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同根生
青驹破夜色2018-03-22 12:233,781

  第八章:同根生

  作者:青驹破夜色

  干掉这只难缠的怪物后,王纪元并没有放松警惕,他再次环视四周,想要确定那个暗杀者的位置。脚下,好像有些黏糊糊的东西,正越聚越多。低头看去,王纪元大惊失色。

  那些刚才还散落满地的,怪物尸体碎块,就像活了过来。它们悄无声息地聚拢,就像触手一般,缠住了王纪元的双脚,并越聚越多。那感觉像是被吸入了一滩泥泞地沼泽,王纪元试着用力挣脱,但那些像触手般的碎块,却极为柔韧,牢牢将他的双脚吸住,让他无法移动。

  “不用挣扎了,没用的……”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另一件黑色斗篷,映入了王纪元的眼帘。这个声音让王纪元感觉熟悉,却想不出来是谁。这人中等身材,兜帽同样被压的很低,王纪元看不清他的样子,隐隐只能看到他的嘴唇。此刻,这个嘴角上,正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像是嘲笑,又像是正在掩饰着什么。他的手上,正提着一把周身黝黑的手枪。

  “你是王元纪?你到底是谁?”

  王纪元的身体绷紧了,他质问道。一丝紧张的感觉开始在心中蔓延,这种感觉以前从未有过,但现在的他,颇有些无计可施。

  那人嘿嘿地笑起来,仿佛王纪元的问题煞是可笑。他自顾自地说。

  “知道吗?要杀死你,真的很麻烦……”

  “超级再生啊,我竟然变成了普通人!多么可笑,就像一只渺小的蟑螂……”

  说着,他拉动了枪栓,王纪元的耳中,响起了清脆的子弹上膛声。

  “但现在,一切都要结束了。”

  那人的语气透着兴奋。

  “只要打爆你的头,嗯……大脑是无法再生的……”

  那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王纪元的脑袋。王纪元感觉自己完了。没错,如果这人掉以轻心,用枪口近距离抵住他的脑袋,这个距离,即便是双脚无法移动,却足以让王纪元用双手做出反击。但是,他没有。那人显然看出了王纪元的意图,站在足有三米外的距离,向着他瞄准,嘴角上挂着的那抹笑意,更加浓烈了。

  如此近的距离,王纪元明白,自己甚至无法闪避。他的手心里泌出了汗,就这样死了吗?他喃喃地想着,心中却异常地平静。一无所知的来,一无所知的走,这可能也是一种不错的结局。那句话在心底响起来:好奇心不如小心生活……王纪元的嘴角,挂起了一丝苦笑,现在,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嗒……”

  随着一丝轻微的声响,一道黑影在空中落下,就像一只敏捷的猫咪。虽然声音极轻,但却依然清晰地传入了王纪元耳中。那个瞄准他脑袋的黑衣人,显然反应足够迅速,他的身子极速向后转去,黑色的斗篷在他快速的转身中被扬起来,就像一朵盛开的黑色之花。

  “呼、呼……”

  两发子弹破空的声音瞬间响起,几乎是同一时间。黑衣人像一只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摔在几米外的地面上,没了动静。一道闪电,恰如其分地照亮了夜空,在纷纷下落的暴雨和狂风中,王纪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面前站着的女人,正穿着一套蓝色紧身压缩衣,双手提着一只巨大的卡宾冲锋枪。枪身和弹夹明显是经过了人工改造,同样是蓝色。她的金色长发飘散在风中,就像一个神兵天降、飒爽英姿的女战士。此人,正是蓝琪。

  王纪元的心潮澎湃起来,一股热流让他全身都暖暖的。但这种激动并没有维持多久,他看到,一个大洞,正出现在蓝琪的胸口。伤口没有出血,边缘整齐。在创面上,一些头发丝般细密的电线,正冒着闪闪发光的小火花……

  王纪元的脑袋晕晕的,一切是如此突然,让一向沉着冷静的他,也不禁有些恍惚。蓝琪依然保持着那个射击后的姿势,就像一座栩栩如生的雕塑。她张开嘴,声音有些飘忽不定。

  “目标已击杀,任务完成!保护对象已扫描,大脑及身体无损!”

  她顿了顿,声音更加缥缈。

  “中央处理器损坏百分之六十五,声卡损坏百分之九十,已启动安全低电量模……”

  说到这里,蓝琪的声音,哑然而止。她恢复了正常站姿,将那把巨大的卡宾冲锋枪背在了身后,望向王纪元的双眸中,没有一丝色彩。

  “辛苦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天台上。他同样穿着兜帽斗篷,不同的是,这斗篷的颜色是白色的。他并没有将兜帽戴上,一只马尾辫被扎在脑后,映衬出白皙的皮肤。他边说着,边走向蓝琪,伸手向她胸口的大洞摸去。

  “别碰她!”

  王纪元陡然之间怒不可遏,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摸不清头脑,这种茫然瞬间变成了心中的熊熊烈火。脚下那些粘稠的触手,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王纪元就像一颗出膛的子弹,冲向那个身材高大的白衣人,并顺势挥出力道十足的一拳。

  白衣人却看都不看他,他从蓝琪胸口拽出一个火柴盒大小的芯片,另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挥出一拳。

  “砰!”

  两拳相撞,王纪元瞬间感觉到了手骨撕裂般的疼痛,被震开了足足三四米。他喘着粗气,愣在那里,简直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白衣人依然不看他,他端详着那个手中的芯片,淡淡地开口道。

  “你就这样对待,对你有两次救命之恩的朋友吗?”

  他的语气波澜不惊,就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王纪元再次仔细端详着面前的人,他的身高肯定超过了一米九,身穿白色斗篷站在暴雨中,就如同一座白色高塔。

  “你……你是王元纪?”

  王纪元疑惑地问。

  白衣人点了点头,又摇摇头。

  “王元纪也好,王纪元也好,MA029也罢,不过是个代号,有什么区别吗?”

  “蓝琪……蓝琪她……”

  王纪元的声音有些哽咽,他无法接受,这个鲜活又无比真实的姑娘,竟然并不是人。

  “嗯,她是我设计的……”

  白衣人的语气也有些感慨。

  “按照我妹妹的相貌,设计的……”

  “你妹妹的名字叫蓝琪?”

  “蓝琪?”

  白衣人扬了扬腕上的手表,露出了微笑。

  看着一脸茫然的王纪元,他拨弄着那块手表,说道。

  “LONGINES,这块是我的家传的手表,蓝琪这个名字,不过是中文的译音……”

  “不可能!这不可能……”

  王纪元用力摇着头,雨点打在他脸上,缓缓流下来,他的脸色苍白,声音也有些颤抖。

  “她怎么会是机器人?她甚至有……有汗水和体香……”

  白衣人嘴角上扬,神态中带着一丝不屑。

  “费洛蒙合成液,植入身体后,随着肢体运动自然性挥发而已……简单来讲,就像汽车里的储水箱……”

  王纪元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愣愣地盯着蓝琪,她的长发依然在风中飘曳,漂亮的眼睛中,却没有了哪怕一丝神采。

  许久,王纪元才回过神儿来。手部的疼痛已经消失,那类似于骨折的创伤,明显已经恢复。他转过身,看着那个倒在身后的黑衣人。他的姿势就像王纪元第一次遇见时那样,匍匐在地上。不同的是,鲜红的血液正不停地从他身下流出,在暴雨的冲刷下,流淌到低处……

  “他是谁?”

  王纪元的嗓子有些干涩。

  白衣人的嘴角,又挂上了笑意。他仿佛是在饶有兴趣地回味着王纪元的问题,许久才说道。

  “去看一看,也许你就明白了……”

  王纪元的手,掀开了那个黑色的兜帽。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颤抖的厉害,心脏也跳的异常的快,心中充满了紧张。一道闪电再次从空中劈下来,让黑暗瞬间无处遁形。伴随着轰鸣的雷声,王纪元的脑袋一下子就炸了。他看见了一张苍白的脸,那是他的脸……

  就在这个瞬间,隐藏在大脑深处的某个记忆突然爆发,就像突破牢笼的野兽和穿破阻碍的洪流。无数的信息和记忆,就像电影一般开始在王纪元脑海中闪现。剧烈的痛楚,也开始向他袭来,整个脑袋就像是被撕裂了一般。

  “我……我……啊……”

  王纪元发出了痛苦的呻吟,他用双手抱住头,瘫倒在地上,整个身体开始不住地抽搐起来。

  “记忆回流啊,的确是有些痛的……”

  看着无比痛苦的王纪元,白衣人喃喃自语道。

  “MA029,欢迎来到前纪元……”

  暴雨,终生停歇了,就如同它毫无预警的落下一样。王纪元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脸色异常苍白,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那双深邃的眼睛中,却好像发生了些许变化,显示出一种波澜不惊的凌厉神采。

  他环顾四周,天色已经微亮了,空气中的含氧量很高,清新宜人,整个世界貌似变成了新的。他的目光再次落到面前的白衣人身上,他依旧站在那里,就像一截高耸的白塔。

  “你,是敌是友?”

  他淡淡地问。

  白衣人玩世不恭地耸了耸肩。

  “这很难说……”

  他有些调侃地说道。

  “两次救你命的人,应该算是朋友吧?”

  他的嘴角再次上扬。

  “但我有两个任务,其中一个便是:杀了你……”

  十五公里外,市妇幼保健医院。灯光明亮的产房门外,一个男人正焦急地踱着步。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刚想放入嘴里,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又慢慢塞回烟盒中。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一蹦一跳地跟在他身后,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焦虑还是一种遥不可及的情绪,而快乐貌似是唯一的表达方式。

  终于,产房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护士走了出来。男人快步走上前去,急切地问道。

  “护士小姐,我妻子怎么样了?”

  护士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恭喜你,许先生,是个女孩,母女平安……”

  “谢谢谢谢,太感谢您了!”

  一瞬间,男人的脸上的焦虑一扫而空,被浓浓地喜悦代替。他一把抱起身边的小男孩,激动地说。

  “超超,你当哥哥了,妈妈给你生了一个小妹妹!”

  也许是爸爸的胡子有些扎人,小男孩一边躲着那扎人的胡子,一边拍着小手,奶声奶气地说。

  “妹妹好……好妹妹……哥哥好……好哥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