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促膝长谈
盲鸟2016-12-26 13:142,770

  尸骨,血色图案,静谧的教堂,诡异的黑衣人……

  恍恍惚惚,杜寒衣做了一个又一个离奇怪异的噩梦,又却像是在现实中发生的一样,虚幻与现实,迷茫之中,他突然惊醒。

  “额……我怎么又晕过去了……”

  他扶着发胀的脑袋,喃喃抱怨道。

  还是一样的纯白房间,炫目的白色灯光,使得杜寒衣的面色看上去苍白无血。

  “叮铃铃……”

  一阵银铃声响起,杜寒衣看向自己的手腕,那枚精致的金铃铛,用一根红色丝线串着,系在自己的手腕上,抬手银铃清脆,宛若招魂之声。

  “我怎么什么都记不得了,头好痛。”

  “你只是头痛,换做其他的……尸体,根本就醒不了的。”

  瑶玲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亦或者她一直就在门口,一直在看着杜寒衣,房间内静的出奇,空气的流动声都能听见。

  “我记得与那徐莉视频了一会,便什么都记不得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瑶玲眼眉嬉笑,扑闪着大眼睛上下打量着杜寒衣,从她的神情中,杜寒衣感到有股深深的邪意。

  “看着我干嘛,我长毛了?”

  杜寒衣此刻只觉得浑身舒坦,伸了个懒腰,骨骼关节“咔吧”作响,他似乎感觉到自己长高了一些,盯着自己的双手,有些诧异。

  “服了强骨符咒,你看起来也还是不错的嘛!”

  “切,本大爷本就是很有颜值的好吧!”

  杜寒衣无耻的笑了笑,现在他真的觉得身材匀称了许多,就连肌肤都更加光滑细腻,丰神如玉。

  “不要脸的尸妖,爷爷找你,我又救了你一次,你要怎么感谢我?”

  “以身相许吧,我只有这个了。”

  “可以呀,收你做供养小鬼……”

  瑶玲从面前口袋中掏出一沓符纸,眼眉笑成了弯月,虎视眈眈盯着杜寒衣。

  “神经病啊!”

  杜寒衣赶紧逃之夭夭,来到了走廊尽头那处小阁楼前,朽木气息铺面而来,那一层的木楼梯“吱呀”作响,似乎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

  楼阁门虚掩,里面传来交谈声,杜寒衣站在门口,左右为难,不知是否要推门进去。

  “小伙子,快进来,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醒了。”

  就在杜寒衣准备转身离开之时,姬建国威严的声音传来,杜寒衣无奈,硬着头皮推门而入,入眼依旧古朴的摇椅,不过摇椅之上却不是姬建国,而是个姿色倾城的女子,千娇百媚,覆云蔽月。

  “是你,国家局长。”

  “别这样叫我呀,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徐莉,就可以了……”

  徐莉躺在摇椅上,悠哉的品着香茗,她身着着职业装,身材凹凸有致,一前一后晃荡之间,胸前波涛起伏,让杜寒衣都看直了眼。

  “本以为你会再睡上一段时间,没想到我刚来,你就醒了,正好,我与姬老正在谈论你。”

  “谈论我,我有什么好谈论的,倒霉催的。”

  杜寒衣大大咧咧坐在徐莉对面,眼神时不时瞟向对面这个美得让人窒息的局长身上,美好的事物,似乎都是那么的吸引人。

  “先说说这次的行动,你在长隆酒店看到的鲜血画出的六芒星图案,可还有印象,能画出来吗?”

  “有点印象,可以试试,这个图案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现在还不知道,可能是西方某个邪教的教义,也可能是西方巫术的招魂法阵,你画出之后,七星回去会调查。”

  徐莉放下茶杯,坐直了身体,眼眸中都是严肃之色,她看了一眼姬建国,这才又开口说道:

  “这次事件似乎不是那么简单,有西方巫术渗入中土,之前行动局已经遭遇了几次羊头魔怪这样的西方鬼物。”

  “西方巫术胆子越来越大,长隆酒店都敢炸,恐怕这次不只是针对史密斯窃取精卫这件事,背后似乎是有组织的行动。”

  杜寒衣听得一头雾水,他挠了挠头,眼睛眨巴眨巴望着徐莉。

  “可是这些事情干嘛要告诉我呢,你不会想把我招进你们特别行动局,我连我自己现在怎么回事还没搞清楚呢。”

  杜寒衣打了个哈哈,摩挲着手腕上的金铃铛,语气有点萎靡。此时许久未说话的姬建国突然轻咳了一声,噙着淡淡的笑容说道:

  “小伙子,我这几日遍观群书,只为了弄清你成为一具不死尸体的原因,现在也是破开云月,有些线索。”

  杜寒衣一听,瞳孔都放大,他急迫的盯着姬建国,呼吸都似乎要停滞。

  “以利沙的骸骨,是百年前西方出现的隐晦教义,逐渐发展成黑暗邪教,他们信奉触碰到以利沙骸骨之人将在死后复活。”

  姬建国在背后桌上拿出一叠陈旧的文档,交到杜寒衣手上。

  “你自己看看吧,这是徐局长的调查。”

  杜寒衣疑惑的将文档翻开,入眼绝密两字,这似乎是一个人物的档案,姓名栏上写着三个大字:

  杜立峰。

  再翻到后面,是一个女人的档案,杜寒衣眉头紧蹙,脑袋轰鸣,满脸的不可思议。

  龙梅丽。

  “这是……这是我父母的档案?”

  杜寒衣惊声说道。

  “没错,我调取了安全部的档案,发现你的父母,正是这个名为以利沙骸骨的邪教成员,十二年前,被谋杀,至今案件未破。”

  徐莉站起身来,将那份档案拿在手中,沉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变成这样不生不死,是因为这个叫做什么骸骨的邪教的关系?”

  “现在只能是这样的推理,具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也不好妄下定论,以利沙的骸骨自十二年前,便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不过现在,它似乎再次出现了。”

  徐莉声调突然的提高,从背后又抽出一本文件档案,杜寒衣一时头脑空白,都已忘记伸手去接那档案,徐莉将档案翻开,递到杜寒衣眼前,入眼是一幅幅血腥的照片,巨人观,血肉模糊的碎尸,漫天飞舞的稿件。

  “长隆酒店60层的那个尸怪?”

  杜寒衣眼中满是惊骇,大量的信息充斥着他的脑袋,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没错,这个作家名叫鞠牧之,他为了创作出描写西方邪教的悬疑小说,暗自调查了以利沙尸骸,但似乎触及了这个邪教的核心,三个月前就已经死亡,而出现在长隆酒店,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跟史密斯有关?”

  父母,作家,史密斯,腐尸,以利沙邪教……

  一重又一重的迷局,似是浩瀚大海中的漩涡,让人迷惘,杜寒衣就似浮萍,身在其中,不明所以。

  “告诉我这么多,徐局长,你们到底想要怎样?”

  “特别行动局,旨在消除一切威胁国家安全的特别事件,西方巫术的出现,早已触及行动局的底线,必须将他们一网打尽。”

  徐莉义正言辞,正气浩然。

  “还不是让我加入你们行动局,我只是个屌丝,没有七星那样的身手,更别说对付邪教的人,我只是死不掉而已。”

  杜寒衣搭拢着脑袋,整个人都陷入了阴暗,似乎知道了这么多的隐秘,包括父母的消息,让他整个人的状态陷入了低谷。

  “不死尸身,自愈之能,识破阴阳的天眼,惊人的力量与爆发力,这些都是你的天赋。”

  姬建国突然说道。

  杜寒衣微微抬头看了看姬建国,忽然觉得这个茅山山主似乎与徐莉是一伙人,都想拉他入坑。

  “看来又是没得选择了么……不过我还有个问题,你们两个为什么会认识?”

  “这个……因为这位徐局长是我的爱徒啊!”

  姬建国宠溺的揉了揉徐莉的头发,随口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死尸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死尸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