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桃花渡口故地寻旧 微服皇子误宿黑店
二月河2018-03-15 10:115,109

  胤禛素来厌荤,只吃了两口肘筋就不吃了,听这个一脸迷糊相的小鬼头说话,擦着手笑道:“小猢狲,你忒是伶俐过头了,你知道什么?”

  “这种故事鼓儿摊上我听得多了!”坎儿塌着眼皮睁也不睁,饶有兴致地啃着猪蹄,说道:“您不过讲得过细些就是了。公子落难小姐相救,您改成皇子落难民女相救,下头必定皇子爷瞧上了小福小禄。族里不依,把皇子整得七死八活。皇子爷跑出去,发兵来到这地方儿,救出这两个娘们儿,收了做老婆。然后回京,把那些坐船逃了的马屁精、尖头虫官儿一个一个砍瓜切菜般弄掉他们吃饭家伙——可是不是的?”

  胤禛怔了一下,忽然觉得今晚自己有些失态:当着这些人讲这事干什么?他咬着细白的牙笑了笑,不再言声,拨着火沉思,良久,才吁一口气道:“积郁的太久了,随便说说而已,何必一定问到底?”“四爷真是的!”坎儿说道,“你说个半截故事,今晚我们还睡得着么?”胤禛笑道:“你们只猜对一小半。皇子只是和小禄相好上了,倒也没人知觉。水退之后,他憋了一肚子气回京,要拿问那干子龌龊官儿。不料一查问,天照应那只船叫漩涡卷了进去,一个活的也没留下。”

  “这就完了?那小福小禄呢?”一直浸沉在故事中的翠儿盯着胤禛问道。

  胤禛深深低下了头,许久许久才说道:“小福小禄后来怎样,我也不知道。我编这故事只是想说,世上的事和鼓儿词里说的并不是一回事……要真想知道,等我编好了再给你讲。”几个孩子眨巴着眼,意思还想问,戴铎却道:“天晚了,明儿还要赶路,早点歇了吧。”说罢便替胤禛张罗着往沙滩上铺毡,狗儿坎儿也只得怏怏自去收拾行装。

  但这夜胤禛失眠了,躺在毡垫上望着墨蓝色的天空和繁星出神。高福儿深知他的心事,守在旁边轻声道:“四爷,您走困了,心里别想事,一会就睡着了。”胤禛没吱声,反倒坐起身来,因见戴铎也没睡,便道:“你也没睡?这三个孩子倒好,都睡得齁齁的了——童心,童心不可再得呀。”戴铎笑道:“爷不睡,奴才怎么能入睡?爷睡不着也别急,只想着明儿车上能睡个好觉,一会儿就睡着了。”

  “明儿我们分道走。”胤禛抱着膝头道,“我便装带狗儿坎儿走西路,去看看上游高家堰黄河大堤。你们押粮车去淮安,然后在桐城会齐。”戴铎和高福儿惊讶地对视一眼,都没敢驳回。戴铎赔笑道:“既这么着,我带几个亲兵护送四爷。”胤禛仰着脸想了想,叹道:“可惜性音和尚没跟我出京。有他在,就用不着你蛇蛇蝎蝎地安置了——我想微行,带那么多从人……”言犹未毕,坎儿一骨碌翻身起来道:“这儿到高家堰一天的路,过了高家堰一马平川都是人烟。我和狗儿打包票四爷出不了事!”胤禛笑道:“是这话,这千里赤地过大水,还会有剪径的蟊贼不成?我们小心一点就是。”戴铎高福儿虽觉不妥,但胤禛秉性言出如山无可违拗,当下不敢回话,两个人装作小解,到远处密议了半晌,决定由高福儿带十个戈什哈遥遥尾随,暗中保护,这才放心回来。

  第二天一早,胤禛带着狗儿坎儿,牵一头健骡驮行李,一匹马胤禛自骑了,带了一只昨日途中射死的狼,离开了粮队,溯黄河故道迤逦西行。胤禛在马上手搭凉棚极目望去,但见沙丘连亘直追天际,哨风在沙滩地上卷起黄漫漫的雾障高接云天,衰草树枝挂着干河藻,断垣残檐丢弃在只露出屋脊的沙窝中,远近不见一个村庄人烟,愈走愈是荒寒,一种悲凉之感油然而生。胤禛虽口说到上游看堤,其实他自己晓得,高家堰以东连遭洪水漫灌,治河能臣靳辅陈潢在世修造的水利设施早已荡然无存。他存着一线念头,是听高福儿说禄儿身上有自己的遗子,曾在高家堰左近的何李镇住过。他在子息上甚是艰难,四个儿子有一个还夭折了,身边的弘时弘昼弘历还没出过花儿。要真像高福儿听回来的“大胖小子,正出花儿”,那要作践了真太可惜。狗儿坎儿都在孩提之间,正是混沌未凿天真率性的岁数,尽自聪明伶俐,却领略不到他这番心思,一路牵骡子赶马,踢飞脚打沙仗,追逐嬉戏,毫不知疲倦,猴得寸草不生,没片刻安静。胤禛有这两个小鬼伴着,倒也免了旅途寂寞。

  看看行至离何李庄还有十里之遥,天色已过申牌。远远一处高埠,杂树丛生房屋错落,夕阳下乌沉沉的,像一只反扣着的锅压在沙滩上。因此地就是黄河改道向北的岔口,隐隐还能听见黄河闷啸之声。

  “四爷……您?”坎儿见胤禛盯着前边一动不动,脸上似喜似悲,不知何故。

  “你们不是想知道那故事后来么?”胤禛语气浊重得叫人心里发瘆,“孩子们,这里没人,我告诉你们,小禄就死在前面那棵老柿树下……”

  两个孩子顿时瞪大了眼,仿佛不认识似的看着脸色苍白的胤禛。不知过了多久,坎儿才道:“老天爷!原来那个皇子就是四爷您!”狗儿嗫嚅着问道:“她……她是怎么死……死的?”胤禛没有答话,仔细打量柿树老丫,上前抚了抚——那里还残留着一片烧得焦黑的树皮。

  “烧!烧死的!”狗儿和坎儿一下子明白了,打心底泛起一阵寒意,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对,烧死的……”胤禛突然眼中涌满了泪水,压抑着浑身都要沸腾的悲愤,尽量平静地说道:“我就在那边,一片青纱帐里,眼睁睁看着……”

  两个孩子全都惊呆了,眼睛直直地盯着那块烧焦了的树皮,坎儿双手紧紧抓着马缰绳,狗儿脸上睡意全无,两只手捏得紧紧的,全是冷汗。

  “这下边原是打麦场,那边是个池塘,池塘南边是望不到边的高粱地。”胤禛浑身都在瑟缩,仿佛又回到那个可怖的夜晚:“我为寻小禄独身赶到了何李庄,正赶上族里处置小禄。就在这老柿树下,临时搭着个土台子,台上张着灯笼,架着柴垛。几个族丁举着火把站在两边。小禄头发披散着,五花大绑就站在坎儿站的那个地方,垂着头,看不清脸色。台下黑鸦鸦上千的人默默无言地盯着她,一声咳嗽也没有。我好像做噩梦似的大睁着眼盯着她,眼前一片模糊,只听身边高粱叶子凄凉地摇着,响着……”胤禛目中闪着鬼火一样的光,两个孩子从未见过他如此狰狞可怕的面容,竟不自禁栗栗颤抖。

  “过了一会,”略一顿,胤禛又道,他的声音带着金属撞击样的颤音,“一个管家模样的人端着族谱上台,转脸大声说:‘族长五爷训话!’气氛顿时更加紧张,人们一齐抬起了头,几个小孩吓得要哭,都被母亲紧搂在怀里。

  “我的心都快要跳到腔子外了。直着眼看,一个老者手里握着铜烟袋,摆着方步上了台。我在庄上住两个月,平日这老爷子举止文雅、面目慈祥,极受族人敬仰的,但今晚神情却大异平日,铁青着脸,阴沉沉扫视着众人,半晌才说:‘几位老哥哥,全族的老少爷们!刚才在祠堂对着祖宗和各房管领的面已经把事情说清楚了。小禄出事,我也很难过——总是一枝骨肉嘛!她的曾祖爷是我的堂兄,自幼交好。按着自己的心,宁可我跳河,不愿伤他的后代。但古人有训: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为我们全族,只能下手毁了她!……礼义廉耻,国之四维。什么叫“廉”?就是清清白白地做人;什么叫“耻”?就是切切实实地责心!她犯了这两条,叫人痛心疾首!’……

  “从班蔡贤淑到曹娥孝女,他讲了足半个时辰,老态龙钟下台回到主位,一手掩面,一手摆着:‘把这败坏族规的贱人上火柱,向祖宗神灵赎她的罪!’

  “人群一阵骚动,女人在啜泣,小孩爬在妈妈肩头哭叫‘妈、怕、回家……’有的男人在骂,有的不言声捂住了脸,老婆子们喃喃合十念佛……眼睁睁看着她被架到柴山上,我的心像被人猛揪了一把,双手一撑要站起来,却被一个人一把扯住,回头看,原来是高福儿暗中不知什么时候跟了来!他的脸在火光中也泛着青光,小声抽泣着说:‘主子,别、别……皇上知道了不得!……留得青山……’

  “说话间,火苗儿蹿起来了。把禄儿全身都罩在殷红的光里……她仰起了脸呆看着远处,这时我才看清她的面容,白得像一尊汉玉雕的仕女……头发散乱着,乌鸦翅膀似的飘荡着……直到烧死,她只是痛苦无望地扭曲着身子,连一声都没呻吟,一句话都没说……”

  说到这里,胤禛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双手张着,疯人一样踉跄几步,发出嘶哑的狼嚎一样的声音,似乎在哭,似乎又在笑,扑地爬在柿树下,两只手交替死命地扒着,喊着:“小禄,小禄……我的恩人,我的……你出来,你不要在这里……你显灵吧——呜……嗬嗬……我给你修庙……”狗儿和坎儿起初被他的故事惊呆了,后来又被他发狂一样的举动吓傻了,一直木头一样站着,此时方回过神来,见他如此伤情,也不禁放声大哭。

  良久,还是胤禛控制住了自己,慢慢伏起身,向柿树磕了个头,对两个哭得泪人儿似的孩子道:“起来吧,孩子们!人死不能复生,寂灭世界中小禄已经成神,我们还要活在世间……走吧……走吧……天黑了……”

  狗儿和坎儿向树磕了三个头,默默起身,一霎间仿佛都长了十岁,牵着马和骡子,在黯黑的夜色中踽踽向何李镇进发。

  何李镇是高家堰东最大的镇子。黄水决溃之后由此向东即四散漫下,下游其实已经没了主河道。只有此处因当年治河能臣靳辅陈潢处心积虑,精工修起一道凸形大坝,俱都用坚石磨缝垒起,水激之势在这高坝前被撞回折,保住了南岸西边数百里几十万顷良田。但大水过后免不了饥民暴动,加之灾疫肆虐,聪明一点的行商大贾殷实人家早已携了细软家财、老小人众逃往苏杭一带,当时称之谓“避嚣”,不过是躲灾的意思。加之南北水旱路隔梗不通,所以住户虽不少,却甚是萧索。胤禛三人来到庄边,早已是戌初时分,天色黑定。偌大一片镇子死气沉沉,家家关门闭户,黑魆魆的连灯火也极稀少,只远处偶尔一两声犬吠略略给人一点烟火气息。胤禛痛哭了一场,心境似乎平和了许多,因命坎儿去寻宿头。

  坎儿连敲了几家门,里头倒有人答应。但一听是外地人过路借宿,立刻回说大堤上有客栈。再问,就不出声了。坎儿回来笑道:“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真他妈日怪,你就开开门说两句话,也算个人嘛!”

  “那还不是叫绑票的吓怕了。”狗儿道,“你把他门楼点火烧起,看他出不出来!”

  胤禛因道:“既然有店,何必打搅人家?咱们住店去。”他心里十分感慨:在北京听外官们表白,一概都是“熙朝盛治,河清海晏,家不闭户,路不拾遗”的话头,身历其境,才晓得都是些扯淡的套话,精致的马屁。嗟讶着三人向西南,果见镇外瞭高大堤上一闪一闪点着盏“气死风”灯,近前借亮儿看时,果见黑漆大车门上方粉底黑字写着“倚河临风”四字。当下三人在门口解装,一个麻脸伙计早提着灯笑嘻嘻迎了出来,一边帮着卸骡子,吆喝着:

  “老白老侯!财神来了——快帮着卸装头!请马老掌柜的接客!”

  一时便见两个人出来,一高一矮都在四十岁上下,也都满面笑容,帮着牵牲口拿行李。马掌柜打头提着串钥匙前头引路,口中不住念叨:“阿弥陀佛!小店足有半个多月没住客了,今儿一来就是五位!爷们真是赏光!”

  “五个?”狗儿一边走一边探头探脑地看,问道,“前头厢房已经住人了。爷,咱们住上房吧?”马老板忙道:“上房两暗一明,正好三位安置,也好照应……”因见坎儿低头不语,坎儿开锁猴似的转悠着四处乱看,又道:“东厢住的两个孝廉,也是后晌才到的。爷请安心先歇一会,呆会儿弄点酒,算小人一点孝心。只不防今儿有生意,没有肉,菲薄了些儿,爷不要计较。”

  说话间,东厢里两个客人也出来,一个穿天青风毛底绸夹袍,容长脸儿,一个穿一身浆洗得褪色了的蓝竹布襕衫,却是修眉凤目,十分娴雅俊秀。两个人大约也是涉越了黄河故道初到此店,见胤禛也是一脸书卷气,不禁微微一笑。胤禛因打一揖道:“二位是赶北闱的么?”

  “是的,他叫李绂,我叫田文镜。”容长脸儿笑道,“这一路千里荒沙,住店的寥寥无几,客中相逢文友极少,也算有缘。客人尊姓台甫,也是赶顺天府试的么?”李绂却显得有点矜持,向胤禛一笑算是见礼。胤禛寂寞多日,乍入人烟稠密之地,也愿意和人攀谈,因含糊答道:“我也准备去北京。就是这话,相逢就是有缘,一会儿我们吃酒谈天,好么?”狗儿兴冲冲道:“咱们有条狼,有肉吃,我们请客!”

  一时安顿好,狗儿便在天井院开剥那狼,架起三叉铁架,把狼肉烧得“咝咝”作响,又要来酱盐姜蒜不住地抹擦,满院顿时肉香扑鼻。坎儿带着芦芦在上房铺摆了行李,把桌子安在堂间,去厨下看了看,见两把铜壶注酒,正在火上温烫,又满院悠了一遭,至狗儿身边道:“不知东厕在哪儿。天黑,怪怕人的,你和我一道儿去寻寻。”因见马老板过来,便道:“肉烤好了,你们只管先吃。一会儿酒烫热了我们两个把盏。”那老板笑着去了。

  坎儿跟着狗儿抹过一段墙角,却见厕房就在南墙西角,隔墙外便是咆哮不息的黄河,河风吹来,坎儿不自禁打了个冷颤,狗儿笑道:“快三月天了,你还冷?”

  “狗儿,”坎儿一边小解,压着嗓门道,“剩下的酱油和盐一会儿送厨房。你想办法把那两个装酒的大铜壶换个个儿。”狗儿笑道:“这是什么主意?”坎儿系着裤子说道:“叫你换你只管换!看着点颜色。奶奶的,今晚住到黑店里了!”

继续阅读:第五回 狭路相逢鬼魅相斗 猢狲用智孩儿倒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雍正皇帝——九王夺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