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钉在墙上的老头
盲鸟2016-12-26 13:153,616

  电梯外漆黑一片,众人呼吸声粗重,都被瑶玲的一声惊呼吓到,喜娃靠的最近,搂着身躯娇小的瑶玲,轻声问道:

  “怎么了……”

  瑶玲紧紧抓住喜娃的衣袖,深深吸了口气,努力稳下心惊,冷静的说道:

  “方才在电梯内并未察觉,如今出了那牢笼,这才感觉到,整栋楼怨气竟完全消散。”

  “这不是好事吗,难道那个吊死老头已经被消灭了。”

  “不,恰恰相反,恐怕那怨鬼已经苏醒,不知道武大仙现在怎样了,我们要快点出去。”

  电梯楼间有悬梯相连,众人前后相接,攀爬着悬梯,瑶玲手掐明火符,为众人照亮前路,一番折腾,终是见着一丝光亮,想必就是出口。

  透光乃是一扇空置的电梯门,黑手二话不说,双臂较劲,硬生生又将那电梯门推开,入眼光芒刺目,阴风夹着寒意席卷而来,众人也不管不顾,径直冲了出去。

  13层

  他们居然又回到了第13层楼,杜寒衣看着眼前墙上贴着的标识,缓缓转头,看向走道尽头,那扇异常豪华的防盗门,此刻屋门虚掩,阴风便是从那隙缝中刮出,宛若鬼门。

  杜寒衣转头望了望七星众人与瑶玲,满脸的苦涩,深叹了口气说道:

  “进去吗?”

  “去看看,怕什么!”

  黑手一马当先,他并没有看过那吊死的老头,所以神鬼不侵,再说他身上有军人铁血,恶鬼再猛,见着这般的凶人,怕是也要避让三分。

  走廊并不长,他们却走得异常的小心谨慎,越靠近那件屋子,阴风就越强烈,吹着众人衣袍猎猎,不过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难道那胖道士已经……

  “吱呀……”

  黑手轻轻推开了那扇防盗门,虽然不久之前才进来过,不过这一次,却又是另一番不同的景象。

  房间内一片狼藉,书籍货架散落一地,杯摔瓶碎,书画随风漫天飘舞,明显看出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打斗。

  屋中心,胖道士被吊在空中,一动不动,随着阴风飘荡,仿若吊死鬼一般。

  “大仙……”

  瑶玲惊呼,不过黑手的动作比之瑶玲的呼喊声还要快,他手中军刀似是一道闪电飞出,将那悬在胖道士的脖颈上的绳子割断,武大仙应声落地。

  “哎呦……要死了……”

  摔在地上的武大仙居然没死,而且还很激动的跳了起来,一边跳脚一边揉着屁股,探手一抹,竟摸到了一手的鲜血,这一摔,居然将他摔的屁股开花。杜寒衣瞪着眼睛。

  “你这胖道士没死啊,真是命大。”

  武大仙转眼看了一眼地面,原来方才他摔落之处,有一地的玻璃渣,这才让他屁股开了花,他苦着脸看着门口进来的一群人,又突然转过头,看向身旁不远那堵突兀的白墙,嘶哑的声音突然叫出声。

  “快跑……”

  话音刚起,他就朝着这群人狂奔过来,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他在说什么,刚跑了几步路,他们身后那扇奢华的防盗门“砰”一声突然关闭,只见武大仙脸上表情渐转惊恐,奔跑的动作定格在空中。

  “呼……”

  武大仙胖硕的身躯居然在空中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拉扯着,又飞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他刚落地,眼神便又看向那堵白墙,脸上的苦涩更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堵白墙才是罪魁祸首。

  不过第一次进来的时候,杜寒衣仔细查探过那堵墙,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难道有什么他们遗漏的地方?

  众人见着武大仙被吸了回去,都不敢轻举妄动,杜寒衣扶着脑袋,大叫到。

  “我说胖道士,墙里面有什么?”

  “一个老头,要不过来一起欣赏下,这个召唤阵画的还不错……”

  “还是不要了,你要不要过来,我们准备回去了,午饭时间到了,肚子都饿了。”

  “算了,你们先走吧,帮我点份红烧肉,我过会就来。”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竟然闲聊开来,杜寒衣一边说着话,一边想着房间另一个方向走过去,想要从远处看看那堵墙后到底有着什么。

  而在两人说话期间,瑶玲也没有闲着,她将那十八面风幡旗又一次拿出,在杜寒衣的掩护下,设坛作法,三个白瓷碟排列看来,瑶玲一皱眉,剑指割破掌心,竟将白瓷碟中放满了自己的鲜血。

  杜寒衣终于转到了一个能够看见那面白墙的角度,入眼是碎裂的墙砖和水泥墙面,而在墙体的正中心,那个出现在电梯内的吊死老头,正安安静静的挂在墙上,双目紧闭。

  他的身后,居然是淋漓的鲜血勾画出的一幅巨大的神秘图案,似乎是西方邪术中的招魂法阵,也似乎是在进行着的某种仪式。

  杜寒衣只觉得触目惊心,难怪他们第一次前来查探时什么都没有发现,这个老头竟然是整个被封砌在墙体中,也不知武大仙做了什么,居然将一堵墙给打破,这才放出了这个老头的本体。

  他看了一眼武大仙,却见对方满脸的苦涩,眼神示意他赶紧离开,杜寒衣也用眼神示意他瑶玲正在设坛施法,到时一齐出手;武大仙却摇摇头,伸出手掌,向杜寒衣展示了他受到怨气侵蚀而变得乌黑的指节。

  “哎呦,怕个屁啊,不就是个恶鬼吗,大不了一死,你个堂堂龙虎山道士,还能妥协了恶灵不成。”

  杜寒衣再也忍不住了,不在用眼神示意,而是直接呼喊出生,而此刻,瑶玲所设宗坛阵法也已完成,她的嘴角渗血,却是方才含住白瓷碟中的鲜血,喷在八卦旗上留下的血渍。

  “这恶鬼邪乎的很,不要白白丢了性命啊!”

  胖道士武大仙呼号着,手中动作却没停,从他那灵宝布袋中掏出36枚铜钱,捏在手中,一股脑射向那鬼老头。

  铜钱在空中划过数道诡异弧光,竟沿着老头轮廓,将那恶灵围困起来,他自己也顾不上其他,连滚带爬,想要冲到门前瑶玲等人阵营中,他自己心中明明还是想要逃生的。

  走到半道,依旧如同方才一般,身形停留在空中,被一股诡异力量牵引着,又要回到原地,不过此刻瑶玲身动,拔出被鲜血侵染的三面八卦旗,掷向空中。

  那三面风幡八卦旗迎风怒涨,插在武大仙三面,将他封在原地,未被拉扯回去。

  杜寒衣暗自握拳,死死盯着那挂在墙上的老头,似乎是受到了挑战,老头双目倏然睁开,满是皱纹的苍白脸庞,没有丝毫的表情,他也盯着杜寒衣,眼光中似乎要噬人。

  “这老头,不仅是个灵体,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异变,他本身乃是实质存在的,我们的道术虽然能压制他的怨灵,但却压不住他的本体啊。”

  武大仙焦急的大叫到,瑶玲这才明白为何在电梯内,她就觉得这吊死老头,有些奇怪。

  杜寒衣与那老头大眼瞪小眼,那老头全身似乎在蠕动,似乎在轻微的挣扎着,杜寒衣眉头一舒,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一脸的惊疑与兴奋。

  “先别慌,这个老头,好像被钉在了墙上,他根本就动不了。”

  杜寒衣说完,居然仗着胆子迈步靠近了那堵白墙,越是走近,那老头背后淋漓鲜血越是触目惊心。

  “你别去,虽说他本体被封钉,但是怨气弥天,不是你能承受的。”

  武大仙被三面八卦旗封住退势,不敢走出旗阵,只得在原地叫唤,想要阻止杜寒衣的疯狂行为。

  对着武大仙笑了笑,杜寒衣已走到那挂在墙上的老头跟前,歪着脑袋盯着那老头观瞧,吊死的老头双目圆睁,死死盯着杜寒衣,眼中毫无感情与人性,仿佛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这个老头应该原本就是具尸体,死因是……被勒死的。”

  杜寒衣盯着那老头的脖颈,那里明显有一道勒痕,已乌紫发黑,靠近了看,发现他全身布满了尸斑,不过面庞却苍白如雪,没有一丝斑驳。

  “他被手指粗的钢钉钉住了四肢,胸口有四根,额,还有一根直接钉进了嘴里。”

  杜寒衣依旧在讲解到,黑手听闻,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巴,赶忙把嘴闭上,武大仙则一脸诧异,似乎很是不能理解。

  “为何你没有被那怨灵攻击。”

  “不知道,或许我们同为尸体,找着同类了吧。”

  杜寒衣此刻居然还能打趣,不过这话说完他就后悔了,那老头似乎厌烦了杜寒衣像只苍蝇一般在他周围乱逛,竟倏然发狂,想要挣脱束缚。

  武大仙原本封困老头的铜钱一片片掉落在地,眼见老头手掌脚心都被撕裂,胸口也在他剧烈的挣扎下破出几个血洞。

  “你别动,你想干什么。”

  杜寒衣也为多想,一只手居然就按上了怨鬼老头的尸身,想将他按回墙上去。手还未触及老头,便被一股无形力量弹开,倒飞出数米远,撞坏了放在墙角的花瓶。

  花瓶的碎裂声似是刺激到了那老头,他的喉咙中竟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嘴里最后一根钢钉也被挣脱,付出的代价便是他嘴巴的撕裂,从嘴中可以看到贯穿到脑后的一个血洞。

  瑶玲也未闲着,剩下的十五面八卦旗被她一次性全部掷出,她又端起第二碗血水,吞入口中,全然洒在自己那把桃木剑上。

  风幡八卦旗从四个不同方位插在怨鬼老头身侧,连成一道屏障,封住他的去路。

  “威光照破,邪魔灭形……”

  瑶玲依旧盘坐在地,手中举着那把桃木剑,在空中画出一道神符,倏然指向的,居然是武大仙,那胖道士一闪腰身,符咒擦着头皮飞过,落在了他身后不远处。

  武大仙哈哈一笑,一撩衣袍,竟跳出了瑶玲的八卦旗阵,冲到了门口。

  “小瑶玲,真是谢谢你呀,要不然方才我就要驾鹤归西了。”

  原来瑶玲射出那道符咒,也是为了斩断怨鬼对武大仙的牵绊,这才让他彻底脱困。

  就在怨鬼老头发狂之际,在瑶玲众人背后,原本被封闭的那扇奢华的防盗门,居然猛的被冲开,一道人影站在门前,气喘吁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死尸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死尸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