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暴雨将至
青驹破夜色2018-03-22 12:313,495

  《噩梦诅咒-末日颂》

  作者:青驹破夜色

  楔子

  起初神创造天地。

  In the beginning God created the heaven and the earth。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And the earth was without form, and void; and darkness was upon the face of the deep。 And the Spirit of God moved upon the face of the waters。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And God said,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re was light。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And God saw the light, that it was good: and God divided the light from the darkness。

  ——《旧约》创世纪第一章。

  第一章:暴雨将至

  作者:青驹破夜色

  桌上的那台布满灰尘的黑胶唱机,开始吱呀呀地响起来,苟延残喘一般。那些含糊不清的音乐飘荡在房间里,诡异地让人感慨。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团圆美满……今朝醉……”

  公元2064年,科技的发展早已达到了叹为观止的程度。无数在上世纪过世的歌手,他们的声音,被完美无瑕地从音轨中提出、复原,就像是在你耳边清唱一般。这台黑胶唱机也是一样,虽然它根本不是机械的,不需要上弦,仅仅依靠内置的空气能转换器就可以一直工作。但是,一成不变总会让人生腻,即便是完美世界,也是如此。于是,复古仿佛一夜之间成了流行的代名词,所有的音乐、时尚,都开始模仿上世纪,甚至是上上世纪的样子,追求着一种人造的原始感。尽管这看上去,有些讽刺。

  王纪元站在透明的落地窗前,从711层的室内,望向窗外,暴雨如注。无数的全息影像,在城市上空投射出千变万化的动态广告,仿佛在天空中,漂浮着一座迷幻的城。和那座绚丽的城池相比,现实中的城市一片黑暗,在暴雨的映衬下,宛如天堂和地狱。

  雨没有生命,它们永远不死。从凝结的一滴水开始,升腾转化为气体,再翻涌,在地心引力的淫威中下落,重复着枯燥简单的过程。它们迷失在狂风里,随着它无形的身子移动和吼叫,狠狠地砸在玻璃窗上,就像一只狂暴野兽。

  王纪元没有开灯。房间里,黑黑的,仿佛是在配合空气中的一丝凉意。上世纪全球流行的装修暖色调,那些白色、黄色甚至粉色,如今已经难见踪迹。这个时代的人们,开始了对黑色无限的膜拜。无论是墙壁还是地板,甚至家具,黑色成了一切的主色调。也许,黑色是最原始的颜色,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世界混沌和火种未被发现之前。也许,这是一种思维模式,在每次灯光亮起时,人们会发出由衷的感叹:生活真美好!又或许,这仅仅是一种本能反应。就像拳击运动被日渐推崇,和地下黑市铁笼赛合法化一样,时代越文明,科技越进步,对原始和野蛮的需求,便越大。

  一道闪电划破夜空,落地窗映出了王纪元的脸,眉头微蹙,表情茫然。在那张脸背后,是无数双,密密麻麻的眼睛。那些眼睛中,有男,有女,有些年轻,有些老迈。它们透露着期待的神情,就像在仰望神灵,或祈求救赎。一瞬间,王纪元感到了孤独。他感觉自己就像一颗不和谐的因子,一个独立的存在。存在于这眼前无比真实又虚幻的天堂和地狱之间。

  头,开始隐隐作痛。他走到桌边,把一瓶威士忌拧开,开始往嘴里倒。这种金黄色的液体,仿佛有种魔力。它们刺激着食道和胃,让一切都安静下来,尤其是脑袋。

  王纪元开始梳理思绪。梳理这件事,对他来说,至今依然很困难。当四个月前,他在那个同样下着暴雨的深夜医院中清醒过来时,整个大脑一片空白。他看到了明亮了手术灯,无线的电击起搏器,正在充电的运作声,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医生,嘴巴正一张一合,对他询问着什么。那个瞬间,王纪元本能地感觉,这个人很亲切,而他的语言,很奇怪。是哪里奇怪呢?他想不出来。那个医生所说的语言,和王纪元自己的语言完全一致,但发音和语序则有些陌生。

  在几个医生充满惊讶的目光中,他艰难地从手术台上坐起来。一个年轻的姑娘,应该是护士或者某个医生的助手。正望着一台巨大的显示屏,并语速飞快地报告道。

  “病人心跳恢复,心率正常,扫描未发现大脑损伤,扫描未发现骨骼损伤,扫描未发现软组织损伤……”

  她突然停住了,转过头来,盯着手术台上的王纪元,就像在看一个外星人。那对好看的大眼睛里,有很复杂的情绪在不断凝聚。

  “扫描……未发现伤口……”

  她的声音有点激动,还有一点颤。

  几个医生互望了一眼,开始低头私语。王纪元的脑袋依然一片混乱,他茫然地看着四周,顿时感觉无数的声音,正在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就像潮水。而他的耳朵,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音频接收器。他听到了雨水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手术室是全封闭的,那扇窗户离他很远,在门外走廊的第三扇;头顶上有轻微的响动,不是手术灯灯光的电流声,在手术灯的上方,中央空调的出风口里,有一只蜘蛛。它应该属于常见的跳蛛,从它跳跃爬行的声响,就可以判断出来。很明显,它在通风口处迷路了,正在小心翼翼地判断着周围的情况;地板下面,应该是太平间。王纪元听到了冷冻藏尸柜的开合,那声音中带着阴森森的凉气,配合着操作者的面无表情……

  面前的医生,停止了低语。虽然他们说话的内容,王纪元一清二楚。一名医生走上前来,他的脸上挂着职业的笑容。

  “先生,现在感觉好些了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胡医生,这里是医院?”

  王纪元问道,他感觉喉咙有些干。

  医生的表情错愕起来,他有些惊讶地说。

  “你……你怎么知道我姓胡的?”

  王纪元本想说,刚才和你说话的同事分明叫你胡医生,但他并没有这样说。而是努了努嘴,说道。

  “你的胸卡上写着呢……”

  胡医生低头看着胸卡,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脸上恢复了如常的神色。

  “呵呵,看来你没有什么问题了。”

  他顿了顿,接着说。

  “先生,你很幸运,这场看起来挺严重的交通意外事故,竟然没有对你造成任何伤害……”

  交通事故?王纪元有点蒙。他有些茫然地看着面前的胡医生。胡医生明显发现到了这一点,他的笑容渐渐收敛了,询问道。

  “先生,你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什么交通事故?”

  胡医生的表情严肃起来,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刚才对着屏幕报告的女护士。在他的一瞥中,那个长着好看大眼睛的护士,明显有些委屈。她的嘴巴动了动,小声嘀咕了一句。王纪元却听的真真切切,她说的是:扫描没有大脑损伤啊……

  “3个小时前,在西郊的第199号国道上,一辆大货车撞倒了你,请你回忆一下……”

  胡医生说,他的声音有些低沉。

  王纪元低下头,仔细回忆着,脑袋里,却依旧是一片空白。头,却像是通了电,在无声的电流脉冲中,开始隐隐作痛。

  刘师傅最近感觉很不顺。按理说,刚刚搬进新家,应该高兴才对。看着欢天喜地收拾房间的老婆和儿子,他却有苦说不出。这套新房是按揭的,刚刚交了首付。时代在进步,一线货车司机的工资,已经很高,却依然难于支付每月的银行还款。一连三四天的暴雨,更是雪上加霜,不出车就没有钱赚,不是没有生意,而是眼睁睁看着生意没法做。终于,刘师傅在家里呆不住了。

  “我休息够了,今天晚上出趟车。”

  他对老婆说。

  “这么大的雨,别去了,不安全……”

  老婆担心地说道。

  刘师傅苦笑。

  “这就要到月底了,咱的还款,还没着落呢……”

  他安慰着老婆。

  “没事儿,我慢点开,下雨天车少,反而安全……”

  刘师傅想的没错,连续几天的暴雨,路上的积水已经很多,几乎看不见车的影子。为了安全起见,他的车速一直保持的很慢,一个半小时后,他的大货车驶上了199号国道。一马平川的路面,让刘师傅渐渐放松了警惕,他哼着小曲,油门踩到了底。

  挡风玻璃上的刮雨器,一直在勤劳地工作着,但在暴雨中,能见度依然不高。刘师傅揉了揉眼睛,模糊中,前方的路面上,出现了一团雾气,朦朦胧胧的,离他越来越近。他正在纳闷,一个人,却突然从雾气中冲了出来,冲着车头,踉踉跄跄地迎面而来。一瞬间,刘师傅的脑海中,闪出了老婆和儿子的脸,一个声音在提醒他:完了!

  在尖锐的刹车声和刘师傅无比惊骇的表情中,那个雾气中的人,狠狠撞在了车头上,他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暴雨,依然在下。整个世界一片黑暗,寂静无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