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战屈突通
西出阳关2019-07-26 04:063,283

  短短不到二十天的时间,武功县刚被义军占领,现在又面临着隋军的威胁,六万精兵直接在武功县外安营扎寨,行动有素军纪严明,这就是正规军和起义军的区别。

  不过后世的人们只知道乱世是英雄们建功立业的良机,却不见最底层百姓的苦楚,义军也是有各地身强体壮者组建起来的,因其了无生欲而悍不畏死,所以装备落后的义军,却能够在战争中爆发出极为可怕的实力,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这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杨广后期的劳民伤财,也使得他们对于这个朝廷已经是失望到了极致,对于隋军也是痛恨到了极致,这也是在隋末那些起义的军队能够存活的原因。

  李三娘站在城墙之上,左边站的是马三宝,右边站的是萧飞羽,后面还有何潘仁和丘师利和向善志,至于李仲文则是把守户县。

  “看隋军的营地安排,应该算是正规合理的,这个屈突通也算是有些才能,不知道忌酒有什么看法?”李三娘观望着隋军的阵营,面无表情地问道。

  萧飞羽对于这些可没有研究过,也说不上来,他只能是靠着自己拥有的那点知识装模作样,要真的询问专业知识,估计他真的答不上个一二来,不过他可以忽悠啊。

  “越是正规合理,就越是容易攻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大小姐都已经看出他的合理性了,还不知道该怎么攻破他吗?”

  这算是把皮球又丢给了李三娘,说话这种技巧,在后世之中,萧飞羽也是掌握了一些的,生活所迫,他不得不自力更生。

  李三娘没有在问话,因为她真的是有破敌之计,隋军越是把军营建造的非常的正规,就越是存在危险。

  “忌酒那一晚扰乱军营的方法非常的不错,可以说是兵法中的精髓,‘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这十六个字用在什么时候都是可行的,我也想试试。”

  那一天萧飞羽本想拉近关系,让他们不在叫他‘先生’,叫他飞羽或者是名字,没有想到他们又改成了‘忌酒’,这等于是和先生差不多,不过时间还长,萧飞羽有信心让他们改变对于他的看法,感情是慢慢培养的嘛。

  城外的隋军军营之中,屈突通对着手下问道:“营帐都做的怎么样呢?士兵们都是日夜赶路,已经劳累不堪,我们暂时休整一番,你去收集一些武功县城内义军的情报,我到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个胆子,敢在关中弄出这么大的阵势。”

  一个时辰之后,主营之中大小将领都已经到齐,屈突通位于首位,看着地下的将士,说道:“这一次城内的匪军有七万之众,不过都是农民,翻不起大浪,只要我们把这一场仗打赢了,大家都可以升官发财,记住不远就是皇都,代王和大臣都在看着,我们一定要打得漂亮,让他们看看,我们铁骑营的厉害。”

  底下的将士都站起来,拱手说道:“谨遵大将军令,大将军威武!”

  回到县衙的李三娘和萧飞羽一行人,聚集在大厅之上,丫鬟奉上茶水,首座的后方是一幅地图,这幅地图是萧飞羽手画的,虽然画的不是很好,但是比之之前的那些地图要更加的清楚明朗,一眼就能够看出大致的方位和区域。

  李三娘对着这个挂着的黑地图,说道:“我们现在在这里,距离长安已经不远,不过大将军还没有来,我们需要等到他们达到渭河的时候,会盟之后,在一举攻占长安,所以我的想法就是先打屈突通,之后在攻占始平和周至,拿下这一片地方。”

  萧飞羽暗自点头,这是把整个关中都占据了,不过这也是最佳策略,李渊是在太原起家的,大本营就在那里,现在他要来长安了,不可能就舍弃了那里,李三娘拿下的地方,不仅是长安周围,也是靠近了太原地带,到时候等到李渊进入关中的时候,也是直接形成了通道,太原自长安这一片都是他李家的。

  “现在就让屈突通先休息一段时间,给他们调整的时间,今夜才是较量的开始,他的六万军队,我让他有来无回!”

  萧飞羽这时候真想拍拍手掌,真的,李三娘这时候太霸气了,女王范儿十足,他感觉自己的都有些热血沸腾了,不过一想想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还有自己需要做的事,不能亲自看看这此的大战,心中就有些失落,他真的想再看看李三娘在战场上的英姿。

  自他想着改编一些军种失败之后,他也是认识到了现在是冷兵器时代,他所说的那样的分化兵种,其实是行不通的,就算是太平盛世,这样的分化,在战场上,也只能对付一些平常的甲兵,真要是遇到了精骑兵,那也是炮灰的存在。

  所以最后他想到了特种兵,现在应该称之为特种作战部队,这是他想了几天,结合这个时代的兵种,专门设置的兵种,萧飞羽想建立的特种兵,并不是后世的那种特种兵,但也有些相同之处。

  他们的任务也是特殊,什么半夜扰袭,斩首行动,获取情报,制造混乱等等。

  特种作战部队正在萧飞羽的手中慢慢形成,这支部队将会成为将来诸侯争霸中,最为关键的一只部队。

  是夜,屈突通再次聚集了将士在主营之中议事,自申时(北京时间四点左右)的时候达到,一直到现在,县城之内也没有任何的动静,没有出现慌乱,没有出现叫阵。

  这不符合屈突通心中所想,按理说他这六万精兵前来,他们最起码应该有些反应才对,现在这样的平静,实在是有些诡异,屈突通心中总是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我让你去查城内的情况,你查清楚没有?”

  屈突通对着下面的一个将领问道,这个将领就是最开始那个去收集情报的人。

  “回将军,已经查清楚了,城内的匪军的将领是李渊的女儿李三娘,她在长安逃离之后,就回到了户县的李家的庄园,变卖家产之后,就起义了,先是攻占了户县,然后是武功,已经连攻两座县城,手下拥有七万人的匪军。”

  屈突通听完之后,沉着脸,问道:“只有这些?”

  那个将领直接跪下来,说道:“将军,我们打听了很长时间,只收集到这些,因为他们的防范很严,我们没有捉到士兵,只能通过周围的百姓,可是他们知道的很少,也不愿意透露,我们只能是和搜集到这么多的信息。”

  屈突通皱着眉头,挥挥手,说道:“行了,你起来吧,李渊那个家伙,亏得陛下赏识他,没有想到他也反了,哼,一个女子,也敢造反,我让她明白,这个世界是男人的,她还是乖乖地绣花吧!”

  “将军威武!”

  一阵马屁响起,这时候不拍,何时拍啊,他们都是聪明人,只要这次表现好了,使得上面的将军高兴了,到时候功劳多少会分他们一些。

  “你们先去安排今夜守卫的士兵,记住让他们都机灵点儿,今夜可能不太平,你们也不要睡的太死,防止那些匪军夜袭,我要让他们有来无回!”屈突通站起来摆手说道。

  “是!”

  而在县城之中,李三娘对着丘师利说道:“你只要记住,只扰敌,轮换扰敌,想办法使得他们不能安然入睡,使得他们疲惫,明日一早就是总攻的时候,这一场仗就要看你的了。”

  丘师利知道自己是个新人,需要军功来证明自己,证实他这个将军的位子,所以当即抱拳说道:“大小姐请放心,今夜我一定会让那些隋狗不能入睡,明日也没有精神!”

  李三娘点点头,再次说道:“丘将军一切小心,记住不可恋战,只要达到扰乱的目的就撤退,那个屈突通一定会觉得今夜我们会袭营,定是有所防备,你们要等到三更天之后,那时候他们一定是都入睡深沉,这时候惊醒了他们,估计就很能入睡了。”

  丘师利拱手说道:“末将明白,那末将就去准备了,到时候就让那些隋狗看看小爷我的厉害!”

  屈突通在主营之中一直没有入睡,升官发财就在今夜,只要城内的匪军一来夜袭,就是他们的死期,自己就是平定了起义军的功臣,回到了长安之后,就是升官加爵,平步青云。

  可是等到了二更天,也不见起义军来袭,士兵们也是在他的命令之下,没有沉睡,还在守备着军营,等着起义军的夜袭,这样下去,士兵们肯定不能很好的休息,明日一战,实力也会减弱。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屈突通在主营走来走去,最后大声地叫道:“来人!”

  营帐外走进一个守卫兵,跪下施礼,说道:“末将参见将军。”

  屈突通背着手问道:“外面有没有异常的情况,士兵们是不是都在严守待命?”

  “回将军,无异常情况,将士们都在严守待命。”

  屈突通点点头,二更天还不算晚,一个下午士兵们也休息的差不多,晚一点儿也没有关系,只要守住今晚,捉了那个李三娘,他就是朝廷的大功臣,要知道李三娘可是李渊最疼爱的女儿,有她在手,朝廷就能够牵制住李渊,到时候他就是功臣。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夜扰隋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