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礼物
青驹破夜色2016-12-26 13:153,127

  第五章:礼物

  作者:青驹破夜色

  一个月后,王纪元出院了。虽然不论是胡医生还是那个小护士,都在尽力劝他多在院中观察些日子,王纪元还是拒绝了。他明白,自己的身体早就恢复了,之所以在医院里住这么久,只是为了等一个人,那位叫做王元纪的人,那个充满神秘的朋友。王纪元期待着王元纪的出现,他是解开这一连串谜团的钥匙。而他,却像空气一般,消失了。

  王纪元看到了自己入院时的衣物,那是一套压缩连体衣,它们呈暗黑色,已经破损不堪并沾满血污。不,应该说是红色染料。王纪元仔细研究着这套衣服,想找出些线索。结果让他失望,这套衣服不但没有口袋,甚至连商标都没有。它们摸上去很柔韧,并富有弹性,王纪元无法分辨它们是用什么材质制作的,从受损程度来看,更是无法想象自己当时是受到了什么样的撞击。

  “这脏衣服扔了吧,肯定穿不了了……”

  小护士有些惋惜地说,看得出,她应该是个很过日子的姑娘。接着,她又笑起来,露出两个小好看的小酒窝。

  “你不会要穿着病号服出院吧?”

  王纪元有些茫然,的确,他并没有别的衣物。穿着病号服走在大街上,这看起来有点滑稽,更像是逃出医院的精神病患者。看着他的样子,小护士用手捂住了嘴,笑的更欢了。

  “哈,交给我吧……”

  她上下打量着王纪元,眼神中还是挂着一抹羞涩,自言自语道。

  “嗯……西装,黑色……你穿西装一定好看……”

  她说着,转身就要走。

  王纪元喊住她,递上那张银行卡。

  “密码写在后面……”

  小护士连连摆手拒绝。

  “一套衣服而已,我送给你……”

  “让你跑腿,已经很感谢了。”

  王纪元坚持道。

  “这张卡我也没用过,或者说,实在想不起来了,你刚好帮我确定下,里面有多少钱……”

  一个多小时后,小护士一阵风似的回来了。看着她额头上的汗珠,王纪元有些过意不去。他敏感的想到,在工作时间去给病人买东西,算不算翘班呢?

  白色的衬衣和黑色的西服套装都很合身,王纪元惊讶于女性对尺寸把握的同时,总感觉这套衣服带着某些复古的气息。小护士一直盯着王纪元看,她的大眼睛里,仿佛正闪现着无数小星星。然后,她神秘兮兮地说道。

  “你一定想不到,这张卡里有多少钱……”

  王纪元一愣。

  “有多少?”

  “整整920万……”

  王纪元对钱,并没有足够的认知,那好像是一个很古老的概念。他认真的问。

  “920万是多少?是很多钱吗?”

  “何止是多啊……”

  小护士做了个鬼脸,表情夸张地说。

  “我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你一定是个超级富豪……”

  “超级富豪……”

  王纪元露出苦笑,他宁愿一文不名,只要能记起自己是谁。

  “按理说啊……”

  小护士的表情变得奇怪起来。

  “这么多钱,应该存在金卡、白金卡、甚至是黑卡里才对,怎么会存在一张普普通通的储蓄卡里呢?哎……你们有钱人的世界,我真是不懂……”

  王纪元也同样不理解,他甚至对银行卡都只有模糊的概念。小护士并没有纠结于这个话题,她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王纪元。

  “这个是送给你的礼物!”

  “礼物?”

  王纪元接过那个小盒子,好奇地打开。一个比银行卡略大一圈的东西,出现在他眼前。

  “这是……手机?”

  王纪元脱口而出。

  一瞬间,他自己也感到奇怪。在他说出手机这两个字时,自己甚至没有对手机这个东西的基本概念。但随着说出手机这两个字,一种貌似在沉睡中的概念,渐渐清晰起来。

  王纪元再次摇头苦笑。

  “我要手机有什么用,我没人可以联系,也没人会联系我……”

  “我……我可以联系你啊……”

  小护士低着头,玩弄着衣角,她的脸,再次变成了一只红苹果。某种情绪,开始在心中涌动。王纪元无法分辨这股情绪的由来,他感觉自己的心,空空的。

  走在大街上,人潮汹涌。王纪元莫名地快乐起来,他发现自己,是那么喜欢人群。淹没在人流中,王纪元有一种轻松感。没有人注意他,几乎所有人,都在边走路边低头玩着手机。一个坐着电动轮椅的老头,一只手抓着遥控扶手,另一只手熟练地操作着手机,像是在和某人聊天。王纪元下意识地摸摸了裤兜里那只,作为礼物的手机。两手空空,抬头行走的他,在人群中,就像一个异类。

  即便如此,人群还是给了他莫大的快乐。他悠然地随着人群,向前走去。生活就像充满了真实节奏感的乐章,而他就是这乐章中,一个快乐的音符。虽然映入眼帘的建筑,似乎都带着浓浓的复古风格,但这种气息,更增添了一丝难以言喻的味道。

  在一个硕大的圆形广场,王纪元停了下来。他坐在一张长椅上,望着来来往往的穿梭的行人出神。这里明显是个繁华的商业区,灯红酒绿,商铺林立。头顶上的全息影像投射,正在生动地播放着一则宣传片《人类文明起源》。除了王纪元,来往的行人,没有人驻足观看,显然,这部宣传片已经不再新鲜。一座宏大的教堂,有些突兀地耸立在这片绚丽中,显得孤独且倔强。它的外形很朴素,没有尖尖的塔顶和彩绘玻璃窗,一个巨大的十字架悬挂在门前,上边刻着:神爱世人。

  一群身着白色见习制服的修女,正在合唱着一首赞美诗:

  “

  哦……神伟大的爱

  何其长阔高深

  竟不吝惜他独生爱子

  为我们众人舍了

  神称为义的人谁能控告

  谁能定他们的罪

  神若帮助我们 谁能敌挡我们

  谁能使我与神的爱隔绝

  难道是患难吗 是困苦吗

  是逼迫吗 是饥饿吗

  是赤身露体 危险 刀剑吗

  不论是高处的 是低处的

  现在的事 将来的事

  都不能叫我与神的爱隔绝

  ……

  ”

  王纪元沉醉于这歌声中,在他闭上双眼的瞬间,右侧一座大楼顶部,发出了一丝隐隐地反光。这很明显,这是某种金属物折射光线所发出的。王纪元的身体,突然间绷紧了。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安静下来,时间停滞了。王纪元的耳朵里,听见了“咔哒”一声。这声音让他熟悉,虽然在这个瞬间,他并不能领悟这种熟悉感的由来,但是直觉还是准确地告诉了他,这是子弹上膛的声音。它的源头,就来自于自己右侧的那座大楼的顶部。王纪元向那里看去,他的眼睛就像高倍的聚焦镜头,准确地捕捉到了一个人。

  从身形上看,那应该是一个男人。他穿着一件看起来很滑稽黑色的斗篷,兜帽压得很低,让王纪元看不清他的样子。他隐秘地匍匐在那座大楼的楼顶,就像一具尸体。此刻的他,正在屏住呼吸,将眼睛慢慢凑向,双手端着的那只带支架的黑色狙击枪瞄准镜。

  “呼……”

  在子弹破空的声音传进耳朵的瞬间,王纪元的身体猛然向前窜出,速度丝毫不亚于那颗正在空中,疾速飞行的子弹。刚才还一片静好的那张长椅,显然成为了最终受害者。它被子弹射中,木质的身体发出“砰”的一声,就像沉默地哀嚎。

  广场上的行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花。王纪元就像一道闪电,转眼已经到达了那座大楼楼顶。他自己也感到奇怪,面对危险,他不但不害怕,甚至还充满了兴奋。也许,只要能抓到这个蹩脚的杀手,一切的谜团就会解开。

  而王纪元却失策了,楼顶之上,空无一人。很明显,这个杀手在狙击失败后,没有丝毫犹豫,便选择了撤退。现在,他早已无影无踪,水泥地面上,孤独地散落着一枚弹壳。王纪元捡起那枚弹壳,它的周身还散发着温热。在它的金属驱壳上,刻着一行小字:MA029。一瞬间,王纪元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他想起了那个梦中的士官长,他的名字,便是MA029。

  一些记忆在身体中蠢蠢欲动起来,就像要冲破坚固牢笼的残暴野兽。王纪元的脑袋开始疼,他痛苦地蹲下身去,用手揪住头发。耳朵里,那首修女们合唱的赞美诗,正缓缓飘来:

  “

  不论是高处的 是低处的

  现在的事 将来的事

  都不能叫我与神的爱隔绝

  ……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