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千年变
青驹破夜色2016-12-26 13:153,150

  第十五章:千年变

  作者:青驹破夜色

  处子之血,便是处子之身的血液。林氏的血源,身份之高,超乎想象。他们的先祖,受过古神之血的恩赐,是上古四大家族中仅存的神血遗孤。历代与凡人的通婚,并不会让这种高贵的血液淡化,它们就像永恒的基因,封存于林氏子孙体内,带着永恒的使命烙印。

  身体强健,是北方林氏家族固有的遗传基因。在上古时期,他们的祖先便身穿金色重甲,手持巨剑与无数妖兽近距离搏杀。但这种悠久的基因,在第579代族长林啸天身上,并没有显现出来。虽然是林氏长子,但林啸天从小便体弱多病,好在几千年过去了,林氏家族已经不再需要和妖兽们战斗。在他两个儿子林威和林伟成年后,不到50岁的林啸天便悄然逝去。林氏家族第580代族长,自然落在了其长子林威的头上,那一年,他还仅仅只有22岁。

  也许是世代变迁,斗转星移。林氏的年轻一代,渐渐变得和祖辈们不大一样了。古神的崇拜,在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他们眼中,慢慢变得不再神圣,紧接着,就是对血液困住年蛇的不耐烦。历代富可敌国的家境,让他们从小便沉溺于对限量版跑车,定制版手包的追求中,并略带一丝倦意。

  比起相对还算听话的林伟,他的哥哥林威,从小就是一个叛逆十足的孩子。他醉心于摇滚,不但自己组建乐队,更是坐着自己的私人飞机,全世界地去听演唱会。甚至有一次,因为没能及时购买门票,他甚至让自己的直升飞机,悬停于整个芝加哥的士兵体育场,在几百米的高空,欣赏了一场足足4个小时的演唱会。一时间被媒体争相报道,其挥霍无度的标签,被贴在每个羡慕嫉妒恨或崇拜者心中。

  林威同样有自己的烦恼,因为要不定时地用自己的血液安抚年蛇,他的行动受到了很大限制。尽管慈爱的母亲一向纵容,但他不可能离开家的时间过长。古神曾告诉林氏的祖先们,仅仅依靠一名处子之血来禁锢年蛇,稳定性是很差的,需要输入的血量也会变的巨大。就这样,行动的不自由,是让林威不满的原因之一,他经常为此事大发雷霆。

  然而,如果仅仅是如此,也不至于酿成日后的弥天大祸。年轻的林威,竟然不可抑止的爱上了自己的堂妹林逸。他从小便和同样喜欢摇滚的堂妹林逸一见钟情,随着年龄的增长,这对年轻人心中像火焰一般的热情,便愈发不可收拾。但这,终究只能成为一个秘密。在林氏的家教中,近亲通婚是被严格禁止的,他们的祖先们从未想过,也从未做过此类事情。林家子孙血脉中的古神之血,从来是与外族凡人通婚,没有人可以预料到,当两个同时拥有古神之血的人结合,会出现什么样的混乱。

  但事情还是发生了,林威和林逸在意乱情迷之时,情不自禁地结合在了一起。然后,他们俩就像偷吃了禁果的亚当和夏娃一样,一边一发不可收拾,一边拼命隐瞒着真相。恶果,很快便展现出来。被困了几千年的年蛇,开始了躁动,仿佛随时都会从睡梦中醒来。家族中的长辈们,开始焦虑起来,当这种从未发生过的情况真正出现时,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茫然无措。

  林逸的肚子,开始一天天地大了起来,纸,始终是包不住火的。这对走投无路的孽恋情侣,无计可施地对家族摊了牌。整个家族,都被惊呆了。这种如晴天霹雳般的消息,仿佛带着诅咒般的毁灭气息,开始不断蔓延。家族内部迅速分裂为两派,一派主张,生下这个孩子,根据其血液情况来确定是否对年蛇有用;另一派却坚决地反对,认为应该打掉这个违背了伦理道德的孩子,并将林威和林逸放逐——毕竟,他们都失去了处子之身,是要给这对年轻人一点惩罚了!

  经过几天的讨论,反对派渐渐占据了上风。林伟同情地看着大哥,此时的林威就像一个被抽掉了灵魂的行尸走肉,正在麻木的揪着自己的头发。挺着大肚子的林逸,正在哭喊着,她被几个女佣按住,送往医院。就在这时,年蛇,苏醒了。林家顿时陷入一片大乱之中。

  成长是一种很怪的东西,它似乎不是以年头和时间作为基础,岁月累积的蹉跎,很多时候并不比一夜之间有效。也许是这个刹那,叛逆的林威终于成熟了,也许,是这个即将成为父亲的男人,心中充满了太多愧疚。他无息地穿上了那套,已经有上千年历史的金色铠甲,举起了手中的那柄巨剑,并割破了自己的双腕静脉。

  林威突如其来的举动,将所有人都吓坏了,母亲直挺挺地晕了过去,林伟也被吓得面无人色。地下那个禁锢年蛇的血牢笼,已经开始了不堪重负地震动,这个凶残的、沉睡千年的怪物,正在蠢蠢欲动。林伟颤抖地拉住大哥,地面的不断震动和心中巨大的恐惧感,让他几近失声,他恳求道。

  “不要……大哥……不要去……”

  身穿金黄色铠甲的林威,眼神中闪出一丝苦涩。他深情地看着弟弟,那眼眶中热泪翻涌,包含了太多的千言万语,他小声地吐出几个字。

  “他叫林宗……”

  接着,他重重地挥出一拳,击打在林伟胸口,将林伟震飞出数米之外。然后,就像一道金黄色的闪电一般,纵身跳入了那个禁锢年蛇的血牢笼。

  大地震动的更加厉害了,苏醒的不死怪物,就像死神附体一般,剧烈地撞击着被无数血液禁锢的牢笼,眼看就要破笼而出。身材高大的林威站在年蛇头顶,毫无惧色,他的长发披在身后,如同他的祖先们那样,显得英姿飒爽。他爆喝一声,将那柄巨剑狠狠插入了年蛇头顶,双腕用力,那被割破的静脉中的血液,便更加汹涌地喷溅出来,顺着剑身,流入那怪物头顶的伤口……

  奇迹就这样发生了,那只残暴的上古年蛇,渐渐安静下来,它,重新进入了沉睡。林威像一片落叶一样,从睡熟的年蛇头顶滚落下来。他脸色苍白,身体中的血,似乎全部流干了,一切好像从未发生过。渐渐从大乱中恢复过来的林氏家族,这才发现,在刚才的混乱中,挺着大肚子的林逸,失踪了。和她一起失踪,还有一直照顾她的女仆,刘悦霞。这一失踪,就是20多年……

  丧子之痛的母亲,很快一病不起,几年后撒手西去。群龙不可一日无首,林伟自然而然地接替了大哥林威,成为了林氏家族地581代族长,虽然,这是不得已而为之。林威的壮烈牺牲,显然是极大震慑了林氏家族的长辈们,他们带着一丝歉疚之情,闭口不提当日之事。随着日子过去,久而久之,林逸和肚子里的遗腹子,渐渐淡出了林氏家族的视线,成为了一段不可提及的秘密往事。

  作为族长和弟弟的林伟,却一直没有忘记长嫂和她的孩子,多年来,他一直派人暗中寻找,希望能找到线索。谁知,貌似是故意躲避他们一样,林逸和仆人刘悦霞音信全无,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林伟可以理解这种心情,毕竟,虽然有数之不尽的财富,但每个林氏族人身上,都背负着永恒的使命。这种所谓崇高的使命,有时候,就像一把巨大的枷锁,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绝对没有任何一个母亲,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生活在无声的压力之中。

  十几年前,林伟收到一封密信,写信的人,正是当年和林逸、孩子一起失踪的刘悦霞。信上说,林逸产下一名男婴,名为林宗。不幸的是,由于受到了太多的悲喜冲击,她在生下孩子后,便去世了。弥留之际,她拉着刘悦霞的手,恳求她将这个孩子抚养长大,哪怕一贫如洗,也要让他过正常人的日子,绝对不可让他再回林家,不让他去背负生生世世的枷锁……

  林伟收回目光,望向我。那只马克杯,已经被我丢到了地毯上,我的身子蜷缩在沙发里,颤抖的厉害。太多了信息和真相,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冰窟,且在不断下沉。我的眼泪不知道为什么,就像雨水,开始不断下落,滴滴答答地打湿了胸前的那条,鲜红色的领带,粘在身上,黏糊糊的。

  “宗儿……”

  林伟的声音带着苦涩。

  “想必你应该明白了,我的大哥林威就是你的父亲,你的母亲是我们的堂妹林逸,而你的外婆刘悦霞……她……她并不是你的亲外婆……”

  我的耳朵,仿佛变成了一个硕大的扩音喇叭。他的每句话,开始在脑海中回响,就像迷雾。迷雾中有那条年蛇,那个身穿金黄色铠甲手持巨剑的父亲,从未见面的母亲,和那个抚养我长大,却并不是我外婆的外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