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弘嫣照护
西出阳关2019-07-26 04:062,986

  李三娘最后还是让手下把萧飞羽送回了桃花坞,现在的萧飞羽已经不再是李三娘府上的管家了,他已经有了官职,有了身份,如果再和去李三娘府上,也是于礼节不符。

  其实李三娘也是有些担心,萧飞羽已经是醉的睡着了,今晚那么多的人向他敬酒,他也是来者不拒,喝了那么多,会不会出事,本来身体都不好,上一次还感染风寒,重病在床。

  这风寒才刚刚好了,现在又是喝了这么多的酒,她真心不忍萧飞羽就这样回到桃花坞,她很想上前嘱咐几句,想要问问萧飞羽感觉怎么样?可是她就是抬不起那个脚,最终只能是定定地看着载着萧飞羽的马车,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小姐,人都已经走远了,我们该回去了。”丫鬟在李三娘的身边小声地说道。

  “嗯,走吧。”

  载着萧飞羽的马车到了桃花坞之后,先是很礼貌敲门叫人,“有人在吗?萧大人回来了,请你们开门迎接一下,萧大人喝的有点儿多。”

  不一会儿,大门就打开了,张德桩和阴二娘站在门内,看着敲门的人,再看看马车,顿时知道了发生了什么。

  “萧大人今日在年会之上可是大展才能,这不,这是王爷赏赐的黄金,还有这是大人的官服,请你们转告大人,请大人三日后,到器建司任职,萧大人现在可是器建司丞。”

  敲门的人也没有自我介绍,倒是直接嘱咐一番,然后看着张德桩一人抱着萧飞羽,走进院内,这才准备回去复命。

  阴二娘看着睡着的萧飞羽,闻着他身上的酒味儿,就是微微皱眉,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风寒刚刚好,转眼又去喝酒,真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张大哥,你抱着萧大哥去他的房间,我去煮一点儿醒酒汤,唉,真是不让人省心。”

  张德桩倒是没有说什么,萧飞羽是他的大哥的救命恩人,也是他的师傅,虽然被萧飞羽训练,一定要叫他教官,但是张德桩知道,他这是不想要我们失去该有的尊严,是想要平辈交往,但是张德桩在心中还是觉得萧飞羽就是他的师傅。

  所以师傅办事他没有什么资格说话,他觉得师傅这样做,也一定有着他的道理,不然谁会在重病刚刚好没有多久,有喝的酩酊大醉。

  经过长时间的相处,而且以前萧飞羽不在桃花坞,这里都是阴二娘说了算,久而久之,他们都把阴二娘当作是这里的女主人,所以对于阴二娘的牢骚,张德桩也是没有说什么,这是师傅和女主人之间的事情。

  迷迷糊糊的萧飞羽感觉脑袋有些晕乎,身体有些难受,看来醉酒真的是受罪啊,以后再也不喝醉了,实在是太难受了。

  “水,我要喝水,有没有人啊,帮我倒杯水。”

  躺在床上的萧飞羽,有些虚弱地叫道,感觉嗓子实在是不舒服,干渴的要命,可是脑袋浑浑噩噩,有些起不来,只好是叫人帮忙了。

  这时候的阴二娘端着醒酒汤刚刚进来,见到萧飞羽在床上,叫着要喝水,赶紧把醒酒汤端起来,慢慢地喂着。

  喝完了醒酒汤,萧飞羽才感觉稍微地好一些,这才看清楚了眼前的人是谁,这才知道自己已经回到了桃花坞,二话不说,直接躺下就睡着了。

  阴二娘放下碗,拿着手绢擦着萧飞羽的嘴角,然后又是脱掉了萧飞羽的鞋,还有外衣,帮他盖上被子,就这样坐在床前看着萧飞羽。

  也不知张德桩怎么就把萧飞羽放在床上不管了,要不是她及时地感到,萧飞羽要是迷糊地自己起身倒水,摔着了,怎么办?下次一定要说一下他,不能总是这样,以后可是要成家立业的人,怎么一点都不细心呢?这样可不好。

  再看看萧飞羽,睡着的时候是那么的安静,就像是重病的那段时间一样,阴二娘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这样伸手摸了摸萧飞羽的脸颊。

  当初她听到萧震北说萧飞羽重病,躺在李世民的府上,她就感觉她的天已经塌下来了。

  要不是白天估计会被李世民发现,她真的想第一时间到达萧飞羽的身边,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可是要是大白天的潜进李世民的府上,一定会被发现的,她现在的技术还不精,还没有练到家,所以只能忍着,等到晚上。

  阴二娘到现在也忘不了,自己等待黑夜的那段时间,她觉得那是最漫长的一段时间了,她感觉做什么都没有了心思,也就是在那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对于萧飞羽的感情。

  直到晚上,她潜进李世民的府上,见到了重病在床的萧飞羽,心中的信念就要奔溃了,那一刻她觉得什么报仇啊,雪恨啊,都是假的,她只想要萧飞羽活着,只想要他醒过来。

  她坐在萧飞羽的床头说了好多话,更是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没有想到最后,萧飞羽竟然醒过来了,第一时间就抱着她,说道:“我终于抱住你了!”

  当时她是既兴奋,又有些害羞,她害怕自己所有的话,都被萧飞羽听到了,所以心神有些混乱,见到萧飞羽又是慢慢躺下去,还说不出话来,她更多的惶恐,害怕萧飞羽只是回光返照,真的害怕下一刻就失去了他。

  所以她才会着急地跑去,叫醒了李世民,然后趁机逃出去,只是事后觉得自己好像是做错了什么。

  但是后来萧飞羽在桃花坞养病的那段时间,她细细地观察了,觉得萧飞羽没有听到她说的那些话,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可是又有些微微地失落,他真的没有听到吗?

  “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李家的李三娘,我见过她,的确是个好女子,如果我是个男子的话,也会喜欢这样的女子,不仅身份高贵,而且还是以为女中豪杰。

  你这次之所以喝的这么醉,也是因为她,你一定在努力地抬高自己的身份,让自己能够配得上她。

  我也知道,你每次都在逃避我,这说明你的心中还是有我的,但是你不承认罢了,所以我选择成全你,没有你,可能就没有现在的我,以后没有我在你身边,一定要学会照顾好自己……”

  阴二娘这一夜说了很多,也是一夜都守在了萧飞羽的床前,照顾着他。

  第二日早晨,萧飞羽醒来之后,感觉头还是有些昏沉,身体素质还是不行,自从上一次重病之后,他就变得更加的虚弱,要不是每日吃的补品多,要不是开始坚持锻炼,估计整个就以病秧子了。

  动动手,“嗯。”感觉手上一片柔软,再一看,是阴二娘正趴在他的床前,压着他的手,正在睡觉。

  萧飞羽只好动了动另一只手,然后就这样看着阴二娘,睡着的阴二娘还是挺好看的,萧飞羽也是有幸知道了阴二娘正真的名字,阴弘嫣。

  古代的女子身份卑微,甚至是名字都不会记入史册,前世也是只知道阴二娘叫做阴妃,也不知道真正的名字,也只有长孙无垢这样的奇女子,才会被记载名字,就算是李三娘,都没有。

  而萧飞羽到现在也不知道李三娘真正的名字,开始是叫着大小姐,现在变成小姐,估计以后要变成郡主,总感觉一次比一次疏远,要是以后可以换成名字或者是乳名就好了。

  “嗯……,萧大哥,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阴弘嫣醒来之后,见到萧飞羽早已经醒了,略带关心地问道。

  萧飞羽这才动了动另一只手,然后回答道:“没事,让你担心了,这次是我不好,唉,喝醉了真难受,以后再也不喝醉了。”

  阴弘嫣没有说话,但是心中却想着你这次是为了李三娘喝醉的,再也不喝醉了,那么你愿意为了我再一次的喝醉吗?

  当然,这只是阴弘嫣自己的想法,感觉像是自作多情,不过她面部略带高冷的表情,很好的掩饰住她内心的想法。

  萧飞羽也没有可以地猜测阴弘嫣的心思,只是他想要起床,可是看到床边的阴弘嫣,他又有些不好意思,怎么当着姑娘家的面穿衣服了,虽然只是外衣,但是萧飞羽还是有些不习惯。

  “那个,嫣儿,麻烦你了,帮我大一盆水,我洗漱一下。”萧飞羽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阴弘嫣当然是明白萧飞羽的意思,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这样默默地走了,搞得萧飞羽有些莫名其妙的。

继续阅读:第六十七章 初次报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