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塌天之祸
青驹破夜色2016-12-28 13:133,338

  第六十八章:塌天之祸

  作者:青驹破夜色

  公元2098年七月十号,离元年的诞生,还剩三百六十六天。

  许梅梅有些失神地望着空荡荡地实验室,这硕大的空间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她突然之间后悔了。直觉告诉她,她再也见不到哥哥了。

  从加入开天药业集团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九年。有时候想起来,许梅梅感觉自己是幸运的。作为一名拥有药物学博士头衔的医学家,很少有人像她一样,从研发初期就站在如此专业的强力平台上。

  对于美梦1号的研究,一直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虽然遇到了很多困难,但可以预计,他们离成功的日子并不遥远了。研发中的难题,从未让许梅梅困扰过,让她产生困扰的,是开天药业对美梦1号产品日渐明显改变的态度。

  她可以理解这种心情,美梦1号的研发花费了集团巨大的人力和财力还有时间,集团想让其早日投入市场收回成本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对于发明者来说,精益求精是本能的追求,难免会和市场化的思路产生碰撞。

  当然,她也是有私心的。整整九年时间,她没有一晚逃离过噩梦的困扰。她想尽了一切办法,能与刘一浩沟通,确定他到底在哪里。也是出于这个目的,她让美梦1号的研究,长期停滞在潜意识植入超标的阶段,目的就是增加未知因素,避免对梦境百分之百的控制。她害怕得到一个自己臆想出来的,并不真实的答案,虽然这件事情本身就充满了不真实。

  终于,梦中的刘一浩开口了。答案在许梅梅预料之中,却无比残酷:他,在过去。

  而他究竟是如何回到过去的?在过去哪个时间段?是否还叫刘一浩这个名字?又是否还记得许梅梅这个人?对于这些问题,却再无解答,就像是一个个不可言传的秘密。

  自从入职的那次面试后,关于时光机器的研究资料,就开始不间断地通过隐秘途径,发送到许梅梅手上。在研发美梦1号的同时,许梅梅也一直在高度关注着时光机器的研究进展,并不断提出个人的见解。虽然在那次面试之后,许梅梅再也没有和胡啸天见过面,但是他们通过网络和视频多次深谈和探讨,并大有惺惺相惜之感。

  然而,最近以来,关于时光机器近况的研究资料变得越来越少,并最终音信全无。而开天药业集团的董事长胡啸天,也不再与她联系,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这让许梅梅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许梅梅的预感一向很准。坦白说,这一年,她并不算顺利。半年前的一个下午,她突然接到电话,哥哥出事了!

  在那个瞬间,许梅梅只觉得整个世界一片死灰。自从进入开天药业以来,她每年的年薪加上各种研究津贴,已经超过了一千万。这种收入水平对于世界上的大多人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她曾不止一次的告诉哥哥,她已经长大可以自立了,不需要哥哥再去工地做那么辛苦的工作了。在哥哥三十五岁生日那年,她甚至别出心裁地为他准备了一个巨大的惊喜:一间设备顶尖的科学实验室。许梅梅的想法很简单,在她眼中,哥哥本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科学家,却为自己牺牲了前途,她想要弥补。

  虽然哥哥嘴上在指责她乱花钱,说自己用不了这么大的实验室,要求许梅梅将实验室分隔为两间,一间用于医学研究,另一间留给自己。但很明显,他对这个实验室还是由衷的喜爱。每当到了休息的日子,他总是待在实验室里,埋头研究着那些许梅梅给他的,关于时光机器的资料。他在物理方面,尤其是机械制造方面的才华,让人惊叹不已。但哥哥并没有辞去工地上的工作,这让许梅梅感觉不可理解。哥哥就告诉他,自己在工地上干的年头久了,和那些工友们有了感情,再说现在自己也是个工程负责人了,哪能说辞职就辞职呢?现在想起来,许梅梅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当初她就应该坚持,让哥哥离开那危险的工地,她的话,哥哥绝对是听的,就像哥哥的话,她也会听一样。

  直到看到重症监护室里的哥哥,许梅梅的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流下来,情况比她想象中还要严重的多。躺在无菌病床上的哥哥已经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中,他的一只手臂和一条腿,已经被烧焦,呈现一片死气沉沉的焦黑,看上去惨不忍睹。呼吸器罩在他头上,维持着最基础的氧气供应。

  就送哥哥来医院的工友说,哥哥从高空的手脚架上坠落,被悬在了半空中。紧接着,保险带断裂,他的身体被弹向了高压电线……

  “你是病人家属吗?”

  几个身穿白色工作服的医生走上来,询问道。

  “我是他妹妹!”

  许梅梅的脸上挂满了泪痕,她的声音充满了愤怒。

  “为什么不开始截肢手术?!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耽误一秒钟,很可能就会要了他的命……”

  几位医生面面相觑,表情带着歉意,还有一丝尴尬。其中为首的一位,急忙说道。

  “许小姐,您不要误会,这其中……这其中有些情况……你可能不了解……请您来一下办公室,我们详细讲解给您听……”

  许梅梅的胸口起伏着,她简直觉得这个医院的医生不可理喻。但是,在这种跟时间赛跑的关头,她的头脑还是保持了绝对的冷静。于是,她强压住火气,跟着那几名医生走进了办公室。

  看着这名医生递过来的血样分析图和扫描结果,许梅梅一下子就呆住了。那名医生仿佛还怕她不理解,耐心地解释道。

  “您可能看不懂,情况是这样的,他的血型……”

  “不用解释了,我在开天药业工作……”

  许梅梅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她的脑袋有些晕乎乎的,沉默了几秒钟才说道。

  “这份报告你们确定没有出错吗?分析图和肌体扫描都没有错误?”

  毫无疑问,在所有医学工作者心中,开天药业这四个字,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那名医生看向许梅梅的目光变得肃然起敬起来,并长吁了一口气,就像卸下了一个大包袱。

  “许小姐,你放心,这份血样分析和扫描图都是再三确定的结果。您也是学医的,您要知道,这种情况我们的确无法处理,也不敢处理。不怕你笑话,我在医院小二十年了,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这种情况……”

  见许梅梅沉默着,这医生便接着说道。

  “贵兄的血型,不但不属于任何一种已知血型,甚至是闻所未闻……”

  他指着许梅梅手中的报告,手指有些微微地颤抖。

  “从分子结构式上来看,这简直……这简直是……涂……涂料……”

  “在贵兄入院后,我们按照以往的经验,在对其注射了镇定剂和麻药后,准备首先切除其烧焦部分的肢体。我院配有最先进的第九代激光束切刀,但意外发生了,激光束竟然被他的残肢……嗯……反弹出去……将天花板烧掉了一个洞……所有的人,都被……都被吓傻了……”

  许梅梅沉默着,她的大脑正在飞速旋转,如果刘一浩的失踪算是第一次,这是第二次,她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1930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奖得主,奥地利医生卡尔·兰德斯泰纳在1900年,出于对输血的多次尝试,根据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这些血液表面的抗原类型,提出了血型的概念。从专业的医学角度来说,血型是指红细胞膜上特异性抗原类型,其与临床关系密切,在广义是上被分为:A型、B型、AB型和O型。

  随着人类社会的不断发展,一些稀有血型也开始慢慢被发现。如被称为“熊猫血”Rh阴性血、1951年被发现P型血、2030年被发现的W型血等等。这些稀有血液往往都建有专门血型库,用于急症患者的救治。早在1900年,兰德斯就宣称,若将两种不同血液混合,会有极大几率出现红细胞凝结问题,称为:血液凝集,危及人类生命。

  而从这份分析书来看,哥哥血液竟然不属于任何一种已知的血液类型,甚至无法定义为传统认知上的血液。为其盲目输血的风险的确太大了。作为一名医药学博士,许梅梅非常清楚自己的血型为O型,父亲的血型她不记得了,而母亲是B型,按理说,哥哥的血型应该是O型和B型其中之一才对。就算是血液突发了变异,这种几乎不可能发生的情况真的出现了,那哥哥被烧焦的手臂和腿又如何解释呢?人身体中的骨头和肌肉,又如何能抵挡激光束的切割呢?

  “我们建议采用冷冻术,将贵兄先冷冻起来……”

  医生的口气有点无可奈何。

  许梅梅冷冷地拒绝了他的建议。

  “他在深度昏迷中,你认为我哥哥现在的身体状况,可以经受冷冻再苏醒吗?”

  医生不说话了,他低下了头。

  许梅梅盯着扫描图列出的那些分子式,这些看似无序的结构式,总让她感觉有些眼熟;而对于骨骼的分析数据,分明应该代表着某种高硬度的合金体。看着看着,许梅梅的眼睛亮了,她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震惊的决定:她要将哥哥带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噩梦诅咒之末日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