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幽魂客栈
盲鸟2016-12-26 13:142,551

  “臭尸妖,收也收不了,推也推不走,我为什么要带着他一起走啊!”

  姬瑶玲背着个血人,艰难的在山林间挪步,气喘吁吁的抱怨着,她的背后正是已经昏迷不醒的杜寒衣。

  瑶玲乃是茅山正统,第二十七代灵媒师,行走江湖,降妖收尸,惩奸除恶,在灵媒界那是天之骄女。

  “终于到了,可恶的尸妖,让爷爷收拾你,开门开门快开门,姑奶奶我回来了。”

  姬瑶玲面前是一栋破旧的三层洋楼,在这深山老林中,居然凭空立着这样一座古旧的建筑,如同鬼屋一般,此时天已发亮,东方鱼肚白渐渐明媚,可此处却依旧寒意逼人,似乎有不祥之物在游荡。

  “哐当……”

  那鬼屋大门突然打开,一双白森森的鬼手,似是从幽冥中探出,骨节清奇,布满尸斑,隔着皮肤,似乎能看见血肉中隐藏的细微经脉,不断的跳动。

  “这么迟才回来,老主人都要派人出去找你了……”

  嘶哑的声音,让人很难听清这双鬼手的主人说的是什么,瑶玲将背后杜寒衣往那人手中一扔,长舒一口气。嬉笑着说道:

  “刘伯,你就别开玩笑了,我爷爷要是能在乎我去哪里,这太阳要从北边升起来,他只在乎这间幽魂客栈!”

  瑶玲大步迈进了鬼屋,还不忘掐了一下杜寒衣,狠狠发泄一下这一路背负杜寒衣的辛苦,迎着晨曦微露,鬼屋大门“砰”一声,关的严严实实。

  洋楼内部却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景象,内里富丽堂皇,装修精致,楠木金丝座椅,真皮沙发,奢华的水晶吊灯,一切都显示出此处的不同凡响,橘黄色的灯光柔和的照亮屋内的每一个角落。

  大厅里人不多,入门有一个柜台,一位金发妖媚的女郎将雪白的大腿翘在柜台之上,正拿着一本不知名的杂志,神色颇为入神,就连她那齐臀的短裙下,黑色底裤隐隐走光都未曾发觉。她的背后,一个大约四五岁的长发男孩正埋头蹲在地上,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看不清他的面庞,只觉得他十分消瘦,似乎十天半个月没吃过东西一样。

  姬瑶玲迈着大步晃悠到柜台前,轻轻敲了敲桌面。

  “妖姐姐,注意点形象,没看见那边那吊死鬼都流口水了。”

  说话间,眼神瞟向大厅角落里,精致的单人沙发上,端坐着一位西装革履,身材高挑的男子身上,不过这男子面目却十分奇特,耷拉着猩红的长舌头,口水一直挂到了胸前,歪着脑袋,两颊红扑扑,似是熟烂了的苹果一般,真似个百年吊死鬼。

  “去去去,就知道那你姐姐开玩笑,姬老可生气了,四处找你不见人影,你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被瑶玲唤作妖姐姐的娇艳女子,风尘一笑,花枝乱颤,那短裙更是向下滑了一段,整个屁股都要露出半截了。

  “哎呦呦,我说老鬼,从哪弄来的英俊小伙,今晚就送我房间里吧,正好有人给我捶捶肩。”

  她的声音腻的发粘,指着瑶玲身后,眼睛都笑眯成了一条缝。

  瑶玲身后,阴森森白骨一般的手爪探出,指着瑶玲摇摇手指,那嘶哑模糊的声音缓缓响起。

  “是小姐带回来的情郎……”

  话还没说完,便被瑶玲一巴掌拍上了那鬼爪,鬼爪的主人——刘伯,也渐渐从阴影中走出,却是个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瘦弱老人,他身形佝偻,大大的黑帽将他的面庞遮住,只能隐约望见他苍白的吓人的肌肤。

  他的背后,正背着昏迷不醒,全身瘫软的杜寒衣。

  “什么情郎,刘伯你别乱说,这是我收的百年道行的尸妖。”

  瑶玲有点急了,赶忙大声的解释道。

  “百年道行的尸妖,能让你这么轻易收拾了,哼!”

  威严洪亮的声音自不远处的楼梯口传来,那声音竟如同天上炸雷一般,让人耳膜都有些震颤。大厅之内一时间鬼哭狼嚎,原本端坐在沙发的几人都痛苦的捂着耳朵,口中呼啸哀嚎。

  “爷爷,你声音小点,都把客人吓着了。”

  瑶玲对着楼梯口那人翻了个白眼,口中娇嗔道。

  那人容颜威仪,浓粗的眉毛好似一对利剑,斜插在双眸之上,凶目放光,方鼻阔口,最显眼的,便是额头上一颗青云痣,岁数看上去只有三四十岁,但却如天神一般,此人正是茅山山主,姬建国。

  “你一夜未归,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先教训起我来了。”

  姬建国大步走下阶梯,目若无人,径直向着瑶玲迈步而去,他走路虎步龙行,带起一阵旋风,大厅之内,无人敢与之目视。

  “你一晚上都在哪里,幽魂客栈不可在一处待的太久,你不是不知,今日给我待在闺中,抄写山规!”

  他拂袍怒目,说话好似疾风骤雨,不容置疑。

  瑶玲嘴角轻挑,好似并不把姬建国的话语放在心上,绕过茅山山主庞大的身躯,一蹦一跳走入大厅之中。

  “迷智大和尚,你袈裟被泰国小鬼剪了一个破洞诶,你都没有发现吗,念经念傻啦?”

  “唉,我说吊死鬼,你这口水沾着我家的真皮沙发了,迟早有一天把你那舌头给剪了。”

  “啊!要死啦,把你这蛊虫给收起来,爬的满地都是,变态老太婆,扣你房租!”

  瑶玲一路蹦蹦跳跳,指指点点,一时间整个大厅都乱成了一锅粥,诵经声、念咒声、鬼语魔音,好不热闹!

  姬建国抚了抚额头,深深叹了一口气,也不去看那大厅里的乱象,眼不见为净,他的目光倏然盯上了刘伯背后,满身渗血的青年男子。

  “七魂六魄皆在,阴阳之气犹存,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百年尸身,莫不是瑶玲恶劣,收了活人当妖!”

  姬建国皱眉,心头突然一颤,怕他那顽劣的孙女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他赶步上前,示意刘伯将杜寒衣放下,刘伯体型消瘦,但却好似力大无穷,不知疲惫一般,他一抬肩,将杜寒衣摔在柜台边,整了整黑袍,背手候在一旁。

  姬建国眉头皱的更紧,他轻轻解开那件已被鲜血染透的衬衫,淋漓鲜血已经干涸,将那衬衫与杜寒衣的肌肤粘在一起,茅山山主揭开衣物,却好似撕开一层皮肤一般。

  杜寒衣胸口血洞,仿似深渊魔窟,依旧不住往外渗血,姬建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这……”

  “似乎在一些西方典籍中见过此景。”

  刘伯声音依旧嘶哑,感情空洞,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

  “西方巫术,这倒是稀奇,不过这人十分蹊跷,全身血都流干了,魂魄都未散,你可问过瑶玲,他是哪来的。”

  “不知,说是收来了百年尸妖。”

  “哼,这孩子本事没学到,鬼话倒是一大堆,这人十分奇特,先将他搁在天字三号房,他心魂将醒,到时询问他一番。”

  “是,老爷!”

  刘伯话语阴森,又一次背负起杜寒衣,缓步上了楼,他的行动虽迟缓,但却十分轻微小心,虽然背着一百多斤的重物,却没有一丁点的声音发出,好似是个空气人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死尸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死尸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