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萧李交锋
西出阳关2019-07-26 04:052,236

  “杀啊!杀光这些想要霸占我们山寨,霸占我们家园的敌人!”朱子明大声地叫道,唯恐李三娘他们听不见。

  那些睡着了的士兵听到有人攻营,二话不说,拿起兵器就起来,闯出帐篷,四处一看,哪有什么敌袭啊。

  “刚刚是何人在大哄大叫啊!扰乱军心是要治大罪的,是谁?”何潘仁走出来,见到没有敌人之后,大声地问道。

  “报告将军,真的有敌袭,刚刚在那边的树林之中,有人大喊,杀啊,杀光这些想要霸占我们山寨,霸占我们家园的敌人,我们都听到了。”一个守夜士兵跪着回答道。

  李三娘在一边,看了看树林,再抬头望向萧飞羽所在的山头,说道:“加派一队人守护,其他人去休息,记住只要不是真的有人攻营,就不要出来,赶紧休息,明天还有一战!”

  何潘仁也赶紧命令道:“听到没有,赶紧回去休息,来人,再加派一队人守夜,记住要看清是否真的是敌袭,不要乱发信号,扰乱军心者,斩!”

  过了一个时辰,夜已经更深,估计那些士兵也已经睡着,朱子明趴在地上,身上盖着树叶,这是少当家教导他们的伪装,在还有百米的位子停下来,吩咐道:“记住,不可恋战,丢完就跑,要丢的准一些,不要慌了神,瞎扔!”

  这是下午少当家,把山寨所有的酒都收集起来,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捣鼓出来的东西,闻着就觉得香气扑鼻,绝世好酒啊,可是少当家的却让他们点着了,朝着敌人的帐篷扔,实在是有些浪费了,不过一想到,这东西点着之后,仍在敌人帐篷的后果,朱子明就又觉得实在是太值了,这简直就是作战利器啊。

  慢慢地匍匐上前,找最近的位子,乘着守卫不注意,十几个人同时点燃小酒坛子,朝着前面的帐篷就扔了过去,扔完就跑。

  “轰!”

  本来就是冬天,天干物燥极为容易着火,再加上酒精的作用,那几个帐篷还有草地瞬间就着火了。

  “走水啦!不好啦!走水啦!!!”

  守卫直接慌了,怎么转眼之间帐篷就烧起来了呢,难道是对面的山贼,使用的妖法,这可不得了啊!

  他们没有看清朱子明他们的行动,也不知道为什么几个帐篷,突然就燃烧起来,对于这时候的思想,也只是认为有什么妖法。

  何潘仁连盔甲都没有穿,直接披了一件衣服就跑出来了,见到几个帐篷燃烧起来,还有将士们的混乱,顿时也有些慌了神,但是也很快振作起来,大声地叫道:“慌什么!赶紧地灭火啊!”

  还好李三娘在最开始选择安营的时候,就选择了靠近水源的地方,不然他们连灭火的谁水都没有,可是他们发现,有些地方就算是泼水了,也灭不掉火,只有泼的水多了,才会灭掉,更加地觉得这是妖法所为,都是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

  李三娘穿好一副,和丫鬟走出来,见到火势已经差不多被控制住了,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见到了马叔之后,轻声地问道:“马叔,你怎么看?”

  马三宝深吸了一口气,回答道:“这是烈酒,而且还是精度很高的烈酒,一点就燃,他们这是想让我们不能休息,扰乱我们,使得我们的将士不能在明日有绝佳的精神攻打他们,看来你说的不错,对面有个高人在指点,看来我们这次遇到对手了。”

  李三娘想着朱子明他们那些山贼对于萧飞羽的尊敬和崇拜,再一想萧飞羽说的话,就知道交锋已经开始,想要收服他,必须先打赢他,可是现在看来自己这边已经算是输了一阵。

  “马叔,这个高人我必须得到,得不到也必须毁了!”李三娘坚定地说道。

  马叔抬头看了看前方的山头,回答道:“大小姐,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得到他,助你一臂之力!”

  何潘仁这时候走过来,脸上也是不知在那里沾到一些灰尘,有些风尘仆仆的样子,他极为生气地说道:“大小姐,这帮山贼实在是太可恶了,我现在就去消灭了他们,把那个少当家的给你捉来!”

  李三娘摇摇头,说道:“不行,现在是深夜,看不清路,还不知道他们在路上设置了些什么陷进,等着我们,所以不能贸然前进,我们还是靠的太近了,后退五十步,然后十步一哨,看近点儿,他们人少,不然直接真面交锋的,我们只要稳住阵脚,明日就是打败他们,扬眉吐气的时候!”

  “可是那些山贼好像会什么妖法啊,那些火凭空出现,还灭不掉!”何潘仁有些后怕地说道。

  马叔解释道:“你下去告诉将士们,这只是烈酒,极易燃烧的,并不是什么妖法,叫他们不要慌张,自乱阵脚。”

  何潘仁这才记起,自己也是问道了很浓的酒气,原来并不是什么妖法啊,是烈酒,可是这样的烈酒绝对会卖个好价钱,实在是浪费啊,等到收服了这些山贼,一定要得到这酿酒之法!

  听到何潘仁的解释之后,将士这才安定下来,原来不是所谓的妖法,是烈酒啊,有些酒虫则是偷偷地在地上舔了几下,军中禁酒,平时很少能够喝酒,这次倒是送上门来了。

  马叔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帐篷,而是和李三娘一起,到了她的帐篷之中,对于马三宝,李三娘有着绝对的信任,因为她从小和马三宝学习武术,学习兵法,不然她也不会有现在的魄力。

  马三宝是看着她长大的,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另一个父亲,也是因为李渊很好关注她的生活,所以在她的心中,才会觉得马三宝是另一个父亲,当然她并不能直接表现出来,这份儿情义只能是藏在心中。

  马叔进到帐篷之中之后,就坚定地说道:“对方是个用兵高手,不恋战,不急躁,而且还是那种奇怪的作战方式,像是鬼谋之术,我们明日要是进攻的话,也要小心,不能急于求成,何潘仁到时候有我看着,小姐你自己还需要注意,不要着了他们的道。”

  “放心,我觉得这场仗打不了多久,越久对于他们越是不利,到时候他们死的人多了,那什么做投靠我的筹码?只要我们稳一点,他那什么和我比斗!”李三娘自信地说道。

继续阅读:第七章 择弱以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