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爱恨之深
西出阳关2019-07-26 04:224,248

  代王杨侑见到阴世师挥剑自刎,大声地哭泣了起来,因为他一直仰仗的大将军死了,以后就是他一个人,他害怕,他恐惧。

  随着大将军阴世师身死,代王殿下迎接李渊进城的消息散布开来之后,其他两城门也是听之了战斗,因为已经没有了再继续作战的必要了,隋军的主心骨都没有了,他们还打什么?

  李建成有着不甘地吩咐着雷永吉收拾着战场,守卫城门,虽然他自己这次落后了李世民一步,但是他也没有因此产生什么嫉妒之心,因为李世民是他的二弟,虽然本身的才能比之自己更加的出众,可是自己的李渊的大公子,这是不可动摇的。

  李建成来到皇宫的时候,李渊正在皇宫之中,代王早已经是下了坐轿,站在一边,唯唯诺诺的,不敢说话,更不敢哭泣,估计是诚服在了李渊的强大气场之下了。

  李三娘那边也是受到消息之后,说服了那些还在守城的隋军,最后打开了城门,李三娘进入城内,刚好见到正浴血奋战的柴绍,此时他周围的士兵,已经放下了兵器,不过柴绍还在防备之中,见到李三娘之后,直接高兴地向着李三娘走来。

  柴绍想要近距离观看李三娘,想要抱住她,可是却被李三娘的亲兵挡住了,柴绍非常关心地对李三娘问道:“三娘,你没有事吧,我,我,对不起,那时候真的是情况特殊,我事后真的很内疚的,真的,三娘,你,你能够原谅我吗?”

  看着浑身是血,脸色焦急,还带着巨大的悔意的柴绍,李三娘的心中有些松动,毕竟他们是拜过堂的夫妻,虽然没有夫妻之实,但是一日夫妻百日恩,李三娘又有些于心不忍。

  但是李三娘又一想到,结婚的当日,柴绍为了躲避隋军,直接丢下她这个新娘不管,心中就是痛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嫁给了这样一个夫君,真是她的不幸,越是表面强大的女子,其实她的内心越是缺乏安全感,需要一个依靠。

  但是柴绍在听到李渊起义的时候,害怕隋军捉住了他,所以直接在当日丢下李三娘,自己偷偷地跑了,实在不是一个大丈夫所谓,所以李三娘才会痛恨,在听到柴绍这个字眼的时候,心中就是难过还有恨。

  要是当初在长安的时候,柴绍能够带着李三娘一起逃跑的话,事情估计就会变了样,可惜的是,胆小的柴绍直接自己一个人逃离了长安,还拿了李三娘作为诱饵,如果不是马三宝,估计李三娘真的就要被隋军捉住,最后成为了什么样子,还不好说啊。

  李三娘直接忽视了柴绍,在亲兵的拥护下,向着皇宫走去,后面的柴绍脸色有些难看,这时候的李家已经是水涨船高了,李三娘要不了多久,就是公主,依照萧飞羽的那套天下大势的解释,那么李家最后肯定是会统一中原,李三娘的公主之位,就不会动摇,再加上现在的战绩,以后也是李渊最最疼爱的公主,柴绍觉得必须要捉住这次的机会。

  李渊看着自己的三个子女,心中甚是宽慰,当初要是没有李世民的极力劝解,还有李三娘在关中的打下来的一片大好的局势,他李渊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时间紧急,李渊直接命令裴寂起草了诏书,宣布遥尊隋炀帝为太上皇,拥立炀帝孙代王杨侑为帝,改元义宁,是为隋恭帝。

  又自封为唐王,以李建成为唐王世子,李世民为京兆尹,改封秦国公,封李元吉为齐国公,自此关中之地尽在李渊之手。

  同时李世民上凑代王,其实也就是李渊,这次能够攻城成功,就是长安城内,名士桃花仙人的帮助,其身份也是李三娘的手下,这次一手谋划的这次破城之计。

  桃花仙人的身份也被公之于世,长安人才知道,原来这桃花仙人只有十八岁,而且还是唐王的女儿李三娘的部下。

  这位李三娘他们也是听说过的,在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竟然组建了一支娘子军,当然这个名字也是那些百姓取得,这娘子军成员都是女子,可是被李三娘训练之后,其势力并不比男人差。

  作为一个女子,能够做出这样的成绩,自然是出了名了,所以对于桃花仙人萧飞羽是李三娘的部下,他们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最后更是扒出萧飞羽本是一个山贼,最后被李三娘收服,总之,长安城内关于萧飞羽这个桃花仙人有很多的版本。

  可是萧飞羽对于这些则是不闻不问,因为桃花坞出了一件大事情,阴二娘不见了,现在只有萧飞羽知道阴二娘的身份,就算是张德桩,萧飞羽都没有告诉,只是说这是买回来的贴身丫鬟。

  萧飞羽只好命令张德桩去秘密寻找,特别是阴府,虽然萧飞羽没有明说,但是张德桩知道萧飞羽在去阴府回来的时候,带的这个丫鬟,所以他以为这是阴府送的。

  本来萧飞羽还想要亲在去找的,可是自己一方面又要对付李渊,另一方面还要去和李三娘说清楚,争取早一点见到李三娘,表明自己的心声,

  因为他已经是知道了李三娘和柴绍之间的那些事情了。

  这时候可不能让柴绍钻了空子,萧飞羽必须在李渊的面前好好表现一番,让李渊知道自己的价值。

  萧飞羽收拾一番,换了身衣服梳了个妆,现在的李渊算是皇帝一级的人物,面见皇帝,不都是要好好的打扮一番,什么洗澡梳妆换衣,而且萧飞羽觉得自己现在是去见未来的岳父,表现自然哟啊好一些。

  出门之前,萧飞羽对着张德桩吩咐道:“记住,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二娘,找到之后,不敢怎样,都必须带回府中,不要让外人知道,也不要让其他人发觉,这个可能是目前你遇到最艰巨的任务了。”

  张德桩抱拳说道:“属下一定竭尽全力,找到二娘,并且安全地带回来的。”

  萧飞羽点点头,就随着传话的宦官,一起前往皇宫,虽然李渊自己自封为唐王,但是其实已经是把持朝政,住在了皇宫之中,当然只是一个偏殿,因为现在杨广还在,杨侑还是名义上的皇帝。

  进了朱雀门的萧飞羽算是真正见识到了这时候的皇宫的辉煌,后世的长安虽然还是保持着原有的皇宫,可是有几部分在历史的潮流中,已经是消失不见了,这个时候的长安皇宫,算是它辉煌时刻。

  李渊身穿王服,正在批阅奏折,隋恭帝杨侑只是一个傀儡,一个虚设的皇帝,现在的朝堂都是李渊一手把持。

  刚刚占据关中,四周还有着各路诸侯的虎视眈眈,很多工作都需要展开,其实李渊是没有时间的,做一个皇帝,其实也是有些累。

  见萧飞羽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个人是李三娘收服的部下,但是却在攻打长安的时候,帮助李世民,为了李家做了很大的贡献,最重要的是,这位在长安还是闻名的名士,一首《桃花诗》,那是长安城内普通百姓都唱的出来的,于情于理,他都必须要见上一面。

  “草民萧飞羽见过王爷。”

  李渊抬起头,观看着萧飞羽,不错,确实是像李三娘还有李世民所说的,年纪不过十八,眉清目秀,一身白衣倒是更加地村托出萧飞羽那种翩翩公子的味道。

  萧飞羽则是也看到了李渊的真面目,长的也不赖,留着胡须,身穿王服,这要是在后代,算是典型的帅气大叔的级别,也难怪李三娘长的那么漂亮,李世民长的那么帅气了,这是遗传的原因啊。

  “嗯,不错,来人啊,赐坐!”

  李渊点点头,吩咐着下人看座,对于萧飞羽的第一映像还算是很满意的,不管在哪里,不管是在那个时代,都是需要看脸吃饭的,萧飞羽本来长的也不错,再加上这些时日的修养,萧飞羽本身就给人一种书生意气,儒子气息。

  “谢王爷。”

  “听世民说,这次他能够顺利的拿下南城门,迎接陛下,是你的功劳,不错,本王会重重有赏的,而且今日本王也听说了有关于你的传闻,没有想到你还身具如此的文采,当真是青年一代的代表啊,不知道你可有何志向,可以说来听一听,本王倒是好奇,像你这样的人才,志向也定是不小吧。”李渊一边看着公文,一边说道。

  看似李渊不是很关注,可是从这话语里就能够听出来,其实他还是在意的,因为他刚刚拿下长安,站稳了脚,自然是进入了诸侯的圈子,这时候需要的就是各种人才的投靠和帮助。

  萧飞羽作为长安城内名盛一时的桃花仙人,自然是代表着人才,他要是说的不如李渊意,估计就要被李渊排斥了,因为萧飞羽要是说李渊的好话,要是尊崇他这个唐王,传出去,那些人才自是需要衡量一下。

  这个就是名人效应,这时候的萧飞羽自然是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时候,虽然他涉世并不是很深,两世加起来,也不够某些老狐狸喝一壶的,但是这时候应该做的,他还是知道的。

  “草民出身于草莽,幸得小姐点化,如果不是早民遇到了小姐,估计就不会有现在的萧飞羽,更不会有桃花仙人,所以小姐对于草民有知遇之恩,草民自当是结绳报之,至于什么志向,自当是为朝廷奉献一生!”萧飞羽站起身,躬身说道。

  李渊听了也并没有大喜,但是也没有失望,批了一个奏折之后,说道:“好,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封你为……”

  “王爷,草民还年轻,而且我生是小姐的人,愿归属到小姐府上,做一个管家,如若为官,草民害怕担当不起,失了颜面。”萧飞羽打断了李渊的分封,连忙说道。

  “哦,既然如此,那么本王就允许你去三娘府上当一个管家,御赐‘皇家管家’吧。”李渊漫不经心地说道。

  萧飞羽心中一喜,立马跪地谢恩,皇家管家啊,这只是李三娘的管家,就直接御赐皇家管家,这不是把隋朝放在眼里嘛,不过这时候的李渊,确实是不把隋朝放在眼里。

  “裴卿,你觉得萧飞羽此人如何?”

  这时候自帷幕走出一位中年男子,他就是李渊的好友,裴寂,有许多事情,李渊都是问他,一起商量做决定的,可以说是无话不说,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微臣看不透,小小年纪,竟然能够想出潜入长安,里应外合之计,并且此人的诗歌也是一绝,他传出来的三首诗,也是能够传世之作,加上在二公子所做之诗,一共五首都是能流传百世,可是他偏偏在最开始的时候默默无名,直到三娘收服他之后,再到长安的桃花坞,所行之事无不是让自己声名大播,可是现在又甘愿做三娘的管家,倒是让人猜不透他要做什么。”裴寂直接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李渊放下奏折,看着大门,说道:“呵呵,既然你都看不透,看来此子真的是有些能耐啊,我到要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萧飞羽要是知道李渊所想,绝对会回答:我想要抢你的女儿,我想要做你的女婿,还能想什么。

  回到桃花坞的萧飞羽,还没有休息,张德桩就禀报说二娘找到了,正在她的屋内,等着他。

  萧飞羽刚刚一进房间,就见到一到亮光一闪,然后就听到阴二娘啊的一声,似乎是受伤了。

  等到萧飞羽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张德桩捏住阴二娘的手,手上还有一把匕首,看起来刚刚阴二娘是想刺杀萧飞羽。

  阴二娘偷袭不成,反被张德桩捏疼了手腕,对着萧飞羽哭着说道:“我恨你,我恨你!”

  萧飞羽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没有想到阴二娘竟然有勇气拿匕首,刺杀自己,看来这次自己真的是伤到了她的心,可是他也没有办法,阴二娘本来就不在这个计划之内,只是突然阴世师把她交给他,让他照顾,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这本来就是一个误会。

继续阅读:第三十八章 皇家管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