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收罗士信
西出阳关2019-07-26 04:213,684

  历史中的罗士信是在王世充那里冷落,并且看不惯他的小人行径才举兵投靠了李渊,这也是在一年之后,李渊称帝,王世充打败了李密之后,但是现在王世充对于这样的大将还是很爱惜的。

  所以罗士信对于王世充还是很忠诚的,不然在见到那封假的信笺的时候,也不会真的反叛了,所以他捏紧了手中的银枪,想要寻找机会冲出去,最好能够绑架挟持李世民,这样他就能够带着将士出去,还有可能回去复命。

  李世民见到罗士信的动作之后,就知道眼前的罗士信还想着冲出去,这样的忠义之士,李世民已经动心了。

  “罗将军,你知道那封杀了薛举,夺取薛举的地盘的信笺是谁写的吗?你现在回不了头了,还是投降吧,唐王对于罗士信这样的大将那是欣赏不已,那个王世充只不过是个有野心,却心胸狭隘的小人罢了,算是上是明主,只要罗将军愿意,我愿许诺罗将军左卫军领将一职!”

  罗士信在李世民说出那封信的内容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上了当了,没有想到李世民竟然使用这样的计策,看来自己王世充让他帮助薛举,真的是个错误,怎么可能会起到作用了,先不用说,薛举的为人,就算是薛举愿意用自己,只要一个小小的计谋,也能够使得薛仁杲这样的人对于自己不满的。

  离间之计,真的是个好计策啊,李世民说的也不错,真是因为王世充的为人,所以罗士信对于那封信笺的真实性没有过多的怀疑,才会导致今日的局面,就算是自己真的冲出去,逃回去,王世充也不会容他的,一手破坏了联盟,王世充这样的小人还真的不会原谅他的。

  但是就这样懦弱的投降,他罗士信还是做不到,就算是回去,被王世充杀了,他也只是觉得自己对得起王世充,没有背叛他,只是中了敌人的计,并不是自己真心的。

  “一将不事二主,就算是回去之后,被主公军法处置,我罗士信也认了,但是想要我就这样投降,我做不到!”

  罗士信说完,直接拍马冲向了李世民,擒贼先擒王,只要挟持了李世民,那么他们就会有一线的生机。

  远逃山上的薛仁杲静静地看着罗士信和李世民的大军,当他知道自己中计之后,心中就是一阵懊悔,就因为自己的猜疑害死了父皇,就因为自己的猜疑,使得这一次的战争失败,真的是一个成功的离间之计啊,王世充,你真是好心办坏事!

  李世民也是双腿一夹马背,冲了上去,他很佩服罗士信这样的忠心,但是对于这样的忠心又是无语,该怎么收服这样的名将了?

  双方实力悬殊,薛举剩下的那些士兵直接被堵在了山谷的里面,他们刚刚从里面冲出来,可是就被罗士信堵在了山谷口,他们走都走不了,现在罗士信和李世民大战,他们只能是在一边观看着,因为李世民的那些士兵,直接把罗士信的士兵全都绑架活捉了。

  三英战罗士信,可惜罗士信并不是吕布,不到十几个汇合,就被挟持了,战争也是停了下来,山谷恢复了平静,山上的薛仁杲见到没了希望,只好遁走。

  “要杀要刮随你便,我是不会投降的,你死了这份心吧!”罗士信不卑不亢地说道。

  李世民示意身边的人下了罗士信的兵器,然后捆住罗士信,说道:“罗将军,我给你时间考虑,现在对不起了,像你这样的忠义之士,我李世民怎么忍心杀之。”

  跟在李世民身边的侯君集则是打扫着战场,薛举留下的那些将士,还有辎重,活捉罗士信的那些将士,都需要押送到扶风郡,现在这里还是薛仁杲的地盘,还在危险地带。

  “国公,这是薛举的尸体,他已经死了。”

  李世民看着薛举的尸体,对着傍边被绑住的罗士信拱手说道:“罗将军真是好本事,果然如传闻所说,能征善战。”

  罗士信一直没有说话,一副面瘫脸,油盐不进,就算是李世民再怎么套近乎,他就是置之不理,搞得李世民失了颜面,但是他不生气,那个名将没有一点傲骨的,罗士信这样的行为,正是说明了他的忠心。

  回到扶风郡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这次的战斗可以说,又是神速,三天的时间,就打退了薛举的大军,还斩杀了薛举,可以说是功劳不小,估计李世民的名声也会被那些诸侯所知。

  “恭喜国公获得此战的胜利!”

  李世民心情很好,三天的时间,就打赢了这场仗,真的是有些不可思议,关键也是离间之计使用的好,不得不佩服萧飞羽的那些想法,一眼就看出了这次问题的所在。

  “哈哈,都平身吧,这次能够打赢这场仗,还是多亏了在坐的各位,你们的功劳我都会一一禀报父王,来,我们共同干了此杯!”李世民豪情万丈,举着酒杯,欣喜地说道。

  喝了杯中的酒,李世民微微叹了一口气,本来高兴的神色,立马变成了沮丧的表情,那转换的速度,萧飞羽都惊讶了,这家伙要是当了后世,那绝对是影帝级别的人物啊,变脸之快,实在是见所未见,难道古代的那些君王,都喜欢这样吗?

  在座的各位那是察言观色家常便饭,李世民转换的神情,他们当然是察觉到了这也太明显了,不是吗?

  “不知国公为何叹气,我们现在不是赢了吗?”坐在柴绍旁边的侯君集问道。

  那些文臣当然是知道李世民为何叹气,他们比这些武将还要回捉摸李世民的心思,不就是为了那个俘虏罗士信嘛。

  “唉,虽然赢了这场仗,但是我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啊,那个罗士信可是有名的大将,也是忠义之士,我和父王也是听过他的名号的,对于他这样的人才,也是喜爱的紧,奈何那罗士信死都不投降,实在是有些可惜啊,不能为我父王所用,明珠暗投啊。”李世民有些微微的失落地说道。

  “这……”

  叫他们带兵打仗还可以,可是要他们劝说一个大将,还是一个比他还有名的大将,那实在是没有办法。

  李世民看了看房玄龄和杜如晦,这两个虽然也算是身具王佐之才,可是要让他们劝说一个名将投诚,估计也是有些难度,然后看向了长孙无忌,发现他也是不想往常一样,提出办法,还在那里装作不知道,就知道他也是没有办法,最后看向了萧飞羽。

  发现萧飞羽正在吃着桌子上的果实,更本就没有注意到他,心中顿时有些无语,还带着不满,这家伙,难道没有注意到现场的气氛吗?难道不知道他心中对于罗士信的渴望吗?

  “飞羽,看你似乎已经知道了该怎么劝说罗将军了,你说说你的计划吧。”李世民斜着眼,看着正在吃的正嗨的萧飞羽。

  “啊?你说收服罗士信啊?这个,这个长孙大人应该有些想法的,你问问他吧。”萧飞羽看着旁边老神在在的长孙无忌,直接把战火引上了他身上。

  李世民看着老神在在的长孙无忌,心中也是不满,自己这个妹夫,可是有些焦头烂额,你却一点儿都不知道关心一下,实在是有些可气,他知道长孙无忌这个样子是没有办法,所以也不想问他,只能是再次的叹了一口气。

  “好了,今日是庆祝我们胜利的宴会,不要因为我的一点情绪,影响了大家,来,该吃的吃,至于酒嘛,回到了长安,有的是你们喝的!”李世民见到都没有办法,也不想破坏了气氛,大声地说道。

  宴会顿时有有了一些欢声笑语,萧飞羽有些诧异地看着旁边的长孙无忌,这家伙老神在在的样子,他还以为长孙无忌有办法了,没有想到是没有办法,所以在这样,看来是自己会错了意啊。

  没有办法,既然李世民已经不问了,萧飞羽也就不去想了,继续吃他的,没一会儿,房玄龄就悄悄地走到萧飞羽的身边,坐在他的旁边,这个时候宴会还是一个很重要的场合,所以都还是跪坐,萧飞羽则是不习惯,就打坐了,对于他的行为,也没有人说什么,毕竟都知道他的前身是山贼。

  “我说萧小弟啊,那罗士信可是有名的大将,他要是归降了唐王,那么我们的实力又是增加一倍啊,现在国公手上缺少的,就是这样的大将,你不要看国公手中有着这些个大将,可是他们都是百里之将,守的一城一池,却不能当那万里之将,守的一邦一国啊,你想想办法劝说那个罗士信吧。”房玄龄小声地说道。

  房玄龄谋略那是没话说的,可是要是劝说别人,那就是他的短板了,不然也不会怕他的那个泼辣的老婆,而杜如晦虽说是可以,但是对于罗士信这样的死忠之士,估计也是没有办法的。

  萧飞羽拿着手绢擦擦手,然后说道:“你和杜大哥都没有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你没有看见旁边的长孙无忌都是不搭理这件事情吗?说明那个罗士信的确是个榆木脑袋,一心只想着王世充,想要做个忠义之士,我能有什么办法。”

  房玄龄坚定地说道:“我相信你,你一定会有办法的,你的才能,我是拍马都追不上的,你好好想想。”

  萧飞羽已经意识到了历史好像有些偏差,他记得史书上说罗士信投靠的是秦王,那么也就是说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现在的李世民也只是国公,晋封秦王也是李渊称帝之后,所以现在的罗士信该怎么劝说投降,萧飞羽还真的没有太大的把握。

  “我觉得只要国公诚心以对,那个罗士信怎么说也会感动的,劝说嘛,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全拼你的口才了。”

  房玄龄似乎听出一些道理出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好,你真的没有令我失望啊!”

  “国公,萧忌酒有办法了!”房玄龄高兴地对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顿时望向了萧飞羽,然后问道:“什么飞羽有办法能够劝说罗士信?”

  这时候大家都停了下来,宴会顿时静静的,房玄龄站起来,拱手说道:“只要国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那罗士信定会感动。”

  李世民沉默了片刻,理解着房玄龄的话,最后拍着桌子说道:“好,好一个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飞羽之才,真的是绝世无双啊!”

继续阅读:第五十一章 飞羽重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