时候,命人拿起来,展示给中人看。

  这时候众人才看到,李渊写的是萧飞羽刚刚念出来的诗歌,写的也是非常的好,下面还有李渊的印记,可以想象,以后要是李渊当了皇帝,这幅字画就变得不一样了,大家都是眼红,看着这字画。

  “裴卿觉得本王写的字如何?”

  李渊站在高台之上,身后则是他刚刚写的字,然后对着裴寂问道。

  “字好,诗也好。”裴寂施礼回答道。

  这时候可是拍马屁的最佳时机,可是裴寂就是这几个字就说完了,最起码要说说这字好在哪里,怎么好了,这样唐王一定会高兴的。

  那些大臣想要拍拍马匹,但是李渊有没有问他们,所以他们只能是有着非常好的赞美的话,只能是憋在肚子中。

  李渊听完了裴寂的话,更是高兴,他有着一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字也只能算是不错,但是要是配上这首诗的话,也还勉强可以,毕竟他是唐王,可能以后还会是皇帝,皇帝的字迹,你敢说不好?

  “今晚的礼物,本王觉得三娘献来的礼物,最是让本王开心,所以这头筹就有她拿去了,而本王本来已经准备了大礼的,可是听到萧爱卿的诗之后,是宜兴即发,随手写了下来,现在就当作是头筹的奖励,送给三娘吧。”李渊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大声地宣布道。

  李三娘起身拱手说道:“谢父王的赏赐。”

  萧飞羽有些苦笑,不过是一副字画,他还没有见到这头筹的奖品到底是什么了,要是比之这字画还有珍贵,那岂不是亏了。

  其实萧飞羽还不清楚,李渊的亲笔字画,代表着什么,要是李渊当上了皇帝,这字画是要被供在家中的,这可是皇帝亲笔写的字画,相当于有着龙气的,有着皇帝亲临的意思在里面。

  宴会有着这样一个高潮之后,大家也是开始活跃起来,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什么叫做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见见这些人,你就知道了。

  李建成则是率先地走到萧飞羽的身边,对着萧飞羽说道:“恭喜你了,今晚倒是让我惊讶了两次,来,我们共干了此杯,我可是很看好你。”

  萧飞羽谦虚地说道:“世子说笑了,在下也不过是会作的几首诗,想的也是比较多罢了,在下先干为尽。”

  “不错,年轻人就应该低调谦虚一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好好干,遇到了什么难题的话,可以来找我。”李建成拍怕萧飞羽的肩膀,微微一笑,就走了。

  等到李建成走后不久,李世民也是走来,对着萧飞羽说道:“哈哈,大哥我要恭喜你了,没有想到你小子,还留着这一手呢,今晚又是让你出了风头,来,干了此杯!”

  “李大哥说的哪里话,我也是最近才琢磨到,锻造好铁的方法,你不知道,我在养病这段时间中,什么都做不了,也是突然见到家中护院在训练的时候,把大刀砍断了,才想到改善炼铁的方式的,我要是早想到了,也就早早地献出来了。”萧飞羽解释道。

  “嗯,你的脑袋就是灵光,这也能够想到,厉害,来,干了!”

  李世民其实也只是说说,他不管萧飞羽到底是以前就已经掌握了,还是最近才想到的,现在主要还是要牢牢把握他和萧飞羽这段情义,只要萧飞羽还有用处,还终于李家,他和他的父王,都是不会追究的。

继续阅读:第六十五章 器建司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