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空白
青驹破夜色2016-12-26 13:142,670

  第三章:空白

  作者:青驹破夜色

  一个哲学家曾经说过:人类痛苦的根源,是因为记忆。

  如果反过来讲,当失去记忆,人生就充满快乐吗?王纪元并不这么认为。也许在很多充满文艺情节的人或艺术家眼中,失忆代表了全新的人生篇章,如同被传说了上千年的凤凰涅槃一样高大上。但在王纪元看来,除了脑袋中完全无法梳理的大片空白之外,甚至还充满了各种诡异的发现。

  他的听觉和视力,都变得异常敏锐。虽然没有具体的对比,但王纪元隐隐觉得,自己的听力和视力远超正常人。他可以轻易地听到远在几百米外人们的耳语,甚至是鸟叫虫鸣。它们在枝头梳理羽毛的摩擦声,蚯蚓在泥土下的翻腾,全都一清二楚。视力也是如此,每当他沉下心来,目视远方,瞳孔就像变成了一个超高倍的聚焦镜头,可以轻易的调焦和聚集。远方的楼群和山脉被尽收眼底,甚至是山上果树的果实,和每家每户电视机中播放的内容,都变得历历在目。

  王纪元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悲哀,就像他无法确定,这种能力,到底是生来就有,还是车祸后遗留的后遗症。他没有把这些情况告诉胡医生,隐约中,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一切,都充满疑团。

  渐渐的,王纪元才发现,诡异的并不仅仅是这些。

  住院后,王纪元每天主要的生活内容,除了定时接受全身扫描监测之外,便是在康复中心中做恢复运动。这座硬件设施齐全的康复中心,说白了,就是一间健身房。当王纪元第一次站在跑步机上,仅仅用了50分钟,就跑完了45公里。这是什么水平?王纪元不知道。站在身边的护士,下巴却几乎掉了下来。她嘀咕着。

  “机器显示出错了……”

  没错,马拉松的总距离是不到43公里,目前的世界纪录是2小时。而用50分钟跑45公里的王纪元,心跳正常,甚至没有出汗。他一脸茫然地从机器上下来,有些不知所措。看身边的护士,开始捣鼓着跑步机的显示器。

  “滴答……滴答……”

  王纪元的耳朵突然捕捉到了一丝声响,像是时钟的秒针,正在计时或倒数。这声音的源头,便是来自于这台跑步机内部。一瞬间,王纪元全身的肌肉绷紧了,他的眼睛就像X光线,剖开了机器沉重的钢铁之躯。一个红色的倒数计时器,正隐秘地在机器内部,跳跃显示着数字:9、8、7……

  王纪元将护士拦腰抱起,就像一只敏捷的豹子,向室外跑去。时间仿佛停滞了,娇小的女护士,显然没理解发生了什么。她被王纪元抗在肩上,就像一个被土匪抢来的压寨夫人。她的眼睛中充满了迷惑和不解,嘴巴半张着,整齐的牙齿煞是好看。白色护士帽掉落在地上,她那头被染成香槟金色的长发,就倾泻在空中,就像一道金色的瀑布。巨大的爆炸卷着浓烟和声浪,从他们身后袭来。无数扇玻璃窗齐齐碎裂,玻璃碎片在空中飞舞着,这飞舞漫无目的,从各个角度映射出阳光的折射,晃人眼目。

  将护士抗在肩上的王纪元,突然之间拔地而起,他的头,几乎碰到了天花板。在空中,他的身躯开始蜷缩,收紧,并将小护士搂在了怀中。在爆破声浪的强大吹拂下,王纪元开始了在空中的滑行,就像克服了地心引力的超人一样。随着气浪的减弱,他的身子开始调整重心,如同一条完美的抛物线,稳稳地落地。

  爆炸破坏了电路,走廊上的灯全熄灭了。王纪元低下头,问怀中的女人。

  “你没事吧?”

  他的脸在阴影中,显得轮廓分明。

  小护士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紧紧地抱着王纪元,不肯撒手。她被吓坏了,眼泪奔涌如潮。在那个瞬间,她的花痴病也一并爆发出来,她甚至想嫁给这个男人。王纪元抱着这个抽泣不已的女人,脸上的神情再次变得迷茫起来,他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由于没有人员伤亡,仅有财务损失,这次爆炸的性质被很快确定下来:因机器老化产生的短路意外事故。院方的领导亲自找王纪元谈话,免除了他所有住院治疗的费用。王纪元不置可否,他不想惹麻烦。但他心里很清楚,那绝对不是什么机器老化的意外事故,那是一枚,被蓄意装载的定时炸弹。

  躺在床上,王纪元难以入眠。那张纸条上的字,再次浮现在他脑海里:小心生活。有人想要杀我?这是为什么?他理不清头绪。而自己在爆炸瞬间的意识和反应,更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与其说是处变不惊,更像是一种下意识的本能反应。

  一阵有礼貌的敲门声响起来。

  “王先生,您睡了吗……”

  王纪元直起身子。

  “请进!”

  那个娇小的护士,就像一只可爱的小兔子,钻进了病房。王纪元看到,她没有像白天那样穿着护士服,而是穿上了一条浅蓝色连衣长裙,很素净,很典雅。她明显是精心化了妆,将一张本来就美丽的脸庞雕琢的更加精致,香槟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如同一个可爱的芭比娃娃。

  病房内的灯光很柔和,小护士的脸却看着红彤彤的。她将一个果篮放在床头桌上,害羞地偷偷看了王纪元一眼,转身跑了。

  王纪元本想喊住她,但终于还是没说出口。他看着那个果篮,五颜六色的水果看起来很新鲜。一张蓝色的卡片被插在果篮中间,他拿起卡片,字迹娟秀:给我的英雄。

  英雄?王纪元一愣,随即苦笑。哪里有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英雄?这个英雄,也有点太不明不白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心头一亮。有没有这种可能,自己本来是个特工,正在执行某种任务,然后失忆了……

  这种假设让他兴奋,如果真是这样,他过人的听力、视力、本能反应就都可以说的通了。这样说来,想要杀他的是坏人吗?应该是的。那那个神秘的王元纪,就应该是自己的同事或者上级,他肯定是个好人,但为什么又要回避和他的见面呢?

  按照常理来说,特工身上往往都具有超越一般人的能力,他们同时拥有很多一般人完全无法知道的秘密。如果出现特工失忆这种情况,首先应该做的就是秘密保护起来,而自己身处一所普通医院,貌似怎么想都不大对劲儿。

  而如果自己是个普通人,怎么会有人用定时炸弹这种东西来谋杀呢?这成本和仇恨也太高太大了些。王纪元将卡片放进抽屉,他的目光划过自己的左手,一下子就呆住了。虽然在今天的爆炸中,他几乎可以说是毫发无损,但一块玻璃碎片,还是划伤了他的左手虎口。现在是夏天,怕伤口发炎,他仅仅用酒精消毒,并没有包扎。而现在,左手虎口处完好如初,没有一点受伤的迹象。

  王纪元更加仔细地观察着左手,不但没有伤口,甚至没有愈合后的疤痕。他突然间想起了刘师傅说的话:当时你身上全是血……这和入院时护士报告的扫描结果:扫描未发现伤口……完全不同!如果身上没有伤口,那血是谁的?难道说,我身上的伤口可以快速愈合?王纪元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特工有快速愈合伤口的能力吗?肯定没有。有这种能力的东西,应该是怪物吧……

  脑袋又开始隐隐作痛,王纪元翻了个身。困意,终于袭来了,就像潮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