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冲动消费
青驹破夜色2018-03-22 12:212,394

  第九章:冲动消费

  作者:青驹破夜色

  “要说起老林家票号,介么跟您说吧,那是方圆几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介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小明他大哥哥-大名鼎鼎啊……”

  砖场旁一间低矮的工棚内,横七竖八的躺着十来个脏兮兮的汉子,汗臭和脚臭味儿扑面而来。

  我在工棚中央站定,目光如炬,一手叉腰一手挥动,吐沫横飞。也许是听了太多相声段子和说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当自己口若悬河起来,就带出了浓浓地天津味儿和儿化音。

  “嘛玩意儿?您不知道什么是票号?票号揍是银行!介么跟您说吧,放现在就是国有四大行!有的是钱!”

  “怎么会介么有钱?嘿!您可问着了,想当年,兄弟我祖上,那可是亲随皇帝爷出征,十万大军出玉门,御驾亲征。正所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哎呦我去……谁打我!”

  我愤怒的回过头,只见矮我足足一个头的工头儿淡定的站在我身后。

  “小林子,大家累了一天了,你要是再吵吵个没完,就TM滚蛋!”

  靠!没文化真可怕!

  我黯然的走出工棚,月光之下,点燃了一支还剩半截的白沙烟,和远方传来的狗叫声,呼呼作响的风声交相辉映。

  我叫林宗,22岁,射手座,O型血。我的家乡在轩山县的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山村,小的别说是地图,恐怕连GPS卫星都无法定位。

  我是个孤儿,被外婆抚养长大。

  虽然从没见过父母,但我有快乐的童年,外婆对我很是疼爱。两年前她去世的时候,我难过的一星期没吃下饭。突然间,我感觉自己是如此孤单,这偌大的世界上仿佛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我。

  除了搬砖这个技能,我别无所长。

  至于我为什么搬砖,原因其实很简单:我有搬砖天份!初中毕业的高学历优势和187公分的个头以及超过90kg的吨位,让我在面对这些可爱的砖块儿们时如鱼得水。

  越孤单的人,越爱说话。

  我需要找到存在感,更需要一个倾诉的出口。

  外婆生前没少给我讲故事,老太太嘴里都是我们林家那光荣显赫的历史,显赫到即便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我,都要怀疑这故事的真实性:如此名门望族到我这代竟会落得如此凄凉?老太太言辞闪烁,只是说,很多年前,一场大火把万贯家产毁于一旦,从此家境败落。

  你妹的大火! 火灾猛于虎也,消防隐患刻不容缓啊,亲!

  管不了那么多了,外婆怎么说我就怎么听呗,反正都败落了,多个谈资也是不错。所以我总是添油加醋的,穷毕生辞藻跟智慧讲给工友们听。可惜的是,他们的文化水平太低了,会写自己的名字已经不错,根本不懂我嘴里这些高科技名词,这让我大有怀才不遇的挫败感。

  我找到自来水管,猛灌一气,又狠狠的洗了把脸,又系紧了我帅气的山寨篮球鞋鞋带,然后意气风发的向砖厂旁的大超市,也是唯一一个超市走去。

  不远,大概5公里。

  今夜的我,愤怒而忧郁,我需要狠狠的消费一番,用大把金钱换来好心情和正能量!

  晚上9点10分,已经接近打烊时间,风铃作响,我霸气的推门而入,动作敏捷的将大包小包揽入怀中,往结账台一放。

  “白沙一包,汽水一瓶,一共6块5……”

  收银的姑娘头也不抬,继续对着电脑填着交友网站信息:性别:女,年龄:18岁,欲寻觅一位成熟帅气成功男士为友(须有房有车)。

  花痴!我心里冷哼一声。

  打开汽水,潇洒的往嘴里灌,突然,我被一个东西吸引住了。

  那是一台像老式游戏街机一样东西,周身的灯泡散发出夺目的光彩,一个底气十足的电脑女声在喊:百万大奖,就等你来!

  我谨慎的走去过打量着这东西,上书五个大字:自助刮刮彩。

  我从来没买过彩票,这没有原因,总觉得这是骗人的。每当看到报纸上的亿元大奖,也是一笑而过,我并不认为自己有这种运气。

  而此时此刻,在这个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小超市中第一次看到它,我竟从心底萌发了一种想买冲动!

  时至今日,回想起来,仿佛冥冥之中有一张大网,我们人生的每个际遇都网络其中,如同连环,而我们却从不自知。

  刮刮彩5元一张,我有些心疼。这可是一包白沙烟的价格,足够支撑我消耗两天的必须品。

  我把游戏规则看了又看,反复研究,终于下定了决心:买!冲动消费啊,不冲动你怎么能消费呢!

  在刮开彩票那一刹那,我竟然莫名其妙的淡定,但我并没有预料到:我的人生,从这一夜开始,被完全的改变了!

  一个鲜红的蝴蝶结下面,清晰的写着三个古板的繁体字:壹佰万!

  我中奖了!还是100万元的最大奖!

  在砖场干了4年,由于我出色的工作能力,年薪稳稳的在2万元左右,而这个夜晚,我用5元人民币赚取了我50年的工资。

  突然间的快乐,完全无法用言语表达,到现在我依然很佩服自己,当时没有惊声尖叫。

  快乐就需要找人分享,虽然我早就在兑换规则里看到,超过5000元以上的奖金需要去彩票中心兑奖,但我还是大度的把这个惊喜告诉了收银姑娘。话说回来,这超市也就只有我们俩人。

  “唉呀妈呀!唉呀妈呀!唉呀妈呀……”

  收银姑娘在激动的时候,浓重的东北口音暴露无疑,脸部肌肉不停抽动,无辜的粉底纷纷下落,仿佛中奖的不是我而是她。

  “大哥啊,你运气老好了,你这中了大奖了你滋到不?这100万人民币啊大哥滋到不?唉呀妈呀……”

  大哥?我着实被吓到了,我可才20出头,这姑娘看上去,至少也30开外了……

  极力克制着脸上的不自然,我依然很有风度的微微一笑:我知道,有空我请你吃饭。

  “唉呀妈呀!大哥你咋这么有财运呐你!我QQ你滋到不?我电话是:要扒流儿要去洞三洞要要,你加我微信呐,我里面照片老多了……大哥你处对象了没啊……”

  天空下起了细雨,我低调的走在这迷离中,开始感慨人生的莫测。

  收银姑娘站在超市门口,深情地对我呼喊:

  “大哥啊,我电话你滋到了不?要扒流儿要去洞三洞要要……”

  若不是这个阴差阳错飘着细雨的夜晚,我可能依然在砖场勤奋而愉快的搬砖。可是,那仅仅是如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