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错过
那年夏天2018-09-25 11:592,548

  苏已晴在“常喧饭庄”二楼的临窗位置坐着,心情黯淡。

  已经两个多月了,她再也没见过那名青衫男子。

  她万分肯定那就是天若,一旦有了这样的确信,她就一刻也等不及地想见到他。

  可是那名男子就仿佛人间蒸发了般再无踪迹。

  这两个月时间,苏已晴发疯般在江城四处寻人。

  按她当初的设想,江城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地方,这座小城东西总共四条大街,将整个城区分成九个部分,其中锦绣宫所在的城区是这座城市最繁华的中心城区,称无忧区,也是人们生活起居各项服务最齐全的商业区,据说江城人平均每三天便要去一次商业区,因此苏已晴首先将目标锁定在了无忧区。

  最近一段时间,她没少去无忧区晃荡,有时候还在那里守株待兔一整天,却连天若的影子都没见着。

  这样十天半个月过去之后,一点进展也没有,苏已晴便扩大了搜寻范围,她开始到江城的其他区域转悠,重点去茶楼酒肆,菜场肉铺,糕饼摊子,甚至医馆药房,总之,那些开门做生意的地方,她想,这些地方人流量大,天若总得吃饭买东西吧?不知道哪天就撞上了呢?

  等到她把江城的九个城区差不多逛了个遍,甚至连荒凉的北部城区都熟得不能再熟的时候,二个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她还是一无所获。

  这一段时间,为了寻找天若,她还闹过不少乌龙事件。

  有一天,她在大街上闲逛,忽然见前面一青衫男子背影神似天若,苏已晴当时便心头狂跳,一路气喘吁吁追上去,未及近身便伸手扯住对方衣袖,对方转过头来她才发现并不是天若,那是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见一姿容上佳的妙龄女孩扯住自己的衣袖倒无任何不悦之色,但此时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他身边的中年女性却不乐意了。

  她大声呵斥苏已晴“不知羞”,并愤愤不平地表示,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如今的年轻女子竟然如此轻浮,大街上便敢主动勾搭男子!

  苏已晴被训斥一番,才发现此处原来是一家绸缎庄,想来那男子是来此处与太太一起做衣服的。

  中年男子见太太批苏已晴太狠,便劝解道:“少说几句吧,她不过是认错了人!”那太太却不依不饶道:“她是你什么人,我说她几句你就心疼了?!老毛病又犯了!”

  男子便不再言语。想来这太太平时在家里该是悍妇一类的角色。

  苏已晴最终落荒而逃。

  还有一次,她晃荡了一上午无果,觉得腰酸腿麻,便进一家饭馆吃饭歇息。

  店小二将各样菜色端上来后,苏已晴吃了没几口,忽见一白衣男子的面容从眼前扫过,她虽没看清,却觉得那就是天若。于是她慌忙从饭桌前离开追赶对方,等到追上了却发现并不是。

  她正沉浸在又一次从满怀希望到大失所望的情绪中自伤呢,却又被后面追上来的店小二奚落一顿。

  原来她没付饭钱,她追着那白衣男子,店小二却一路追着她。

  那小二嘴上不客气地道:“咱瞧着姑娘您长得这么标致,穿得也讲究,该是个体面人,没想到竟也做白吃白喝这种下流事!”

  说得苏已晴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江城的百姓如果知道他们曾经带着朝圣的心情万分景仰过的“圣女仙子”就是眼前这位,不知该作何感想!

  这两次事件之后苏已晴便凡事不再那么孟浪,她告诫自己今后哪怕再心急,也要考虑周详。

  这一天,临近傍晚,街上行人已不多,她在回锦绣宫的路上,忽然见前面一人,穿一身黑色长衫,身姿颀长挺拔,举手投足间,发丝在初夏的风中随着青色的发带飘飘洒洒,端的是风流俊逸。

  苏已晴经常在王府后山见天若舞剑,那时候的天若便是这种装束,她对这个身影太熟悉了,直觉告诉她这就是天若。但鉴于自己已经认错了几次人,为避免再闹出什么洋相,这一次她谨慎了很多。

  她一路不远不近地跟随着男子,从各个角度观察对方,天色已晚,那男子手上是否有月牙形红痣她看不清,但是她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就是天若无疑。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想,她决定跑到男子近前去看看对方的脸。

  哪知那男子看似走路四平八稳,速度却不慢,苏已晴一路小跑只是勉强跟得上他,那男子与她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似乎苏已晴快他也快,苏已晴慢他也慢,苏已晴真怀疑,他是不是在故意捉弄自己。

  好在他最后终于在一处店铺前停下,苏已晴大喜,急忙上前,见那男子昂首进了店铺,她便也一步跨入。

  哪知店铺内立即出来两人,骂骂咧咧将她撵了出去。

  她抬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江城有名的妓院“偎红楼”。

  她不死心,在妓院外守候,看门人便出来赶她:

  “姑娘你站在这儿,也不替自己的名节考虑考虑?”

  更有一人恶毒地道:“姑娘你姿色不错,站在这儿替我们招揽生意哪!”

  苏已晴很后悔自己今天没有着男装出门,当年她大闹美眷,可比现在无拘无束多了。

  结果便是她站在妓院对街的铺子下许久,也未见黑衣人现身。

  没出现也好。苏已晴在暗夜中自我安慰道,进偎红楼的能是什么好人,那人不是天若最好。

  事实上她还有一个法子没用上,可是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那么做。

  那便是将天若画像,按图索骥。

  她不是没有动过这个念头,以她恭王府的势力,派人手执画像挨家挨户询问,甚至在大街上公开张贴,以黄金悬赏抑或在各路关卡命人对过往行人严加对照。

  如果真要这么做,三年前她就做了。

  可是天若不是罪犯,她不能动用这种手段寻找他,那简直是对他的侮辱。

  更何况要寻找天若只是她的私事,甚至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情,与恭王府也无关,天若的生生死死皆因她而起,是她把他带回来又弄丢了,所以她要亲自把他找回来。

  而且她也不方便告诉别人她还不死心,还在等待天若回来。对于京城那些健忘的贵族们来说,天若早已经是过去时了。

  这也是苏已晴不方便大张旗鼓寻找天若的原因。

  可是,现在,她只能用这个法子试一试了。

  苏已晴按了按额头两侧的太阳穴,有些头疼。

  三年未见,不知他的容颜是否改变?她只能按着记忆中的样子将他大致画出。

  两个月的时间,多方寻找未果,她内心很沮丧,甚至有些泄气。

  有时候,静下来,她也会问自己:那天在锦绣宫看到的是否真是天若,自己是不是搞错了?

  但是,回想当时的情景,她觉得自己并没有看错。

  可是天若既然活着,为什么没有回头找她呢?

  不管是爱是恨,论理,他都该回头找她才对。

  苏已晴想不明白,她决定不再多想。

  找到人之后不就一切都清楚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若有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若有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