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围攻长安
西出阳关2019-07-26 04:063,190

  十月初旬,在李世民的请求下,李渊终于到达了长安,营于城东,此时诸君皆集,合兵二十余万。

  长安城内的官员还有百姓,一时之间人心惶惶,短短数月之间,李家竟然发展的如此强大,竟能够挥师二十余万人围困长安,这让那些不知情的官员直接慌了神,直接闹起了公堂。

  此时留守长安的代王杨侑年仅十四,还是一个毛头小子,听闻李渊大军围城,顿时慌了,在见到官员在公堂之上吵闹,心中更是没了主意,只能看向大将军阴世师。

  阴世师一直沉默着,这些官员之中,有一些都是买来的官,有一些则是靠着关系上来的,真正的忠于大隋朝的人,没有几个,当然除了还有一个同样沉默的人,这个人就是骨仪。

  骨仪是京兆郡丞,秉性刚正,励志守常,介然独立。开皇初年,为侍御史,处法平当。隋炀帝嗣位,迁尚书右司郎,超拜京兆郡丞。

  可见此人真的是有才学和忠于隋朝的人,可是现在局势紧张,人心惶惶,大军围困城外,已经是无力回天了。

  “够了,现在叛军就在城外,陛下远在江都,留你们守在长安,你们不思索怎么抵抗叛军,却在这里大闹公堂,你们是和居心,骨大人,扰乱公堂者,该当何罪?”阴世师大声地叫道。

  骨仪出列,大声地回答道:“凡扰乱公堂者,以欺君之罪,当打五十大板,情节严重者,午门斩首,以儆效尤!”

  阴世师真想为骨仪的配合点个赞,不过他也是有意问骨仪的,因为也只有此人才会配合他,现在的公堂之上,恐怕是有一些人,已经是向着李渊了。

  听到骨仪的话,那些还想着吵闹,辞官什么的,顿时不做声了,公堂之上也是安静下来,杨侑也平静下来,有大将军在,他相信长安城能够守住的,况且李渊造反的消息,已经送往江都,相信陛下应该能够收到,一定能够派军支援他们。

  朝堂之上的事情,萧飞羽不知道,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他也只是笑笑不说话,这长安城越乱越好,他可以浑水摸鱼,帮助李世民。

  桃花坞的书房内,萧飞羽正在练习着写字,用毛笔写字,对于他来说还是有着不小的难度的,可是没有办法,谁让这个时代都是用毛笔写的了,虽然用自制的炭笔写也不错,可是别人看到了总觉得别扭不是,要顺应时代的潮流。

  “嘭嘭。”

  “进来。”

  萧飞羽听到敲门声之后,就放下了笔,这些日子,那个阴家的小姐总算是安静了,也没有吵闹,更没有再吵着要救她的父亲,说实在的阴世师这样的掘强的人,萧飞羽是没有办法了,况且他和李渊还有大仇,投降更是不可能的了,这让他能怎么办?

  张德桩进来之后,拱手说道:“主人,今日那些官员大闹公堂,不过被阴世师和骨仪两人镇压,人心已失,我们的机会来了。”

  萧飞羽揉了揉手腕,问道:“守城的校尉表现的怎么样,阴世师有没有察觉?”

  张德桩回答道:“赵校尉表现的还不错,没有露出马脚,我们的人一直监视着,不过阴世师好像把三个城门的守城校尉都换了,本来赵校尉守护的南城门,可是却被换到了北城门,只有东城门的校尉没有换,可是东城门的校尉是阴世师一手提拔上来的,对于阴世师是绝对的忠心,我们没有下手。”

  萧飞羽点点头,说道:“到了这个时候,他要是再不采取措施,他也就不是阴世师了,此人的军事才能也是非常的不错,可惜遇到了李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了,我们现在静观其变,等到李渊下令攻城之时,在与李世民联系。”

  “是。”

  心情大好的萧飞羽,也不打算在练字了,总呆在房间之中,也有点闷人,好长时间都没有去花园看看,也不知道那个大小姐把花养的怎么样了。

  本来萧飞羽是安排阴二娘照顾自己的起居的,也就是端端脸盆儿,打打水,端端饭什么的,当然,更衣洗衣这些事,他可没有叫这位大小姐做,这要是传出去了,他还怎么追李三娘呢。

  最后这大小姐发现了后边花园中的花,就自荐自己,成了园丁了,萧飞羽这段时间为了大事,机会都是忙的不可开交,好多事情,张德桩那些人,都是不会做,所以萧飞羽必须给他们一边发布任务,一边给他们上课,不然他的局更本就布不下去。

  来到后花园的时候,就见到一袭青衣的阴二娘正在花丛之中忙碌着,自从来到桃花坞之后,外界的事情,她都是很少知道,李渊围城,他的父亲不过多久就会死去,这些她都还不知道,所以还以为他的父亲没有什么事情,她还是那个大小姐。

  微风轻吹,一阵花香扑鼻,十月的话并不算多,不过这花园中还是盛开着好几种花,有些萧飞羽还叫不上名字来。

  阴二娘终于见到了门口的萧飞羽,见到他看着自己发呆的样子,心中顿时起了一片涟漪,她终于见到了心目中那个桃花仙人作诗,她也是他做出诗的第一个读者,这样的殊荣,让她感觉非常的兴奋,非常的欢喜。

  同时她也知道了桃花仙人的一个小秘密,原来萧飞羽只是诗歌做得好,他的字,写的却是水平一般,就像是刚刚开始学习写字的小顽童,阴二娘觉得这应该算是萧飞羽的一个小秘密了,当初她的父亲可是想要一见萧飞羽写的字了,要是真的让父亲知道了,他绝对会大为惊讶的。

  阴二娘缓缓地来到萧飞羽的面前,有些扭捏地说道:“你,你怎么站在这里啊,这可是你的花园,站在这儿做什么?”

  萧飞羽回过神来,看着站在面前的阴二娘,清纯可人,微风吹起两鬓的青发还带着连衣裙,甚是好看,一不小心,又被这大小姐给迷住了。

  “我看你那么专心,所以就没有打扰,看来你养花的技巧倒是不错嘛,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会了,除了吃就是睡了。”萧飞羽假做感慨地说道。

  没有想到阴二娘却当真了,有些急色地说道:“哼,你,你,谁说我什么都不会了,我只是学习的都是琴棋书画,只是从来都没有做过丫鬟,当然不会那些了。”

  萧飞羽惊讶了,说道:“哈,你还会琴棋书画啊,你怎么不早说了,早知道,就让你天天弹琴给我听,晚上再找你下棋,写诗做书什么的,也是找你帮忙了。”

  阴二娘高兴地说道:“好啊,好啊。”

  突然想到自己表现的有些过了,顿时不好意思了,害羞地低下头,偷偷地看着萧飞羽,见到他并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心中松了一口气,还有些失落。

  萧飞羽真的是什么感觉都没有,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今天晚上无事的时候,我们下棋怎么样,我教你一种新的下法,绝对的新鲜好玩儿。”

  阴二娘强自镇定,脸色微红地嗯了一声。

  萧飞羽又是陪着阴二娘在花园呆了一会儿,就被张德桩有事找走了,阴二娘更是愉快地在花园上跳下跳地为鲜花除除虫子,浇浇水。

  晚上萧飞羽真的找到阴二娘,开始教授他的新棋局,也就是后世的五子棋,萧飞羽可是不会下什么围棋,这种高端的棋局,他可是没有接触过,顶多是在小时候,和小伙伴们下下象棋、五子棋和斗兽棋。

  当然萧飞羽不可能和阴二娘下斗兽棋的,象棋还没有出来,连个棋盘都没有,也下不成,最后只能是选择五子棋,不过是打发打发时间,现在是秋天,夜晚的时间很长,可是萧飞羽又睡不着,每次都是练字,看书,或者是锻炼身体,到很久才会睡觉。

  现在有了阴二娘,娱乐的活动倒是多了一些,两个人就在房间内下着棋,开始的时候,阴二娘还不太熟练,没过多久就败了,可是不到四五盘的时间,阴二娘就完全掌握了其中的规则和奥秘,下的是风生水起,虐的萧飞羽愁眉苦脸的。

  “哇。”

  阴二娘忍不住地大了哈欠,然后不好意思地看着萧飞羽,这才让萧飞羽记起阴二娘是古代的人,她还是习惯于早睡早起的。

  当下说道:“好了,这么晚了,你回去睡觉吧,以后有时间了,我们在继续下。”

  阴二娘点点头,准备收拾棋盘,却被萧飞羽制住,说道:“快回去休息吧,这些我来收拾。”

  阴二娘有些不好意思,刚刚实在是没有忍住,其实她很像再和萧飞羽待一会儿,这么近距离的和他相处,可是她实在是太困了,只能是起身,施了礼,缓缓地出了门。

  李渊军队围困长安,并不急于攻城,而是严申军令,同时派使者和城内的隋朝沟通,希望不费一兵一卒,能够直接拿下长安,以免双方遭受伤害,间接地保存实力,可惜城内主事的是阴世师和骨仪,他们自然是不会同意的。

继续阅读:第三十四章 里应外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